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31章 学武功
    “太好了!”穆已经欢呼起来,“百耳你放心,我跟你学这个,等雪季过后,我再跟着阿父去学打猎。”

    原来他都想好了。百耳还能说什么,冬日无事,要学便学吧。

    “要学也行,但有两个条件,一早上不能比我晚起,二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准怕苦怕累。要做不到,以后我都不会再教你了。”在教授武艺一事上,百耳显得很郑重,哪怕小兽人很有可能是抱着好玩的心态来学的,他也不会马虎对待。

    看到百耳严肃的神色,原本还有些漫不经心的穆也不由认真起来,重重地点头答应了。在点头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着什么样的痛苦日子。

    “我也要学。”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他们说话的漠连穆要学什么都没弄清楚,就开了口。

    “你要学什么?”百耳神色怪异地看向这个第一次看到时觉得稳重聪明,没想到关系越熟表现越跳脱的兽人。

    “穆学什么,我就学什么。”漠很有些理直气壮。在他看来,能跟百耳学到的,一定是很厉害的东西。

    “好啊。”这一次百耳没有再拒绝,反而笑得很温和,温和到让有着动物灵敏直觉的漠和穆都不由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不过开始跟我学后,就不能再退出。谁半路退出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他!”最后一句已经纯粹是威胁了。

    “可是百耳,你不是说……”穆没想到因为漠的加入让百耳连带着对自己的威胁都改了。

    “我说什么?”百耳笑眯眯地看向小兽人。

    穆打了个哆嗦,赶紧摇头:“没、没什么。”反正他是不可能中途退出,更不希望百耳以后都不再教他东西,所以无论是什么条件他都会好好遵守。

    “行了,都去做自己的事吧。”百耳看了眼洞外,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于是开始赶人。

    没过多久,亚兽们的食物也已煮好。因为每个人都有事做,所以虽然有些不能出去打猎,还是仍能分到食物。角是初来,还没有机会参与狩猎,但能跟大家一起吃,直到下次打猎。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食物都是这样分配,也许是习惯使然,也许是潜移默化的结果,反正到后来这里的所有人已经渐渐将供养不能打猎的老人和幼兽当成了一种责任,不会再随意舍弃。当然,在这其中,老人丰富的智慧和经验还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

    次日天没亮,百耳已经起了。他刚一动身,两只趴在离他最近那个火堆边的红毛狮和小花豹便立即站了起来,敢情是怕睡过了,从半夜开始就守在这里。

    对于此,百耳表示很满意。他先到水边去洗了一把脸,又漱了口,梳好发,这才拿起木枪带着两只变成人形的一大一小兽人往洞外走。

    守夜的是果,山洞就这么大,藏不住事,昨天所有人就已经知道百耳他们今天要出洞去练什么了。果见他们来忙站起身,跟漠一起将洞口的大石搬开。等他们出去后,又找了块亚兽们缝好的大兽皮将洞口遮住,以免冷到仍在睡觉的人。不过几人动静太大,很快又有几个好奇心比较重的兽人也跟着爬了起来,加上一直偷偷注意着他们的四个小兽人,全部悄悄地跟了出去,躲在不远处偷看。

    “我可以教你们枪法,矛法,刀法,剑法,甚至是箭术。我会的都可以教给你们。但是在这之前,你们必须打好基础,基础打不好,学再多花招式都没用。”百耳说出一连串听都没听过的东西,两人正满头雾水的时候,百耳反握于身后的木枪突然像是有灵性似地从他背后弹了出来,又被他正握于手中,后退,出枪,一套凌冽的暴雪枪法如狂风暴雪般施展了出来。

    从来没见过他使枪的漠眼睛顿时一亮,屏息看着,生怕出气稍微重点就会影响到的舞枪的人。至于穆,因为早已见识过,所以还好,但是更坚定了他要学枪的心念。而躲在一旁的那些大兽人小兽人们也看得呆了,怎么也想不到百耳还会这个。大兽人们常年跟野兽战斗,自然比小兽人更能看出这套枪法里的血腥杀戮之气,知道绝不止是好看威风而已,于是百耳的地位在他们心中不知不觉又高了两分。至于他为什么会这个,就如同他为什么会布下困住野兽的阵法懂那些奇怪的数字符号一样,已经神奇到大家都懒得去关心了。因为他们几乎已经默认,百耳是兽神派来拯救他们这些被族人遗弃的兽人的。

    等百耳一套枪法使完,脸不红气不喘地看着两个傻傻看着他的兽人:“要学吗?”

    穆和漠急忙点头,如头小鸡啄米一样。

    “想学,那就先练基本功吧。”百耳微微一笑。

    先教了两人一套热身拳法,然后便开始长跑,压腿,站桩。他自己也跟着他们一起,在他看来,原主这个身体同样还需要锻炼基本功。

    热身拳还好,至少看上去挺威风的。长跑也不错,因为百耳带着他们在洞外的阵法里面长跑,边跑边把怎么出阵入阵,哪里安全哪里危险,被困之后怎么离开一一教给他们。他们身体在动,脑袋在用,没时间去想别的。但是等到压腿和蹲马步,终于明白了百耳昨天那种让人感到危险的笑容来之何因了。

    疼,酸,麻,颤抖,枯燥……各种各样绝算不上美妙的感觉一一浮上心头,偏偏一大一小兽人还不敢以目光进行悲苦心情的交流,因为百耳就蹲在他们面前盯着他们,因为他们的目光必须平视前方,稍一走神就有可能失去平衡。跌倒是小事,但是在一个亚兽面前跌倒,还被一大群人围观就很丢脸了。原来那些原本偷看的兽人们发现百耳早就看到他们之后,也不再遮遮掩掩,全光明正大地站了出来观赏,还有一些跟着学的。百耳知他们不过是一时新鲜,过几天估计让他们来看都懒得看了,所以也由得他们。十天后,如果还有人能够坚持下来,他不介意多教几个。

    直到天色大亮,亚兽们准备好早食,百耳才收功,带着双腿打着颤的穆和漠完成早晨的训练。至于内功,他暂时还不打算教给他们,因为对于这里兽人的身体构造以及经脉走行都摸不清楚,他不敢冒险,打算等自己修炼出成果之后再说。

    一进到山洞,穆便一下子扑到了允的怀里,嚷着腿疼,让给揉揉。把允逗得哈哈大笑,大手果真抓着两条小短腿用力地按揉起来。漠看得直眼馋,不由看向正在帮着给大家盛食物的阿帕,又看了眼仿佛什么事也没有的百耳,叹口气,身体往后一倒,四肢大张地躺在了自家兽皮上,半天都懒怠动弹。

    “吃点东西再睡吧,漠。”一会儿后,一碗热腾腾的炖肉放在了他身边,耳边同时响起阿帕慈爱的声音。

    漠张开眼,看到阿帕关切的眼神,心登时热了,也顾不得浑身酸软,腾地一下坐了起来。他也是有人疼的。

    “阿帕,你的呢?”他笑嘻嘻地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汤。

    “也有。”漠的阿帕从旁边端过另一个碗,里面是同样的东西,不过肉明显没漠那碗多。

    漠一看便知阿帕又将肉赶到自己碗里了,也不怕烫,直接抓起肉滴汤带水地放到阿帕碗里,“你别老往我碗里赶,你自己也吃。”

    “你累,要多吃。我又不做什么,少吃点没关系。”阿帕想躲没躲开,着急地嘴里直叨叨。

    “没事,够了。咱们在部落里还不吃早食呢。”漠嘿嘿地笑,怕阿帕再往他碗里让,索性端起碗蹲到了百耳旁边去吃。他知道除了允诺和穆,其他人都有些怕百耳,他阿帕肯定不敢追过来。

    百耳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