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6章 亚兽们啊
    自进入雪季后,部落中央的空地上首次摆满了猎物。

    七头长角兽,上百只小耳兽。这样的收获,就算是在长草季也是罕见。除了值守的兽人,族长,族巫,以及所有健壮的兽人都来了,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惊诧。不说长角兽,就是这许多的小耳兽,他们很清楚,以十几个兽人的力量不是消灭不了,但却绝对会死伤惨重。然而,这次他们竟然个个都平安回来了,就算有几个受伤,也并不严重,完全不需要族巫治疗,这在以往是完全不可想像的事。

    当然,这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只是片刻的疑虑,族长便将之抛到了一边,喜容满面地开始让人切割处理猎物。而他自己则招了图萨等人到身边,询问捕猎的详细经过。

    这时,族中的亚兽以及几个还勉强能走动的老残兽人也三三两两赶了来。因为是雪后难得的一次大收获,族长决定这一日全族共食,每人都能分到食物。

    百耳看着兽人们利落地剥皮,割头,剖腹,取内脏,目光落在长角兽的长角,以及被扔在一起的皮毛上,心里转着念头,问旁边的允:“这些皮毛兽角怎么处理?”

    “谁想要就去拿,没人要就扔了。长角兽和小耳兽的皮毛都不是什么好的,很少有人要。”允低声解释。

    “那我全要可成?”百耳想到自己那个破烂漏风的帐篷,若有所思。

    允失笑,“你要那么多做什么?就算是做个像我家那么大的帐篷也用不完吧?”他倒是老练,一猜就猜出了百耳的念头。

    “多铺几层,暖和。”百耳微窘,干咳一声,解释。

    “那就都捡去吧。等诺和穆来,我们帮你拿。”允无可无不可地道。诺进部落的时候,先将软骨兽带回去了,因为软骨兽是属于他们三人的,不用参与分配,也就不必放到一起招人眼。

    百耳道了谢,还想问问部落里有哪里人的手比较巧,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亚兽的说话声。

    “百耳,你来做什么?上次不是已经告诉你,部落以后都不会再分给你食物了吗?”

    百耳一怔,回头,发现说话的是上次到他帐篷找他质问苦紫麻根一事的三个亚兽之一,叫什么……他在记忆中找了找,这时才确定对方叫肖柯,跟那侬,尼雅,也就是允的前伴侣,是部落里最受追捧的三只亚兽,同时也负责管理部落所有的亚兽。

    很显然,亚兽们的消息还不够灵通,并不知道这次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收获完全是百耳三人的功劳,否则肖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看着并肩而立神色高傲的三朵花……百耳垂眸思索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不搭理比较好,于是又转过头继续看兽人们处理野兽,学习他们利落的手法。不过他不说话,不代表别人没话说。

    “如果百耳不能分到食物,那么你们就更没资格分取食物。”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百耳旁边,冷冷地道。他的旁边跟着一脸不平的穆。

    百耳没想到一向寡言少语的诺会帮自己说话,有些感动,自然不好继续沉默下去,笑吟吟地看向脸色不好的肖柯:“肖柯是吧?或许你需要我郑重向你保证一遍,我百耳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从你手中分取食物。当然,也请你们以后离我远点,我——很不喜欢看到你们。”他的语气很温和,就像是在跟老友谈天一样,只不过话中的意思很不客气,加上他眼尾淡淡的冷意,唇角勾起的不屑,真正有伤人于无形的功力。

    肖柯素来是被人捧着哄着的,何尝被人这样说过,就觉得一股气堵在胸口,说不出话来,眼圈却红了。

    “百耳,你怎么能这样说,肖柯也是好心提醒你……”那侬见状,忙道。

    百耳眉微微一皱,伸手牵住来到身边的穆的小手,往那堆散发着血腥味的皮子走去,对那侬的话只当耳边风过。这些亚兽的脾性在他感觉中多多少少与女人有些相像,小心眼,碎嘴,其实要说真有多大恶意,也说不上,再加上那古怪的生育能力,实与女人无异,而他素来是不跟女人计较的。

    他这一走,那侬未说完的话登时卡在了喉咙眼里,不上不下,直噎得他脸色忽红忽白,难看之极。

    早有人注意到了他们这边发生的事,一个正在追求那侬的银发兽人突然拨开人群走了出来,挡在百耳面前。

    “百耳,你让那侬和肖柯难过了,跟他们道歉!”

    百耳有些意外,往后退了一步,目光冷冷地看向眼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健壮兽人。明明对方比他高出近一个头,却无端生起被他俯视的感觉,原本是想为心上人出头的理直气壮不知不觉竟变成了心虚,不过双脚仍牢牢站在原地,极力克制住了后退的冲动。

    直到看得对方目光开始脱闪,百耳才淡淡一笑,语气极温柔地问:“怎么道歉?我不会,你可教我?”

    那兽人本已不抱希望,闻言眼睛一亮,忙说:“你只要回去跟那侬和肖柯说对不起就行了。”心中却想,这百耳果然像其他人说的那样虽然看着吓人,其实胆子很小,就算被欺负了也不会吭一声。

    百耳偏了偏头,笑得更加和蔼可亲:“说什么?”

    “说对不起。”见对方眼中似乎还有些迷茫,那兽人暗骂笨家伙,却还是大声地又重复了一次:“对不起。”

    百耳淡淡嗯了声,微笑道:“我接受了。”语罢,牵着一脸愤怒的小穆绕过那兽人,继续往前走。

    兽人蒙了,等着他回来道歉的肖柯和那侬也傻眼了,连带周围看热闹的人脸上也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好一会儿,兽人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对方戏弄了,勃然大怒,迈步就要追上去算帐,却被悄无声息窜出来的诺挡住。

    “角,百耳是亚兽,不是兽人。”诺沉声警告。兽人欺负亚兽人,这是部落所不允许的。当初就算百耳的伴侣不喜欢他,也从来不会刻意冷待他。如果不是那场獠兽之祸,伴侣死了,他的日子就算没其他亚兽那样幸福,也不至于落魄到萧陌刚来时那样。

    名为角的兽人正满肚子的怒火,偏偏又不能真的把一只亚兽怎么样,诺的出现正好给了他一个发泄口。

    “三脚狼,你是要成为诺的守护?”他讥讽地问。

    守护,在兽人部落相当于亚兽亲人,伴侣,追求者的身份。如果亚兽得罪了兽人,兽人不会直接找亚兽麻烦,却能向该亚兽的守护挑战。

    诺微一犹豫,却没退却,昂首道:“是。”没有百耳,他和允还有穆或许已经饿死了,而今日狩猎一过,百耳还为他们挣回了早已失去的属于兽人应该拥有的尊敬,因此在百耳有麻烦的时候,他挺身而出是最理所当然不过的事。

    “我要向你挑战!”肯定的字眼刚一吐出,角立即接话,生怕对方反悔似的。

    周围的人群起了一阵骚动,毕竟一个健壮的兽人向一个残疾兽人挑战,这是闻所未闻的事,但若两者都是为了自己守护的亚兽,却又不是说不过去。只是终究还是有人觉得此举不够厚道,看角的目光不觉带上了不赞同。

    诺在对方提及守护的时候便想到了这样的结果,闻言并不意外,正要答应,却被听到他们话退回来的百耳抬手阻止了。

    “向诺挑战?”百耳笑问,看向角的目光中却带上了寒意。他是一个极护短的人,诺,允,还有穆是他到这里后走得最近的人,两次出猎,数次同食,相处时日虽然不多,但三人的品性让他生出结交之心,早已视他们为友。角此举明着欺诺腿残,他怎能不动怒?如果之前还因着对方的憨厚而只起了逗弄之心,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的话,那么现在对于这个兽人他已经完全没有了手下留情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