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1章 小兽人穆
    百耳回到帐篷,生起火,烧热水将之前没来得及收拾的锅碗洗了。头皮一阵阵发痒,让他很有冲动再烧锅水将自己刷洗干净,奈何连盆都没有一个,总不能就着煮食吃的锅洗头洗澡,加上这样冷的天气,他可不想染上风寒,于是只能继续忍耐。用一小块兽皮沾着小头骨锅里的水草草擦拭了下脸手脖子,便算是清洁过,然后拿起梳子使劲地刮了几下头皮,才勉强将那种痒止住。

    费了好一番功夫将乱蓬蓬的头发梳抻,头顶挽髻,木棍固定,百耳觉得手上似乎都沾染上了一层油垢,至于那梳子,他都不好意思去看了。

    洗手,洗梳子,等一切都弄完,在火坑里加了一大坨木圪瘩,他开始每日一行的打坐练功,直到收功依然没有气感。这是意料中的事,他倒也不气馁。

    之后几日,百耳都在想办法将自己破烂的帐篷补得更严实一些,只可惜皮子有限,补了东边补不了西边,到最后还是漏风漏得厉害,他不耐烦起来,便扔到了一边懒得再弄。第三日上,诺让穆将硝好的啮兔兽皮送了来。那时百耳正在练功,一杆木枪舞得虎虎生风,积雪四扬。直看得穆热血沸腾,嗷的一声化成半大的花豹,扑了过去。

    百耳动作只是稍一迟滞,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有意逗弄小豹子,他的□□时而如蛟龙出海,浩浩炀炀,时而如灵蛇出洞,幻影无踪,但无论小豹子怎么扑腾,都不能靠近他,反而每一下都被扎到爪子,直急得嗷嗷直叫。半个时辰之后,他哈哈一笑,□□一挑,虚虚点在小豹子的咽喉下,吓得它不敢再动弹,结束了这场临时起意的过招。

    百耳手腕翻转,收回木棍。威胁一去,穆这时才觉出四肢发软,再撑不住,啪地一下扑在了地上。

    “不错。”百耳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头,丝毫不掩心中赞赏。明知打不过,却不退却,不气馁,在这样的年龄实在难得。

    穆趴那儿没有动,只呲了呲牙,也不知是在恼怒还是在笑。

    “来做什么?”百耳拽了拽它脖子上的皮,笑问。“我记得应是明日才出去打猎。”

    他这一问,穆登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也顾不得累,腾地一下化成人形冲向那块被扔在地上的啮兔兽皮,先捡起拿给百耳,这才又回转将因化兽形而掉落地上的兽皮捡起穿上。

    “诺硝好了,让我给你送来。”

    百耳摸了摸,只觉柔软厚暖,十分舒服,不觉露出欢喜的神色。“诺这皮子硝得真不错。”

    “那是当然了,不然他怎么敢主动说要帮你做。”仿佛被夸奖的是自己,穆扬起下巴,得意洋洋地说。

    看向他仍红扑扑的小脸,百耳失笑,“进来吧,穆,在我这里用早膳……吃早饭。”他已发现自己的言语用辞跟这里很有些不同,正在尝试改变自己的说话方式,以免显得太过突兀,但仍时不时会冒出一两个以前的习惯用语。

    “今天又不去打猎,为什么要吃早饭?”穆跟在他身后,不解地问。

    “你家不吃?”百耳生起火,捧了一些雪进小的那个骨锅里,准备烧化了洗手。闻问,有些莫名其妙。

    “不做事的时候,我家一天就吃一顿。”穆说,看他的神色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怕百耳不信,还补上了一句:“其他家也是。”

    百耳烧火的动作顿了一下。自猎到啮兔兽,又有苦紫麻根之后,他就是一日三顿,在旁人眼中怕是十分奢侈了。当然,他也只是意识到这个事实而已,并没有反省又或者从众的意思。这个身体因为流产以及之前的挨饿本就亏损得厉害,他可不想一直这样下去。

    “百耳,我看看你的棍子行吗?”穆的心思也不在早饭上,他目光火热地看着百耳放到一旁的木枪,想到就是这么一根木棍子打得自己手忙脚乱,就觉得不可思议。

    “嗯。”雪一化,百耳就将小骨锅端了下来,放上大骨锅。

    他声音刚落,穆就扑了过去,一把捞起木棍,小心翼翼地研究起来。

    食物只有那两种,百耳又是个不会做饭的,因此还是削了苦紫麻根,加兔兽肉炖煮。等都切好放进去之后,他便空闲了下来,回头看到穆正专心致志地拿着他的木枪比划,便没打扰他,而是拿过那块雪白的兔兽皮来,琢磨着怎么做出件披风来。

    “百耳,这个……百耳,你的头发……”玩了半天,穆也没看出那棍子除了一头比较尖外,有什么特别,抬头正想问百耳,却蓦然发现百耳的头发竟不再像以前那样乱蓬蓬地披散着,而是整整齐齐地在头顶束了一个包包,上面还插着根细木棍。很奇怪,但也很好看,不由惊叫起来。

    “怎么?”百耳头也不抬,只是拿着啮兔兽皮在身上比划着,看要不要裁一些下来做别的用处。

    雪白的皮毛,衬着他沉凝的气质,穆不由看呆了。好一会儿,才讷讷地说:“百耳,你真好看。”

    没想到他会冒出这么一句话,百耳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扬眼看向他,“是么?”话中明摆着不信,但也并没有羞恼。他还是萧陌的时候,自然是好看的,曾惹不少贵女倾心,哪怕已过而立之年,仍有十四五岁花朵儿一般的小丫头争抢着嫁给他当续弦。幸好他坚持不肯再娶,否则只怕要害了人家姑娘。而要说百耳这个身体好看,他却不信,毕竟原主有关过去的记忆实在是太过悲惨,有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容貌造成的。当然,到了他这个年龄,又在生死间走过一遭,长相美丑早已不放在心上。因此,对于穆的话也只是一笑而过。

    “真的。”穆却重重点了点头,一脸的认真。

    百耳大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小家伙,你也很好看。”

    穆脸唰地一下红了,神色有些忸怩,过了好一会儿百耳已转身去做事了才恢复正常,终于想起自己之前的问题,“百耳,你的头发是你昨天做的那个梳子弄的吗?”他记得当时百耳说过做梳子是用来梳头发的。

    “嗯。”百耳知道这小豹子好奇心很重,也不等他要求,直接找出梳子扔给他。

    “百耳,这个怎么用?”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穆问。

    百耳从他手中拿过梳子,看了眼小家伙寸许长的短发,再次失笑,“这个你用不上。”虽是这样说,他还是用梳子在手中长毛兽皮上示范性地梳了两下。

    穆恍然大悟,拿起梳子学着百耳的样子在自己头上别扭地比划起来,只可惜他的头发实在是太短,除了觉得梳齿划过头皮有点疼有点酥麻外,并没有更多新奇的感觉,几下后便没了兴趣,注意力又回到了木棍上面。

    “百耳,这根棍子在你手里怎么变得那么厉害?”他虽然还没长大,但是终究是兽人,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胜过了亚兽,像今天这样被一只亚兽压着打的情况是从来没出现过的。

    “只是些花把式,打猎用不上。”百耳笑道,他很清楚,在面对野兽时,最简单直接的招式才最管用。他这套枪法上阵杀敌不错,但在林子里却施展不开,何况还只是木制的。之所以每日勤练不辍,只不过是想将这具身体锻炼得更坚韧灵活,早日达到上一世的状态。

    “那我以后还能来看你……”穆空着手模仿了两下百耳舞枪的姿势,满眼期待地问:“还能来看吗?”

    “当然。”百耳微笑,心想看来不管是哪里的小子,对于武功都是一样的感兴趣。

    见他答应,阿穆的眼睛登时变得晶亮,恨不得这就推着他出去再练两趟。虽然没敢,但之后好一段日子都早早跑过来看百耳练功,自己也跟着在旁边瞎比划,直到百耳答应教他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