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7章 初见亚兽
    “怎的给我送这许多?”看了眼地上那一大堆足够他吃上十天半月的苦紫麻根,有些莫名其妙,就算是还礼,也用不了这么多吧。

    “因为是你发现它能吃呀,我挖了好多,可以很久不饿肚子了。”穆很兴奋,一扫那夜初见时的沉默,不过也有可能当时是饿得没力气说话了。“百耳,你在做什么?”

    百耳手中的梳子已经快要成型了,闻问,抬头看了眼穆只有寸许长的短发,突然想到化成人型的允头发似乎也是这样短,再挖出原主记忆,才明白这里兽人的头发都很短,最长也不会超过颈项,心中顿时羡慕不已。

    “梳子。用来梳头发。”他淡淡解释。

    “为什么要梳头发?”

    穆觉得百耳总是在做些奇奇怪怪的事。而百耳则觉得这孩子好奇心真重。

    “因为……”他迟疑了下,才找到一个自己觉得比较有说服力的理由:“头发太乱,不舒服,还挡眼睛。”

    “大家都是这样的啊。你怎么想出这样奇怪的梳子来的?它能把头发梳……梳成什么样?”穆还是不明白。

    百耳只觉额角隐隐抽痛,他自认为耐性还不错,但是面对这样的问题,实在是有种让人想撞墙的冲动,即便他的面部表情其实没有太大变化。

    “待我做好,再教你怎么用吧。”想了想,他这样回答,倒是没有不耐烦。

    “可以吗?”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有些小心翼翼,有些激动。

    “然。”百耳习惯地回了句,而后反应过来,扬眼果然看到穆眼中的疑惑,不由暗自叹口气,补了句:“可以。”

    穆格格笑了起来,兴奋地在本来就不大的帐篷里跪着爬过来爬过去,百耳自然由得他,只要他不再问一些让人头疼的问题就好。哪知没安静一会儿,穆又说话了。

    “百耳……”

    百耳只觉头皮一紧,就在此时,帐篷外面同时响起另一个喊他的声音。他不由暗自松口气,将梳子放到一边,起身掀起兽皮走了出去。

    外面站着三个裹着兽皮的亚兽人,身体修长,没有兽人的强壮结实,样子都还算得上清秀,跟百耳一样顶着乱蓬蓬的头发,只有一个眉眼特别俊秀,头发也整理得顺顺的,披着褐红色的毛皮。百耳不由多看了两眼,登时忆起此人是谁。

    那侬。部族里第一美……人。在男与女两个字间打了个转,百耳最终选择了一个模糊的字眼。原主有关那侬的记忆大多都是如何受兽人追捧,如何会用饰品装扮自己,以及言行举止都是多么的赏心悦目,原主对他的嫉妒和羡慕,甚至还偷偷模仿过,等等,百耳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只抓到了一点,那就是当初獠兽攻击部落时,原主的伴侣就是为了救眼前这个亚兽而死的,但是在原主被众人诬蔑的时候,这个美人并没有站出来说明当时的情况。可以说,原主会落到他来时那样的凄凉境地,有很大部分是那侬间接造成的。

    弄清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百耳目光微冷,不再看那个亚兽一眼。他生活的地方,比这个更卑劣污秽的事比比皆是,因而对此并不是不能接受,他只是看不上这种人而已。且在他看惯美色的眼中,这样的颜色还真算不上什么。

    几个亚兽在看到百耳奇怪的穿着时都怔了一下,那侬眼中更是闪过奇特的光芒。

    “百耳,你知道苦紫麻根能吃,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族长和其他人?大家如果在雪季到来前能多挖一些,那样食物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够。”为首一个亚兽人面色不太好地问,显然已吃过煮熟的苦紫麻根,并对其能助部落熬过雪季是极为肯定的。

    这是兴师问罪来了?百耳扬了扬眉,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不想说。”他淡淡道,解都懒得解释。

    此话一出,三个亚兽人都变了色,显然他们还没遇到过像百耳这样的人,一时都哑了声,过了片刻,还是那侬先反应过来,他皱起眉:“百耳,你该知道,如果都像你这样,兽人们也不再为部落打猎,那么我们不是都要饿死了。”

    百耳没理他,但是这一番话却让另外两个亚兽醒过神来,瞬时气得脸通红,也许在他们心中还没有自私这个词,而百耳显然让他们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两个词所代表的感觉。

    “如果百耳你是因为这个理由而不告诉大家的话,那么以后你都不能再从部落里分到食物。”为首的那亚兽义正词严地大声宣布。看来这才是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

    “随便……”百耳唇角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他记得自来到这古怪的地方后,便再没从部落里拿到一点食物。只是话尚未说完,旁边突然窜出一个小身影。

    “百耳也是才知道苦紫麻能吃的!”穆站在百耳旁边,着急地为他辩解。

    百耳有些惊讶地看着小兽人激动的样子,终于知道原主对允另眼相看不是没道理的。

    “穆你怎么在这里?”另外一个一直没说话的亚兽人出了声,看上去似乎有些不高兴。

    穆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努力想要让他们相信百耳自己说的话,“如果百耳早就知道苦紫麻根能吃,为什么他一点也没准备,被饿得要去捉多刺怪吃……”

    百耳可没习惯向别人显摆自己的苦难史,伸手一把捂住穆的嘴,另一只手则对三个不速之客挥了挥,道:“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一边说,一边勾着吱吱唔唔的小兽人进了帐篷。

    三个亚兽人面面相觑,无法相信自己就这样被扔在这儿了。

    “百耳,你为什么不让我说,他们三个可是负责分配你们亚兽人食物的。他们如果说以后都不分食物给你的话,那么过了雪季,就算食物足够,你也不能分到的。”穆好不容易挣脱百耳的手,也不知是急的还是羞的,已隐隐露出兽人粗犷轮廓的小脸涨得通红。

    百耳静静看着他,直到看得暴躁的小兽安静下来,才露出一个浅淡却不失矜傲的微笑,“我有双手,为何不能养活自己?”连自己都养不活,又何为男儿?哪怕这是一个他完全不熟悉的怪异世界,哪怕这里有着奇奇怪怪的凶猛野兽和植物,他相信只要善用自己的智慧以及双手,不说像以前那样锦衣玉食,生存下去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为他无意间流露出的气度所慑,而后又被他话中的意思激起满腔的豪气,穆的眼睛瞬间变得晶亮。

    “百耳,就算他们不给你食物,等我能打猎了,我就多打一些,然后分给你。那样百耳就不用再吃多刺怪了。”他大声说。

    百耳侧了侧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兽人突然变得这样亲近他,但仍然笑了,“那可好极,穆要快点长大啊,百耳就依靠你了。”说话间,他手中梳子已做好,便拿了兽皮仔细地打磨光滑。

    在小兽人成长到能猎捕食物之前,他们在部落中都属于地位低下的弱者,只比老残一类好些,在恶劣的环境下,随时都有夭折的可能,没有人会对他们寄予太大的希望,直到他们足够强壮。因此百耳的态度大大地激励了穆,让他颇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感觉,恨不得马上就证明给对方看。

    “好!”他答得郑重无比,就像宣誓一般。停了下,又说了句:“百耳,咱们一定都能度过这个雪季的。”虽然年纪还小,但是他感觉得出这个雪季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艰难,更清楚如果要实现承诺的话,必然要先在这次雪季中活下去。

    百耳嗯了声,看他认真的样子,心中有些感动,又有些心酸,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那小少年的头。大晋虽然外敌环伺,但内政清明,百姓安居,像兽人部落这般穷困的便是在土地贫瘠的北塞之地也难以见到。他转生到此地,也说不清倒底是幸运还是不幸运。不过能多得一条命,总是好的。

    “百耳,你的梳……梳子做好了吗?”穆被摸得有些不好意思,别扭地转移了话题。

    百耳将磨了两下的梳子递给他,看他接过好奇地把玩起来,便起身去做晚饭。他做饭也就那两手,将啮兔兽切一块排骨下来,垛成块丢进锅里加水煮,然后削几个苦紫麻根也扔进去,再加些盐就差不多了。至于在水沸之前撇血沫什么的,那是肯定不知道的。于是味道什么的也就不能计较了,能够不咸不淡,不焦糊不夹生,那已是不错。

    “穆就在这儿吃饭。”他对正拿着梳子划自己手掌心的小少年说,不是询问,而是告知。

    “啊……”穆茫然抬起头,片刻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地爬起,“不,不行,还要回去给阿父煮食吃。”他这时才想起自己来送苦紫麻根送得也太久了些。

    “让允来,我们再烤些肉就够了。”百耳说,对这里兽人的食量也大致有些了解,只是这个不算大的骨锅要让三人吃饱是不可能的。

    “可、可以吗?”穆有些不敢相信,结结巴巴地问。

    百耳失笑,将到口的然字转成:“当然。”在他看来,大家都是男人,没什么好忌讳的。而且允和穆的性格都极好,值得相交,他本来便不是悭吝之人,尤其在对待朋友上。至于身为亚兽这个事实,则被他选择性地遗忘了。

    “去吧!”轻轻一拍小兽人的肩膀,他道。

    穆眉开眼笑,将梳子塞回他手中,便一溜烟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