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9章 老兽人瓦和他的伴侣
    三人走后,百耳先煮了点东西吃,然后才去处理那两只小耳兽。因为有诺拿过来的兽爪和甲片,剥皮剖腹倒是极轻松,只不过在切割头和四只爪子的时候还是要用石刀。而每次在用石刀费老劲切割肉的时候,他都会无比怀念前世那锋利的刀和匕首。

    学着兽人们将肉砍成一块一块的,然后跟内脏一起放到雪地中让它冻硬,最后才收进帐篷。至于那一大堆皮毛,他的帐篷中放不下,只能堆在外面。等一切都收拾妥当,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提起之前预留下来的半片小耳兽,正打算去找穆,让他带自己去瓦的帐篷,帐篷的兽皮便被人掀了起来,穆笑嘻嘻地钻进头来。百耳不由地感叹这里的人真实在,哪怕只是随口的一提,也会被放在心上。同时暗暗警告自己,以后说话做事要注意,别惹人误会。也许他只是笑言,但别人却说不准就当真了。

    老瓦家住在与允家相隔不远的一个密集帐篷区,这里住的大多是年纪大没有孩子的老兽人和亚兽。百耳后来才知道,这里亚兽孕育子嗣的能力很低,这也是为什么原主流产后越发不被众人待见的原因之一,也是曾经成功孕育了小兽人穆的尼雅就算离开了允仍被众兽人追捧的原因。

    到老瓦的帐篷时,老兽人正在用石刀使劲地刮收回来的小耳兽皮。看着一团团掉落的灰毛,百耳心中虽然疑惑,但却没表现出来,打算回去再问穆或者允。

    “搭帐篷?”老兽人似乎很不喜欢百耳,除了进来时他抬头看了一眼,而且那一眼有大半部分还分给了那半片小耳兽肉外,其他时候表现得都很冷漠。倒是老兽人的伴侣赞赞态度比较温和,还冲着他们微笑。

    赞赞看上去比瓦年轻了许多,头发虽然也已花白,有些乱,但脸上皱纹很浅,五官清隽。他跪坐在火坑边,腰杆挺得笔直,手里拿着兽皮和一根尖细的黑色针状物如同缝补衣服那般在做着什么,神色说不出的安详宁静。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百耳对这里亚兽逐渐积累起的反感突然就淡了许多。

    “是。搭帐篷期间,饭食由在……我提供。”百耳记忆中跟这老兽人似乎没打过交道,于是只当他对所有都这样。上一世他见多了脾气怪异的高人,因此并不是如何在意。

    听到这,老瓦终于撩起了眼皮,但不是看向百耳,而是看向自己伴侣清瘦的脸和身体,已开始混浊的老眼里闪过一丝怜惜和愧疚。

    “你那有没有苦紫麻根?”他没有立即应,而是问。

    “有。”百耳闻弦歌而知雅意,不等对方提出,已主动道:“等会儿我就给你送一些来。”

    瓦沉默不语,提着刮干净毛的小耳兽皮出了帐篷。百耳愣了下,不知该跟还是不该跟,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赞赞抬起头对着他们露出温和的微笑。

    “坐吧,百耳。老瓦出去用雪把兽皮擦洗干净,一会儿就进来。”一边说,他一边冲穆招了招手,慈爱地喊:“穆,过来。”因为没有孩子,所以看到小孩总是特别的喜欢。

    穆看了百耳一眼,见他没有反对,立即放开他的手,蹬蹬蹬跑到赞赞旁边,笑嘻嘻地喊了声:“赞赞阿亚。”这里称呼祖父辈的老亚兽人都为阿亚,老兽人为阿爷,父亲辈的可以直接喊名字。

    “乖。”赞赞摸了摸小穆的脑袋,然后在背后掏啊掏,掏出半个巴掌大的黑薯来往穆手中塞,“给穆吃。”黑薯表皮皱巴巴的,有切过的痕迹,看得出放了很久,主人一直舍不得吃完。

    百耳这时也走了过去,跪坐在火坑旁,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那根黑薯,对于老瓦提到苦紫麻根的心思隐隐猜到了几分。

    “赞赞阿亚,我不要,我家有呢。”穆现在不缺吃的,哪里肯随便接受别人的吃食。

    他原也是一番好意,知道两个老人生活不易,他因为年纪小还能每天分到一个黑薯,而老人们就跟他的父亲允还有诺一样,除了今天傍晚,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分到食物了,这半个黑薯只怕还是以前省下来的。他怎么忍心拿。

    然而百耳却注意到老亚兽人脸上的笑慢慢淡去,眼中有黯然划过,忍不住开口微带严厉地训斥穆。

    “长者赐不可辞……”说到这,百耳顿了下,暗中呸了自己一口,才又若无其事地道:“赞赞阿亚给你,你就拿着,哪那么多废话。”他确实喜欢这个小兽人,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子侄,所以说话间不自觉少了一分客气,多了两分随意。

    穆觉得自己好像被骂了,颇有些委屈地瞟了眼百耳,但仍听话地从赞赞快要收回去的手中接过了黑薯,“谢谢赞赞阿亚。”这孩子倒是机灵,面向赞赞时又笑得一脸欢喜了,惹得老亚兽人一抱将他抱进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

    “赞赞,那兽皮你们弄来做什么?”既然脾气古怪的瓦不在,本来打算把问题带回去的百耳便省下了这个麻烦,直接开口询问看起来很好说话的老亚兽人。

    “等瓦把兽皮上的毛弄干净,就能煮来吃了。”赞赞看向百耳,他虽然同样的面黄肌瘦,但脸上一点也没有愁苦之色,始终带着温暖的笑容,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

    “煮来吃?”百耳心中一颤,差点失态。

    “是啊,这新鲜的兽皮要比干兽皮软和多了。今天瓦弄了很多回来,也许能让我们这把老骨头撑过这个雪季呢。”说到这,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胃,脸上露出一丝他自己没有察觉的不舒服。

    百耳注意到他这个细微的表情,猜到干兽皮就算煮过仍然很硬,让因为年纪大肠胃牙齿都不太好的老人很难消受。所以,那半个黑薯在老人眼中其实是比肉更珍贵的东西吧。思及此,他唇角微紧,再次感到了发现此地生存艰难时那种难以言喻的悲哀。

    而旁边听着他们谈话的穆却眼睛一亮,说:“原来兽皮也能吃。我要告诉阿父和阿诺去,以后记得多收集些兽皮,等我们分不到食物时,也不怕饿肚子了。”

    百耳听得心中直发酸,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想说以后都不会让你饿肚子。话没开口,瓦拎着擦得干干净净的兽皮走了进来,交给了赞赞。赞赞接过来,放在切肉的石板上砍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丢进锅里。他们用的是陶锅,外壁熏得发黑,上面可看见细小的裂纹,显然用了很多年了,也间接证实着年轻时他们必然也有过很好的日子。

    “什么时候做,来叫我。”瓦这时才正式回答百耳,说完,便不再理他,又自去做自己的事了。

    百耳见目的达到,便起身告辞。赞赞有些舍不得小穆,但也没多说什么。

    百耳留下了那片小耳兽肉,带着穆出了瓦家的帐篷,没走多远,赞赞追了出来。

    “百耳,你把搭帐篷要用的兽皮送些过来,我和瓦闲着没事,能帮你弄几张。你也好早点搭上帐篷。”他搓着手,神色有些窘迫,像是怕被拒绝,但笑容仍然温柔得让人心中发软。

    百耳看着他,莫名想起自己早亡的母亲,而后又为自己竟然对着一个与男人相似的亚兽人起这样的念头而感到怪异,忙抛开心中古怪的感觉,笑道:“好,我一会儿就拿过来。”

    赞赞似乎松了口气,笑容便越发真挚起来。

    百耳说做就做,回去后,果真收了几张兽皮,然后又将穆送给他的苦紫麻根分了一部分出来,用兽皮兜好,一并送到了瓦家。他前脚刚到,穆后脚也捧了几个苦紫麻根并一块长角兽肉过来。看他的样子,显然是经过允的同意的。对此,百耳倒是毫不意外,就像当初他只给了他们父子俩四个苦紫麻根,最终小穆却拎了一兽皮兜来回报他一样。只要有能力,这父子俩是绝不肯占人丝毫便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