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46章 过去和未来
    “让他们吃点苦头也好,免得糊里糊涂把命丢了。”

    听到这句话,萨眼中浮起若有所思的神色,然后不得不认同这一点。不说其他,如果不是百耳强制让人抛下收集来的其他东西,因为身上的负重和累赘,他们就没那么容易突破之前的那两次小型兽潮,最终不止东西带不走,人只怕也会被困住。

    “不过……你不担心吗?”他突然问。

    “担心什么?”图一边注意身后情况,一边反问。

    “百耳现在这样厉害,你不怕他记恨以前的事,报复你?”身为图最好的朋友,最默契的伙伴,过去的事他也并不是一点都不知道的。

    “我又没做对不起他的事,为什么要担心……”说到这,图猛然窜身而出,扑向追到近处的一头獠兽。萨随后跟上,两人合力,轻松地解决了獠兽,并将其尸体扔向后面的兽群,暂时引开了那些野兽的注意力。

    “说起来,我还救过他。”两人追上前面的人,图还不忘接上之前的话题。

    “但是他伴侣的死……”萨看了眼前面,发现大家都在专心奔逃,并没有人注意他们,才压低声音说。

    “那是他伴侣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他自己都没勇气站出来辩解,我为什么要为他出这个头?”图冷笑,想到当初那个怯懦畏缩的百耳,心里一百一千个的瞧不起。“而且他也算不上冤枉,他的伴侣救那侬,我救他,就当是他伴侣为救他而死也没什么。毕竟没有他伴侣,我一样能救下那侬,但是没有我,他能不能活下来就难说了。”

    自己都不想着努力自救,凭什么去指望别人来救你?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百耳来此之后,才会记下图的救命之恩,却并没记恨他的不帮忙澄清事实。至于那侬,也只是些些的不喜欢罢了,谈不上恨怨。

    萨没有问图,如果当初百耳站出来为自己辩解,他会怎么做这样的问题,因为答案只有一个。图决不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亚兽对付自己认定的未来伴侣,但也不会说有违事实的话,所以最大可能就是两不相帮。就如他也知道事实,不也没站出来为百耳说话吗?不过是因为对方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亚兽而已。

    “听说亚兽都很小心眼,如果百耳他……”说出这句话时,萨莫名的有些幸灾乐祸。

    “萨,你是不是被百耳吓破胆子了?”图似笑非笑地打断他。

    “我?我吓破胆?我会被一个……”萨登时感到被侮辱了,忘了俩人在说不可告人的话,声音不自觉扬高了几分。

    “萨,你被什么吓破胆了?”一个兽人回头大声问,顿时引来兽人们的一阵哄笑。

    不着痕迹地瞟了眼百耳,见他走在最前面,似乎并不关心他们的问题,不由暗自松口气,狠狠瞪了眼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兽人,然后再瞪向祸乱源头的图,高傲地昂起头,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嗤,“你没听清楚吗?我是说你们被吓破胆了。”

    兽人们一听登时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当即不干了,如果不是百耳之前吩咐过队形不能乱,只怕这时已经一拥而上将萨狠揍一顿,但是即使如此,嘴仗却没停,倒有越吵越热闹的架势。

    知道他们虽然在斗嘴,但并没放松警惕,百耳也就没有理会。山洞兽人们没有参与进去,只是笑呵呵地看着,心里得意无比。

    “百耳,你没听到萨的话吗?”小古跟在百耳身边,当开路先锋,忍不住问。刚才萨的声音那么大,他都听到了,百耳不可能没听到啊,为什么看上去一点反应也没有?

    “听到了。怎么?”百耳低头看向没长大的小金狮,温和地问。

    “没什么。”古摇了摇头,想想萨那句没说完的话也许并不是指的百耳,于是不再多想。

    百耳微微一笑。他内功小成之后,耳目灵敏程度已经超过了兽人,所以不止萨刚才拔高声音喊出的那半句话,甚至于他们之前所说的话他都听到了。只是,那又如何?

    图所说的那些话是不好听,却也是事实,指望别人,不如依靠自己。原主处境凄凉,一半是旁人眼光,另一半却是他自己造成的。他自己先低下了头,就不能怪别人俯视他。他连挣扎都没挣扎过,又如何能指望别人伸手拉他一把?

    想到此,百耳突然觉得有些难过,哀原主之不幸,怒原主之不争,竟然就这样白白把命陪了。就是一个女人,如果真努力想要活下去,也不是不能,何况原主还是一个身体比女人还要粗壮有力上几分的男子。又不是被兽人们宠娇了的,怎么就这么软弱?

    不管怎么说,哪怕百耳再认同图的那一番话,听到对方亲口说出来还是不会喜欢,也因此对于说话的人也有了几分不喜。只是他向来理智,并不会因个人好恶坏事,所以只是一笑置之,不加多言。

    众人说说闹闹间,并没减慢速度,因此很快就回到了山洞。山洞里的人在看到他们这么快就返回,十分惊讶,等听说原由之后,也高兴起来。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盐如果省着点用,说不定能撑到换盐回来,那样就不需要再喝腥味十足的兽血了。

    因为时间已晚,所以一行人并没有马上起程,而是决定在山洞里过上一夜,次日再上路。

    百耳刚回自己的兽皮间,允和诺便找了过来,不过说的是部落的人都很老实,除了一些小摩擦外,并没做什么过份的事。

    百耳笑了,“没事就好。”想了想,他还是决定提醒两人几句,“你们算着日子,估计着我们快走到大山部落的时候,就加强戒备。前面几天放松点没关系。”

    允和诺都有些不解,百耳也没解释,只是叮嘱他们不要间断训练,现在兽群涌进,正是最好的锻炼机会,然后便把一头雾水的两人赶了回去,让他们自己琢磨去。

    只要族长和族巫不是太笨,就不会在他刚离开时就煽动众人,而是会抓紧这段时间,利用手段再次树立起自己在山洞诸人心中的地位和威严,之后再要做什么就方便了。当然,他们也不会在自己要回来时,再有所动作,那样又太迟了,不利于巩固成果。所以,最好的时机,就是自己快要抵达大山部落的时候。

    百耳唇角浮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他对争权夺利没什么想法,何况这里还没什么值得他争夺的,不过真要有人打主意打到他头上,他也不会退让就是了。

    ******

    次日一早,众人再次出发。腾果然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只看过那侬之后,便又跟着他们去了,并没有贪恋不舍。

    天依然是灰蓝色的,没有太阳,也没有雨,带着一股让人透不过气的沉郁。不知是天气影响,还是其他原因,所有人看着都有那么一点心事重重。百耳是觉得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太少,一遭遇突发事件,便会让人措手不及,就好比这次兽潮。对于习惯将一切掌控在手中的他来说,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至于其他人,为什么看上去也闷闷不乐,就很难猜了。兽人们的想法虽然简单直接,但是也不是他这个外来人一眼就能看明白的。

    直到晚上找到一个山洞过夜,在吃过晚饭,百耳正打算练功时,图找上了他。

    “百耳,咱们合作,怎么样?”

    “合作?我们现在不是正在合作?”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百耳有些理解不能。

    “我是指,以后一直合作。”看到对方眼中的疑问,图抓了抓头发,觉得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清楚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就是……我觉得你想出来的这个……”说到这,他指了指百耳仍背在背上的弓箭,“还有那个矛啊,阵法,数字什么的,这些东西。我希望你能教给我们。”

    “那我能得到什么?”百耳挑眉,觉得这人还算识货,只是不知道他要怎么个合作法。

    “我们愿意出力帮你做事,就像打猎,还有保护你们……”图绞尽脑汁地举着例子,都是些兽人在部落里要做的事。

    “这些我们自己也能做。”百耳微笑,神色平静,看不出任何想法。

    “但是你们人太少了,有大半不能出力的老人小孩和亚兽,剩下的有些行动还不方便,。如果有我们帮忙,你想做什么都会方便许多。”图皱了皱眉,提出自己的看法。

    不得不说,这对于百耳确实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尤其是在他还想新建一个部落的情况下。但是,“你们,是指?”

    “这一回出来换盐的所有兽人。”图听他口气松动,于是毫不迟疑地说。

    “你能保证他们都愿意吗?留在山洞里的那些呢?”百耳有些惊讶。

    “出来的这些都是愿意跟随我的,我的意思就是他们的意思。至于留在山洞里的那些人……他们我作不了主。”图沉默了下,才说。他原本是没想这么早就表态的,但是昨晚族长把他拉到一边对他说的话,却让他立即作出了决定。

    “为什么?”百耳这一回真是意外了,因为图的这个决定,几乎意味着部落的分裂。

    “你别问那么多,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吧。”图有些不耐烦。族长让他在路上趁机干掉百耳以及山洞的几个人,这种事他怎么能说出来?但是这也让他对族长不满之极。这一趟换盐之行明明就十分凶险,还要他们自相残杀,不是明摆着让他们所有人都回不去吗?何况百耳会的那些东西,如果利用得当,大家的日子都会好过起来,他不信族长他们看不出来。为什么非要毁掉?这事让他觉得异常恶心,当时听到时差点没呼族长一巴掌,幸好那时他是兽形,才勉强将情绪掩饰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