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5章 瘸子诺
    次晨,百耳起来练完功,刚将最后一条冻鱼跟两个苦紫麻根放进锅里,允已经来了。听到声音,他掀起兽皮帘,发现外面不只允,还有一头少了条后腿毛皮多处缺损只剩下疤痕的灰狼,同样的瘦骨嶙峋。

    “诺虽然少了一腿,但奔跑的速度仍然很快。我看不见,有他在,会安全很多。”允说,心中有些忐忑,怕百耳不答应,又赶紧添上一句:“我们俩只要你答应给我的那份肉,不会要求多分。”

    百耳没有立即回答,目光锐利地扫过安静看着自己,并没流露出丝毫卑微哀求的灰狼,而后侧身,“进来吧。”

    为了抵御寒冷,兽人整个雪季大都保持着兽形,允和诺两只虽然饿得连肋骨都现了出来,但体型仍然在那里,一进来便将百耳狭窄的帐篷塞满了,连转身都难。两兽都有些局促,趴在那里便不敢再动了。

    早食还没煮好,百耳看自己的那支木矛矛尖已有些钝,于是拿起来用石刀重新削过。

    “你就是用这个猎的啮兔兽?”注意到矛尖上残留的暗红血迹,一直没开口说话的诺突然道,沉暗的眼中掠过一抹亮光。

    “嗯。”百耳头也没抬,石刀怎么磨都不够锋利,让习惯了宝刃利器的他实在不顺手。为了削这根矛,他的手已经磨出了泡。

    “我那里有猬兽的骨刺。”诺看他削得辛苦,不由想到自己家里收藏的那些作装饰用的兽角兽牙兽刺,觉得相较于在他眼中毫无用处的木棍,那些更结实更锋利一些,于是说了出来。

    “啊?”百耳扭头看向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那话的意思。

    诺也没解释,站起身便出了帐篷,没过片刻,又转了回来,嘴里叼着根四五尺长的乌黑刺状物,侧着脑袋钻了进来,然后扔到百耳脚边。百耳捡起来,只觉入手光滑冰冷,一头圆粗有儿臂大小,一头尖利,泛着幽幽的寒光,颇似短矛,眼睛不由一亮,手腕一转,刺尖扎上旁边用来磨刀的石块,就听喀嚓一声,那块石头竟然就这样裂成了几块,倒让他惊了一下,接着大喜。他一直苦于没有趁手的武器,这个却好。

    “还有这样的吗?”他唇角浮起笑意,看向诺的眼神温和了许多。他擅使双矛,哪怕没有了内功,双矛在手也能有极大杀伤力。

    诺点头,而后又摇头,“没有这么长的,还有两根只有这个的一半长。”

    百耳便不再说话,见锅中翻滚的汤汁乳白浓稠,香气浓郁,估摸着应该煮得差不多了,仍然用筷子戳了戳,果然已酥烂,于是加了些盐,搅动后端了下来。然后,他看着自己穷得连个碗都没有的帐篷傻了眼。一直以来他都是抱着锅吃,就算不太适应,也勉强凑和了这些天。现在突然多出来两头兽,他不可能自己吃不管他们,想也知道它们吃的是什么。他拿去的那四个瘌痢果,两大一小兽人吃两顿,恐怕连塞牙缝都不够。他还指着他们有力气给他把那个寄托了衣食希望的啮兔兽安全弄回来呢。

    “你,诺,你去把你们吃饭的家伙拿来。”没办法,只好让诺再跑一趟了。

    “我们吃过了。”原本趴着好似睡着了的允抬起了头,显然没想到百耳会叫他们一起吃。在这样食物紧缺的时候,如果不是一家人,又或者像他跟诺这样特别好的关系,没人会把自己的食物跟旁人分享。

    诺也很意外,昨天允给了他一个苦紫麻根,这是他这几天唯一吃过的东西。从进百耳的帐篷开始,他便被锅中散发出的食物香味勾得难以忍受,但却并没想过分到一丁半点,所以当百耳喊他的时候,他有些愣然,没有立即动。

    “磨蹭什么!”百耳说一不二惯了,眉皱了起来,声音中不觉带上了上位者的威严。

    诺反射性地窜了出去,留在帐篷里的允则僵硬地坐了起来,一股莫名而来的压力让他再躺不下去。好在诺速度快,没让他难受太久,便又转了回来,带着两个大陶碗。

    看到那两个足有他以前洗脸盆那么大的陶碗,百耳僵了下,才将锅里的食物分别倒了些进去,幸好有汤汁,加上陶碗下窄上阔,勉强把碗底给盖住了,否则他只怕会忍不住尴尬。

    “里面有鱼,留心刺。”他捧着锅正要开吃,突然想起什么,忙提醒道。原主的记忆中,这里的人是不吃鱼的。

    “鱼?”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去嗅那与他昨日吃过的苦紫麻根气味有些不同的食物,还没弄清鱼是什么,就忍不住先舔了一口。因为加了鱼跟盐,所以少了清甜,却多了鲜咸,自然更合喜欢荤腥的兽人口味。

    “是多刺怪。”已经吃了两口的允一边小心翼翼地将较粗大的刺用舌头卷出来,一边慢悠悠地道。穆看到过百耳去河边砸冰抓多刺怪,也跟着弄了几条回家,但是煮出来后父子俩人都吃不下去,没想到百耳做的却好吃多了。果然烹煮食物这样的事,还是亚兽在行啊。

    百耳如果知道允在想什么,定然要哭笑不得。他那样的身份地位,什么时候都有人将做好的吃食送到他手中,怎么会烹煮食物。但是他毕竟不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纨绔,就算没做过,一些常识性的东西还是知道的,比如煮东西肯定要加水,再比如吃鱼要刮鳞去鳃掏内脏等等。加上现在的环境逼迫,他做出的东西也就勉强够得上煮熟罢了,至于味道什么的,实在是不能去想。

    “多刺怪?”诺好奇地用舌头卷了块鱼肉进嘴里,发现味道鲜美,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难吃,就是刺太多了,吃起来麻烦得很。想到百耳吃的都是他们平时认为不能吃的东西,诺心中也说不清是同情还是佩服,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却在看到百耳手中拿着的东西以及吃饭的姿势时呆了呆。

    从小受到的贵族教养,让百耳即便捧着锅,进食的动作依然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尊贵优雅,哪怕是后来为了配合行军打仗,已练得速度飞快,这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度依然不减分毫。诺何曾见过,加上用两根细木棍夹东西吃也是第一次见,不免看入了神。

    察觉到他的目光,百耳进食的动作没有停,只是扬眼淡淡地瞟过去,登时便让他回过了神,埋下头默默地吃起东西来,不敢再东张西望。

    待三人吃罢,百耳披上破兽皮毯,只带了那根骨刺,便出发了。

    外面的雪比昨日要小了一些,允却说这样更危险,因为出来觅食的野兽会增多。允的眼睛看不见,只能依靠脚步声跟在百耳后面,但速度并不算慢。当然,这是相对于百耳来说的。自出了部落周围有兽人值守的林子后,诺便展现出了他三条腿依然神速的特长,转眼消失在百耳眼中,过一会儿又从另一个方向无声无息地转了回来。据允说,他这是在查探周围有没有野兽和其它危险。

    百耳猎到啮兔兽的地方离部落并不远,三人无惊无险地安全抵达,看到那树洞周围的雪没有被刨过的痕迹,百耳松了口气。当将那只有三四百斤的啮兔兽从洞中拖出来时,诺看百耳的眼光都变了,其实他也跟允一样并不是很相信一个亚兽人能够猎到敏捷而狡猾的啮兔兽,哪怕是早上看到那根带着血迹的木矛,也只以为可能是头幼兽而已。因为成兽的皮毛厚而韧,连兽人锋利的爪牙也不容易咬破,更何况是一根削尖的木头。

    “怎么没有伤口?”将啮兔兽上上下下都查看了一遍,诺疑惑地问。

    “右耳。”百耳说,伸手抓住一只兔蹄,示意另外两只赶紧。这时雪又小了几分,若再耽搁,他可没把握能再次好运地遇到一只肥胖的啮兔兽。

    按他的提示,诺果然在兔耳那里看到了带着隐隐红色的薄冰,用手提起兔耳,就见里面全是脑浆和积血凝结成的碎冰碴。他也是个经验丰富的猎手,微微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对百耳不由升起了一丝敬意。

    “我来。”允显得很高兴,这么大的啮兔兽,就算是一半也够他们吃上好几顿。当下不顾天气寒冷,化成了人型,伸手抓住啮兔兽就要往肩上甩。

    “等一下。”百耳第一次亲眼看见兽人变身,先是一惊,而后才注意到他全身上下赤条条的一丝不挂,微感尴尬,将披着的那块破兽皮毯抛给了他。“围着。”

    诺极有眼色地递了根结实的枯藤过来,允接过将兽皮绑在了腰间,然后弯下腰摸索着抓住啮兔兽背上的皮毛,手臂上的肌肉一鼓,下一刻已将整只被冻硬的兔兽甩到了右肩上。看他举重若轻的样子,百耳不得不感叹这里兽人的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