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52章 烤鱼
    清晨,露水映着朝阳,在一片草叶的叽叽呜呜声中,吃过新鲜考兽肉当早餐的兽人们出发了。

    留下像歧和百耳这样因为受伤严重行动不便的几个人,其余的十四个兽人分成三组,两组五人,一组四人,分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寻找通往外界的出路。这一回古也去了,被图萨带在身边。原本百耳是想让古跟着角漠夏布四人的,但却被图手快地抢了过去。至于原因,百耳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估计他们是想从小古嘴里挖点东西出来。对此,他倒不是太在意,他自认为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怕别人知道。

    留下的四个伤重兽人在其他人走后,便又趴在那里继续睡觉。对于兽人来说,良好的睡眠能加速伤势的痊愈,所以他们受伤后总会抓紧一切可以休息的机会睡觉。百耳虽然晚上没睡好,但天亮后便没习惯再睡,因此打了一会儿坐后,便在四周闲逛,看看奇异的植物,摘几个果子,逛够了,就削了根木棍到湖边插鱼,然后生火烤鱼吃。

    等探路的兽人们回来时,他已经烤好了一大堆鱼,用树叶包着放在火边,每个人都能分到一条。

    兽人们没有吃鱼的习惯,一是肉少,二是刺多,三是味腥,所以在看到百耳弄这么多鱼时,还有些奇怪,除了对百耳有着绝对信赖的小古毫不犹豫地拿起一条就吃之后,其他人都露出了没兴趣却又不好意思拒绝的神色。

    “吃慢点,小心刺。”百耳伸手帮性子急的小古挑出了两根细刺,并不在意其他人吃不吃。

    “你们不吃?”早已经尝过味道的歧看到兽人们的表情,心中窃喜,“不要勉强,我帮你们吃好了。”说着,就要伸出完好的那只手去拿鱼。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帮你们干掉。”另外留下的三个兽人见状,速度丝毫不比他慢。因为百耳也就插到二十来条鱼,因为要给外出探路的兽人留着,他们之前只吃了一条就停了下来,面对着一堆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鱼却不能动,早忍得口水直流。当然,在吃第一条之前,他们也曾经犹豫过,关于这一点,他们是不会让后来的兽人们知道的。

    一看四人恨不得别人都不吃的样子,其他兽人哪还敢迟疑,一堆小山般高的烤鱼瞬间哄抢而空。

    湖里的鱼刺少肉嫩,体型也不算小,但是相较于兽人的食量来说,一条连牙缝都不够塞。因为百耳一直将鱼煨在火边,不会太烫,但也没冷,所以吃起来一点也不腥,加上抹了能食的果子汁以及盐,味道出奇的好。

    吃完仍意犹未尽的兽人们不用四个因行动不便而没抢到的兽人催促,已经扑通扑通跳下水抓鱼去了,至于出路的问题早就被抛到了脑后。

    “这是什么?”百耳这时才注意到古放在旁边的几个冬瓜一样大的果子,不由好奇地拿起来,却发现轻飘飘的。

    “这个啊……”因为有百耳的叮嘱,古虽然是最先吃,但却是吃得最慢的,听到询问,两三下将剩下的鱼吃完,就要伸手过来拿。

    “先把手洗了。”百耳将果子往旁边让了让,没让古碰到。

    “哦。”古很听话,咚咚咚跑到湖边在水里认真地把手搓洗干净,才又转回来。“义父,这里面长着跟雪一样白的软绵绵的东西,我看着好玩,就给你带回来几个。”一边说,他一边就要找东西砸开那果子的壳。

    原来自从在山洞发现刺刺果坚硬的壳里有好吃的核肉之后,山洞兽人们见到硬壳的东西都会想到要砸开来看看,以免错失了可吃的食物。

    “等一下。”百耳见那壳极坚硬,心中不由一动,叫住了小古。然后拿过揣在兽皮包里的兽甲片,想将果壳对半剖开。

    “我来帮你弄,你帮我烤鱼。”图一身水淋淋地走了过来,将几条鱼扔在百耳面前,在父子俩人旁边半跪了下来。

    百耳自知背后有伤,不宜太过使力,连之前插鱼都使的是巧劲,因此也不客气,告诉了他怎么弄之后,便捡起那几条仍活蹦乱跳的鱼拿着石刀去了湖边。

    图拿着甲片比了比那硬壳果,本来正准备切,见到百耳的动作,不由有些疑惑。

    “你阿帕要做什么?”

    “是义父,不是阿帕。我不知道。”小古说。前面一句是纠正兼强调,后面一句是回答。

    “百耳是亚兽,当然只能叫阿帕。”图摇了摇头,决定不管了,反正百耳总不能给他把鱼又放回湖里吧。就算真是这样,大不了他再去抓就是了。

    “但是义父让这样叫的,不然他会不高兴。而且,义父才不是一般的亚兽。”其实古也有些奇怪,不过无论是叫阿帕还是阿父,他都不是很介意。因为百耳对于他来说,确实是既像阿帕又像阿父的。

    “我又不会当着他的面这样叫。”图满不在乎地说,手上使劲,就听咔嚓一声,那瓜一样的果子裂成了两半,断面整齐,正是百耳所要求的。

    古不说话了,只是让图将剩下的几个果子全都截了开。等全部弄完,百耳还没回来,两人抬头往湖边看去,发现其他兽人也都留在湖边,正围在百耳周围,不知在做什么。

    “不用看了,他们在处理鱼,就像野兽那样把身体表面和肚子里的东西去掉,百耳开始就是这样做的。”歧看到两人似乎也想去凑热闹,于是好心地为他们解惑,“你们要想快点吃到鱼的话,最好趁现在去摘点这种果子来,刚才吃的那些鱼就抹了它的汁。”一边说,他一边将一个拳头大的火红色果子扔了过去。

    图伸手接住,然后又随手塞给了古。

    “这是百耳在那边的草地上找到的。”另一个兽人补充,脸上神色再明显不过,意思就是你们快去吧,早点找回来,我们也能早点吃到鱼。

    图看了眼不远处没有任何危险的草地,又看向湖边热闹地聚在一起的兽人们,最后对古说:“你去摘果子,我去帮你阿帕处理鱼。”在古想反对的时候,又补了句:“你阿帕身上有伤。”

    “是阿帕在帮你处理鱼。”古不满图扭曲事实,却没注意到自己竟然被他带歪了。

    “好吧,我去处理我自己的鱼。”图哈哈大笑,不等古再说话,已大步走向湖边。

    身后响起歧几个兽人的笑声,古反应了过来,小脸不由涨得通红,又羞又气,顿时觉得这个图太坏了,总是变着法子让自己改称呼。一定要告诉阿帕……义父,让义父不给他烤鱼吃。

    虽是这样想,但他还没忘记自己该做的事,于是撒腿飞快地跑向歧他们所说的地方,不一会儿就捡了一兽皮兜红果子回来。

    有图接手,百耳已经回到了火堆边,正拿着那剖开的果子仔细研究着,发现里面的东西呈团絮状,雪白柔软,摸在手中干燥而有韧性,很像棉花。他用手揪了一团下来,然后捻成绵条,扯了扯,竟是极结实。

    如果这个能纺成纱,那么是不是代表他们很快就会有真正的衣服可以穿了?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心脏不由怦怦直跳起来。

    “义父,咱们把这个煮了看能不能吃吧。”古见百耳一直摸着那团白色的东西不舍得放手,于是提议。

    煮了吃?百耳愕然抬头,看到古眼中渴望得到赞扬的神色,默然片刻,然后点头。

    用石头砌了个简易的灶台,就着棉果的果壳盛了水,然后把白色的絮囊放在里面,架上火。至于盐,在确定那样东西能吃之前,是不会有人舍得放进去浪费的。

    清理鱼的兽人们也陆陆续续回来了,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两条以上的鱼,看到百耳和古在做的事,好奇地凑上来看了看,然后又没趣地散了开。

    百耳将古摘回来的果子拿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抹盐捣汁烤,事实上,他自己也就会那么简单的两手,任谁看一遍就会。要再想弄好吃点,得他们自己去琢磨。

    “百耳,这个能吃吗?”图将弄干净的鱼递到百耳面前,目光却是看着果壳里翻滚的白色物体。

    这家伙显然还一直记着让百耳给他烤鱼的事。

    “不知道,试试吧。”百耳接过他的鱼。古正专心致志满含期待地看着火和锅里的东西,早就将被图逗弄得跳脚的事抛到了脑后。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抓了些盐将几条鱼里里外外都抹了一遍,放在树叶上,然后拿过红色的果子和几片绿色的草叶,用树叶包着捣碎了,连汁带果肉抹在鱼身上,最后用木棍串上。

    “百耳,这草是什么?”图喉结不觉滚动了下,却不是为了即将烤好的鱼,而是因为那双手。

    明明不像其他亚兽那样白净,有些糙黑,甚至还有几道不明显的细碎疤痕,却在那简单的一举一动间透露出一股说不出的优雅,让人移不开眼。

    “不认识,但歧说没毒。”百耳专注地做着事,闻言头都没抬一下。这草清凉中透着清香,很像薄荷,吃鱼时放些薄荷,味道会更出色一些。至于是谁告诉他的,他早已记不起了。“你们找到路了?”

    听他一提,图这时才想起他们为了吃鱼竟然把这事给忘记了。

    “我们走的那边全都是陡峭的高山,想爬上去很难。”接过百耳手中串好的鱼,他也没立即往火上放,而是继续说:“角他们那边也是。只有腾那一队,他们在最尽头的山崖下找到了条河,那条河可能通往外面。”

    “河有多宽,水深不深?”百耳动作也算利落,很快就将几条鱼都弄好了,抬头看到图竟然还没开始烤,不由有些无奈。难道答应帮他烤鱼,就一定要亲手烤熟吗?

    虽是这样想,他还是从图那里拿过了所有的鱼,然后放到离火稍近的位置,慢慢翻烤起来。答应过的事,总是该做到的。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蓝衣白影的地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