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23章 老弱病残
    当将要带的东西都收集到一起的时候,百耳等人不由面面相觑,发现就算精减了再精减,还是不能全带走。因为诺需要探查前方是否有危险,加上又只有三条腿,身上决不能带太多东西,诺还小,百耳的力气连半个兽人都顶不上,于是所有压力全落在了允身上。

    “要不咱们就把软骨兽肉和苦紫麻根带上,长角兽肉和小耳兽肉带一部分,其他的送人。等到地方再想办法打猎。”百耳犹豫了一下,说。

    但是此话一出,立时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包括小穆。对于长期处于饥饿中的人来说,让他们放弃手中的食物,就跟要他们命似的。百耳又好气又无奈,正准备劝说时,允被人找了出去。帐篷里剩下一大一小兽人跟他大眼瞪小眼。

    “要再磨蹭,咱们今天就到不了那边山洞了。”百耳说,在他看来为了点食物将遇到的危险可能性增大,这种做法并不明智。

    “这么多小耳兽,够我们吃好些天呢。”诺没说话,穆的眼睛粘在那些肉上,扯都扯不开。

    百耳几乎可以想像自己把这些肉送人时,他扑上去死死抱住的样子,颇有些无奈地问:“那路上如果遇到野兽,你要背着这么多东西跑吗?”

    “那大约……不行。”穆嘟了嘟嘴,虽然不甘,但仍老老实实地答了。

    百耳不说话了,看得出两人都已明白,再多的肉也要有命吃才行。诺倒是行动派,既然决定,便拉着穆开始挑拣出要带走的,前提是忽略掉他一脸肉痛的表情。

    允出去没多久,便又转了回来。

    “百耳,还有几个人想跟我们一起走,他们回去收东西了。”

    几个残疾兽人原本是想来向百耳询问关于是否能够跟他们一起去打猎的事,却从允口中得知几人要离开部落的事,因为都是孤家寡人,没什么挂碍,便想着跟他们一起出去,反正无论怎么样都是死,倒不如拼一把。

    因为有了允和诺的前例,听到这话时百耳只是略感意外,问了下各人的情况,得知有一个是聋了只耳朵,因为听力不行,不能再跟着部落里的人一起去打猎,有一个是瞎了只眼,剩下几个都是断了一只手或脚,并不是完全失去行动和捕猎能力,便不再说什么。如此一来,食物自然可以全部带走。穆和诺得知不用丢下一部分肉,登时高兴起来,却没想到要增加好几张嘴的问题。

    对于他们的单纯,百耳表示非常无语。

    那些兽人因为家里没有食物,收拾起来非常快,没过多久便来到了诺的帐篷外。出乎意料的是,百耳竟然在里面看到了老瓦和他的伴侣赞赞,他们也一人背了一大个兽皮包。

    “我们收了你的苦紫麻根和小耳兽肉,你的帐篷还没弄。”老瓦硬梆梆地说。

    “不用了。我短时间内都没有兽皮做帐篷。”百耳愣了下,才笑道。

    “你什么时候有了兽皮,我们什么时候做。”老瓦说,一副百耳走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的意思。

    百耳迷惑,在他看来既然是老兽人,自然知道这个时候离开部落会遭遇到什么危险,怎么会因为他送的那点东西就要带着伴侣跟他走?倒是赞赞补了一句。

    “老瓦说跟着你有苦紫麻根吃。”

    赞赞说这话时笑眯眯的,百耳一时也闹不清他是在说笑话,还是真这样认为。反正瓦的一张老脸是刷地下红了,除了对着其他笑起来的人直瞪眼外,竟然都舍不得反驳伴侣一句。百耳对这个死倔的老兽人不由有了几分好感,知道他们已经决定了,便不再劝说。

    “既然大家都想好了,那走吧。”他说,而后突然想起一事,心念一转,有了计较。“等等……再等一会儿,我先去办件事。允你跟我去。”说着,目光在新加入的六个残疾兽人身上扫过,然后点出两个四肢健全的,“你们也跟我来。”

    众人都有些疑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事要办,允问他也只是笑而不语,只是带着三人走了,看方向是族长的帐篷。

    “百耳这是要跟族长说咱们要走的事?”一个兽人神色古怪地猜测。

    “应该不是。部落里谁不知道每个雪季,我们这边都会有人进到山林里去,再也不回来,族长是不管的。”另一个兽人摇头否认。

    穆听到,正想说百耳也许真不知道呢,结果被诺的一个眼神制止了。他不知道诺为什么不让他告诉别人百耳很缺乏常识的事,不过知道听诺的总是没错。

    百耳他们并没有去多久,回来时,三个兽人每人肩上都扛着几大块肉,脸上笑呵呵的,显然很开心。其他兽人登时拥了上去,帮着卸肉的卸肉,问话的问话,不一会儿便弄清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百耳带着三人是去找族长要东西了。昨天带回来的那些长角兽全都是百耳三人猎的,就是小耳兽,只允一人就杀了十多只,之所以只分给他们一点,是因为部落打算以后给他们三人按照正常兽人的待遇分配食物。如今他们要离开了,而且还带走八个老残,对部落算是减轻了一大负担,百耳自然要去向族长索要他们应得的食物。毕竟那肉本来就是他们三人打的,所以族长在此事上并没为难他们,给了他们两头长角兽以及十只小耳兽的肉量。算起来,七头长角兽,他们分走了三头,也差不多了。当然,如果不是带不走,百耳可能还会榨出更多。

    听完三人的描述,其他人看向百耳的目光都不觉带上了一丝惊讶以及钦佩,要知道在这之前还没人敢跟族长开口索要食物,而且还达到目的的呢。

    “行了,走吧,希望能在天黑前赶到地方。”百耳早习惯了别人的目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挥挥手说,然后拎起了自己的骨锅和兽皮包。至于那些吃的,哪里还用得着他去扛。

    十二个人离开部落,动静自然不小,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有惊讶的,有幸灾乐祸的,有不满的,种种不一,但对于已经面临绝境而如今又看到一丝希望的残疾兽人们都没什么影响了。

    “百耳,百耳……”就在他们快要走出部落的时候,身后传来有些着急的喊声。

    百耳觉得这声音有点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是谁,回头看去,却原来是昨日跟他们一起打过小耳兽,在走阵时表现得很出色的漠。漠急慌慌追上他们,带起一地雪沫。

    “百耳,你们要去哪?”挡在百耳面前,他喘着气问。

    “离开部落。”百耳的回答依然言简意赅。说实话,这个兽人会跑出来,他还是很意外的。

    “为什么?”漠不明白,百耳他们自己能狩猎,就能在部落分到食物,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离开。

    “没什么。我们该走了。”百耳摇头,连诺他们问起原因时他都没说,何况是旁人。

    “那百耳……昨天你答应教我那个的……”漠急了,吞吞吐吐地问出自己一直挂在心上的事。

    经他一提,百耳这才想起他昨天是说过要学阵法,然后布在部落周围的事,不由笑了起来。

    “如果你真有心想学,就到……”百耳顿了下,看向诺。

    “太阳升起的方向,长刺刺木的那座山。”诺意会地接话。

    百耳嗯了声,才又继续道:“你到那里来找我,我就教你。”在他看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在他上一世生活的地方,要想拜师学艺,大多都要受一番考验的。他倒没兴趣那么折腾,只是囿于条件所迫罢了。

    “好。”漠原本忐忑的心登时安定下来,于是提议,“我送你们去,也顺便摸摸路。”

    看了眼这一行的老弱病残,百耳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