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37章 救与不救
    听他这样一说,百耳不由想到没有任何防御的黑河部落,情况只怕很不妙。他能想到,别人自然也能想到。

    “我明天想回部落看看。”这一次说话的是漠。他是自己离开的,对部落还有感情,听到拓的话,便有些坐不住了。

    “你能确保自己的安全?”百耳看向他的目光很冷,“你如果出了事,你的阿帕怎么办?”

    “但是萨他们……”漠从来没看过百耳这样的神色,不由缩了缩头,心里却怎么也放不下。

    “你一个人帮不了他们,而我不会让山洞里的人为他们去冒险。我很早就说过,想要活命,只能靠自己!我是这样,洞里的其他人也是这样,部落里的人为什么不能?你自己好好想想。”百耳语气严厉地说。语罢,闭上了眼,不再理他。

    漠心烦地挠了挠头,不知是因为百耳的责备,还是因为担心部落里的朋友们,他的眼圈有些泛红。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允伸出手,准确地碰到他的肩,然后拍了拍,却什么也没说。

    匿大的山洞里除了木柴燃烧响起的噼啪爆裂声外,便是汤沸腾的声音,没有人说话,每个人看上去都有些心事重重。哪怕部落在食物缺乏的时候舍弃了他们,但是生在那里,长在那里,甚至在那里结伴生子,然后残疾老去,怎么说都会有感情,在知道它有可能会被毁灭时,绝不会有人为此感到高兴。

    “百耳,我也想去。”不知过了多久,允突然开口。

    “百耳,我也想去。”

    “我也想去……”

    他刚说完,除了刚从外面回来累得已经睡过去的兽人们以及老兽人小兽人,其他留守山洞的兽人都纷纷围了过来,眼中有着乞求。部落里还有他们曾经并肩狩猎的战友,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们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他们不是因为雪季和饥饿,而是在兽潮中失去鲜活的生命。

    “他们已经舍弃了你们。”百耳睁开眼,语气平静地陈述已发生的事实。

    “每一个雪季,每一代人都是这样过来。在我们还年轻,身体健全的时候,也曾舍弃过其他人。”回答他的不是那些兽人,而是仍低着头磨木块的拓。“在雨季的时候,部落里的勇士给我们打来猎物,在其他时候,他们也在用生命保护我们。”

    百耳目光一一扫过面前的兽人们,然后抬起手,指向正在忙碌的亚兽以及已经睡下的小兽人们,问:“你们如果回不来,他们怎么办?”当初他为了守护大晋,守护边塞的百姓,扔下了年迈的祖母以及父亲,再也不能膝下尽孝,直到此时想起,仍心如刀割。他真不想这群相处时日不短性格善良憨厚的伙伴重蹈他的覆辙。

    “没关系,我能照顾好自己。”海奴走到洛的身边,抱住他的胳膊,微笑道。“百耳,你也是亚兽,你都能把自己照顾得这么好,我们也能。就像你说的,我们只能依靠自己。”如果洛不在了,他也是活不下去的,所以这事完全不用担心。洛想做就去做好了,不然他以后都不会开心。这些话海奴没有说出来。

    百耳深深地看了这个平时有些内向的亚兽一眼,没有说话。他擅于看透人心,又怎么会看不出这个亚兽心中抱着的真实念头。不过这终究是他们伴侣间的事,他不会多做干涉。

    另一个亚兽贝格却没过来,一改平时的活泼,只是闷着头煮肉。他的伴侣宏回头看他,他别开了脸,却因为动作太大,将一滴晶莹的水珠掉落进了汤里。宏走过去,一把将他抱进怀里,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只是低着头不答。

    没有人注意他们伴侣间的互动,有的兽人想到自己的孩子,眼中露出了犹豫之色。

    “有伴侣有孩子有家人的都不要去。”这一回开口说话的是果。顿了顿,他看向百耳,“百耳,你也别去。”其他人还好,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百耳以前在部落里过的是什么日子。他根本没理由去。

    “我也没打算去。”百耳有些意兴索然,站起身,“行了,你们自己商量吧,我去睡了。”这是自出部落以来,众人和他首次出现的分歧。他没理由,也没立场阻止,可是看着他们去送死,他又会觉得不舒服,还不如眼不见为净。

    “百耳,你吃点东西再睡。”原来还在被伴侣劝哄的贝格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忙喊道,声音里还带着哭腔。

    “不了,太累,吃不下。”百耳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钻进帐篷间里,连兽皮靴也没脱,裹着披风倒头就睡。如果他一觉醒来,他们已经走了,他便不管了。

    闭上眼,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迷迷糊糊间,他感到有人在给他擦拭脸手,还有脚,然后身体上一重,似乎被搭上了一块兽皮。

    是乔央吧。他想。只有乔央会这么细心,就像老祖母一样。

    ******

    第二天,百耳首次睡过了头,腾地一下坐起来,脑子还有些发懵。

    “百耳,你醒了?”乔央正好掀起兽皮进来,看到他傻愣愣地坐在那里,身上盖的兽皮滑落腰间。他还从来没见过百耳这个样子,不由有些好笑。

    百耳摇了摇头,清醒过来,想起昨夜的事。

    “乔央,他们走了?”

    “嗯。”乔央走过去,跪坐在兽皮毯上,给百耳拉了拉身上的兽皮。

    “哪些人去了?”

    “都去了,只有小兽人,亚兽,还有老兽人没去。昨天跟你一起回来的人都去了,古也去了。”乔央轻言细语地说,看向百耳的目光有些担忧,也许是怕他生气吧。

    “古去做什么?”百耳一惊。古是孤儿,年纪又小,哪像成年兽人那么多牵挂。

    “部落里有古的朋友。”乔央叹口气。古那孩子脾气倔,谁的话都不听,唯一能让他听话的百耳又正在睡觉,于是没人拦得住他。“大家怕吵醒你,所以都是悄悄走的。”

    百耳心中无名火起,几乎要把牙咬碎,偏又不知要向谁发泄。

    “乔央,你也想救部落里的那些人吗?”想了想,他问。

    乔央没有多想,点了点头。他在部落从生到老,感情自然更深,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又怎么舍得离开。可惜他没有能力,不然肯定也跟着兽人们一起去了。

    “好,我帮你。”百耳蓦然站起身,迅速地套上兽皮靴,拿起兽刺,连头发也没梳,便走了出去。

    “百耳……”乔央吃惊地追出,却只看到百耳拿了一块烤熟的兽肉,边吃边离开的身影。

    “百耳他这么急,要去哪里?”只瞟到一道残影的海奴问脸色惶急的乔央。

    乔央一边往洞外跑,一边说:“百耳说他帮我去救部落的人。”他从来没想过让百耳去冒险,也不希望百耳去冒这个险。

    “百耳真的要去吗?”海奴,以及听到两人对话的贝格脸上都不由露出惊喜的神色,而闻声也走了出来的几个老兽人却皱起了眉,眼中升起担忧。

    “百耳如果去的话,他们一定能安全回来的。”贝格不知是哪里来的信心,自宏走后便一直黯淡的眸子亮了起来。海奴显然和他想到了一起去,重重地点了点头,唇角浮起笑意。

    “百耳只是个亚兽,部落里的人对他也不好,怎么也不该由他去冒这个险。”拓摸着花白的短胡茬,不赞同地说。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说我想救部落的人,百耳就不会去了。”没有追到百耳的乔央耷拉着肩膀一脸愧疚地转回来,心中充满了自责。

    “百耳去,不是为了救部落的人,也不是为了你。”脾气古怪的瓦冷冷开口,“他是为了山洞里出去的那些人。”

    不错,百耳对部落没有感情,所以不会冒险去救他们。至于说帮乔央,他只是需要一个借口而已。允,诺,漠,角,小古……大家互相扶持着渡过最难熬的雪季,难道要让他冷眼旁观他们为救其他人而死?他的心没那么硬。

    因为内力已可调动自如,他施展轻功在林间迅速穿行着,不时跃上树,成功避开冲撞过来的野兽。越接近部落,野兽越多,到后来,地上开始出现兽尸,有野兽的,也有兽人的,还能看到一些野兽围着兽尸撕咬。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死亡。

    百耳提心吊胆,生怕在地上看到一具熟悉的身体或者面孔。到得后来,手上汗出得几乎握不住兽刺。他不得不停下,一边擦干手心的汗,一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才继续赶路。

    在离部落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野兽的咆哮声,与之前路上听到的不一样,声音里带着嗜血的疯狂。百耳一手攀着树干,然后纵身,跃到另一棵树上,入目所见,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恨不得将昨晚带头说要救人的漠和允狠狠揍上一顿。

    只见在雪尚未化净的林间,兽人们两个一堆,三个一群被各种野兽围在一起,正在浴血厮杀。野兽多得数不清,密如蚂蚁,死了一头,马上就有另一头补上,仿佛永远也杀不完。百耳目光在战场中搜寻,终于找到了山洞里的人。让他稍稍松口气的是,他们还记着他的话,没有像部落里的人那样被分隔开,而是紧紧地抱成团。外面的人累了,便退下,里面的人顶上,这样轮流着,才勉强抵抗住野兽的攻击,并慢慢向部落里被困住的兽人们靠近。

    还不是无药可救!百耳冷哼,并没有马上下去帮忙,而是思索着要怎么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打开一条通道,把人都带走。

    作者有话要说:写得我眼睛发绿。

    刚刚看到评论,才发现有刷负分的。这种人不用理他。但很感谢姑娘们的支持。在看到负分时并不是很气,那种评论也觉得无所谓,但是当看到姑娘们帮我补的分,以及留的言,真的很感动。鞠躬!谢谢你们的支持!谢谢耀逆逆,阿呆,还有amanda扔的地雷。

    现在太晚了,我脑子有些昏,想不起还有什么要说的,漏了下次再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