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42章 变化
    “今天就这样吧。你胜不了我,我也赢不了你,要想再比,等会儿看谁杀的野兽多。”木枪反收背后,百耳下巴微抬,点一点阵内,淡淡道。事实上,他没用内力,而对方也没真正使出兽人的杀招,这样根本不可能分出胜负来。

    随着他的指点,众人看过去,这才发现在防护阵内竟被困住了不少野兽,应该是兽潮以及昨天他们回来时引来的。有的野兽遇在了一起,就会厮杀起来,输了的便被啃噬掉血肉,就算是同类也不例外。

    百耳总觉得这兽潮有些奇怪,抬头望了眼天,依然是灰蓝色的。似乎自他来到此地后,就没看到过太阳。雪季过后也没有,只是天空不再下雪,也没了那么厚的云层。但是记忆中,应该是有太阳的。

    “食物,你们自己负责。”百耳继续说,然后转身往回走。该吃早餐了。

    “喂,百耳,我们能不能进去打几只野兽回来?”图叫住了他。

    这会儿又礼貌了。百耳回头瞟了他一眼,又看向自己的几个小“徒弟”,最后对古说:“你去给他们带路,自己小心点。我给你留着吃的。”相较于漠和角,他更放心古,这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小没了阿父阿帕,在人情世故上特别敏感,虽然话不多,但总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如果换成漠和角,说不准这一趟过去,回来时已经被人套出要怎么出入此阵了。

    古很高兴百耳使唤他,大声地答应了。其他小兽人倒还罢了,漠和角却有点失落,大约是不明白百耳为什么宁愿叫一个小兽人去而不是叫他们吧。

    这边图和萨聚集兽人们准备出去打猎,山洞里的兽人们已经开始端起自己的碗吃早餐了。百耳让贝格给小古留了一大碗刺刺果炖肉。

    有的东西一旦深入到骨子里就难以改变了。哪怕是来了这里已好几个月,百耳仍然保持着食不言的习惯,他一个人时还不觉得,自从大家一起吃饭后,山洞里的兽人和亚兽都不由受到他的影响,在吃相方面注意了很多。大抵美好的东西,人们总会不自觉想要模仿吧。

    穿着贴身的兽皮衣裤,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姿势优雅,山洞里唯二的两个年轻亚兽只学到了百耳言行举止的一点皮毛,加上那一张纯亚兽的脸,亮眼程度便隐隐有赶超部落三朵花的架势。

    昨晚太混乱,其他人还没注意到,此时睡了一觉,又有安稳的住处不怕野兽侵袭,部落里的亚兽们都静下神来,登时发现了山洞里人的变化。无论老幼,看上去都很干净健康,举止从容自信,一点也没有流落在外饥寒交迫的样子。

    当然,百耳一点也没有要改变他们生活习惯的意思,只能说是近朱则赤近墨则黑了。当第一个大石盆凿出来之后,用途并不是泡兽皮,而是洗澡。这是百耳迫切要求的,因为他实在受够了浑身泥垢头发油腻的感觉。一个大石盆,山洞里兽皮间里的人轮流用,末了只需要清洗干净就行。雪季洗的次数也不必多,而到了雨季,百耳因为内功小成,不怕冷,已不再跟大家合用石盆了,而是直接到河里清洗。

    “贝格,你用的这是什么?”一个原来在部落里便跟贝格关系不错的亚兽在看了眼,发现百耳没注意到这边后,便悄悄走到了正在吃东西的贝格旁边蹲下,好奇地问。

    贝格看了眼那只亚兽,直到咽下嘴里的东西,才说话。

    “是筷子。你看不用手抓着吃,不怕烫,还不会把手弄脏。”他将干净的手伸出来,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是百耳教的。百耳懂得可多了。希茵,你看我的头发……”他忍了整整一晚想要炫耀的心思,现在被人一问,登时控制不住了。他真心觉得在山洞里的生活比在部落好了不知多少,就算在雪季也会有吃不饱的时候,但是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各自做着自己能做的事,没有谁是没用的,也没有谁把谁丢下。

    希茵伸出手轻轻摸了下贝格垂在身后的头发,柔顺光滑,却一点不油腻,眼里不由露出羡慕的光芒。“这是怎么弄的?比那……”他犹豫了下,偷眼看向跟尼雅肖柯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说着什么的那侬,终究没吐出那个名字,“真好看。”

    得到肯定,贝格更兴奋了,立即放下碗,就要去拿梳子给希茵看。却被海奴拉了一把,“贝格,百耳从来不在吃饭时做其他事。”

    贝格登时像被泼了盆冷水,觑了眼正低头安静吃着东西的百耳,还有围在他身边默默进食的角漠等人,努力压下迫不及待想要跟朋友分享好东西的心情,对希茵笑着说:“你等我一会儿,

    等我吃完饭,带你去我的兽皮房看。”

    希茵有些愣,看着几乎变了个样的贝格,点了点头。其实他现在更想问的是,百耳是不是真的是邪灵附体,为什么连他身边的这些人都变了。

    百耳现在的听力敏锐了很多,并没有刻意偷听,但是这边的说话声还是断断续续飘进了他耳中。当他听到海奴说的那句话时,差点没将刚入口的汤给喷出来。对于亚兽和小兽人有意无意地模仿他,他是早就知道的,但是没想到竟然走火入魔到这个程度。事实上,他觉得这里没有礼教规矩束缚,做什么随心就好,他是养成了习惯已经改不过来了,实在不想别人也变得跟他一样。事实上他早就暗示过他们做自己就好,也不知道他们是没听懂还是没听进去,依旧我行我素。他又不好逮着他们,正经八百地说不要学我,我这些习惯也没什么好的。估计说了,他们心里也不以为然吧。说起来,他倒是希望这些亚兽能够更强一点,毕竟长着一副男人的身体,却整天娇娇弱弱的要靠别人保护实在不像样子。最起码,有了强壮的身体,生孩子也能安全一些吧。

    想到最后一点,他突然有些吃不下去了,毕竟他这副身体也是能生孩子的,而且还流过产。心中暗骂一句,他三两下将碗里剩下的东西干掉,便往洞外走去。

    不过这短短的功夫,那些兽人们已经打到了四头野兽,正在古的引路下扛着往回走。果然健全的兽人确实有骄傲的资本啊。

    “百耳,我们用这个跟你们换点盐。”在看到百耳时,图将一头巨尾兽扔在他面前,说。

    盐?百耳心中一动,并没有看向地上的兽尸,而是对古说:“你快去吃早饭,叫诺出来。”

    图看他既不说换,也不说不换,并不心急,只是耐心地等着。其他兽人不知道他是不是会狮子大开口多要一两头野兽,所以都没离开去处理猎物。

    没过一会儿诺就撑着拐杖走了出来。

    “我们的盐还够吃多久?”百耳当着部落兽人们的面问诺。诺比较仔细,这些事都会注意到。

    “二十天。”诺说。经过百耳大半个雪季的强化训练,他们现在已经能熟练计数一百以内的数目了。

    “二十天兽潮能过去吗?”

    “不知道,兽潮来时天上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所以没有人知道过了多久。”诺摇头,心想以前的人又不像你这样会数数,怎么算得出来。

    果然是没有太阳,并不是巧合。百耳暗忖。

    “除了大山部落,还有哪里能换盐?”他继续问,却没抱太大希望,因为如果有更好的去处,部落换盐又怎么会跑那么远。

    “听客兽说在南边,森林的外面,也能换到盐。”这次答话的是图,听到百耳的问题,他已隐隐猜到了对方的心思。

    百耳看向诺,诺点头证实了图的话。

    “这次兽潮,大山部落会不会跟我们部落一样?”如果大山部落也散了,难道他们要自己去挖盐矿?

    “大山部落是住在山洞里,他们的山洞很大,里面有很多小洞,兽潮来的话只需要把最大的那个洞口堵住,从半山腰的小洞口出入就行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损失。”接话的还是图,因为他去过大山部落几次,对那边很熟悉。

    百耳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也不知怎么,图竟然一下子看懂了。那意思就是说,别的部落都知道找这样防御严密的地方以防万一,你们经历过兽潮的部落竟然不知道。

    摸了把猬针一样的短发,图有些尴尬,部落防御的事他跟族长说过几次,族长都说有兽人们守着,不会有大问题,他也没办法,总不能越过族长把这事给办了。但是这种事是不能说出来的,何况此次失去了那么多同伴,谁也不能推卸责任。

    长处上位的百耳不用问也能猜到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盐的问题:“要盐也可以。”不等对方脸上露出喜色,他接着说:“但是我们不要这些猎物交换。”

    “那你要什么?”图面色郑重起来,猜到对方的条件绝不会比打几头野兽简单。

    “你能做主?不用族长来跟我谈?”百耳并没有立即回答。

    图皱眉,有些烦躁地又摸了把头发,回头看看跟在他身后的兽人们,最终肯定地点了头,“能,你说吧。”经历过此次兽潮,族长的地位早不如前,他也不想再把同伴们的生命再次交到那搞不清楚眼前处境还妄想着掌控别人的老头手里。

    “我们要去换盐,你们出一半的人手。”他爽快,百耳也爽快。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木立风的地雷。然后还有哪位朋友扔的地雷,这上面没显示出来,后台我只能看到数据,没有名字。谢谢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