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22章 离开
    “离开部落。”百耳回答。

    “为什么?”三个兽人的脸色都变了。

    百耳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我收拾点东西就走,那些食物我无法全部带走,你们跟我去拿些回来。”

    “我去找族长!”允反应过来,腾地站了起来。

    穆有些迷茫,但仍跟着起身,准备为自己的父亲引路。

    “不用了。”百耳阻止了他,微顿,还是解释了一句:“这件事是由族长和族巫共同决定的。”如果想留下,他自然有办法,人皆是趋利之徒,哪怕是这时弯弯肠子没那么多的兽人。但他胸中所藏,这个部落吞不下,而他更不愿意依靠这样的方式留在这里,然后还得防备是不是什么时候又被人在背后插上一刀。

    穆终于听懂了他们的话,不由扑了过来,一把抱住百耳的腿,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却偏偏一点声音也没发出。百耳心顿时软了,伸手摩挲着小兽人的头顶,柔声道:“穆,好好活着。”要说不舍,最不舍的还是这个像小跟屁虫的小兽人吧。上一世百耳虽然活到三十五岁,但因元配早逝,他又长年征战沙场,一直没有续弦,连妾室通房也没要过,以至于直到死时也没有孩子。所以对于小孩,他总是会特别喜欢一些。

    穆并不回答,只是默默流泪。当年他的阿帕离开,他没这样哭过,因为尼雅总是将更多的心思放在能够给他安稳生活和别人羡慕眼光的允身上,至于小兽人,除了刚出生的几个月,那纯粹是放养长大的,想要得到他一个关注的眼神,都不容易。但百耳不同,百耳在面对小兽人时总是温和而纵容,哪怕小兽人那永远也问不完的问题让他无比头痛。人总是会下意识地靠近对自己心怀友善的人,何况是直觉敏锐远超过人的兽人。

    百耳不知道要怎么应对别人的眼泪,不得不求助地看向诺。

    诺低头思索了一下,才抬头喊:“穆,过来。”

    相较于允和百耳,穆似乎更怕诺,诺很少对小兽人说什么,但一旦开口,小兽人都会乖乖听话。这时也一样,哪怕心里再不舍,穆仍然放开了百耳,擦着眼睛走了过去。看得百耳不仅没松口气,反而更加难受,恨不得将小兽人带走算了。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对于小兽人以及任何没有自保能力的兽人来说,留在族中才是最好的选择,虽然在雪季时分不到多少食物,但这里有兽人守卫着,远比外面安全得多,起码能睡安稳觉。

    “百耳,你先去收拾东西吧,我们一会儿再过去。”诺继续道,脸上除了一开始听到让百耳离开是出自族里的意思时变了色外,之后便又恢复了平素的面无表情。

    百耳微一点头,便转身走了。他没觉得允和诺在得知他要离开后应该有什么激烈反应,大家是走得近,但也只是近十来日的事,还达不到让对方为他肝脑涂地的程度,能表现出些不舍和为他抱不平的情绪已差不多,再多便是他苛求了。

    回到自己的帐篷,百耳看了看,发现没什么可收拾的。食物,几张毛皮,石刀兽刺兽甲片以及他那根木枪,还有两个骨锅,完全数得出来。但真放在一起,却又不算少,最主要是没有竹筐背篓之类的东西装,所以带起来会有点麻烦。

    两个兽骨锅一个大一个小,可以摞在一起,石刀兽甲片放在锅里,然后用兽皮裹住。苦紫麻根带一半,再带一半长角兽肉,剩下的都留给允他们。但只是这些,零零总总加起来,也有几十上百斤。他不敢带多,以免到时遇到危险,连逃的力气都没有。所有东西最后分成两半,他打算用长角兽的皮揉软了包起来,然后用木棍挑着走,手上只拿根兽刺就行了。

    正琢磨着,允和诺带着穆来了。穆一扫之前的不舍悲伤,脸上又露出了笑容。百耳松口气之余,不由感叹小孩就是小孩,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这样就好,他离开后也不用再挂念着了。

    “百耳,我们和你一起走。”在百耳将留下的肉和苦紫麻根指给他们时,允出乎意料地说。

    百耳呆了呆,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地问:“什么?”

    “刚才我和诺商量了过,决定跟你一起离开部落。”允又重复了一遍,似乎怕他不相信,解释道:“你也看到了,只是我和诺,是没有能力捕猎的。我们不愿意再像以前那样等着部落分食物给我们,而分不到的时候就只能挨饿等死……”

    “我可以去向族长帮你们要到度过这个雪季的食物,等雪季过了,就好了。”百耳打断他。在他看来,他们完全没必要舍弃现在的安定生活,跟着自己去外面冒险。

    “这个雪季过了,下个雪季怎么办?下下个雪季呢?部落不可能一直养着我们。”允摇头否决了他的劝告,“百耳,我们不想再当废人。”

    “但是离开部落的话,我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也许这个雪季都会过不了。”百耳仍然试图让他们看清现实。

    “我们会照顾好自己。”诺说。

    允接着道:“我们会照顾自己,如果真活不过这个雪季,也是兽神之意,不怪任何人。”说到此,他摸了摸穆的头,神色间有些怜惜,大约此行唯一让他担忧的便是穆吧。

    “我也能照顾好自己。”感觉到父亲的担心,穆大声说,还冲仍然犹豫的百耳挺了挺小胸膛,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话说到这个地步,百耳还能说什么,他当然清楚,如果穆和允能够跟他一起,无论是在安全上还是捕猎觅食上都会轻松许多,毕竟三人已经形成了默契。目光扫过眼巴巴望着自己的穆,目光沉默坚定的允,以及面上带着微笑没有丝毫彷徨的允,他陡然一笑。

    “如果你们都想好了,那么我看我们还需要好好商量一下,才能出发了。”

    听出他已经答应,穆欢呼出声,冲过来一把抱住了他,允那原本看上去镇定自若的表情竟然露出一丝松口气的表情,就连诺的眼中也浮起了笑意。

    百耳的帐篷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没有生火,又空又冷,于是三人帮着他三两下将所有能带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转移到诺的帐篷里,准备在那里商量离开的事。

    “我知道在我们部落往太阳出来那个方向走,走到太阳爬到天空正中的时候,会有一座山,山上有一个很大的洞。我们可以在那里度过雪季。”允说。

    “那洞会不会有野兽占了?”百耳提出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在这大雪天,很多野兽应该都会找一个洞穴过冬吧。

    允摇头,“不会,那洞口太大,里面不深,而且没有其他小洞,野兽不会找那样的地方当窝。我们去的话,可以在里面建帐篷,还可以搬些石头把洞口堵上大半,比在林子里安全。”

    听他这样一描述,百耳觉得确实可行,最多到了地方,他花时间在洞穴周围布个阵法,撑过一个雪季大约是不成问题的。等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他们可以再慢慢寻找一个更合适的地方定居。

    既然商量好了去处,接下来便是收拾两家人的东西。在他们看来,食物一定是要全部带走的,然后是做帐篷的皮毛,盐,还有装东西的陶罐陶碗以及火石等物,至于其他,便只能放弃。而诺那个大石盆是肯定搬不走了,百耳虽然眼馋,却也只能忍痛舍弃。好在诺说,到地方后他可以找石头凿一个来用。百耳这才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