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7章 传说中的南方
    他语音未落,突然平地暴起,抬膝撞上对方小腹,一直提在手中的兽刺同时刺出。

    角也是经验丰富的猎手,对危险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身体已经下意识地往后疾退。然而百耳早料到他的反应,身体仍在空中,已由曲膝变踹,借着其后退之势,竟一脚踢在角的肚子上,将人踹飞了出去,同时猱身而上,在他摔得懵头懵脑之际,兽刺轻飘飘地点在他两根锁骨间的凹陷处。

    “向诺挑战,你还不够资格。”看着地上脸色涨得血红的兽人,他轻轻一笑,收回了兽刺,迅速后退至允诺等人旁边,以防对方因为不甘而反扑。其实他很清楚,如果真的交战,他无论是在力量还是速度上都比不上兽人。他占的不过是一个出其不意的便宜而已,只要能一举将对方震慑,便算达到了目的。至于真正的决斗,谁理他!

    这突如其来的一出让周遭瞬间安静下来,无论是看热闹的亚兽和兽人,还是正在忙碌的兽人们,都震惊地看向正在低头掸去披风上雪泥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的百耳,再满眼同情地看向仍傻呆呆躺在雪地上的角,一时间竟然没人说话。就连诺跟穆都有些傻眼,觉得自己是不是喝了香树汁产生了幻觉。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只有允看不见,但却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忙一把拽住儿子小穆,连声问。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定然是百耳又做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他这一开口,凝窒的气氛顿时被打破,角也回过了神,飞快从地上爬起,不发一语地离开了。百耳不着痕迹地扫了眼他颓丧的背影,知道此人以后在族人面前都将抬不起头。对此,他倒没有什么愧疚,因为对方所做所为已触及了他的底线。

    这边厢,穆已在允的耳边将整件事的经过说了遍,直听得允眉飞色舞,如果不是顾忌着百耳是个亚兽,只怕已上前将狠狠地捶上两拳以示赞赏了。

    ******

    兽人们处理好猎物,将头和内脏留了出来,加上部分兽肉,一起交给亚兽们煮食。余下的肉则就这样放在场地上,直到冰硬后会收进部落的储食帐篷,然后每日按人头数分配给族人。因为此次狩猎主要出力的是百耳三人,因此他们额外分到了一头长角兽,以及每人两只小耳兽,都是完完整整没处理过的。百耳倒不会嫌少,事实上,这次他们的收获算是很丰富了,如果让他们自己扛回来,决不会超过这个数,剩下的只怕就要便宜给林子里的野兽,倒不如结点善缘。

    亚兽们动作很麻利,一会儿就在场地另一边烧起了一排火堆,其中三个火堆上面架着半兽人高数人合抱大的骨锅,里面放了大半锅水,他们将剥了皮的兽头整个丢了进去,然后是清洗干净的垛成块的内脏,最后是黑薯。

    百耳看到,暗忖看上去比自己做的好不到哪里去啊,嘴里却问像个小尾巴似的穆:“那个锅是什么兽的头骨,这么大?”

    经过之前一事,穆对他已是彻头彻尾的崇拜了,闻问很高兴自己能够为他解惑,“是哇奴兽,阿父说有山那么大,叫起来的声音就是哇奴哇奴的,要全部落的兽人一起,才能抓住它。一头哇奴兽可够全部落的人吃上好些天呢。咱们部落有哇奴兽的头锅,可是很了不起,别的部落就算有,也没我们多,有的一个也没有。”说到这里,小家伙看上去很骄傲,为自己的部落而骄傲。

    小山那么大……百耳眯眼想了想,觉得也许言过其事。那么大的兽,在森林里行走可不方便,哪怕这里的树木比原来世界的高大许多。但是首次听到与别的部落有关的事,他不免有了几分兴趣。

    “别的部落?咱们部落附近还有别的部落吗?”

    “当然有啊。”穆惊讶地看向他,显然想不到他连这么普通的常识都不知道。

    看出他眼中的疑惑,百耳微笑,一点惭愧的意思也没有:“以前没人向你这样跟我说话。”

    小兽人眼中的不解登时转变成怜悯,伸手抓紧百耳的手,说:“那以后你有什么不知道的,我都跟你说。我不知道,就问阿父和诺,然后再告诉你。”

    话音刚落,他的头便被拍了一下,允在后面没好气地道:“我不会直接跟百耳说,要你传话!”说着,便跟百耳说起了其他部落的事,允也算看明白了,百耳不只是对别的部落的事不知道,连自己部落的很多常识性东西都不清楚,真不知他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我们黑河部落是蓝月森林北片最强大的部落,在我们部落周围还有很多比较小的部落,也都是由杂族兽人组成。蓝月森林里的部落都是杂族兽人,只有往南边出了森林,在森林外面据说是大片的草原和大片的水塘,那里生活着纯族兽人。听说他们过得比我们好,有吃不完的食物,用不完的陶碗陶锅,还有比兽皮还柔软舒服的裙子。我们部落用的陶碗陶锅就是客兽从南边带过来的,一个陶罐可以换到我们今天分得的所有食物,除了软骨兽。”他家的那两个陶罐,如果不是尼雅一直吵着要,他哪里舍得拿存了很久准备过冬的食物去换。

    也就是一头长角兽,六只小耳兽。百耳默默算了一下,登时觉得奇贵无比,下意识想到自己家那些精美瓷器,那时是看也懒得看一眼的,此时却有一种怎么没能带两个过来的想法。摇了摇头,将这不切实际的念头甩掉,道:“我们部落没派人去过南边吗?”那样的暴利,就算是回来时顺手带上两兽皮兜,也够全部落吃上好久的了。

    “上任族长还在的时候,有派过人去,但只回来了肖柯和尼雅的阿父,他们带回外族的亚兽,作为自己的伴侣,还有一个当了现在族长的伴侣。”

    “没带回其他东西吗?”百耳有些不可思议,问。

    “应该没有。我的阿父没跟我说过。”允想了想,摇头。然后低头望向沉默站在另一边的诺,就像能看见似的。多年的朋友,对对方的呼吸和脚步声都熟悉无比,他知道诺一直在那里。“诺的阿父就是那次出去没有的,只留下他和他的阿帕。”

    诺像是没听到他的话,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不远处煮食的亚兽,连个目光都吝于回应。

    百耳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好奇,假借同情又或者关心的名义去打探别人的伤心往事,听到此,并没有顺势接下去,而是问:“也就是说,那次去南边,除了几个外族亚兽,什么收获也没有?”

    “嗯。”允点头,“也许是因为这样,所以现在的族长接任后,除了跟附近几个小部落接触外,就再没派人出去过了。”

    牺牲了那么多兽人……按百耳的推测,如果前任族长决定派人远行,考虑到路上的凶险以及要把外面有价值的东西带回部落,绝对不会只让两三个兽人出去,最起码要十人以上才能成行。牺牲了那么多兽人,只为带回三个亚兽,这怎么想怎么不合理,除非他们一开始就是冲着那些亚兽去的。可惜对于此事,允也只是听人述说,真实的情况只怕仅有那幸存下来的几个人才最清楚。

    想到在部落地位隐然高于其他亚兽的那侬三人,百耳眉微皱,觉得这些部落里的事自己听听便罢,还是不要去追究得太深入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