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49章 兽人眼中的亚兽
    “我喂你。”古反应很快,弯腰从百耳手中又拿回了水袋,然后半跪在地上,双手举起水袋,小心翼翼地送到他唇边。

    这一下百耳再拒绝就矫情了,只好就着古的手,喝了两口。

    “真是个奇怪的亚兽。”图咕噜了一句,转身走开。事实上趴了一整夜,他也饿了。

    吃的是腾云兽肉。腾云兽是一种既能在地上跑得飞快,又能扑腾上天空的野兽,极少见又难捕捉。如果不是因为兽潮,它们也成群地冒了出来,兽人们还不一定能抓到。

    “幸好没有哇奴兽,不然咱们肯定一个也逃不掉。”吃东西时,一个兽人说。

    百耳没见过哇奴兽,但是曾经听小穆说过,据说体大如山,一只哇奴兽可以供整个部落吃上好些天。黑河部落有将近四百人,供四百人吃上好些天,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由此可以推断哇奴兽体兽之庞大。这样大的生物是他从来没见过且无法想像的,心里不免有些好奇,但是并不会想现在见到。

    腾云兽的肉很韧,大概跟它既能跑又能飞有关吧,因为没带锅,所以只能烤了来吃。百耳这时便有些咬不动,不得不请古帮他用兽甲片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才能勉强吃下。他咽得艰难,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专注地听着兽人们闲聊,就连挨他最近的小古也没察觉到他的勉强。

    “这里到处都是树,哇奴兽怎么可能进得来?”漠摇头,不赞同那个兽人的话。“而且就算它真来了,在山林里也跑不快。咱们部落那三只骨锅不就是误闯进山林的哇奴兽吗?”

    听到他的话,百耳暗暗点头,觉得这小子虽然性格大咧咧的,对族人不设防,但是动起脑子来也不含糊。

    “不要说什么哇奴兽了,就山脚下这些野兽,你们说要怎么对付吧。”一边啃着腾云兽头,一边守在山洞口的布冲洞里的兽人们吼了声。

    经过了一夜,追着他们来的野兽不仅没散开,反而越聚越多,漫山遍野都是,各种各样的嗥叫声此起彼伏,让人头皮直发麻。

    “这些野兽为什么总是追着人走?”百耳不解,虽然也曾见过野兽互相厮杀,但那显然是在饿了的时候,其他时候,它们仿佛就是在循着人的气味在追逐。

    “不知道。兽潮以前,如果不是饿得狠了,野兽大都是避着兽人走的。”夏回答。

    经两人这一说,兽人们也都察觉到了这种异状。似乎兽潮里的野兽对着兽人部落以及人有着非同一般的执着。在场的都是年轻兽人,对于兽潮除了名字外,几乎是一无所知,故而在意识到这种情况时,不免开始不安起来。兽人数量本来就不多,又极为分散,怎么可能经受得起兽潮的冲击。只怕兽潮一过,能幸存下来的也没几个了。想到此,所有人都不由心下惨然,为兽人以后几乎可以预见的艰难处境。

    “我们不能总呆在这里,水快要没了。”腾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郁的气氛。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最紧要的还是眼前能够活下去。

    他们为了行动方便,本来就没带多少水,昨晚给百耳擦身费了很多,现在已经没剩下多少。不能离开山洞,食物倒还罢了,捕杀闯上来的野兽就能解决,但水却是一大问题。就算是喝兽血,也只能暂解一时之急,而非长久之计。

    然而,对于这个问题,却没人能提出好的办法。在身体状态最好的时候,被这么多野兽包围着,他们能活着逃出去的希望都很渺茫,何况现在个个身上带伤。

    “扶我起来。”百耳看了眼沉默的众兽人,无声地叹口气,对小古说。

    在小古的掺扶下,他走到洞口,在亲眼目睹了外面的情况之后,虽然心中震惊,脸上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回转身,他仔细打量了下所处的山洞,最后目光定在了被两个兽人守着的通往山洞深处的入口。

    “里面查探过吗?”回到兽皮毯上坐下,他缓缓吁出口气,问。如果不是背上有伤,他真想靠着洞壁。

    “没有。太深,我们只走了一小段,再往里就看不见了。”回答的是萨。昨天他和图最先进洞,确定没危险,才让后面的人跟着上来。

    “弄点木柴做火把,看看里面通向什么地方。”百耳说,声音很轻,但却让人有种想要服从的力量。

    既然能生火烤肉,那么自然也有能够充当火把的木柴。对于这一点,百耳倒是不担心。果然,没过多久,兽人们就从洞外抱回了一大捧新柴,说是砍的长在悬崖上的枯木。

    将木柴用兽皮裹了,涂抹上野兽的油脂,最外面用干草和枯藤绑紧,一个简易的火把就做成了。抱回来的柴一共做了十六个火把,整整齐齐地码在众人面前。

    “碰上岔路,就用石头做好记号,别迷了路。”对着被选出来进去查探的受伤最轻的腾和漠,百耳叮嘱。“如果发现水流,先别急着装进水袋,等回来时再带就行了。”

    “这里是十六个火把,在还剩下八个的时候,无论走没走到尽头,你们都必须回转。”也许兽人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比常人强,但是只要没到绝境,就完全没必要去冒险。

    漠性格虽然冲动,但是只要百耳郑重嘱咐过的,他都会放在心上,加上脑子灵活,所以他去,百耳还算是放心。

    “遇到危险,不要硬拼,马上回头。看到以前没见过的东西,不要轻易去碰……”

    百耳把能想到的都叮咛了一遍,直听得其他兽人想笑又不敢笑,反倒是漠和腾很认真地记了下来。直到两人走后,兽人们才笑出声。

    “百耳,你刚才的样子终于有点像亚兽了。”百耳被笑得莫名其妙时,夏好心地为他解了惑。

    是说他很罗嗦么?百耳哑然。以前他当然不会巨细无遗事事叮嘱,但前提是他手下的那些人并不缺乏这些常识,而且更不会像兽人一样一根筋通到底,不事先提醒可能就不知道拐弯。

    “会打猎,跟兽人一样跑得快,受了伤也不哭不叫。如果不是你……不会化形,我们都要以为你是兽人了。”图接话,本来是想说如果不是你曾经怀过孕,临到嘴边又改了口。毕竟不是愉快的事,说出来不过是徒让人伤心罢了。

    百耳笑,暗忖若以上一世的性别来看,自己原该是兽人的,哪怕还魂在一个能生孩子的亚兽身上,内在却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又怎会遇事就哭哭啼啼,依附于人?不过这事没法跟人解释,他也唯有一笑带过。

    “百耳你的脾气也好,不像其他亚兽那样,动不动就生气,害得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歧见百耳被说像兽人竟然也不恼,不由叹道。

    “是啊,亚兽们脑子里整天都不知道在转些什么。就像那天,我说紫河的鼻子太扁了,像被压过一样,结果就被他大骂了一顿,走前还给了我一脚。”山大吐苦水,直到现在他都没想明白,他说的明明是事实,也没嫌弃的意思,为什么会遭到那样的待遇。

    “就是,就是,乾乾非要学那侬昂着下巴看人,我就说了句他个子太矮,那样脖子会酸,他就好久没理我。”另一个兽人深有感触。

    一时间,兽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抱怨起自己在亚兽那里吃过的苦头,百耳听得忍俊不禁。他虽然在妻子过世之后罕近女色,但终究是三十好几的大男人,入伍前也是在锦绣堆里打滚出来的,对于女人多少有点了解。在他看来,亚兽等同于女人,心思细腻,虚荣娇气,以兽人口无遮拦的耿直性子在他们面前不吃苦头才奇怪。

    “百耳,亚兽真可怕。”古瞪着眼睛听了半天,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说。

    “小家伙懂什么,等你长大了,就会觉得亚兽有多可爱了。”没等百耳回答,歧已经笑了起来。虽然兽人们觉得亚兽很麻烦,很难以理解,但是听到有人说亚兽不好还是很不乐意的。

    “那样的亚兽我永远都不会觉得可爱。”古摇头,小脸上满是认真,“我以后就算要找伴侣,也是找百耳这样的。那些亚兽都没有百耳好。”

    一句话,所有兽人都噤了声,显然没人认同古的话,但又不好出言反驳。在他们心中,百耳可以是同生共死的战友,但是如果要娶回家当伴侣,不说他那张轮廓分明硬朗的脸,只是他脸上的那道疤就很难让人接受。

    “你还小,不需要想这些。”百耳摸了摸小兽人的头,打破了尴尬,温和地道。“等你长大了,百耳定然给你找一个长得好看,性子也最好的亚兽。”他不相信这片大陆上的所有亚兽都跟部落里的那样娇纵傲慢,至少赞赞就不同。

    “好。等百耳你找到之后,一定要先让那个亚兽跟着你,等他变得跟你一样后,我再娶他。”小兽人大声地应,金黄的眼睛里满是坚定。

    百耳语窒,过了一会儿才说:“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怎能要求别人跟我一样呢?就算他不像我,也一样会是很好的。”他自信看人的眼光不会错,自不可能为小兽人找一个品性不佳的亚兽。

    “但是再没有人会比你更好啊。”小古理所当然地回答。

    真是个固执的小家伙。百耳觉得有些感动,但更多的是头痛,不得不认真思考起要怎么才能正确地引导他。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蓝衣白影的地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