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33章 刺刺果
    因为不用出去狩猎,除了赶着将兽皮缝在一起的亚兽外,其他人也都跟着角一起挖起了刺刺木的根,一并修整洞前的空地。就连累得双腿发抖的穆和漠也在旁边帮些小忙,比如填土,搬石块。

    百耳见人够多了,用不着自己,便回到洞里,找了一块合适的圆木,先用石刀砍成合适的长度,然后剖成几根细的,最后再用兽甲片仔细地削成上粗下细的形状,又用粗糙的兽皮细细打磨光滑。

    “百耳,你看这个!”正做着,穆拎着一串东西颤着两条小细腿走了进来。

    百耳接过来,发现是一条还沾着泥土的细根,根上挂着好几个兽人拳头大的圆果子。果子呈黑色,表面光滑。他伸手捏了捏,竟是坚硬之极。

    “大家都捏不开。”见到他的动作,穆说。

    “这是什么?”百耳奇道。

    “是刺刺木的根……我们开始还以为它像苦紫麻根一样能吃呢,这么硬,谁啃得动啊。”穆一副很惋惜的样子,可以想见他们刚看到这个根时有多兴奋,当然,后面失望就有多大。“不过可以拿来玩,还能用来数数。”

    听到他的话,百耳心中一动,想到以前吃过的一些比如核桃榛子之类的坚果,虽然这东西是长在地下,但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不能按常理推断,所以试试无妨。想到此,他捡起一块石头,然后将一个圆果子放到地上,使劲砸起来。砸了两下,那东西一点事都没有,反倒是石头被砸裂开来。

    真硬!百耳皱眉,重新捡了一块石头,调动体内稀薄的内力,重重地砸了下去。就听咔嚓一声轻响,黑果子终于裂了道缝。收回内力,又砸了几下,果壳碎开,掉落出几粒淡黄色珍珠一样的东西来。百耳捡起一颗,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依稀能闻到淡淡的香味。

    穆好奇地凑过来,将淡黄色的圆果核全部捡起来,他手小,竟放了满满一捧。

    “百耳,这能吃吗?好香啊!”他一边问,一边吸着鼻子。兽人的嗅觉比亚兽灵敏了许多,在百耳闻着只是淡淡的味道,穆却觉得香得他口水都要掉出来。

    百耳也不能确定。当初肯定苦紫麻根能吃,还是因为啮兔兽吃过,现在让他到哪里去找一个活物来试验。

    “你去把老瓦他们几个老兽人叫进来。”想了片刻,他对穆说。怕小家伙忍不住馋偷着吃,伸手将其手中的黄果核全拿了过来。

    “哦。”穆掩不住的失望,但还是听话地小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瓦,还有另两个老兽人都走了进来,他们粗糙干裂的双手被冻得红通通的,沾满了泥土。百耳示意他们先洗过手后再过来。

    “你们以前吃过这个吗?”百耳将黄果核一人分了两个,让他们仔细地看看,同时告诉了他们这是怎么来的。虽然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多问一句总没错。

    果核的香味让老兽人们耸动着鼻子,眼睛里流露出惊讶的神色,听到百耳的话,都摇了摇头。

    “刺刺木刺太多,砍来当柴烧都麻烦,以前没人愿意碰它。这还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它的根是这样的呢。”叫拓的老兽人说。

    “那你们有没有办法知道这个有没有毒?能不能吃?”无论如何,老兽人们各方面的经验都比他这个初来乍到的丰富,因此百耳最先想到的就是询问他们的意见。

    “能吃。”这一次开口的是瓦。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冷硬。一边说一边已将一粒果核扔到了嘴里,百耳阻止都来不及。就见他嚼了几下,眼睛一亮,然后蓦然起身,走到正在忙着缝兽皮的赞赞面前,将剩下的另一个果核塞到了他嘴里。

    所有人都愣住了,等回过神,瓦已经若无其事地走了回来。然后才是亚兽们反应过来的笑声,其中充满了善意的羡慕。

    这个老兽人真是!百耳有些无语。不知是该说他疼伴侣呢,还是该说他有舍己为人的崇高品质。

    “我们可以依靠鼻子确定一样东西是否能吃。能吃的会散发出吸引我们的香味,不能吃的鼻子会难受。”另一个叫罕的老兽人看到百耳眼中的担心和无奈时,解释说。“不过如果像之前那样外面包着硬壳,我们就闻不出来了。”还有苦紫麻根那种,茎叶不能碰,外表又难看,也不会有人想到它能吃。

    听他这样说,百耳放下心,然后又高兴起来。三个老兽人显然跟他想到了一块去,脸上也露出欢喜的神色。

    想想这满山的刺刺木,不说全挖,哪怕只是一半,配着打来的兽肉,也够他们度过这个雪季了。虽然壳有些难砸开,但是总比冒险去外面狩猎好了不知多少倍,而且老兽人们也有了事情做。

    “你们既然可以分辨出哪些东西可食,为什么不在雪季前多做一些储藏?”正想让他们去忙,百耳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我们也想过啊。可惜只有黑薯能够存一个冬天不烂,其它收回来没几天就坏了,又不能像打猎那样在雪季快来时再收,时间一过也会坏掉。”拓说,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愁苦。雨季来临的时候,就算猎物不够,大家也能吃饱。但是雨季一过,就只能饿着肚子挨日子,巴巴地望着下一个雨季来。

    “没试过晒干,或者用盐腌起来?”百耳疑惑,在他的记忆中,原主饿成那样似乎都没想过怎么在食物丰足的时候多储藏一些东西,以备过冬。

    “晒干了怎么吃?用盐腌?怎么腌?”三个老兽人奇怪地看向他。在他们的印象中,晒干的东西,又干又韧,怎么吃得下去?

    “这个……”百耳摸了摸鼻子,觉得如果早知道自己会转生在这里,之前就该多去跟农人学学怎么处理田间新摘下的瓜果菜蔬。他是记得以前每到过年,下面的庄子就会送上许多干菜腌肉之类的东西,偶一尝之,味道还真是不错。据说,冬季无菜,农人们常常靠那些撑到春季野菜出来。可惜他只会吃,不会做。

    “晒干的东西,吃前可以先拿水泡软,也能洗干净直接丢在汤里跟肉煮。只要时间稍长一些,也能煮软。”他努力挖出很多年前,老祖宗吃得高兴时叫来厨娘打赏,并捡了几样特色菜让她说出做法的记忆残片,掐头去尾,精减了许多这里不可能有的东西,得出这么一句话来。不管怎么说,弄出来能吃就是了。

    “至于盐腌……这个,盐能让食物的保存时间延长。至于怎么做,我也说不清楚,明年我们一起试试吧。”他摊手表示很无奈。觉得如果是一个女人像他这样转生到这边,一定能做很多事。不像他,除了打仗就是打猎,连件衣服都捣腾不出来。

    虽然他说得不是很详细,但是老兽人们敏锐的直觉还是让他们因为他的话对下一个雨季充满了希望和向往。也许他们还能熬过下一个雪季,下下个雪季也不一定呢。

    “盐要到中部的大山部落去换。”就在几人沉浸在来年有可能储存更多食物的兴奋情绪中时,瓦突然响起的冷硬声音仿佛当头浇了他们一盆冷水。

    提起盐,百耳登时来了精神。他一直想要问关于盐的事,只是事情太忙,总是想不起。说实话,这里的盐是黑色的,吃起来又苦又涩,连带着食物的味道也受了影响,如果不是实在没得挑,他早就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