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3章 阵法
    “还挖坑吗?”允问。在他看来,陷阱连长角兽都能坑到,那么用这个防御野兽应该也能有不错的效果。

    “来不及了。”百耳摇头。“我先看看,你留在这里,有情况喊一声。”若论听力,他自问比不上兽人的耳朵,尤其还是眼盲的兽人。

    说完,以那几头长角兽为中心,他将四周的地势察看了一番,心里有了计较,于是喊过允,两人合力搬起一块块体积不小的石头放到他预先定下的位置。行军打仗总是离不开阵法,对此他略有研究,此时人手欠缺,只能借着周遭的环境,用石头配合原有的树木枯藤灌木布下一个简单的迷阵,虽没有杀伤性,但阻挡前来的野兽一段时间应该是可以的。可惜林子里石头有限,到得后面要跑出老远才能找到合适的,间中差点跟一头猬兽撞上。幸好猬兽行动缓慢,否则两人就麻烦了。在搬最后一块石头的时候,允突然停下,侧耳倾听了片刻,而后脸色微变。

    “坏了,是小耳兽。”

    百耳也凝神听了听,不过什么也没听到,他不知道允是怎么判断小耳兽的,但是却没有丝毫怀疑。两人加快了速度,在靠近布置迷阵的地点时,终于看到一头头黑褐色跟成年獒犬一般大小的尖头兽在林木间时隐时现,正往他们这边奔来,因为有树丛灌木遮挡,一时也辨不清数量有多少。

    “再快点。”百耳觉得额头上有汗流下。再看允,比他也好不了多少。

    因为加快了步子,允还不能太适应,脚下绊到一截埋在雪下的树根,踉跄了一下,两人抬着的石头登时落到地上,好险没砸到人脚。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眼睛瞎了……”允懊恼自责地捶打自己,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为了看不见而难受,他想如果自己没眼瞎,如果不是百耳为了照顾他放慢速度,两人早就布置完了,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急急慌慌。

    “脚有没有扭到?”百耳打断他,问。

    允愣了下,下意识地动了动脚,摇头,“没。”

    “那就继续。”眼看着小耳兽就要跑到近前,百耳哪里还有功夫听他废话。

    允因为自己的失误正愧疚得厉害,也没听出他的语气里并没有责备和嫌恶,老老实实地弯腰抬起石头,想要尽量走快点以弥补自己的过错。

    “稳着点,莫急。”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在他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百耳已开口叮嘱。

    听到他沉着的声音,允原本有些慌乱的心突然就冷静下来,嗯了声,果真放缓放稳了步子,务求不再出现刚才那样失足的状况。两人终于赶在小耳兽达到之前将最后一块石头放在阵眼的位置。

    迷阵布成。

    “如果你眼睛不瞎,也不会同我一道出来狩猎。若没有你,我也搬不了这些石头。你以为我一个人能猎到这些长角兽吗?”坐在一头长角兽身上,百耳突然道。因为搬石头耗费了太多力气,他的手现在正抖得连兽刺都握不住,更别说爬到树上去了,因此只能祈祷迷阵对这异界的野兽同样有用。

    他这句话没头没脑,允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接着自己开始的自责说的,一直闷闷的心情突然就开朗起来。他本不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否则在眼瞎以及尼雅离开后,只怕早消沉下去了,也不会在百耳找上门时还会答应跟他出来狩猎。他想活下去,还想活得好好的。正如百耳所说,如果他眼睛没瞎,他这时正享受着族里健壮兽人的待遇,根本不需要跟着一个被族人排斥的亚兽在雪季出来狩猎,所以完全没必要为此自责。这不过是一个事实而已。尤其是,他现在并不是一无是处,他还能出力气,还能提供自己丰富的狩猎经验,而不是躺在自己的帐篷里依靠着部落偶尔的一次施舍食物渡日,然后慢慢等死。

    “允,你上树……小耳兽不会爬树吧?”百耳看他神情显然是想开了,于是吩咐,而后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惊问。如果小耳兽会爬树,那么他们之前的这些布置不就白费了?思及此,他不由为自己的思维不够缜密而懊恼起来。

    允笑了起来,“放心,不会。”他虽然不知道百耳为什么要搬那么多石头,也不认为那几块石头就能挡住小耳兽,但是他没有别的办法,而且

    从百耳捕啮兔兽的手法以及之前为猎长角兽所做的那些布置以及最后的成果都让他对这个有些奇怪的亚兽怀疑越来越少,期待越来越多。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百耳在吩咐需要做什么时的从容不迫以及传递出来的强大自信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相信他。

    听到他的回答,百耳松了口气,于是又说了一遍让他上树,自己则慢慢地按摩着用力过度的手臂,心中苦笑不已。这个身体终究还是太弱了,如果没有允和诺的相助,他要捕到一头长角兽不知要花费多少倍的功夫。

    “我和你一起在下面吧。”允没听到百耳爬树的声音,于是道。在他看来,在危险面前,兽人照顾亚兽是天经地义的事,哪怕他只是个瞎眼的兽人。

    百耳怔了下,看向阵外,想了想,点头同意:“也好。”于是允化为兽形,立在他旁边严阵以待。

    这时已有几只小耳兽闯入了阵中。百耳看着它们时而跳上石头,时而在树隙藤缝间穿过,然后又在不知不觉中绕回了原路,心中不由松了口气,知道自己布的这个阵是有用的。

    又等了一会儿,所有小耳兽都进了阵,三三两两被分开困住,明明是在一个固定的范围里打转,它们却浑然不觉,还在按着自己认定的方向奔跑。看着近百头的小耳兽,百耳不得不庆幸自己想到了布阵的办法,否则就算再来几个兽人,也不是它们的对手。

    “允,如果只有一只小耳兽,你能对付吗?”他沉吟片刻,问。

    允不知他为什么问这个,但仍认真地思考了片刻,才回答:“能。”只是一头的话,他只要留心些,应该是没问题的。

    百耳笑了,停下按摩的动作,提起兽刺:“那好,你往左走七步,然后右转,走五步,那里有一只小耳兽。”趁这个时候小耳兽尚未反应过来,可以用各个击破的手法先解决一些,否则等阵法困不住它们,倒霉的可就是他们了。

    然而他话说完良久,允也没有动,就在他以为允是心中没底的时候,允才讷讷地问:“十步是多少?七步又是多少?”

    百耳脑袋一懵,半天才缓过神,只觉额角隐隐抽疼。他一直以为因为百耳被人排斥,又是亚兽,才不知数,哪里会想到竟然连身为兽人的允竟然也不知道,那么这是不是代表其实这里的人连最平常的计数都不知道?想到这个可能,他就觉得头大如斗。但现在并不是多想的时候,出手的时机一旦错过,到时他悔都来不及。

    “我带你过去。”他原本是想隐在暗处,这样既能纵观全局,也能在允需要的时候出手相助一二。但现在要让一个完全没接触过数的人听几遍就学会简单的计数,实在是不太可能,所以不得不打消开始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