<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56章 梅越
    大山部落的山洞是由一个大洞和无数小洞组合而成,小洞与小洞之间彼此相通,既像一个庞大的蜂窝,更像一个迷宫。大洞位于最底下,是族人平日活动的地方,此时已经因为兽潮而封闭了出口。

    百耳一行人被带到了大山部落的族长面前。大山部落的族长名叫炎,是个正值盛年的兽人,鼻隆眉横,轮廓刚硬,唇角有着浅浅的细纹,显然是个爱笑的人,但是那双灰蓝的眼睛里却不时流露出一抹精光,让人知道这人并不简单。

    炎很干脆,不仅将盐换给了他们,还多给了一些。

    “经过雪季,又遭遇兽潮,我们食物正紧缺,所以同样多的猎物能换到的盐会比往年更多一些。”他如此解释。

    其实他不说,黑河部落的人也不会知道这一点,但是他却还是将这事摆在了明处,让百耳等人对他的观感不免好了几分。

    “野兽这么多,怎么会缺少食物?”图不解。自从他们跟着百耳等人回了山洞之后,因为兽潮的关系,食物的获得方面并不是那么困难,无论是在山洞里,还是后来换盐的路上,都没再饿过肚子,所以并没想到兽潮还会造成食物缺乏。

    “就是因为野兽太多,我们的勇士一下去就会被围住,就算杀死猎物,在收回之前,也会被其它野兽分食掉。为此,我们已经失去了好几个强壮的兽人。”炎解释,眼中有着悲伤。因为在失去的勇士中,有一个就是他的弟弟。

    经他这一说,图等人这才想起事情果然是这样的,在他们来的路上,所有被杀死的野兽都会很快消失在别的野兽肚子里,只有后来藏身半山的那个洞后,因为出路不像大山部落这边这么陡直,野兽能勉强爬上来,但又不会太多,才让他们能够抢在其他野兽到达之前把咬死的猎物扛回去。由此更让人体会到百耳的那个阵法有多珍贵。

    大山部落的人比黑河部落更多,约有六七百,但是别说这里面有大部分的亚兽和老弱残,就算全部是兽人勇士,跳进下面的兽群中也会连渣都不剩。所以百耳他们的到来,对于早已开始滋生绝望的部落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药。炎看到的不是他们送来的那点连整个部落分食一顿都不够的食物,而是他们在兽潮中安然穿行的能力,以及百耳远距离射杀野兽的弓箭。

    “山洞里木柴早已用完,大家吃的都是生食,连亚兽都不例外。”炎苦笑,丝毫不怕把自己部落的窘境暴露在别人面前。“所以就算想跟你们一样做出火把也不能。”

    很显然,如果兽潮在短时间内不散去,等待大山部落的也将是全部落灭绝。意识到这一点,黑河部落的兽人们反射性地看向百耳。百耳愣了下,心想都看我干什么?

    因为早就说好跟大山部落打交道的事都交给图,因为图比较熟。所以自从进了大山部落之后他就没开过口,当然,唯一的一次说话机会也被图给阻拦住了。

    事实上炎早就注意到这个敢跟兽人们穿过兽潮来换盐的亚兽,当然,那几箭也是关键。

    “这位是?”他终于找到了机会询问。

    “他是百耳。”依然是图接的话,也依然只有这么一句。至于百耳的其他事情,相信只要有点脑子的,都不会到处乱说。“我们赶了几天路,累了,你先给我们找个地方睡觉吧。食物我们自己带得有。”他们登岸时是下午,经过一番折腾,天已经黑了,怎么也不可能连夜离开。

    “看我,太久没有外人来,一说起话来什么都忘了。”炎一拍脑门,满含歉意地说,哪怕他有满肚子话说,也不好再说了,只能等着明天。然后喊来翼,让他带黑河部落的兽人们去休息,在看到百耳时迟疑了下,才问:“让百耳跟沣泽他们……”

    “百耳跟我们一起,路上都是这样。”图打断他,伸手拉住百耳。古反应也快,迅速抱住了百耳的另一只手臂。一大一小兽人的反应怎么看怎么都像是生怕别人把百耳给抢走似的。

    炎看到他们的反应有点摸不着头脑,心想我不就是看着他是亚兽,所以想特别安置他,让他跟自己家的亚兽住在一起吗?一个亚兽跟一群兽人住在一起像什么样子?虽然是这样想,他却没说出口,只是询问的目光落在了百耳的身上。

    百耳觉得图和古的反应也太过了,但是总不能拆自己人的台,于是笑道:“多谢族长,我跟他们一起就行。”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炎当然不会再多事,当然心里有些嘀咕是难免的。

    跟着翼穿行在迷宫一样的洞道中,走了一会儿,百耳突然觉得有些不对,甩了甩左手,低声对图说:“你还抓着我做什么?”他倒是没多想,因为心理上他总是很难把自己和兽人们区分开,平时挨挨碰碰的也没什么。就像在那盆地中,兽人们洗澡,他也从没避讳过。如果不是曾经惊散了一众兽人,只怕跟他们一起洗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图僵了一下,这时才发现自己正握着百耳的手,耳根一热,仿佛烫着似的收回了手,然后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里太黑,怕你看不见。”

    听到这句话,百耳不得不承认,哪怕自己修炼了内功,在黑暗中视物仍比不上兽人。不过眼前……他看了看跟翼一起走在最前面,手里举着火把的腾,虽然通道中是有些暗,但还不至于看不见吧。不过别人的好意就算不需要,也是应该感激的。

    “多谢。”

    图唔了声算是回答,但是脚下却不由加快往前走了几步,将百耳父子俩抛到了后面。当然,如果他挺直的背脊不是那么僵硬的话,或许会看上去更正常一些。

    百耳已经将目光收了回来,所以没看出异常,反倒是走在后面的萨皱了下眉,觉得图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了,因为他几乎可以肯定,那家伙是害羞了。而害羞这种事,在他的记忆中还是在没成年的时候在对方身上看到过。

    就因为拉了一个亚兽的手害羞?萨若有所思地用大拇指搓了搓下巴,觉得这个假设太可怕了,毕竟图曾经对他说过,不要把百耳当成一个亚兽看待。那么这样的异常,又意味着什么呢?虽然在他看来,相较之下,百耳比那侬好得太多,但却不认为图决定移情别恋了。

    在经过一个较大的山洞时,一个人影突然从旁边冲了出来,在被火把的光线照着时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下眼睛,等放下手后目光在翼身上扫过,落在腾的身上,而后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扑了上来。

    “腾,我是梅越,我不想留在这里了,你带我回部落吧。”

    众人都被吓了一跳,而被抓住手臂的腾差点没把火把扔掉。最先回过神的是百耳,大约是因为不认识这个人的原因。他留心看了眼,发现是个金黄色头发的亚兽,长得眉清目秀,如果不是因为面黄肌瘦的话,或许并不比那侬差。因为仰着头乞求,所以左眼下那颗泪痣在火光中显得异常清晰,为他凭添了几分楚楚可怜的风情。

    就在他打量的时候,其他人也逐一反应过来,翼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而腾也有些手足无措,反射性地回头求救。

    “带你回去?外面都是兽潮,怎么带你回去?”图冰冷的声音响起,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身上,腾悄悄松口气,小心翼翼地挣脱了梅越的手。虽然这个亚兽他也曾经暗恋过,但是现在对方是黑河部落的兽人伴侣,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多想的。

    “图?图,你也来了!”梅越一见到图,眼睛不由亮了起来,就要像扑腾一样扑上来,却被图轻松地避了开。他愣了下,没再动作,只是站在那里,有些哀怨地看着闪躲他的兽人,“我知道你还喜欢我,那时跟战走,我也是不得已……”说到这,他不顾表情无彩纷呈的兽人们,扬高了声音,“只要你带我回去,我就答应成为你的伴侣。”

    如果图会骂人的话,这时一定会暴出一连串粗鲁的字眼,可惜他只是张了张嘴,愣是一个字没吐出来,还要强忍着回头看百耳反应的冲动,因此表情显得异常扭曲可怕。

    梅越瑟缩了一下,但是他现在已经没退路了,自他知道黑河部落的人来换盐之后,就一直在等这个机会。他的伴侣已经死了,他要离开这里,离开这只能吃生肉,甚至于连生肉都吃不饱的地方。他相信以自己的容貌,回到黑河部落依然会被兽人们追着捧着。

    “黑河部落已经不存在了。”就在他还想开口的时候,一个懒懒的声音响了起来。

    “怎么可能?不可能,如果部落不在了,你们为什么还要来换盐……”梅越下意识地反驳,却在看清说话之人时顿住,再说不下去。如果说两个部落有谁让他害怕的话,那一定是萨。因为萨不会像其他兽人一样追在亚兽的后面,哪怕是最好看的亚兽从他身边经过,他也会连眼皮都不撩一下。而如果亚兽敢惹到他,就更别想得到他的容忍。总之,在黑河部落亚兽们的眼中,这个兽人很不正常。

    “先不说部落已经不在了,就算是还在,你又凭什么让我们带你走?”萨没回答他的质疑,而是继续冷言讽刺。对于兽人们来说,亚兽在部落里是可以宠着让着,但是一旦那个亚兽选择了别的部落兽人,那无疑是对本族兽人的一种侮辱,是不可能再得到原谅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好久没更新的样子。这几天有点霉。。。网络才弄好,不知是不是这边气候太干,电脑只摔了那么一下,结果什么问题都出来了。然后,这两天又一直在安暖气,明天还有一天。如果明天他们不来的话,明天就照常更新,如果明天来的话,那就从后天起再开始照常更新。

    谢谢as的地雷,除了as外,应该还有几个朋友,我翻不出来了,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们。也谢谢留评的朋友,以及一直默默买文的朋友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