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8章 分食和毛皮
    百耳对允所说的南边很感兴趣,吃不完的食物,用不完的陶器,以及柔软舒服的裙子……他的脑海中自动浮现了一副堪比大晋城镇的繁华兽人城市图貌,觉得如果有机会,或许应该去看看。

    “百耳,你如果想重建帐篷的话,可以请老瓦帮你做,他做的帐篷很牢固,他的伴侣赞赞能将帐篷上的皮毛缝得密密实实的,让雪季很暖和。”允发现百耳真的打算将那些兽皮都收集回去,觉得他这是肯定要弄帐篷了,于是建议。

    “如此甚好。待过些天我把皮子都处理好后,再去相请。”百耳闻言欣然道,然后回头看向隔了一位的诺,“诺,回去尚要向你请教如何硝皮。”之前一张兽皮也就罢了,可以让诺帮他硝,如今这许多,百耳可没那么厚颜无耻,又让人帮着弄。

    “好。”诺应得爽快。他这时已化成人形,正一手端着只大陶碗,一只手搭在允的肩上,以支撑着自己往前挪。百耳看到这一幕,眉头微皱,心中隐隐浮起一个念头来。

    穆站在百耳前面,除了百耳捧着个小骨锅外,其他人都是拿着碗,石碗,陶碗,容量却比百耳的小骨锅还大许多。他们排着队,等着分已煮好的食物。按理,百耳是该排在亚兽人那一队的,但是亚兽那边分发食物的正是那侬三人,鉴于他之前郑重做下的保证,现在只好□□兽人这一组。如果是以前,他这样做肯定会遭到白眼,然后被赶回亚兽那边,不过这次所分的食物是他参与捕获的,所以包括族长在内,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加上之前跟角那一场不能称之为比斗的比斗,多多少少造成了一定的威慑,再没亚兽敢有事没事对着他说三道四,于是他现在可以清清静静地站在这里。

    “我也帮你硝皮,百耳。”听到他们的话,站在最前面的穆忍不住了,兴致勃勃地对着百耳说。

    百耳睨了他一眼,失笑,“好啊。”什么帮他硝皮,是自己想玩吧。

    前面的人已经打了食物走了,穆本来还想多说几句,这时也只好忍下,走上前乖乖地将碗捧高,看着掌勺的兽人将他的碗打满,碗里散发出的香味让他不由自主咽了口口水。

    因为食物煮得够多,这一次每个人都分到了满满一碗,有的人当场就用手抓着吃起来,而有的人则小心翼翼地捧着回转自家的帐篷,显然是不打算一次吃完。

    百耳用筷子夹着尝了一块炖肺,就再没了吃的欲望。除了盐什么佐料都没放的杂炖内脏肉块黑薯,味道真是……他就想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连这种东西都吃得下去,却不肯吃鱼。也许,是味觉喜好的差异吧。他只能如此猜测。

    不过虽然觉得难以下咽,他也知道这里的食物有多么珍贵,加上初来此地时曾经历过的那种火烧火燎的饥饿感,让他不至于将那一锅东西倒掉,而是直接给了吃得津津有味的穆。他现在储存的食物足够他吃上一些日子的了,没必要再勉强自己。

    穆被吓了一跳,本不敢要,但在确定他是真不想吃后,才欢天喜地地接了,然后给诺和允的碗里一人分了些。百耳见他自己几乎没剩下什么,对这个小兽人倒是越加喜爱了。

    吃完东西,收集兽皮时,除了百耳几人外,竟然还有几个年老的兽人和亚兽,不过他们并没有上前争抢,而是默默地站在一边,似乎是在等着什么。

    “这些是我们打回来的猎物,所以皮毛会由我们先挑选,我们挑剩下的他们才能拿。”仿佛知道百耳会有什么疑惑,允蹲在他旁边一边依靠着手的触摸挑选比较好的皮毛,一边低声解释。

    百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几乎要以为他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了。

    “因为你经常问的都是这些大家都知道的问题。”允嘿嘿一笑。

    百耳抚额,觉得这厮如果眼睛没瞎,只怕是个极厉害的角色。幸亏自己及时找上了他们父子,否则让这样的人才饿死了,实在可悲又可惜。

    “那个就是瓦。”诺突然开口,他单腿不好蹲,于是又变回了兽形,将一张张选出的皮子叼到百耳旁边,等两人说话停顿的空间,才插了这么一句。

    百耳顺着他目光所示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是一个年纪很大,头发花白,身形佝偻的老兽人,看到那个老兽人泛着菜色的脸,以及瘦得只剩下一层皮的身体,他突然有些怀疑对方是否能帮自己把帐篷建起来。他的疑问刚一升起,允便像是能够预知似的,开口为他解答了。

    “年纪大,身体不够灵活,眼睛耳朵和牙齿也开始不好使,所以不能再打猎。不过只要有吃的,要建个帐篷是很容易的。”

    百耳对他能洞悉自己心中的想法已经开始麻木,只是问:“他的儿孙能让他来帮忙?”

    “老瓦家没有孩子,就是他和他的伴侣。有孩子的老兽人亚兽人和有家人照顾的残兽人不会住在我们那片。只要给他们一点吃的,他们就能帮你做很多事。”

    允连着两次提到吃的,也许他是无意识的,百耳却听得一阵阵心酸和无力。虽然部落也会尽可能地照顾老幼残弱,但只限于食物充足的时候,一旦到了像雪季这样连草根都难得刨出来的时候,最先被抛弃的便会是他们,不管他们曾经为部落出过多少力,有过多少付出。这是部落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想要延续下去必须做的妥协。百耳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自从在这身体中醒来后,对于部落的忽视从来没有过怨言。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是他始终坚信的一点。

    无声地叹口气,百耳收敛了心神。他现在连养活自己都难,竟然还有心思去同情别人,可真是……

    “晚上我去他家看看,顺便拿点肉过去。穆给我带路吧。”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着正认真收集皮子的穆说的。

    穆听到自己的名字,立即抬起头,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大声说了声好,然后又弯下腰继续做他的事了。百耳唇角微翘,觉得这个小孩越来越可爱了。

    因为看还有人想要,百耳并没有如开始他所想的那样将这里的毛皮尽收入囊中,只拿了足够建一个帐篷并做一些其他用途的,在其他三人的帮助下回了自己的帐篷。然后是处理他们分到的猎物,软骨兽和长角兽。这一回百耳没有要内脏,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把这些内脏做得比那些亚兽更好吃的,于是诺多给他分了一些肉,皮毛也依旧归他。雪季因为太冷,硝皮并不是太好,所以族里的人都会在雪季以前储备够过冬的皮毛。至于原主,却连那些可以任人拿取的皮毛都不敢去碰,百耳除了叹一声怯懦胆小外,还能说什么。

    “我帮你把小耳兽也弄了。”诺看着放在百耳帐篷前面的两只小耳兽,说。

    “我自己来,你们回去吧。”百耳没有答应,他觉得这些事自己能做,就没必要麻烦别人。何况今天诺跟着他们挖陷阱,然后又引兽,再回部落找人,马不停蹄,估计也累得够呛。

    诺也不勉强,点了下头,说:“明天我再来教你硝皮。”一矮身化成了兽形,叼起落在地上的兽皮,等着允扛起两家人的肉,穆提起百耳用兽皮裹着的内脏,三人一前两后慢慢消失在纷飞的雪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