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32章 很具有兽人味的亚兽
    洞里的人吃东西基本上都是用手抓着吃,要不就变成兽形直接用舌头卷,只有百耳用两根木棍子夹。几个亚兽早就注意到了,自己私下里也偷偷试过,可惜夹不起来,因此只能满眼羡慕地看着。

    被人有一眼没一眼地看,就算再迟钝也该发觉了,何况百耳还不是那么迟钝。他不着痕迹地瞟了眼,发现那些亚兽都盯着他手里的筷子,顿时明白过来。这几天他一直想着怎么把栖身之所布置得更安全,怎么弄到食物,怎么让这一群老的小的残的弱的都活下来,加上他原本就是个男人,不是很注重这种小细节,所以旁人是用手抓还是直接在碗里舔,他其实没太关注,自然更不会想到教他们使用筷子的事。不过亚兽们似乎总是比较关心这方面,更甚于怎么打猎。

    在确定原因之后,他便收回了目光,不再理会。直到那个叫贝格的亚兽终于忍不住,端着碗拿着两根细木棍走到他的身边蹲下。

    “百耳,你能不能教我用这个?”贝格有些忐忑。说来也奇怪,百耳以前在部落里总是阴沉怯懦,加上长得不好看,大家都不愿意接近他。现在他变得不一样了,大家还是不太接近他,却不是因为讨厌和轻视,而是敬畏。总觉得现在的他身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人只敢远远看着,哪怕他对谁都是一团和气。

    “好。”百耳答得爽快,这种小事他不会主动去教别人,但是如果有人找上门来学,他也不会拒绝。

    贝格的脸上露出高兴的神色,想笑,却因为紧张而显得表情有些僵硬。

    百耳只当没看到,当下将握筷子的手指张开,又慢慢放到筷子上,告诉对方怎么握执,又怎么使力。贝格用心听着要领,依着样子试了几次后,终于稳稳地夹起了一块肉送进嘴里。虽然看上去仍然笨拙,他却已高兴地叫了起来了。

    “多用几次就能熟练了。”百耳笑道,这时才发现身边已围了一圈亚兽和小兽人,漠早不知道被挤到了哪里去。

    亚兽们不知何时准备的,每人手上都有一对木棍,也正跟着学呢,有两个老亚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比较巧,已学得有模有样了,并不比贝格差。倒是另一个叫海奴的年青亚兽连怎么拿筷子都没学会,还跟握拳头似的,握着筷子跟着在碗里胡搅一通,偏他还搅得一脸认真。百耳觉得这个亚兽应该是那种反应比较慢但做事很认真努力的一类人,于是将碗放到旁边的石头上,走过去直接握着他的手教他怎么用。

    “这个叫筷子,你们学会也好,比手抓干净。不过你们用的这个最好再打磨光滑一些,否则会被毛刺划伤嘴。”一边教百耳一边说,看海奴学会后,便又去教另一个还学得半会不会的老亚兽,没注意到海奴的脸已经红得快要冒起烟了。

    贝格看到,有些懊恼自己刚刚学得太快了,否则百耳肯定也会手把手地教他。

    “等会儿我再削两双,你别自己做了。”百耳对教的老亚兽说。老亚兽就是那天从族中出来时,最后一个赶上来的,家里已经没有兽人了,加上年纪又大,百耳真怕他削筷子把自己手给伤到。

    “百耳,你也帮我做一双吧。”贝格胆子大了些,主动开口索要。

    百耳睇了他一眼,笑着说:“你家有兽人,不用我多事吧。”看对方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他顿了下,才又说:“行了。等我先削出一双来,再让兽人们照样子多做几双出来,到时大家都有。”

    贝格才又高兴起来,虽然心里还是有些遗憾不能得到百耳亲手做的东西。

    小兽人手里没有合适的木棍,都眼巴巴地看着百耳,等听到他的话后,都欢呼起来,叽叽喳喳地说自己也要,吵得百耳头疼,只能连声答应。

    “都有,都有。”最后被缠得受不了,只能迅速解决掉碗里的食物,溜出了山洞。

    等他一走,贝格才问:“海奴,你刚才脸红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海奴挠了挠一头乱发,讷讷地说,“刚刚百耳靠近我的时候,我觉得很像以前被洛追求时的感觉,心跳得好厉害。”说到这儿,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是因为百耳长得像兽人吧。”贝格小声地说,看了眼那些兽人,发现他们都没注意这边,才又继续:“以前他就是因为长得更像兽人……”后面的话被赞赞打断了。

    “别再说这种话,百耳是一个很温柔的亚兽。”

    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有些不淡定了,包括听力很好的兽人们。其实亚兽们的话他们都听进了耳中,只是假装没听到而已。当海奴说他因为百耳的靠近而心跳加快时,他们的感觉就很怪异了,其中尤以洛最不是滋味。幸好赞赞的话把他的理智拉了回来,不然说不定他已冲动地跑去找百耳挑战了。是啊,百耳是只亚兽,就算再怎么像兽人,那也是只亚兽。兽人对亚兽产生情敌的感觉,那也太奇怪了。

    不过,温柔?一个能指挥所有兽人听他的话捕杀野兽,一个能拿着兽刺跳上多足兽背的亚兽,应该和温柔扯不上边吧?

    虽然每个人都在嘀咕,但却没有人傻得出声反驳,只是将这个疑问默默放在了心里。

    “如果他是一个兽人的话,一定是最温柔的兽人。”也许是想要弥补自己刚才说错的话,贝格打破了奇怪的气氛,附和地说。“也是最受亚兽欢迎的兽人。”可惜亚兽长得像兽人,那就真是太难看了,眉粗骨硬的,又怎么会有兽人喜欢。

    这能算好话?赞赞看了他一眼,端起碗走了。其他两个老亚兽也跟着散了,只有海奴还坐在原地。

    “其实……你跟我有一样的感觉吧。”他轻声地问贝格。

    贝格有瞬间的僵硬,偷偷看了眼周围,然后才迅速地点了下头。两个年轻的亚兽对看一眼,然后嗤嗤地笑了起来。不得不说,现在的百耳在他们心中既不是兽人,但也不算是纯粹的亚兽,而是介于这两者之间。既有兽人的勇猛,又有亚兽的细心温柔,这样的人对于年轻的亚兽们是最具有吸引力的。如果贝格和海奴没有伴侣,他们一定会毫不客气地缠上来,至于现在,他们跟自家伴侣感情好得很,所以也就是想多亲近亲近这个人罢了,不会有其他逾越的想法。

    而正被他们谈论的百耳这时正裹紧了披风,慢慢走在阵法间。他的身边,是不知何时跟上来的角。

    “你想去打猎?”百耳问神色忐忑的银发兽人。

    “嗯。”角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对方就已经知道了,既惊讶又佩服。事实上,他什么力都没出过,吃着分到的食物很有些难以下咽,尤其是这些食物还是由残疾的兽人们打来的。

    百耳能体会他的想法,沉吟片刻,才说:“食物还能撑上一段时间,打猎之事不急,就算出去,也要做好准备才行。”虽然经过上次一战,兽人们心理上对出外狩猎已做好了准备,但是他却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随随便便拿他们的性命去冒险。

    角心里很着急,却并没有继续要求,他说过百耳说什么他就怎么做,自然不会因为自己的小心思而为难他。

    “你不必担心吃白食,有的是事情给你做。”看他神色有些蔫蔫,百耳笑着说。

    听到这话,角登时精神一振,满眼期待地看向他。

    “把山洞外面的刺刺木根挖出来,然后用土填平。”那些露在外面的木桩,实在不利于早上的训练,等来年开春,只怕又要长出枝叶来,到时再清理也麻烦,正好趁现在没事把那一块空地清理出来,大家都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