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40章 回山洞
    “那侬,不要胡闹!天就要黑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才行。”族长终于站了出来,开口打破僵持的局面。“漠,你们那里安全吗?”

    百耳眉一皱,他是什么人,立即便察觉到了族长的态度。既不否认那侬对他的指控,还故意忽视他的存在,将漠视为山洞兽人们的头领。很显然,无论到了哪里,族长还想着当族长呢。想到此,他唇角浮起一抹冷笑,双手负后冷眼旁观起来。古悄然走到他的身边,拽住了他的手臂。

    “百耳,我只听你的话,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在百耳诧异地低头看向他时,他小声地说。

    百耳愣了一下,而后赫然反应过来,没想到这孩子竟然如此敏锐,不仅听出了族长的话意,还感觉到了自己的去意。他微微一笑,握住了小兽人的手。

    “安全啊。百耳在洞外布了阵,那些野兽根本进不去。”相较之下,漠就显得有些大大咧咧了,完全没往别处想,回答得很干脆。

    “有什么问题,族长你还是问百耳吧,我们都听他的。”诺突然插了话。

    山洞其他兽人显然也是这个意思,纷纷侧开身,终于让百耳得以露出脸来。

    自己努力让他们得以从雪季生存下来,看来并不是白费心血。百耳心中感叹,事实上他用心引导这些兽人们在逆境中靠他们自己活下来,有部分原因确实是出于同情,不忍见他们活生生冻饿而死,另外一部分原因则是他迫切地需要做点什么,让他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不至于太迷茫。但不管怎么尽心尽力,他还是随时做好了被背弃的准备。毕竟,一面是生活了几十年,有朋友有战友的部落,一面却只是个真正相处不过几个月的不祥亚兽,感情何深何浅不言而喻。正如小古感觉到的,如果山洞里的兽人们还以部落族长为尊,他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以他现在的身手,已经不需要任何助力,也能在这片大陆上活得好好的。

    但,幸好,他们没有让他失望。

    百耳唇角含笑,缓步走了出去。小古被他拉着手,几次想要挣脱,都没得逞。有的话不是能随便出口的,说了,就该做到,而要跟在他身边,没有站在众人面前的胆量怎么行?

    “我原本是不赞成来救你们的,因为是你们先舍弃了我们。”他悠然开口,一点也不在乎对面兽人和亚兽听到这句话时眼中射出的怒火。他站在那里,身躯笔挺如松,哪怕浑身糊满黄绿色的粘液,也丝毫不减尊傲之气。“但是救人救到底,如今既然已经来了,带你们回山洞也不是不可以。”说到这,他缓缓扫过族长,族巫,还有仍拥在一起的那侬和图,在与图幽暗的黑眸对上时顿了一顿,心里升起一股没来由的违和感。是太蠢,还是太痴?以其今日这样的表现,凭什么当上部落第一勇士,又凭什么让那么多年轻的兽人信服遵从?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便被他抛开了。

    “但在这之前,我们必须说好,你们只是借住,兽潮一过,马上离开。而在这段时间里,族长,管好你的人,不要给我们找麻烦。”末了,他一笑,“当然,如果你们不愿去,前面的话就当我没说。”

    这一番话对于一直处于部落顶端的年轻兽人和亚兽们来说无异于极大的侮辱,他们中有大部分都将不满流露了出来,反倒是族长除了一开始的诧异之后,便没什么特别激烈的反应。

    “好。”出乎意料的,族长连考虑也没,直接就答应了。

    百耳目光一闪,缓缓笑开。

    识实务最好,若不识,其实也无妨。

    ******

    回去的路说不上顺畅,因为四周都是虎视眈眈的野兽,但是因为众人抱成了团,又有火把在手,加上兽人们的武力值都不弱,就算偶有小冲突,也顺利地解决了,并没有发生大的流血伤亡。

    等到达山洞,天已黑尽。百耳是受够了身上古怪的味道,拿了兽人们在雪季无事时凿的大石盆,也没烧热水,直接接了冷水,在兽皮间里洗涮了好几遍,才觉得舒服一点。等他换好乔央给他准备的干净兽皮衣裤出去时,正听到那个叫尼雅的亚兽在吵闹,说什么让住在里面的人出来,兽皮间应该让给亚兽们住。

    原本还不想理他的,但是在看到还真有兽人进去将睡在里面的老兽人叫出来,百耳只觉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蓦然大步走过去,一脚将那兽人给踹飞了出去,同时抓住正在冲着允和穆叫嚷的尼雅,就往洞外拖。

    山洞里突然安静下来,尼雅的尖叫声便显得异常刺耳起来。

    “不想住就滚!”一把将尼雅扔到洞外,百耳厉声喝道。没有人见过百耳生气,哪怕是山洞里的人,这时看见,才知道有多可怕。

    尼雅的尖叫嘎然而止,他并不确定外面的那些刺刺木是否真的能挡住野兽,因此害怕得直往洞里缩,却又不敢真在百耳冷厉的目光中跑进来,因此只能噤若寒蝉地蜷曲着身子蹲在那里,不时还抽泣两下。

    百耳回转身,看向山洞里的那些兽人们,怒骂:“你们是瞎了还是聋了,眼睁睁看着自己人被欺负吗?谁要再敢把自己的地方让出来,以后就跟他们过去,不要再留在这里了!”

    残疾兽人们脸上都露出羞愧的神色,或者说他们已经习惯了什么都让着健全的兽人和年轻的亚兽,那纯属一种本能的退让,完全没想过,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地方,是由他们说了算。

    骂完这边,百耳看向族长,还有族巫,冷冷一笑:“族长,不要忘了来时我们做的约定,再有下次,你会知道后果。”

    说完,不等任何人回应,他转身回了自己的兽皮间。刚刚那一脚他是用了才恢复少许的内力,这会儿内力抽空,如果再在外面多呆上一会儿,必然会被人看出来。不过他相信,以刚才那一脚之威,怎么都会震慑住那些各怀心思的兽人。加上诺和允并不笨,这一晚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至于明天,或者以后,既然不能不管,那么他会让这些人看清现实。

    盘膝,闭眼,收敛心神。他开始练起功来。而刚才发生的事,显然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而外面就不是这样了。

    直到确定百耳已经不在,尼雅才哆哆嗦嗦地磨进山洞,原本喜欢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兽人们这一次反常地没有上前安慰他。至于那个被踢飞的兽人,仍茫然地坐在摔落的地方,似乎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至于其他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允干咳了一声,打破了沉默:“百耳……嗯,其实脾气还是很好的。”说到这,他顿了下,觉得似乎没有说服力,只好尴尬地转开话题:“族长,你大约不知道,百耳一向是说到做到。”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还是老实一点吧,现在正寄人篱下呢。

    “允,百耳不过是一个亚兽,你们什么都听他的,难道不会觉得……”族长沉默了一下,然后做出一副替对方着想的样子,压低声音说。

    但没等他吐出后面的话,就被诺打断了:“不会。”

    “是啊,怎么会呢。”允笑眯眯地附和,一点也没有对方在挑拨离间的感觉,“百耳很厉害,族长你看我们这一帮子老弱病残离开了部落,不仅熬过了雪季,连兽潮也一点事没有,这全是百耳的功劳。哦,对了,族长,部落里的其他人呢,怎么才这么一点?”

    族长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不免又恼又窘。

    “再怎么厉害,他也是邪灵附体,如果有一天他要害你们,你们还躲得了吗?”这时一直没说过话的族巫慢腾腾地开了口。

    此话一出,不仅是允和诺,连其他的山洞兽人们都变了脸色。

    “巫长,既然你说百耳是邪灵附体,怎么又要跟着来了,就不怕百耳吃了你?”这次开口的是果,果的一只手臂按着满脸愤怒的漠,懒洋洋地笑着问,只是眼睛里没有一点笑意。

    “当然是邪灵没有野兽可怕。邪灵可以被你们赶出部落,可以被你们烧死,但是野兽可没那么傻!”夏跟他一搭一唱,很显然,他们对族巫最后的一点尊敬也在刚才他出口诬蔑百耳的时候消失殆尽了。百耳是不是邪灵,他们最清楚。

    “这里不是部落,我真后悔去救你们。”诺冷冷说了一句,山洞里的人慢慢走过来,站在了他身后,与部落里的人再次对峙起来。

    族巫从来没被这样轻慢过,桔皮一样的脸变得难看之极,想发作,却在看到山洞兽人们的眼神时,压抑住了这种冲动。看得出,这些残疾兽人们再也不是在部落里那些唯唯诺诺,等着他们施舍一口食物的废人了。他甚至还记得,他们在野兽潮里厮杀时的勇猛完全不逊于年轻健壮的兽人。

    “大家都累了一天,早点休息吧。”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候,漠的朋友,一向高傲的萨开了口。“诺,谢谢你们冒险来救我们,放心,我们不会不知好歹。”说完,他就往阴影处走去,打算找一个角落休息。转身时,目光与正抱着那侬安慰的图目光对上,看到图眼中的赞赏,他无奈地摇摇头,懒得理这位好友。

    在年轻兽人们的心目中,图和萨的话重量远胜过很久没出去打猎的族长,既然萨开了口,那些本来就很疲累的兽人们也就各自散了,没人再有心思去管这里谁是邪灵,谁要作主。

    没有了兽人们的支持,族长和族巫没了底气,自然再折腾不起来。允和诺安排了守夜的人,终于得以松上一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很多朋友对攻的评价,莫名觉得很喜感。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刚开始看文的时候,特别恨那些部落里的人那样对百耳。其实现在大家对攻的反应和部落里的人对百耳差不多,都是凭第一眼印象来否定了这个人。攻一共才出现几次,每次都是一笔带过,姑娘们就以此评定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太武断。事实上,连我现在都没完全看清他。

    在此申明,攻不会换。换的话,我的思路会乱,到时写出来的东西,大家不一定就会喜欢。所以我还是会继续按照自己构思写下去。实在不喜欢,我也真的没办法了。

    上一章的留言我就不回复了,大家说的大概都是一个意思,我便算是在这里回过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