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29章 杂事
    一早上猎到了四只野兽,其中还有一只多足兽,对于只有二十几人的百耳他们来说,已是很大的收获,至少有一段时间可以不用愁食物下肚了。因为漠出了不少力,百耳让人在大肚兽,多足兽以及巨尾兽身上各割下一块肉让他带走,不过被漠拒绝了。

    “我以后还要来,到时让我跟着你们一起吃就好。”漠笑着说。

    “也行。”百耳倒没坚持,只是让亚兽们煮了已经处理好的巨尾兽肉,吃完后,漠便回了部落,而其他人则要继续干活。

    剩下的三头兽都交给了老兽人和亚兽们处理,百耳则带领着所有兽人开始继续将阵法完善,或增添石头,或挖下陷阱,或布下暗刺……这样又忙了两日,才将一个具有杀伤性的阵中阵布好,再不用惧怕野兽闯入。如果天气好时,老人亚兽以及孩子也可以在洞口空旷的地方晒晒太阳,没事大家也不会乱闯。

    等这事忙完,百耳总算松了口气。他找到瓦,问关于做帐篷的事。在他看来,这么多人住在一个山洞,还是有私人空间的好,虽然大多都是兽人,但还是有亚兽,以及两对年轻伴侣,总不可能让他们在大庭广众下做一些伴侣间的事吧,而他自己也需要一个空间不被打扰地修炼。

    “都带了做帐篷的兽皮。”瓦说,虽然大都是出来等死,但是在离开部落,每个人还是带上了能够在外面搭上一个帐篷的兽皮,总不愿干等着冷死。“不过没有支撑的木头,砍的话会花费很长时间。”因为没有合适的伐木工具。

    提到这个,百耳就有些头痛,为这里可用工具以及武器的缺乏。此时去砍木头未免劳师动众,他想了想,脑中灵光一闪,目光在山洞里转了一圈。

    “你看能不能找两根结实的长藤,从这一头牵到那一头。”他伸手从一个石柱比划向另一个石柱,“然后把兽皮缝成块,前后左右挡住,隔出几间来。兽皮有余的话,上面也可以遮住,还能保暖。这里面没有风,不怕被吹翻。”

    听到他的话,瓦眼中一亮,认真思考起来,而后点头赞同,觉得这样既剩了兽皮,空间也没有尖顶的帐篷那么憋窄。不过要真这样做的话,就没老兽人们什么事了,缝兽皮是亚兽们的事,找藤牵藤的话也自有青壮年兽人去做。瓦心中升起无用武之地的黯然。

    百耳自然明白他的心思,也不想让其他兽人觉得白养了老兽人们,因此提出了用野兽身上的爪牙毒液等物做武器的事,还有他一直想过的在捕猎中既能减低伤亡又能增加成功率的弓箭等武器。虽然没有精细的工具,但如果想要做的话,一定还是能够做好的。他之前是没有时间,加上也不耐烦做这样精细的活,所以才一直没动手。

    看着地上用石块划出的图形,瓦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他,心里隐隐猜到了他被逐出部落的原因。不过对于一个随时都有可能饿死的人来说,是妖是魔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活下去。相信山洞里的其他人也是这样想吧。

    百耳只是大致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然后便扔给了瓦去想,知道他必然会去找其他老兽人一同琢磨,所以没打算继续插手。然后又找到了三个老亚兽和两个年轻的亚兽,跟他们提了下用兽皮缝制便于活动又能最大程度保暖的衣裤和靴子的事。这些针线上的活,他自己实在做不来,只能寄希望于与相当于女人的亚兽们。如果他们也做不出来,那他只好让自己适应这样不伦不类的兽皮裙了。

    亚兽们在看到百耳跟着出去捕猎,且还打回了连兽人都畏惧的多足兽时,才第一次知道原来亚兽也能跟兽人一样勇猛,而不只是呆在部落里依靠兽人养活,因此对他是信服得不得了。这时见到他在地上画出的怪模怪样的衣服和靴子时,眼里的敬佩之色不由更加浓烈,如果能将全身严严实实地裹好,得到最大好处的就是他们这些无法像兽人一样变形的亚兽了,故而对此事他们异常上心。

    “不明白的可以再来问我。”百耳见说得差不多,便丢下一句话打算离开,却被一个叫贝格的年青亚兽叫住。

    “百耳,你的头发是怎么弄的?”很早之前亚兽们就注意到百耳梳理得整齐的头发,只是一直不敢问,现在大家在一起多多少少能搭上话了,便再忍不住。

    百耳笑了笑,没有回答,转身便走。就在亚兽们满心都被失望占据的时候,他又倒转了回来,手中拿着梳子,示范地抓起贝格的一小缕头发梳了两下,便扔给了他,“让你家兽人给你做一个。”很显然,亚兽比兽人更注意外在形象。就像诺,跟他相处这么久,便从没想过问他头发的事。

    贝格接在手里,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跟捧着个宝贝似的,其他亚兽也是一副好奇的样子,只是碍于百耳在,不敢开口要过来仔细看。百耳见状一笑,不再停驻。

    等他一走,亚兽们便凑到了贝格面前,每个人都拿着梳子看了看,还在自己头上梳了两下,眼中全是喜欢之色。家里有兽人的便想着让伴侣帮着做一个,没有兽人的,也打算自己动手试试,想来百耳能做出来,他们自然也能做出,不过是多花些功夫吧。

    两边都忙完后,百耳这才又找到围在火堆边分享兴奋心情的兽人们,提到搭帐篷以及找藤索的事。兽人们都很乐意,其中尤以有伴侣和孩子的兽人表现得最积极。

    “我们来的路上就有一种长藤,缠在阿奇木上,很结实,用力都扯不断。”灰熊夏说。

    经他一提,除了百耳对这里山林中的植物还不熟悉外,其他人也都纷纷想了起来。

    “那我们明天就去弄一些回来。”百耳做事一向雷厉风行。因为暂时不必担心食物的问题,所以可以趁这个时间把别的事做了,大家也就能安心下来专门应付打猎的事。

    其他人自然不会反对。也许是因为见识了百耳的手段,也许是因为百耳的说话行事确实与普通亚兽不太一样,这些兽人们已渐渐忽略他是一个亚兽的事实,把他当成了能并肩作战的伙伴。对此,百耳是十分乐意看到的。

    因为有了阵法的阻挡,加上又有大石堵塞,晚上依然只需要一个人守夜看火,比以前还没残疾前在部落里时还要轻松,且不受冻。兽人们都开始暗暗庆幸自己做对了选择。

    次日一早,吃过早饭,百耳便带了几个兽人去找藤条了。因为不远,加上又有诺等探查周围情况,所以此行倒也顺利。等他们回返时,却发生了一件趣事。

    “百耳,有人跟着我们。”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百耳身边,说。

    百耳看了眼他的眼睛,发现其中并无惊惶,便知来者没有危险。

    “知道是谁吗?”

    诺颔首,“是角。”顿了一下,又补一句:“他看起来不是太好。”

    角?百耳皱眉思索了下,直到诺提醒才想起是谁,就是那个为了那侬而让自己道歉还向诺挑战最后却被自己取巧扒了面皮的兽人,不由皱了皱眉,“他跟着我们做什么?”

    “不知道。”

    “看上去怎么不好?受伤了吗?”百耳本不想理会,但觉得这些兽人骨子里并不是真的坏,才多问了一句。觉得如果是受伤的话,自己倒是可以帮着将他送回部落。

    “没有受伤,但是身上的毛很脏,走路不稳当,可能饿了很久。”

    诺说话精炼,基本上没有废话。百耳很喜欢这样的说话方式,觉得既明了,又不浪费时间。

    “难道是跟我一样被部落逐了出来?”一个健全的兽人饿成这样,百耳除了这个理由,再想不到其他。

    但被诺立即否决了,“不能,部落从来没有发生过驱逐健全兽人的事。”

    百耳摸了摸下巴,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道:“先不管他,让他跟,看他倒底想做什么。”

    诺应声离开,显然是继续去监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