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45章 逐各击破
    他这句话不轻不重,但是却足以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不仅是那些兽人,连图和刚从帐篷出来的萨都变了脸色。

    被一个亚兽这样指责,对于兽人来说,无疑是最大的羞辱。

    “百耳,有的话可不是能随口乱说的。”图沉声警告。

    “难道不是吗?”百耳看着兽人们喷火的目光,冷笑:“就凭你们今日的行为,如果有野兽群突然来袭,我看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是有人放哨吗?野兽来了怎么会不知道?”一个兽人大声反驳。

    “是啊,你以为我们兽人像亚兽一样,野兽来了只会缩在一边发抖,跑都跑不了吗?”第一个兽人话音刚落,便立即得到了附和。

    “看来不管多厉害,亚兽还是亚兽,胆子都那么小啊。”

    这一句话说完,立即引来哄然大笑。图虽然没有跟着笑,但是也没有阻止他们,显然对于百耳的那句话同样很不满。角和漠在帐篷里照顾腾,夏布和小古看到这种情况,不约而同站到了百耳身后,脸上都露出了气愤的神色。但是没有百耳的允许,他们谁也没有冲动开口争辩。

    看到部落兽人们不以为然甚至还夹杂着轻蔑的表情,百耳被气笑了,暗忖不好好收拾收拾你们,你们不知道天高地厚。想到此,神色立即变得温和起来:“是我多虑了,我为刚才的话向你们道歉。”

    发现他态度软化下来,部落兽人们脸上都露出得意的神色,以为对方虽然厉害,但终究还是只亚兽,怎么敢和兽人真正对着干。倒是图和萨觉得有些诧异,在他们的感觉中,百耳不应该是这么容易低头的人。

    “不过你们找回了这么多东西,总不能带着到大山部落去换盐。”百耳继续说,脸上甚至带上了淡淡的笑意,让人几乎要以为他是在讨好。

    “那就先送回山洞去,反正都是顺路,而且我们这里还找到了一些盐,也能顺便送回去。”最开始说话反驳的那个兽人大约觉得自己说话挺管用,闻言又嚷了起来,并准备着如果百耳反对,一定要让他好看。

    “那好吧。”没想到百耳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图和萨对望一眼,隐隐觉得不妥,正想开口反对,不想部落的兽人们在得知可以送回山洞后,立即把之前找回来的东西往地上一放,哗地一下又散得干干净净,显然是打算再去多找点东西带走。

    百耳唇角笑意加深,转头看向呆站在原地的图和萨,问:“你们不去再找点东西吗?”

    “不了,我进去看看腾。”图回过神,神色有些蔫蔫。聪明人不用多说,看看百耳背后站着的三个大小兽人,再对比部落的兽人们表现,高下立见。

    萨神色莫名地看了眼百耳,没有说话,也跟着图进了帐篷。

    百耳一笑,转身对着小古三人低语了几句,三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神色又惊讶又兴奋,连连点头,末了,小古跑进帐篷里,把角漠两人叫出来,五个兽人小声商量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

    百耳仍站在原地,看着满目疮痍的部落,不由想起前世被战火焚毁的村庄城镇,莫名的有些伤感,说不清是为了这些虽然有着强悍能力,却朝不保夕,食不果腹的兽人,还是为了自己的流落异世孓然一身。

    没过多久,除了萨外,包括放哨的,图带出来的十个部落兽人全部被绑得结结实实地扔在了帐篷前的空地上。角漠自动承担起了放哨的任务,小古三人则笑嘻嘻地站在百耳身边,对于部落兽人们的怒骂声充耳不闻。

    “怎么回事?”图和萨闻声走了出来,在看清外面情况时,两人都不由愣住了。

    “怎么样?还有什么话说?”百耳微笑,问地上的兽人。

    “卑鄙,你们几个人对付我一个,赢了有什么好得意的。有本事一对一跟我打一场!”一个兽人破口大骂。

    “野兽来了,你也跟它们这样商量,它们必然会答应你。”百耳笑吟吟地说,眼神平静无波,却让人感到说不出的讽刺和羞辱。

    一句话堵住了所有叫嚷,有的还在忿忿不平却无话反驳,有的却已露出了深思之色。

    “放开他们吧,百耳。”图烦躁地扒了下短发,觉得这次可算是丢人丢大了。

    不止是他,连一向罕有神色的漠都觉得面目无光,默默地背转了身,不忍去看那些被藤条捆成一团的同伴。

    “放开?也行。”百耳挑眉,淡淡地笑。“但是我要你们以兽神立誓,自现在起,直到换盐回来,你们都要听我的。不愿意的,我不介意就这样送你们回山洞,然后另外换人去。”

    谁还能说不?要被五花大绑地扔回山洞,以后他们在族人面前还能抬起头吗?在确定仍然自由的图和萨不可能帮他们之后,十个部落兽人终于垂头丧气地发下了誓言。

    在古夏布三人去给兽人们解开藤索的时候,百耳看向图和萨。

    “我们也要发?”图有些错愕,没等对方回答,他已经连连摇头:“不,不,我们不会随便发誓,但是我保证在这段时间,只要是不伤害到同伴的事,我们都会听你的。”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百耳微一颔首,算是同意,然后看向兽人们。

    “收拾收拾,准备出发。除了盐,其他一律不准带。”

    这一回没人再当他的话是耳边风,虽然心痛那些东西,但到底没人再多拿。且不说兽神对兽人有着绝对的约束力,单就兽人自身而言,说过的话也是一定会做到的。

    暂时解决了人心不齐这一问题,百耳暗自松口气,知道接下来的行程会轻松许多,至少不需要再担心有人不听号令,拖累其他人了。

    吃过东西,又休息半天之后,腾也有了力气。在看到那只化身为金毛虎,精神抖擞出现在自己面前道谢的兽人时,百耳不得不再次感叹兽人强悍的身体恢复能力。

    从腾口中得知,原来那天兽潮袭击部落时,他原本是跟大家在一起的,后来却因为帮那侬回去拿他的理发骨,被兽群困住,最后逃到了树上,在上面不吃不喝地挂了几天,直到百耳他们出现。

    理发骨?百耳看着腾放到他手里请他帮忙拿着的那根玉白色,两端光滑的兽骨,不由猜测是用来做什么的。

    “那侬还好吧?”腾问。

    兽人们都沉默下来。因为自那日脱离危险起,连着几天,就没人听那侬提过腾一个字,似乎他已经把这个人给彻底地忘了。萨唇角露出一抹讽笑,用手肘顶了顶图,以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小心下一次那侬把你也给扔了。”

    图哼了声,没接话,转身就走。

    “他没事,回山洞你可以看到他。”回答腾的是百耳。那一瞬间,他突然有些不明白,这些兽人究竟看上那侬什么。又或者说,这里的亚兽大都是这样,所以他们已经习惯了?

    想到在山洞里闹得乌烟瘴气的那些部落亚兽,百耳觉得自己或许猜到了事实。

    “你们要去哪里,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腾有些好奇地看向他,以前他并没注意过百耳,只知道这个亚兽长得丑,又带噩运,不仅兽人不喜欢,连亚兽们都不愿接近。但是今天看到,却觉得他并没有传言中那么难看,只是……嗯……只是长得有点像兽人吧。而最主要的是,眼前这些兽人似乎都听他的,这才是最让他不解的地方。

    “你不是想见那侬吗?”百耳说这句话时,忍不住看向在临行前曾经向那侬求婚的图,既有些好笑又有些莫名,这些兽人共同追求同一个亚兽,看到别人对自己喜欢的人献殷勤,难道就不会觉得难受?

    他上一世因为母亲早丧,妻子是由祖母定下来的,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更没有追求人的经验,所以不是很能理解这些兽人的心态。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真正看上什么人,那是绝不会容许旁人觑觎的。

    “是……是啊,我……我只看一眼就行……你们不是要把盐送回山洞吗?我就……就顺便看一眼……”腾有些不好意思,磕磕巴巴地说,如果不是兽形,估计能看到他满脸涨得通红。

    在这里收集的盐归拢在一起,也足够山洞里所有人吃上十来天,因此把盐送回去还是有必要的,至少能顶上一段时间。

    “好。”百耳叹气,直觉这个兽人对那侬比图更上心,但一想到那侬的脾性,他就不由一阵牙疼。这样的伴侣可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起的。再想想前世,自己可算幸福之极了,妻子温柔美丽,善解人意,让这些兽人看到,只怕羡慕都羡慕不来。

    回程的路上遭遇了两次小型兽潮的袭击,因为百耳指挥得当,倒也安然闯过了,同时兽人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没有再出现各自作战的情况。对于百耳的表现,最惊奇的莫过于新加入的腾了,但是因为时间地点都不对,他一直都没能找到机会询问。

    “这个百耳太狡猾了。”刚从兽潮中闯出来,被安排断后的萨一边跑一边对图低声说。“你知道他是怎么把山他们抓住的吗?”

    “就像是在山洞外那个阵法里一样,一个一个分开对付。”图不假思索地回。这是百耳惯用的招数,根本用不着猜。

    “就是这样。”萨恨恨地说,十个强壮的兽人被人家五个人抓住,而那五个人中还有一个小孩,两个残废,这事他一想起就觉得憋屈。“你说他狡猾不狡猾?一边笑着一边就给别人把套子下了,别人还傻乎乎地直往里跳。”

    图觉得自己也应该跟萨一样又郁闷又恼怒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噗地一下笑了出来,在前面的人听到声音回头看时,又迅速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有朋友问更新时间,我因为是写完就更,存不住稿,所以更新时间不太固定,大家晚上十点以后来看的话,大概已经更了。当然,有的时候写得不顺畅的话,可能会停上一天左右。

    然后,谢谢2524426扔的地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