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34章 盐和新部落
    “咱们这里到大山部落有多远?”看见三个老人神色都有些不好,他有些疑惑。

    “从所有月亮都爬上天空那一天开始走,到下一次所有月亮都爬上天空才能回到部落。”拓想了想,回答。

    那相当于一个月了。百耳暗忖,只是不知道这里的一个月有多少天。

    “天上有七个月亮。”正在这时,穆的声音突然响起。他才学算术,因此无论什么都喜欢数上一数,并为自己能够准确数出来而感到自豪。

    听他出声,百耳这才想起旁边还有这么一个小兽人,于是将手里剩下的刺刺果核给了他,“吃吧。”

    穆还以为百耳是奖励他数对了呢,高兴地接过来,蹲在旁边咔嚓咔嚓地吃起来。

    “从七个月亮全升上天空,到下一次七个月亮全升上天空,这中间有多少天?”百耳问他,其实没太抱希望,因为他们也不过是刚学会从一数到一百而已。

    穆嚼果核的动作一僵,摇了摇头,下意识地想要将捧着果核的手往回收,但却努力压制住了这种念头,满脸不舍地又将果核送到了百耳面前。其实心里很后悔刚才没有一口全吃下去。

    “吃你的。”百耳摸了下小家伙的头,然后看向三个老兽人。“以前部落是怎么去换盐的?”原主的盐都是部落直接分到手中,至于从何而来,他根本没关心过。有的时候越去挖掘这些记忆,百耳越感到无奈,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活到自己借尸还魂过来的。除了部落里最出色的兽人和亚兽,还有对他比较和气的允,以及几种常食用的食物外,原主对于这个部落和这个世界几乎是一无所知。这样的人,自闭,怯懦,如果是上一世的萧陌遇到,估计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吧,没想到却偏偏附魂在了他的身上。

    “雪季结束后,所有……七……七个月亮全升上天空的那一天,族长会派出族里最强壮勇猛的兽人,一边打猎,一边往大山部落走,等到了大山部落,就用路上打来的猎物,换回全部落能够吃到下一个雨季的盐。”罕说。

    “带着猎物上路,血腥味难道不会引来猛兽?”百耳奇道。他现在已大约知道这里没有春夏秋冬之分,而只有雪季和雨季两个时节。雨季自然是万物生发繁衍的季节,想必持续时间不会太短。

    “会。但是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狩猎范围,超过了就会引起战争,我们不能在大山部落附近打猎。而如果在部落准备好足够的猎物,雨季不能保存太久,等到了地方,已经烂了。”

    “每次出去换盐的,都会有人回不来。”拓说。老兽人们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显然已把这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所以我们如果想去换盐,会非常困难?”从他的话中,百耳得出这个结论。连最强悍的兽人都有可能回不来,何况是他们这一堆老弱病残,能不能走到地方都难说。

    没有人反驳。

    “容我想想,你们去忙吧。”百耳沉默片刻,说。而后想起一事,“对了,你们把刺刺木果能吃的事告诉大家一声,别让他们扔了。”

    “我已经说了。”穆笑嘻嘻地插嘴,一副求表扬的神色。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好孩子,我再给你砸两个果子。”百耳一笑,摸了摸他的头。等老兽人们都走后,果真拿起刚才小兽人开始拎进来的那一串刺刺果,运起内力用石头全部都砸了开。

    穆将砸出来的刺刺果核全部拢在一起,却没有吃独食,先是给百耳留了一些,然后又将剩下的分给了在洞内忙碌的亚兽以及在外面帮忙的小兽人们。因为人多,每个人统共也就分到两三颗,但是大家都很开心。

    百耳尝了一颗,发现那味道有点像生花生,又有些像松子,倒也辨不清楚,索性不去揣摩了,只要能吃就行。亚兽和小兽人们显然很喜欢,都丢下了手中的活,不怕冷地跑出去跟着挖起来。当然,在这过程中,偷吃是免不了了。百耳看着这副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不由想起边塞秋收的画面,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怅惘。而后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件之前从未考虑过的事。

    “百耳,给你,这是大家给你砸的。”布捧着一大捧淡黄的刺刺果核递到百耳面前。在兽人们给自己的亚兽和孩子砸果核时,自然不会忘记给百耳弄上一份。至于其他没有伴侣和孩子的,既对他心存感激,又同情他没有兽人照顾,于是也会专门为他砸上几个。因为是当零食吃,每个人砸得都不多,但聚集在一起,也有兽人那样大的手掌尖尖的一捧,相当于一钵盂了。

    百耳有些意外,而后心中一暖,因为手装不下,于是回身找到自己的小骨锅接了。

    “你们吃过了吗?”他问。

    “都尝过了。”布憨厚地笑了笑,就要转身离开。

    “你稍等一下。”百耳叫住他,把自己刚刚冒出来的想法说了出来,“布,黑薯是部落里自己种的吗?”

    “自己种?”布有些茫然,但是还是知道百耳是问黑薯是哪里来的,于是说:“兽人们去外面打猎时,会注意哪里长着黑薯和其他吃的果子,然后下一次就带着亚兽们去挖回来。”

    也就是野生的了。百耳心中有了概念,于是拉过布走到火堆边蹲下,捡起根木棍,扒了点灰出来,在上面画出一块地方来。

    “那依你看,如果我们等春……雪季过完后,找到一片空阔的地方,在这里建上帐篷,周围就种一些黑薯,苦紫麻,还有刺刺木,让留在部落里不出去打猎的人照顾,这样可行吗?”

    “要找到一块这三种东西都有的地方,很难。”布没听懂种的意思,以为百耳只是想找这么一处地方。心想如果真有这种地方,那倒是好,大家雪季就不怕挨饿了。

    “不是找有这三种植物的地方……”百耳抬手按了按额角,耐着性子解释,“我的意思是,我们先找到一块土地肥沃,周围有天然屏障,可以防备野兽的地方安家,然后在这周围,把黑薯,苦紫麻,还有刺刺木移种过去。”

    “怎么移种?”布隐隐约约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但还是有些不懂,“我们把它们□□,它们就死了……”说到这,他突然想起一事,陡地站起身:“你等等,我找老罕来,他肯定能听得懂。”说完,也不等百耳回答,就跑了出去。

    百耳呆了呆,然后才低头去看自己在灰上画出的简单线条,越想越觉得可行。

    人力不够,可先布下防守阵,圈出一块安全的地方。最外围种刺刺木,可防止无意闯过阵的野兽,之后再种苦紫麻和黑薯,最里面是住的房子……如果再搬迁,他是一定要想办法建出结实的房屋的,帐篷根本不耐寒和风雨,他可不想连腰都抻不开,还要时时修补。如果人手够了,还能在外面建起坚固的高墙,挖出壕沟,那样就更加不惧野兽冲击了。

    他正在心中完善着这个计划,老罕大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群人。显然是布跟罕说的时候,其他人也听到了,并且对新建部落的事很感兴趣,因此都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活,想跟来听一听,说不定还能提出一些意见。

    穆跑得最快,一滋溜就窜到了百耳身边,抢了最好的位置坐下。其他几个小兽人也跟着挤了过去。

    “百耳,你再把你的打算说说吧。”允提议。刚才布说的时候他只听到一点,脑子中已浮现出了一副美好的画面,此时自不免想弄得更清楚一些。重新建立起一个部落,想必这是所有被迫流浪在外的人心中所愿吧。

    “好。”见大家都感兴趣,百耳信心又足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