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4章 瞎子允
    经过部落那片林子时,百耳没有再看到图,这些兽人如果想要隐藏的话,并不是如今的他能够察觉的。回到帐篷时,天色已暗,百耳将那个最大的癞痢果拿出来,化雪水洗净,把白毛兽啃过的地方削掉,然后切下一小块放进嘴里,发现皮很糙很硬,但是里面却是脆的,有点干,带着淡淡的奶味,没闻着那么香。思索了下,他将皮削掉,然后砍成块放进骨锅中加水煮。

    当水沸后,狭小的帐篷里开始飘荡着一股跟大米特别相似的味道,奶味反而没有了。百耳有些错愕,拿起细木棍做的筷子到锅里戳了戳,果块外面竟然已经软了,里面还硬着,于是又耐心等了一会儿,直到全煮透便下了火。

    顾不得烫,他夹起一块便咬了口,只觉入口绵软微糯,初尝没什么味道,嚼了两下便带出一股甘香,有点像糯米糕,不过没那么细腻。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个极大的惊喜。也许是饿极了,也许是太过怀念这种味道,他几乎是以秋风扫落叶的速度将一锅果块吃了个干净,连汤都没放过。那汤很浓稠,颇像米汤,不过多了股奶味,喝完仍让人意犹未尽。

    捕获白毛兽百耳都还没什么想法,只觉这里面着实凭了几分侥幸,此时却有种上苍眷顾的感觉,不免心生感恩。思索片刻,他留下两个癞痢果,余下用兽皮包了提着走出去。

    循着原主的记忆,穿过两个破旧帐篷的间隙,在几株光秃秃的喀拉树下,一座比他的大上许多却同样破烂的帐篷出现在眼中。天虽然已完全黑了下来,但是满地雪光却将周遭一切照得清清楚楚。

    百耳径直走过去,尚未开口,里面已传来粗哑的喝问声。

    “谁?”

    “在下萧……百耳。允可在?”

    里面沉默下来,不知是在琢磨他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是在想百耳是谁,过了片刻,就见帐篷门上的兽皮晃动,被掀了起来,一个面黄肌肉的小少年探出头来。

    “阿父让你进来。”

    百耳钻进帐篷,那少年正跪在火坑边,火石敲得啪啪的响,显然他来之前他们已经睡了。

    火星一闪,微弱的火光透出,少年趴在地上小心地吹了一会儿,火苗终于燃上枯枝,越来越旺,帐篷中渐渐变得明亮起来。火坑不远处,一只骨架极大却瘦骨嶙峋的花豹趴伏在那里,旁边散放着一堆兽皮,还有许多兽骨兽角,百耳甚至看到了两个缺了口的陶罐,惊讶之余倒也猜到这家曾经有过在部落中算得上富足的日子。当然,那是在一家之主允受伤残废以前。

    “百耳,我这里没有可以给你的食物。”允的头趴在两只前腿上,抬都没抬一下。

    一头豹子正像个历经世事艰辛的中年人那样在跟他说话!百耳心中再次升起怪异的感觉,忍了忍,也不废话,直接道明来意:“在……我猎到了一头兽,甚沉。若你敢与我去林中弄回来,肉可分你一半。”他相信这个时候亟需食物的不止是他一人。

    他的话成功地让花豹抬起头,将一双黑洞洞的眼眶暴露在火光中,连那蹲坐在火坑边沉默的少年都吃惊地看了过来。

    “是什么兽?”允问。

    百耳窒了下,才有些赧然地道:“我不识得。那兽一身白毛,尖耳,前腿短,后腿长而有力,大约……”他原本想形容有多大,但找不到可比之物,又不能失礼地以允的体型作比较,于是尴尬地停了下来。

    “是啮兔兽,毛很厚,狡猾,跑得也快……”对于兽人来说也并不是容易捕捉的东西,尤其是在这雪季,它的毛跟周围环境的颜色一致,更加不容易被发现。所以当一个亚兽人说他猎到了一只啮兔兽,允不得不沉默了。

    原来还真跟兔有关。百耳听到白毛兽的名字,不由感叹。对于允的怀疑不是不知道,却并不想解释,只是再问:“可敢随我去?”他知道自己需要合作伙伴,但不是乞求。

    “为什么找我?你难道不知道我眼睛已经瞎了?”抛开怀疑,允也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反问道。

    “我不是要你去捕猎,只是想将东西弄回来。”百耳淡淡道。对于他来说,允去做这件事绰绰有余。至于那些健全的兽人,他不是没考虑过,但是别人是否会答应就是一个问题,再则他更相信雪中送炭远胜过锦上添花。

    允自然不会明白他真正的想法,微微思索了片刻,想要站起来,却在站到一半的时候,腿一软又摔了回去,不由苦笑。“你看我连站起来都不能,又怎么能够跟你进林子里带回啮兔兽。”这些日子他跟百耳一样没有分到食物,只有儿子穆因幼兽的身份,每天分到一个黑薯,一人吃都不够,何况俩人。如果不是穆一直看着他,为了不拖累穆,他早就离开部落,进入山林自生自灭了。

    “这是我今日进山林寻来的,削皮煮熟,尚可填肚。”百耳知他已有意答应,便不再废话,将手中兽皮包着的四个瘌痢果倒出来,然后站起身,“明日一早我来叫你。”说罢,不等对方回答,已撩起兽皮钻出了帐蓬。

    “这个百耳……好奇怪。”穆看着地上的几个仍沾着泥土的丑陋果实,沉默了片刻,才对父亲允说。

    允没有回答。以百耳的处境,奇怪点也没什么,大约是少与人交流,连说的话也古古怪怪,要人连蒙带猜才能明白。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他这样一个亚兽人不仅敢在这雪季进入山林,竟然还猎到了一只啮兔兽,究竟……是不是真的?然而不管是不是真的,他都必须去试试,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阿父,这个好像是苦紫麻的根果,以前没人吃过……”耳中传来穆犹豫的声音。

    “按百耳说的做吧。”允叹口气。他们还能挑拣什么,百耳总不能在这大冷天的晚上跑来戏弄他们。何况,他自认为在他受伤眼残以前,对百耳从来不曾像其他族人那样避如瘟疫,态度与对寻常族人没什么区别。也许这是百耳找上他的真正原因吧。

    就在父子俩忐忑而又隐含期盼的等待中,苦紫麻根散发出了他们不曾闻过的香味,勾引得本就空空的肚肠闹腾起来。几乎没有等到全熟,穆就用石碗给父亲和自己一人盛了一份。

    “真好吃!”穆也不顾烫,狼吞虎咽地吃光了自己的那份,末了连碗都没放过,细细地舔了一遍。虽然没有饱,但却也不再像之前那样饿得手脚发抖,连觉都睡不着了。“阿父,没想到苦紫麻的根这样好吃,一点也不像叶子那样又苦又涩,明天我也去挖,我知道哪里有。”他只煮了两个,剩下两个留着明天阿父出去前吃,所以在尝过滋味后,这时他必须用极大的自制力才能压抑住将那两个也煮了的冲动。

    允也在舔碗,闻言顿了下,才缓缓道:“先别去,等我回来再说。”

    穆很听父亲话,闻言虽然不解,也没反驳,只是又说:“阿父,明天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

    “不行。”情况不明,允怎么可能让还没有捕猎能力的穆去冒险,想了想,他道:“你去把诺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