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28章 打倒多足兽
    多足兽身长体粗,皮韧毛厚,行动如电,以绞死猎物然后囫囵吞下为主要狩猎手段。最难缠的就是,只要不伤及要害,哪怕是断掉一截身体,它仍然能活动如常。

    在仔细了解过多足兽的特点后,百耳思索了片刻,让三人在原地等着,他则走向已经杀掉大肚兽的那一组兽人。他们为首之人是塔,见到百耳,脸上都露出兴奋的神色,一副渴望被肯定的样子。

    “干得好!”百耳冲他们挥了挥拳头。

    四个兽人欢呼出声,你拍我我拍你,开怀大笑起来。

    百耳没过多地言语,走过去,掰开那大肚兽的嘴巴,仔细研究了半天,然后从它两腮处分别挖出一个兽人拳头大的毒囊。捡起那块作为诱饵的肉块,又让一个兽人从大肚兽身上撕下两块肉,用囊中的毒液细细抹在了肉上。几个兽人都好奇地看着他,不知他要做什么。

    “送给多足兽的礼物。”百耳起身时看到他们的目光,简单解释了下,然后便让他们扛着大肚兽跟他出了阵。

    这时,漠带领的那组人也成功解决了另一只大肚兽,百耳走进去,如法炮制,又弄了三块充满了毒液的肉,顺道把人带出来。

    “走吧。”进入洞中掏出自己存下的所有兽甲片,对着等了他很久的三个大小兽人,他终于下了这道命令。

    三人又兴奋又紧张,在其他人鼓劲和祝福的目光中,踏进了阵中。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百耳他们并没有一进阵就直奔多足兽,而是晃眼间便不见了人影。

    “百耳在搞什么?”发现自己这一队人竟然输给了那个断了半臂的塔,漠郁闷了好半天,但他还是少年心性,很快便被百耳他们奇怪的举动吸引了注意力,手肘撞了撞也全神关注着阵中的诺,问。在他看来,诺跟允就像是百耳的心脏似的,无论百耳想什么,他们都能知道。

    “不知道。”诺很快便证实了他的比喻是不恰当的。

    漠呲了呲牙,放弃追问。

    而被各种猜测的百耳四人,此时正趴在地上埋兽甲片。因为多足兽腿短,腹部几乎是贴着地面行走,且行速极快,所以百耳想着在地面上竖着埋上几排锋利的兽甲片,到时它经过时,就算不被划破肚子,腹下坚韧的皮毛只怕也是要破了的,收拾起来会轻松许多。

    因为是在半山石,只刨去薄薄的一层泥土便可以见到石头,百耳便让力气最大的布和夏将甲片卡在石上,那样比埋在柔软的泥土里稳固了不少。密密地排成一横排,以使无论多足兽怎么绕,都要经过甲片。

    做好布置以后,他们这才接近多足兽,却仍然没有攻击,而是隐在一旁将肉隔一小段距离扔下一块,直到快到他们布下甲片的地方才停下。

    多足兽果然受到血腥味的吸引,循着味道找到了鲜肉,一块一块吞下。直到最后一块吃完,它仍然意犹未尽地抬起头在空气里到处嗅望,猩红的舌头灵活地伸缩着,除了没分岔外,与舌的信子着实有几分相像。

    估算着时间差不多后,小兽人化成兽形突然从藏身出跳了出来,出现在甲片的另一边,撒腿就跑。原本背对着甲片要游向别的通道的多足兽立即察觉,扭转头如电般飙射追去。因为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更加强了甲片的杀伤力,等它察觉到疼痛的时候,已经有大半的脚被甲片削断,且腹部毛皮被划开了大半。亏得它皮毛够厚,否则只怕就是肚破肠穿的结局了。

    古因为是第一次参加狩猎,太过紧张,以至于忘了百耳的嘱咐,跑过了藏身的地方,等发觉四周都是刺刺木无路可走时,不由傻了。而这时多足兽正因为受了伤,暴怒地昂起了前半截身体,准备攻击它。古转过身,惊恐地看着相对于他来说巨大无比的多足兽,一步步地往后退,直到刺刺木扎到它的屁股。

    就在多足兽准备俯冲过来时,一道黑影突然从旁边跃出,一口咬在它大脑袋后面弓起的部位,却是独眼狮布。同一时间,灰熊夏一巴掌拍在多足兽的尾巴上,将它的注意力彻底地引了开。多足兽吃痛地一甩尾巴,同时弯转身体,想将扒在它身上的臭虫绞碎,这时百耳跳了出来,运起刚修出的微薄内力,一兽刺插在多足兽的身体中段,兽刺穿过它的身体,扎进下面的泥土中,将它订在了原地。剧烈的疼痛让多足兽蓦然昂起头尾,然后再次弯转身体,张开血喷大口咬向对它造成伤害最大的百耳。

    百耳仍紧紧地握着兽刺骑在多足兽身上,不敢放手,他知道自己一放手,多足兽只要身体往上一抬便能脱出兽刺,到时几个人都要遭殃。在看到那向他靠近的充满腥气的大嘴时,他一边想那大肚兽的毒怎么还不起效,一边甚至还在飞快盘算着自己能闭多久气,足不足够从它的肚子里破开一个洞逃出来。

    黑狮布正牢牢咬在多足兽的头后面,眼看着离百耳越来越近,却不敢松口。灰熊布躲开了多足兽那横扫的一尾巴,见状忘记了百耳让它管好多足兽尾巴不由让它有机会缠上来的叮嘱,飞快地冲了上去,想替他挡上一挡。原本已经被吓傻了的小古这时突然回过了神,嗷地一声,也扑了上来,前面两只爪子没头没脑地挠向多足兽露出鲜红嫩肉的腹部,刚换好的嫩牙也跟着发狠地撕咬起来。如果多足兽的皮毛没被划破,那么小古无论多么努力,也对它无法造成伤害,但是现在对着一堆嫩肉当然不一样。

    也不知是小古无意间撕咬到了多足兽的要害,还是大肚兽的毒液终于起效,就见已快要将百耳整个人笼罩住的大头突然发出一声明明听不到声音却让人感到无比凄厉的哀号,巨大的身体一阵抽动,便轰地一下软倒在了地上。幸好小古闪躲得快,不然只怕要被压成一团肉酱。

    从惊险无比到危险解除不过短短几息的事,四个人都有些发懵,还是百耳最先回过神来,跳下多足兽的身体,开始检查它是不是真的已经死透了。最后得出结论,是小古误打误撞抓破了它的心脏,这才解决了这个大麻烦,否则四人不可能这样全须全尾地站在这里。不过百耳还是让夏拔出兽刺,在它头上又狠狠刺了一下,才彻底放下心来。

    这条多足兽近看才知不下于六丈,有四五尺粗,四个人根本扛不动,百耳只好带着小古先出阵,让人进来帮着抬。

    外面的兽人早看到了他们的打斗经过,见到两人出来,眼中都露出了敬佩的目光。他们不知道百耳之前做了多少功夫,又是埋甲片又是下毒,还以为他们四人就是这样凭自身本事把人人畏惧的多足兽给解决了,尤其是四人中一个是亚兽,一个还是没长成的小兽人,怎么不让他们心服口服。等真跟着百耳进去扛兽尸的时候,他们才从布和夏的口中得知了整个过程,将卡在地面石上的锋利甲片取下,以免谁不小心误踩,他们对百耳的敬佩信服不减反增。因为除了百耳,从来没有人想过那些本来被当作废弃物扔掉的兽甲片兽骨刺竟然还能作为武器,对兽人们畏惧的野兽造成致命伤害。

    小兽人古因为他的勇敢以及最后一击一下子也成了小英雄,被大人们赞扬,也被比他小的兽人们崇拜着。同时,多足兽在兽人们心中不可战胜的可怕印象终于被消除。只要有弱点,就能被打败,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