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2章 捕猎
    次日,百耳,允和诺再次出猎。

    花了大半天功夫,在轮流放哨之余,三人在有长角兽出没痕迹的路上挖出了一个兽人那么高的坑来。坑里扔了一些棱角尖锐的石头,上面虚虚铺上枯枝烂叶,因为雪一直没停,没过多久,便被积雪遮掩住,与周遭难以区分。而后,诺和百耳又找了根长长的枯藤来,横埋在陷阱前的雪下,一端栓在树干上,另一端游离。准备工作做好后,诺便离开了。

    百耳让允上树,名为监听四周情况,其实是担心真有危险来时,允眼睛看不见,连逃都没法逃。而他自己则在下面将之前的布置又检查了一翻,以确保不会临时发生意想不到的状况,否则三人只怕要交待在这里。查无遗漏后,他便匍匐在了一棵树后,手中拉着藤索的另一头,用啮兔兽皮做的雪白披风盖在身上,将自己彻底隐藏起来。

    刚趴下没一会儿,耳中突然传来沙沙的声音,他一愣,循声望去。就见不远处原本是雪地的地方突然拱起一坨……一坨马车车轮大小的东西,那东西一会儿是球形,一会儿又变成了……圆柱状,然后像条虫一样,一拱一拱地,扑通一下掉进了被雪覆盖住的陷阱中。

    “百耳,没事吧?”允关切的声音从树上传下来。

    百耳有些愣神,直到允问第二次的时候才缓过劲来,蓦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站起身他往陷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将事情告诉了允。不管那是什么,陷阱必须尽快修复。

    “是软骨兽,不会主动攻击人,但是会喷毒液。”允有些诧异。

    百耳原本还在想着有那东西在下面垫着,就是长角兽摔进去也不会有什么损伤,正打算把它弄出来,听到允这样说,反而打消了这个想法。透过空洞看了眼下面软趴趴瘫成的一坨,也没管它是真死还是如开始那样装死,直接找了枯枝等物将破了的陷阱口重新封上,又洒了些雪粉上去,才回到原地依旧伏下。

    “软骨兽能跟着周围的环境变换身上的颜色,又能改变身体的形状,我们很难发现它。”允说。不知是否错觉,百耳觉得他的语气似乎有些兴奋。当然,这一丝猜测马上便得到了印证。

    “软骨兽的肉特别鲜美嫩滑,而且油脂多,吃过后很抗寒。可惜部落里很少有人能猎到它,我们真幸运。”允显然是太高兴了,话不免变得有些多。

    “看来就算捉不到长角兽,咱们今天也不算白来。”百耳也跟着说笑了两句,但心神却并没放松,双眼紧盯着诺离开的方向,耳朵却留意着四周的响动。

    允也是个老猎手,最初的兴奋后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有运气打到猎物,那也得有命享用才能作数,现在高兴还太早了些。

    两人没有再交谈,四周顿时安静下来,只有雪落簌簌声,以及偶尔响起的树枝被雪压断的卡嚓声。

    在百耳的感觉中似乎过了一个时辰,或者两个时辰那么久,哪怕身上裹着厚厚的皮毛,他仍被冻得浑身僵硬,必须时不时小动作地活动手脚,以免需要时动不了。就在他再一次揉搓手腕时,突然感到跪着的地皮隐隐有些颤动,同时间传来允的警示声。

    “来了。”

    百耳精神一振,重新趴下,用披风掩住黑发,手紧紧拽住藤条。

    颤动感越来越强,然后诺现出了身形。灰色的三条腿大狼在丛林间狼狈地跳跃着,很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一边逃还一边发出嗥叫,示意两人快藏起来。而在他身后不远处,一只成年水牛那么大的黑毛异兽渐渐现出全身,巨大的方形头颅,头顶一根足有三尺长的锋利长角,如果被挑中,估计没人能活,难怪之前百耳提议捕捉此物时,允和诺都有些犹豫。然而更要命的是,在那头长角兽后面,还跟着一群横冲直撞的长角兽,所到之处稍小一些的树木都撞断了。

    百耳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对允说了句:“别下来。”另一只手却攫紧了兽刺。

    虽然逃得仓惶,诺还是没忘记之前挖的陷阱,径直往这边奔来,在他看来怎么都能拦那些长角兽一拦,为他争取逃命的机会。

    当他纵身跃过陷阱时,长角兽已追至近前,百耳蓦然拽起长藤,迅速绕上身前的大树,还没来得及绑上,就感觉到一股大力冲来,让他手中的长藤滑出一截,几乎抓握不住,然后是扑通一声重物砸落地上的声响,直震得地面似乎都晃了两晃。他顾不得去看成果,忍住手心火辣辣的疼痛咬牙拽紧藤索,迅速缠绕两圈,打结,然后飞快地退向不远处的另一株大树,利落地爬上去。就听到扑通扑通数声,伴随着急促尖锐的嗥叫声,仿佛经历了一场为时不短的地龙翻身,整个大地都在震颤。

    百耳从树上看下去,不由目瞪口呆。原来绑着的那根藤索不知什么时候已绷断,但是急冲而至的长角兽因为刹不住势头,前面的被后面撞,后面的被前面绊,直跌得积雪四溅,黑压压乱成一团,场面滑稽之极。只有几头落在最后面的还能站着,但也被这混乱的场面吓得在旁边团团打转,最后一声长叫后不顾同伴逃之夭夭。

    百耳没有动,看着下面跌倒的长角兽有好几头挣扎着站了起来,用长角拱了拱身边的同伴,见弄不起来,悲鸣之后便也逐一离开了。下面还剩下几头摔得比较厉害,不是断腿无法行走,就是在摔倒中被同伴长角无意刺破肚子奄奄一息的。百耳数了一下,发现竟然有六头之多。

    “百耳。”身后传来响动,百耳回头,发现诺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也爬到了他所在的这棵树上,灰褐色的瞳眸里是满满的兴奋,哪里还有之前的惊慌。

    “没受伤吧?”

    “没有。”诺摇头,然后看向下面的长角兽,“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见到百耳想的办法有这么大的收获,他下意识地征询起对方的意思来。

    百耳沉吟了一下,才道:“这么多我们弄不回去。你回去叫些人来帮忙,我和允守在这里。”三人中只有诺速度最快,跑腿的事他自然是当仁不让。至于这些长角兽,不分给部落是不可能的。

    “但是,血腥味恐怕会引来凶兽,你们……”诺有些担心。

    “这我来想办法,你快去快回。”百耳抬眼看了下四周,确定暂时没有危险之后,便往树下滑去,同时招呼另外一棵树上的允也下来。

    诺知道以他们三人之力,顶多也只能抬回一头长角兽,而剩下那些,只怕就要便宜那些饥饿的野兽了。对于一个长期吃不饱的兽人来说,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的。于是,他不再多说,撒腿就往部落跑去。

    而瞎眼的允虽然能感觉到之前的混乱,但是却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等从百耳那里得知具体的情况后,不由仰天一阵长啸,而后哈哈大笑起来,只觉瞎眼之后的满腔悲郁窝囊终于散了个干净。事实证明,他并不是一个废物,他还能捕猎,哪怕他在这其中只帮着挖了个坑,放了会儿哨。就算是全部落的健壮兽人来了,一次也不可能捕获这么多的长角兽。

    百耳能够体会他的心情,哪怕明知他这样的举动容易引来危险,却并没阻止,等他稍稍平静下来之后,才说:“我们要在这周围再做一些布置才行,否则野兽来,我们两人肯定抵挡不住。”

    至于那六头尚未断气的长角兽,百耳走上去,一个补了一兽刺,全部扎在气管上。没流多少血,气味也不算浓,且有几头肚子是被戳破的,所以遮不遮掩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