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0章 族巫疗伤
    “小耳兽什么部位最脆弱?”见他们终于不再苍蝇逐臭一样盯着自己几人,百耳这才开口询问。他没办法像其他人一样将自己的性命完全托付给数量并不多的兽人,所以对于袭击部落的小耳兽自然需要更多的了解。

    “小耳兽只有我们成年兽人兽形一半的大小,速度很快,牙尖爪利,喜欢咬猎物的脖子,常常是几个甚至十几个攻击同一个目标,基本上不会落单。但是小耳兽的腰很细,肚下柔软无毛,对上时只要咬断它们的腰或者抓破它们的肚子,它们就没用了。”允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回答毫无保留,连没问的也说了。

    “小耳兽的鼻子和耳朵都很灵敏,想偷袭它们并不容易。”寡言少语的诺补充了一句,显然也是看出了百耳的打算。

    百耳沉默了片刻,再问:“小耳兽怕火吗?”

    “怕,但是我们不可能一直烧着火,没那么多柴,这次烧完了,下次怎么办?而且小耳兽很有耐性,可以守着猎物很长时间不动,直到它们认为最好的攻击时间到来。”允说。

    百耳不由默默思索,若自己遇到小耳兽当如何,结果是无计可施,尸骨无存,除非他内功有所成,或还有一拼之力。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没了那些带着恶意的戏笑,都自在了起来。帐篷正中心火坑里烧着火,加上人又多,排除空气有些闷浊外,这倒是百耳来此地后感觉最暖和的时候。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远传来一声兽啸,外面守卫着的兽人应和了两声,帐篷内的亚兽都欢呼起来,直到允提起装食物的兽皮袋,而诺化成狼形,百耳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是小耳兽已经被赶退了。

    就在这时,一个长着一头猬针样短发,身形高大健壮披着张兽皮的青年兽人走了进来,引得不少亚兽倾慕地看过去,但他却只是目光在帐篷里扫了一圈,便径直走向坐在火堆旁边的那侬,对于旁人是看也不看一眼。

    百耳认出那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图,只不过当时他是兽形。图是部落第一勇士,在亚兽中自然很受欢迎,但他喜欢的是那侬,别的亚兽只能羡慕嫉妒了,而更让他们郁闷的是,追求那侬的兽人很多,一直到现在,那侬都没有做出选择,图只是比较有希望而已。

    “那侬,我送你们回去。”在众目睽睽之下,图一点也不拘禁,大大方方地表明意图。

    那侬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殷勤,只是神色淡淡地问了几句外面的情况,便挽着自己的阿帕由图护送着在众人之先离开了帐篷。之后又陆陆续续有兽人来接自己的伴侣孩子和喜欢的亚兽,直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百耳几人才离开。

    在经过部落中心被雪覆盖的空地时,百耳注意到有很多人围在那里,他只是略一迟疑,穆已开口:“族巫在给受伤的兽人治疗,咱们也去看看吧。”

    百耳习惯性地翻了翻记忆,但是原主与此有关的记忆很模糊,显是被人排斥得太过,以至性子孤僻,连这样的事情也远着。暗自叹了口气,忍住侵体的寒意,跟在了穆的后面。谁都有个三灾六病,又是需要自己进山去打猎觅食,难保不受伤,多了解一下这里的疗伤方式还是有必要的。

    见到百耳,许多人都纷纷避让,排斥之意明显,竟是空出好大一块地方。百耳以往身份不一般,除了近身护卫外,大都会与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因此就算明知是不被人待见,也不以为意,反而乐得不用跟人挤。

    空地中间,或躺或站着二三十个兽人,有的是兽形,有的是人形,大都挂着彩,其中还有几个匍匐在地没有动静,也不知是生是死。一个看不出具体年龄,脸上涂着彩色诡异图案的干枯老兽人手拿一个有着黑色双角的奇怪兽头骨手杖,正围着一堆篝火跳着奇怪的舞步,嘴里跟念咒似的吟唱着什么。

    “你确定他这是在治疗?”仔细看了一眼那些受伤的兽人,发现他们身上的伤口并没处理过,但因为天冷,已被冻住,并没再流血,百耳压低声音不解地问站在旁边的穆。这样冷的天气,不赶紧止血上药保暖,伤处的肌肤不会冻坏难以痊愈?

    “嗯。”穆脸上神色肃穆,如同其他人一样。

    “天气热的时候也是这样?”百耳又问。

    “是啊。”穆似乎发觉百耳的问题很奇怪,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百耳,你怎么了,族巫他哪次不是这样给伤者治疗的?”也许是他说话的声音太大,也许是两人态度散漫,瞬间引来了不少愤怒厌恶的目光。

    百耳摸了摸鼻子,不敢再说话。他想,这里什么都跟以前的不一样,连男人都能生孩子,治伤方式不同大约也是有的,因此分外留心起来,以免以后抓瞎。

    族巫又跳又唱了一会儿,最后拿了一块瓷白色的骨状物扔进火里,等烧得焦黑之后,捡出来用石刀将其刮成粉末放到陶罐中,加入雪放到火上煮。而那些受伤兽人的亲人和朋友已拿来了碗,等着分药。百耳发现,似乎只有自己最穷,家里连一个像样的容器都没有。

    雪水融化,陶罐上升起腾腾白雾,族巫端下火,嘴里念念有辞,尖长的指甲在手腕上一划,鲜红的血涌出,滴进罐中。但因为天气寒冷,片刻便凝住了,他如是又划了三次,才停下。用手杖一端在罐中搅了搅,便开始分给受兽伤的兽人。

    百耳打了个寒战,只觉胃中一阵翻搅,心中有很多疑问,但是场合不对,不便询问,只能忍下。看着那些兽人们喝完药,看着一个前腿折断的兽人自己咬掉断腿,便各自散了,那些伤口连最简单的处理都没做,他有些懵,直到跟着穆他们走到自己帐篷前面才回过神来。

    “这样就好了?”

    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允三人都有些茫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我是说,族巫就是这样疗伤的?不用再清理伤口,上药包扎?”百耳看到穆迷惑的眼神,忙补充道,心里却在揣测难道是那白色的东西或者族巫的血有着神奇疗效,所以伤者才不用特别照料?

    “清理伤口?上药包扎?”允停下步子,不解地侧了侧耳,似乎是想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但在百耳确定的嗯声后,才说:“我们兽人自己会用舌头清理伤口,这个不用族巫做,至于上药包扎……是什么意思?百耳,你从哪里听来的?”

    “是啊,百耳,你怎么总问些奇怪的问题?”穆插嘴。

    百耳窒了一下,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不是原来的百耳吧?好在他以前在官场上虚与委蛇惯了,真真假假的话说了不少,并不会被这几句问话难倒。

    “我想伤口如果敷上止血的草药,然后用兽皮裹住,应该会好得快些……以前一直没看过族巫给受伤的人疗伤,所以……”他没说完,但允他们都清楚他以前的处境,话到此,便不用多做解释了。

    “这个时候没有草药。”允沉默了一下,“而且就算有草药的时候,族巫也是煮了后给受伤的人喝下去,不会涂在伤口上。涂在伤口上,怎么会有用?而且伤口如果用兽皮裹上,会烂得快,不容易好。”显然,他们也是用兽皮包裹伤口过的,只是效果太坏,便被舍弃了。

    百耳哑然,无法反驳。他不是大夫,只是因为常年在战场上,受伤是家常便饭的事,所以对于处理伤口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但是这里的条件实在是……他暂时还不敢武断地认定是这里太过落后,连草药外用都不知道,只能猜测也许是他们有着自己特有的治疗方式。而他,需要尽快弄清楚。

    “那块白色的东西是何物?有何作用?”

    “是腾云兽的翼骨,可以给人以力量。”回答的依然是允,“族巫的血,里面有着最强兽人的生命力。”似乎猜到百耳后面会问的问题,他直接就说了。

    “你们都喝过?”百耳十分意外,觉得那罐药的用途真抽象,乍听却又似乎有那么一些些道理。

    “嗯。”

    “疗伤效果是否很好?”这才是他最关心的事。

    允迟疑了一下,“当然……”如果不好,族巫为什么给他们喝?

    “没什么用处。”诺突然插了句。

    “诺!”允喝住他。

    “你真觉得有用?”诺反问,“如果有用,你的眼睛明明……”

    “够了,别再说了!”允语气变得严厉,同时转开话题:“百耳,东西你收好,我们回去了。”说着,将手中兽皮包递给茫然听着他们说话的穆:“穆,你帮百耳提进去。”

    穆哦了声,接过那包东西就钻进了面前破烂的帐篷。

    从两人的对话中,百耳隐隐感觉到这其中恐怕有着什么忌讳,于是顺着允的意思换了别的话题:“你们家里的食物可以吃多久?”坐吃山空,有的事不得不早做打算。

    见他不再继续之前的话题,允明显松了口气,笑道:“穆去挖了很多苦紫麻根,应该能撑一段时间。”

    百耳沉吟片刻,“我想过两日进林子,你们去不去?”捕猎也要看运气的,总不能等到食物告罄的时候,才饿着肚子去吧。

    允愣了下,才笑道:“之前我们说好的,你如果去,我们自然也去。”他只是没想到在还有食物的时候,这个亚兽还愿意去冒险而已。百耳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又或者说,他们以前从来就没有了解过他。

    当下几人约定了进山的时间,便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