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39章 部落的人
    力气已经用尽,百耳无法再靠兽刺划破虫怪的肚子,只能吃力地往虫嘴那方爬去。就在这时,虫怪的身体翻动了一下,他一惊,只道吾命休矣。不想过了一会儿,就感觉到头顶传来皮肉撕裂的声音,还夹着闷闷的呼喊声。

    原来是有人来救他了。百耳松口气,尽力往旁边挪动了一下,以免被误伤,然后便躺在那里懒得再动。

    没用多久,一缕亮光透进了黑乎乎的空间里,然后很快变成了明亮的一片。

    “百耳!百耳……”焦急的喊声很熟悉,有诺,有允,还有其他人。

    都过来了,反应不慢。百耳迷迷糊糊地想,然后感觉到自己被拖了出去,脸被粗鲁地抹擦了几遍,原来粘糊在眼鼻唇上的液体去掉,清新的空气灌进肺里,他大大地吐出一口气,睁开了眼。

    最先入目的是诺焦急的眼,虽然他还是兽形,但仍能看出杂毛狼平时沉静的眼里隐隐有些发红,以及随后不加掩饰的狂喜。

    原来诺的情绪也会这么外露。百耳暗忖,嘴里却虚弱地吐出一句:“刚刚是谁给我擦的脸,想刮掉我一层皮吗?”

    见他醒来,还能开口说话,围着他的兽人们欢呼出声,不过他的问题还是被有心人听进了耳中。

    “我……百耳,是我……我、我不是有意的。”磕磕巴巴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百耳顺声看过去,发现大灰熊夏正涨红着脸满眼内疚地看着他,心道原来是熊瞎子,难怪力气那么大。

    “行了,没怪你。要没你,我还喘不过气呢。”身后伸过一只手不怕脏地将他扶起来,百耳也没回头看是谁,对夏笑道。心知他们是心急了,才会没轻没重,不枉自己跑上这一趟。而这些兽人很多时候是分辨不出什么时候是真话,什么时候是玩笑,自己可别把人给吓坏了。

    夏挠了挠头,嘿嘿地笑了起来,“幸好你没事。”

    站起身,百耳才发现在他们周围也烧起了火堆,难怪这一群人敢大咧咧地围在这里陪他说闲话呢。脚仍然有些软,不得不靠着身后的人,回头一看,却是允。目光慢慢扫过仍欢喜地看着他的兽人们,发现洞里的人全在,一个也没有少。他终于放下心来。

    原来在诺他们用火攻击青虫怪的时候,另外一组人在把那些散落在外的落单和受伤兽人救回来之后,也跑了过来帮忙。青虫怪活着时没野兽敢接近,但它死后,就不保证了,因此由几个人去打开它的肚子救出百耳,其他人一边警戒,一边在周围燃起了火堆。

    百耳这时除了脸外,浑身上下都是腥臭的粘液,着实难受,因此迫切希望能尽快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回去洗个澡。正想说话,突然想起一事。

    “里面还有一个兽人。”

    在挖出他之后,兽人们就停止了继续撕开虫尸,此时听他这样一说,都吃了一惊,忙继续去掏虫的肚子。

    “是东。”惊呼出声的是角。

    其他兽人听到这个名字,都愣了一下,神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百耳看在眼里,只是此时太过疲累,也懒得再去挖原主的记忆,直接问:“东是谁?”为什么大家反应那么奇怪。

    众人对他的孤陋寡闻已见怪不怪,诺回答他:“东是族长的儿子,很有可能是下一任族长。他死了,不大好……”

    难怪了。百耳暗忖。

    “那侬要伤心了。”角突然冒出一句,顿时遭来不少白眼。

    “你还想着他哪!”果一把揽住他的肩膀,没好气地说。“你为了他被百耳……咳……他是怎么对你的?那不是个好亚兽,赶紧忘了吧。”

    “我没想他,我只是……”角被说得不好意思了,想要辩解,却又嘴笨地说不出来。

    “一个亚兽而已,看你像什么样子!”百耳实在不耐烦在这种时候听他们扯这些,伸手拍了拍角的肩,半骂半安慰:“等咱们新部落建好后,我们去南边给你找一个比那侬好看十倍百倍的亚兽。”

    “十倍百倍是多少?”角很明显把重点给搞错了。

    “啧!”百耳怎么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滞了一下,才说:“反正你记着比他好看就对了。”

    “好,咱们要快点把部落建起来。”角精神一振,对百耳那是无比地信服,觉得只要他开了口,就一定能做到,因此心里已经开始幻想起自己未来的伴侣模样了。

    “怎么样,你们还打算留这儿?”百耳难受地抬了抬手,嫌弃地将垂落在胸前的湿漉漉粘乎乎的头发甩到了后面,恨不得眼前就有个水塘好让他跳进去。

    “部落毁了。死了很多人,也走散了好些,现在只剩下他们……”漠神色黯然地说,停顿了下,才乞求地看向百耳:“百耳,让他们跟我们回山洞吧。”

    百耳看向不远处那些同样站在火堆内面的兽人和亚兽,大概数了下,不过四五十人。想原来的部落有三四百人,现在却只剩下这么一点,他的心里也不由有些恻然。

    “他们如果愿意的话。”他叹口气。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能说不吗?

    “我去叫他们过来。”漠登时高兴起来,就想往外跑。

    “拿着火把!”百耳叫住他,对于这个莽莽撞撞的徒弟有点头痛。

    等漠离开,百耳伸手解开了身上湿得不像样子的白毛披风,虽然不舍,却也只能扔掉。好在乔央的手艺还不错,兽皮衣裤贴身穿着,不至于冷到哪里去。呼出口气,他盘膝坐下,抓紧时间恢复力气,不然等会儿赶路都困难。

    不知漠是怎么说的,没过多一会儿,那边的人就动了。亚兽在内,兽人在外举着火把,簇拥着走了过来。等他们走到这边,将火堆又往外扩了一圈。

    百耳随意地扫了眼,发现图和萨都在里面,族长也在,还有族巫,不免有一种造化弄人的感觉。而那些亚兽……三朵花竟然一个都不少,虽然看上去有些狼狈,但总的来说保护得还是不错的。那些亚兽似乎都有些怕他,也许是嫌他,都离得远远的,目光躲闪,厌恶中带着恐惧。

    “哥!大哥……”那侬和他阿帕的哭喊声在混乱的安静中陡然响起,凄厉而悲伤。

    族长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眼睛扫过浑身粘湿的百耳,再看向同样湿透却再也不会睁开眼的儿子,目光黯淡下来。

    “还耽搁什么,走吧!”百耳力气稍复,站起身,淡淡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当初族长早点把部落的安危放在首位,又怎么会害死自己的儿子?

    “是你!百耳,是你这个妖怪害了我大哥……”不知是不是被他的声音刺激到,那侬突然看向他,破口大骂。看来他被邪灵附体的说法,族长并没瞒着自己的家人。

    百耳见过不少丧失亲人的人,发疯的有,哭闹不休的有,牵怒于他的自然也不少。对于这种场面他早见怪不怪了,压根懒得理会,只是看向一力主张来救人的漠。

    “走吧,再耽搁下去,天就要黑了。”漠也失去了几个好友,心里正难过,哪里会去管那侬难不难过。“百耳,你安排吧。”

    我安排,他们能听吗?百耳心道,脸上神色却不变,打定主意如果这些人闹起来,自己就真的甩手走人了。差点为他们死一次不够,难道还要来第二次?

    “好。野兽怕火,只要……”他开口刚想说出自己的打算,就感觉到风声响起,有人扑了过来。他下意识地闪了一下,却因为失了平时的灵活,还是被抓住了身上的兽皮。

    “为什么不是你死!百耳,为什么都进了那虫兽的肚子,你却没死?是你害死我大哥的,你这个不祥的亚兽……你这个妖怪……”那侬一边哭喊,一边疯了般扯着百耳撕打。

    其他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呆了,谁也没想到该做些什么。百耳本来就不舒服,被这样一闹,心里火腾地一下升了起来,抬起脚,将早失了平时优雅形象的那侬一脚给踹了出去,倒将呆住的兽人们给踹醒了。打女人的不是男人,但是踹一只烦人的亚兽他却没什么心理负担。

    “百耳,你干什么?”图最先反应过来,抢过去扶起那侬,看向百耳的眼愤怒得要喷出火来。

    他这一吼,山洞的兽人们终于缓过神,纷纷站到了百耳的面前,替他抵挡了对面的敌意和愤怒。相较于兽人,百耳个子自然要矮一些,因此眼里除了兽人们熟悉的背以外,什么也看不到。他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

    “看好你的人,下次再来招惹我,就不是一脚这么简单了!”于是他不得不看向灰蓝的天空,作出一副冷傲高贵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说。以前倒也罢了,被人欺负要怪自己没能力,现在还有人想欺他,可没那么容易。

    不知是不是被那一脚给踹得看清了现实,那侬并没有再继续骂百耳,只是扑在图的胸前哭得快要断气。喜欢他的兽人们都不由心疼地站了过去,一副要为他讨回公道的样子。

    百耳看不到,只是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开始担心把这些兽人和亚兽带回山洞,不知会不会又是一场灾难。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大家都在求中秋节福利,实在是不好意思当没看到,于是又挤了一章出来。大家中秋节快乐!

    然后,谢谢南瓜·豆豆的手榴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