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8章 部落防御
    允父子很快就来了,还多带了一个诺。诺还是保持着兽形,毕竟是缺了一条后腿,化成人形不便行走。

    百耳看到他,也不意外,只是觉得自己这帐篷着实小了些。等天气暖和起来,也许可以考虑一下建栋敞亮结实的屋子出来。

    穆将手里提的一大块啮兔肉递给百耳,说:“这是诺的。”又从父亲手中拿过另外一块更大的,“这是我和阿父的。”

    百耳早就看见他们手中提着的东西了,此时见状也不客气,直接拿过来用雪搓洗过,切成巴掌大一块的,便用盐腌上了,末了还不忘说一句:“下次不用带肉,带些盐过来,我这儿盐不够了。”几人其实也只是合作过一次,算不上有多深厚的感情,但是兽人性格单纯憨直,他自然用不着婉转矫情。这种说话行事不必步步算计的日子,实在是让人觉得很畅快。

    “我去拿。”诺听风就是雨,便要转身去拿盐,被百耳赶紧拦住了。

    “还够几顿的,不急在这会儿。”

    诺确定他说的是事实后,这才找了个地方趴下,干巴巴地等饭吃。

    对于烤肉,百耳算是驾轻就熟,以往入山打猎又或者行军野宿的时候,没少吃过烤肉,兴致来了也会动动手,因此相较于炖煮,他对于烤炙食物更在行一些。只可惜这里除了盐外,没有别的调料,便是技术再好也弄不出更好的味来,能够把肉块烤得外焦里嫩就不错了。好在三个大小兽人都不挑嘴,百耳则是早就有了不能挑的觉悟,他若挑的话,这里只怕找不到他能吃的东西。

    “雪季大概还有多久才会结束?”原主与计数有关的记忆都是一团混乱,百耳不得不问兽人。

    “这个雪季比上个雪季冷。如果跟上个雪季一样的话,那么已经过去一半了。”回答的是里面年纪最大的允。允正抓着一块烤肉在嚼,另外一只手端着汤,看上去吃得很满足。

    一半是多少天?百耳有些茫然,怎么也无法根据原主脑海中的印象推算出天数,又不好再问,再问就要漏陷了。不过不急,这事他以后有的是机会弄清楚。

    “这个时候的野兽最凶猛,基本上都是饿的。上次百耳你进山只遇到一只啮兔兽,实在是运气很好。以往雪季,也有食物不够吃的时候,我们不得不进山捕猎,经常会有兽人回不来。”大约是被挑起了谈兴,允不自觉说起了一些狩猎的事,“诺的腿就是在上上次雪季里没的。”说着,他伸腿踢了踢正埋头苦吃的灰狼,就算眼睛看不见,仍然一踢一个准。

    诺只是意思意思地往旁边挪了挪,对于他的话不予回应。允也不在意,继续他的经验之谈。

    “因为找不到吃的,那些野兽总喜欢往部落附近跑,所以就算下大雪,兽人也要值守,以防野兽闯进部落。”说到这,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这些是部落里人人都知道的,不由老脸一红,低下头喝了两口汤后,才又说起百耳那日提过的事。

    “雪季里有很多野兽都藏了起来,只有皮毛厚不怕冷的还会在外面觅食,就像你捕到的啮兔兽,还有浑身长着刺的猬兽,能在天空飞翔的枭兽,以及成群出没的小耳兽。獠兽也有,但它们大部分都在雪季来临之前迁移到了暖和的地方。最可怕的是小耳兽,别看它们体型小,但是一次出现就是一大群,最喜欢攻击部落,如果在山林里被它们盯上,是没有兽人能够逃脱的。”

    “就没有对付它们的办法?”允对小耳兽的描述让百耳想到狼群,神色不由凝重起来,因为他清楚地记得部落周围除了有兽人看守放哨外,并没有设任何防御工事,如果那小耳兽真如允说的那样厉害的话,那么要侵入部落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

    “兽人能够轻易杀死一只小耳兽,但是对着一群,就只能逃命了。”允无奈地摊了摊手,穆注意到他烤肉已经吃完了,于是又塞了块在他手中。

    也就是说蚁多咬死象了。百耳沉吟,努力在脑海中搜索有关小耳兽的资料,而后发现原主真是一个不大管事的人,明明记忆中有小耳兽袭击部落的印象,却怎么也不能回忆起小耳兽的样子。也不知是这里的亚兽都这样,还是独独原主如此。

    “为什么不用石头或者木头将部落围起来?”他随口问了句。要按他扎营守城的习惯,一般营地城池周围都要清出一大片空地来,不留草木,挖壕沟和护城河,那样无论敌人想要火攻还是偷袭都不容易。而这个部落周围却密密麻麻长满了树,又没有坚固高大的城墙防御,就算有人值守,想要攻进来也不是件难事。

    其实自来到此地后,百耳就对这里的情况十分疑惑,无论是食物分配方式还是部落管理,甚至是衣食住行都像是未开化的蛮人那样。按说以这里兽人的能力,就算无法达到大晋的繁盛,也不该像这样窘迫被动才是。这让他不免想到传说中提到过的穴居生食衣兽皮的上古时期。

    闻言,一直沉默吃东西的诺抬头看了他一眼,显然没明白他的意思。

    “用石头把部落围起来?”允也是一头雾水,“怎么围?”

    百耳大致将围墙栅栏的意思解释了遍。

    “石头太重,弄不回来,也没那么多石头。”允听明白了,觉得这个想法似乎很不错,但是做起来很费功夫。“树也不好砍,兽人们要去打猎,没有时间来做,其他人没有力气。”

    百耳无声地叹口气,这里什么都缺,其实最缺的还是人手。他所在的这个叫黑河的部落,能够捕猎的强壮兽人绝不会超过一百,加上亚兽以及其他老幼残,能有三百人就了不起了。而打猎时,这些兽人还不能全部出动,需要留下部分守护部落。靠几十人打猎养三百来人,食物不够也就能够理解了,哪里还有精力来修筑防御墙?

    “其实也可以用土筑……”他低喃了句,又觉得没什么意思,在这样的天气土地已经被冻硬了,别说没工具,就是有,挖起来也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正说话间,突然远远传来一声虎啸。

    正埋首碗里的诺抬起头,允和穆都放下碗站了起来。

    紧接着又是几声兽嗥,一声比一声急促,也分辨不出是什么发出的。

    百耳心中一跳,莫名而来的危险感觉让他下意识地抓住了摆在不远处的兽刺,脑海中则急速翻找着原主的记忆。

    “小耳兽来了。”允开口,神色沉着。

    没想到说什么来什么。百耳皱眉,却并不慌张。遭遇敌袭的场面他经历得太多了,越危急的时刻反而越冷静。

    “我们要怎么做?”他沉着地问,兽刺倒提手中。这处只有帐篷,根本不可能挡住野兽的攻击,在他看来,除去拼了外别无其它选择。

    诺看了他一眼,眼中神色奇怪。允也顿了一下,才说:“将食物都收好,去族巫的帐篷,那里会有兽人专门保护。”

    经他一提,百耳蓦然反应过来,原主的记忆中是有这么一段的,但凡遭遇外敌袭击,无抵抗能力的老弱病残以及亚兽都会汇聚到族巫的帐篷里避难,只是他素来没有藏于人后的经历,所以自然而然忽略了。现下情况不明,加上他武功已失,自然不会冒冒然冲出去添乱子。

    当下,他拿起一张兽皮来,开始收拾东西。而穆也化为兽形跟诺一前一后冲了出去,赶回自家的帐篷。允却没走,又坐回了原处。

    百耳将冻硬的啮兔兽肉扔到兽皮上,看到一堆紫黑丑陋的瘌痢果,犹豫了下,问允:“这些瘌……苦紫麻根不用收了吧。”一般凶猛的野兽似乎是不吃素的。

    “收。”允摸到自己没吃完的碗,端起来几大口解决掉里面的东西,“在这大冷的天,小耳兽找不到食物,什么东西都吃。它们来袭击我们部落,就是为了我们储藏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