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44章 回部落
    见识过弓箭的厉害之后,不止是山洞兽人感兴趣,部落里的兽人也很跃跃欲试。只是弓箭是百耳的,部落兽人们跟百耳的关系那可真算不上好,开口相借实在有点为难,但是男人对于武器的爱好,是可以跨越一切障碍的。最终,这个艰巨的任务还是落在了图的身上,谁让他脸皮最厚。

    对于这个,百耳倒不会吝啬,在图的要求下,给他们示范射杀了只恰巧从天上飞过的枭兽,登时让兽人们有如获至宝的感觉。要知道,以往在打猎中,兽人们最郁闷的就是遇到天上飞的东西,常常被抢走辛苦猎到的猎物,除了怒骂外什么都不能做。如今有了弓箭,登时让他们看到了一雪前耻的希望。于是能做出弓箭的拓就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至少,以后他的安危就不用担忧了,如果遇到危险,肯定有不少兽人会抢着保护他。

    而图则从弓箭,长枪,还有阵法,看到了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更广阔的天地。

    身为部落第一勇士,换盐之行他必须参与。临行前,他找到了那侬。

    “那侬,等我回来,我们就结成伴侣吧。”当着众人的面,他说,眼神一如既往的灼热,并充满期待。

    那侬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马上拒绝,而是沉默下来。

    那一瞬间,图原本平静无波的心仿佛被人用手指撩拨了一下,微微有些颤动。那时他想,如果那侬答应,那么自己以后就只对他一人好,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做出多么不好的事。只因这一趟出行,谁都知道他们可能永远也回不来,就算回来,也有可能受伤残疾。而那侬如果在这时答应他,不管是真情还是假义,图都愿意为他认真一回。

    但是那侬终究还是没抓住这个让人对他死心踏地的机会,又或者说,他觉得围绕着他的兽人们早就对他死心踏地了,根本不需要他再付出一些他不想付出的东西。

    “这事等你回来再说,路上小心。”既不接受,也不拒绝,还不忘说上一句关心的话,让人觉得自己似乎有很大希望。一直以来,他就是这样吊着兽人们的胃口,让人想要要不到,想舍舍不得。

    看他已转头去跟其他亚兽说话,眉梢眼角隐隐含着一丝得意,图刚刚有些软化的心再次冷硬如铁。

    “走。”他看向素来淡漠的萨脸上难以遏制地浮起怒气,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在意。有的人自以为将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却不知自己在别人眼中也不过是一个玩物。

    百耳将一切尽收眼底,什么也没说。除了背着弓箭外,还拿了根拓做的长矛,矛头是由石头打磨出来的。这些东西现在也只有他能用,其他人还不熟练,不如本身的爪牙厉害,所以也没带。

    这次跟百耳出去的除了角漠外,还有小古,以及灰熊夏,和独眼黑狮布。本来是没想要小古去的,但是这小子说,百耳去哪里他就要去哪里,缠人得不得了,百耳知他年纪虽小,却很机灵,加上身手不弱,也就随他了。

    没有对山洞众人更多的嘱咐,这算是对他们最后的一个考验吧,考验过了,他就真正把他们当成自己人,从此不离不弃,尽己所能地让他们过上平安丰足的生活。他上一世本是遭人陷害而亡,又怎会轻信于人,因此之前对他们虽然不错,但心里多少还是有所保留的。但是这次过了,一切大概就会不一样了。

    “百耳,我也要跟你去。”就在快要走出山洞的时候,一个小身影突然扑了出来,抱住他的腰说。

    不用看,只听声音就知道是谁。还没等他开口,就见一只大手伸了过来,一把拎起小兽人,无声无息地把人带走了。回头,却是撑着拐杖的诺。如果说在允的面前,穆还敢撒娇耍赖的话,那么对着诺,他就只会乖顺得像只小猫了。

    看到穆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想挣扎又不敢挣扎的样子,百耳不由大乐,当然不会开口自找麻烦地为他求情。

    山洞里住着人的原因,就算隔着一个防御阵,依然吸引来了不少野兽。因为山上到处都是刺刺木,所以大都聚集在出入的那条道上,前挤后涌地闯进阵里,绕来绕去,不是掉落阵法中的陷阱,就是又绕了回去,并没有闯进阵法中段。

    也不知道百耳是怎么走的,在让人把刺刺木东挖一棵,西挖一棵之后,几人竟然就出了阵到了山脚,周围除了一两头散游的野兽外,可算是清静之极。轻松地把那两头看到人扑过来的野兽解决了,并没有引起正往山上涌去的兽群注意。

    在得知不需要将挖出来的刺刺木栽回去之后,古的动作最快,哧溜一下窜了过去开始摘起被扔在地上的刺刺木根上的果子。角漠等人反应较慢点,但也很快加入了进去,几个人没用两三下便将一堆刺刺果收入了兽皮袋中,看得图等人满头雾水。

    “先去部落看看。”百耳没有理会他们疑问的目光,说。

    “不是要去换盐吗?去部落做什么?”问话的是一个部落的兽人,对于百耳发号施令似乎有些不满。

    “你们出来时不是什么都没带?去部落看看,说不定还能搜出一些盐来。”百耳像是没看见对方的不满,淡淡说。从山洞到部落不过半日的时间,跑一趟对他们没坏处。

    听罢理由,倒是没人反对。为了节省时间,兽人们都化成了兽形。图看向百耳,眼中掠过一抹犹疑,原以为他大概是要靠兽人驮负,却发现角漠等人似乎都没有这个意思,正想着是不是要开口问一下,就见百耳身形一动,人已掠风而出。

    跟部落其他兽人一样,他愣了愣,直到山洞兽人们都跑出去老远一段路,他们才反应过来,撒腿追上。

    不知是不是因为兽人部落已经不存在了,所以从山洞到部落这一条路上的野兽并没有前几日那么多。虽然也会遇上,但是有的在靠近前便被百耳一箭解决了,有的则是由兽人们合力三两下搞定,并没有遇到大麻烦。

    因为是全速前进,并没用到半天功夫,一行人就回到了部落。

    当看到帐篷倾倒,鲜血斑斑,一片狼藉的情景时,无论是部落兽人,还是山洞兽人都不由心下怆然。但时间和地点都不容他们伤感,清理了仍在部落附近游荡的野兽之后,安排了两个放哨的,其他人便分散开来四处搜找。

    除了盐,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能要。搜找前,为了节约时间和精力,百耳再三叮嘱。

    角漠等人对他是言听计从,因此没过多久,便搜罗完了大半个部落,可惜有的盐被野兽糟蹋了,全部收集起来也没多少。倒是部落的兽人完全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加上对于家的留恋,迟迟不见回来,回来的也是大坛小罐地扛着。

    百耳素来温和的脸上不由布上了一层冰霜,直到小古不知从什么地方飞快地跑了回来,告诉百耳发现了个兽人。

    百耳让角漠等人留在原地,自己则跟着小古往他说的地方走去,越走越觉得熟悉,却原来是自己曾住过的帐篷所在方向。最后就在帐篷后的一棵大树上,看到了那个挂在树上生死不明的兽人。

    百耳爬上树,发现兽人胸口还是暖的,于是让小古赶紧回去生起火烧点热水,自己则小心地将其从树上弄了下来。等把人带回去时,火已经生好,水也烧上了,用的是捡来的陶罐。而除了图和萨外,部落其他的兽人们竟然都不在。

    “是腾。”图和萨围了过来。

    “把帐篷支起。”没有看他们,百耳对角漠几人说。

    因为怕耽误行程,这一次他选的都是四肢健全的兽人,所以动作很麻利,不一会儿功夫便利用倒塌的帐篷撑起了个简陋的避风处。

    将人挪进帐篷,百耳趁水开的这段时间,给那叫腾的兽人大致检查了□体,发现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太过虚弱,可能是饿的。因此让角去把之前他们清理部落时打到的野兽弄了头来。因为是刚死不久的,还能放出血来,所以割开动脉接了碗兽血直接给人灌下,然后调动真气给他按揉胸口。等水烧开,又喂了碗热水下去,人也就慢慢回过气了。幸好不是雪季,否则只怕早已冻僵,再怎么折腾估计也醒不过来了。

    腾睁开眼,最先看到的就是块狰狞的疤痕,从发鬓起横过眼角,直到鼻翼,而后才看清布着疤痕的那张脸。有点陌生,又有点眼熟,一时竟没想起是谁。

    “醒了,给他弄块肉。”见到人醒过来,神色还有点呆怔,百耳站起身,对漠说,然后走出了帐篷。他现在对兽人的肠胃已经有所了解,不怕消化不了,只怕没得吃,根本不像前世的人那么娇气,饿了几天不能吃太多,不能吃太油腻,需要清粥小菜的慢慢调理适应,所以现在就算给腾十几斤烤肉估计也没问题。

    帐篷外,部落的兽人们终于陆陆续续回来了,每个人手里都大包小包地提着东西,有的腰上还挂着几个罐子碗,就跟前世打了败仗四处逃窜的游兵洗劫完某个村落一样。百耳心中戾气涌上,很有一种想将人就地处决的冲动。

    “怎么了?”图也正好从帐篷里钻出来,感觉到百耳身上散发出的煞气,皱了皱眉,开口问。

    百耳深呼吸了几下,一再告诫自己这些不是他手下的兵,不必那样严厉,才渐渐将胸中怒火压下,但眉眼间的不满却并没有丝毫掩饰,冷笑道:“这就是你们部落勇猛无敌的兽人?难怪野兽一来,就落荒而逃。”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之前关于攻的问题,差点被各位绕进坑里爬不出来,所以决定以后大概都不会回复大家的留言。当然,如果有什么特别需要回答的问题应该会回复。在此,谢谢一直支持我坚持自己思路的朋友们,你们的支持让我感到温暖和欣慰。也谢谢提出意见的各位朋友,是你们的意见让我重新反思,并对攻这个人物有了更深刻更完整的想法。另,

    我已经记糊涂了,所以重新感谢一遍以下姑娘:

    bigeyes扔了一颗地雷

    爱睡觉的猫扔了一颗地雷

    南瓜·豆豆扔了一颗手榴弹

    樺樺扔了一颗火箭炮

    懒洋洋发个呆扔了一颗手榴弹

    amanda扔了一颗地雷

    耀逆逆扔了一颗地雷

    阿呆扔了一颗地雷

    煙霞扔了一颗地雷

    南瓜·豆豆扔了一颗地雷

    草菇1扔了一颗地雷

    amanda扔了一颗地雷

    amanda扔了一颗地雷

    amanda扔了一颗地雷

    煙霞扔了一颗地雷

    蓝衣白影扔了一颗地雷

    5511扔了一颗手榴弹

    蓝衣白影扔了一颗地雷

    青影扔了一颗地雷

    默默扔了一颗地雷

    木立风扔了一颗地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