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66章 字
    “我本名萧陌。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来到这里。”百耳转身往前走去,身后传来脚步声,显然图没有丝毫迟疑地跟了上来,他唇角浮起一抹浅笑。“醒过来时,就在这具身体里了。”

    “那百耳呢?”图问,心中暗暗记下萧陌这两个发音。原百耳在部落里就相当于一个隐形人,不,也不全然是隐形,想到那个常常躲在角落里,闪烁的目光透过脏乱的发丝偷看别人的丑陋亚兽,图就觉得背上仿佛有虫子爬过。问这句话,要说是担心原百耳,那就真是太虚伪了。他是想知道百耳是不是还留在这个身体里……好吧,他其实是担心有一天百耳回来,萧陌不见了。这样说或许对百耳不公平,但是图根本不会那样想,他只认定他接受的人。

    “不知道。也许死了,也许在我原来的身体里。”如果那样必死无疑的伤还能医治得好的话。想到后面这个可能性,百耳不由皱了下眉。以原主的性格,如果活在自己那具皮囊里,只怕会更惨,但望父亲兄长多维护一下了。若是他够聪明,又拥有自己记忆的话,战事过后激流勇退,当个富贵闲人,后半生荣华当是保得了的。

    “那就是说,他不会再回来了?”图追根究底,想得到一个绝对的保证。

    “除非我死,也许能。”百耳勾了勾唇,冷冷说。要说他有多想霸占着这具身体,当然不是,但是好不容易得来的一次性命,他自当牢牢把握。但凡人力能为,他必不会轻言放弃。“怎么,你想他回来?”

    “当然不是。”图想都不用想,立即反驳,但同时也彻底放下了心。顿了顿,他又补了句:“要不,我们以后就叫你萧陌吧。”叫萧陌,也就是向所有人宣告,百耳不再是百耳。

    百耳沉默了一下,然后摇头:“算了,还是叫百耳。”他倒不是怕其他人知道,而是不想占了别人的身体,还要把别人的名字替换掉,那纯粹是把那人存在过的痕迹完全抹杀掉了。至于他自己,他完全有自信,就算顶着这张脸,顶着这个名字,他萧陌还是萧陌,根本不需要依仗任何东西来证明他的存在。

    “其实百耳这两个字合在一起,就是我的陌字。”他笑说,觉得自己跟这百耳其实挺有缘的。

    看着他挺拔如枪的背影,图无论如何也不能再从上面找到原百耳的影子,但明明是同一个身体……

    “百耳,你认字?”找不到才好。他摇头把那个念头抛开,好奇地问。

    “巫长写的我不认识。”百耳摇头,“我原本所在的地方,认字的人很多。”但凡家里有点余钱的,都愿意送孩子去私塾念点书,就算不参加科考,以后在外面找活做也能占点优势。他就曾经严格规定过手下将领,诗词歌赋可以不通,但绝对要识字。因为只有那样,他们以后在仕途上才能走得远。否则无论在战场上多么勇猛善战,最终大都会被埋没,而那是他最不想见到的情况。

    听到他的回答,图的目光瞬间由好奇变成了羡慕加崇拜,如果小古在,估计两人的表情是一样的。他张了张嘴,原本想说让对方教他的话咽了下去,因为认字在他们眼中是无比尊贵的一件事,整个部落只有族巫会,而族巫绝不会把这个教给他选定的接替者以外的任何人。这也是保证族巫地位的手段之一。

    感觉到身后的沉默,百耳回头看了眼,注意到年青兽人眼中的渴望和遗憾,他先是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由笑道:“我这不是巫长会的那种字,你可要学?”事实上,就算图说不学,他也打算新部落安定下来之后,开始教小兽人们识字。至于成年兽人和亚兽,那就看他们各自的喜好了。

    图蓦然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对上百耳带笑的眼,指着自己鼻子结结巴巴地问:“你是说……我……我可以……可以学吗?”

    “当然。”看到他的反应,百耳眼眸微弯,心情大好。觉得如果要在兽人中找出一个好奇心最重的,那一定是眼前的这个。

    “可是……好。”图本来想说认字那样尊贵的事,不是不能随便教给别人的吗,但是又怕因为这句提醒让百耳反悔,忙一口答应了,想着只要我答应了,你就算后悔了也不行。

    百耳微一点头,算是将这事定了下来,然后接着往前走。等走了一会儿才想起不对,回头似笑非笑地看向图:“这是你带路呢,还是我带?”这图以前看着那么精明,相处熟了才发现他也依然没摆脱兽人傻愣愣的本质。

    图正沉浸在可以学认字的喜悦当中,听到话也没反应过来,倒是眼睛晶亮地问:“百耳,你能刻一个字给我看吗?”

    面对着对方淳朴乞求的目光,百耳无法说出拒绝的话,目光在四周转了一圈,最后捡起块石头,在靠近石壁处的泥土上写了个图字。他生在世家大族,三岁认字,四岁开始握笔,经史韬略,琴棋书画没有不学的。字自然写得极好,哪怕是石作笔,泥作纸,写出来的字依然金勾铁划,苍劲有力。这样的字体风格一下子就让图喜欢上了,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转过来倒过去,恨不能捧起来带走,连这是什么字都忘了问。

    “这是图,你的名字。”百耳忍俊不禁,突然很想知道当对方得知这是自己名字后会有什么反应。

    图本来伸出去想要摸一下的手在听到这句话时倏地又缩了回去,不敢置信地看向百耳,嘴唇动了动,却没问出来,但眼神却明明白白在寻求对方的肯定。

    “是你的名字。”百耳郑重地点了下头,脸上笑容加深。他其实是按自己猜测写的这个字,毕竟兽人们的名字都只是一个读音,没有实际意义,因此究竟对应着哪个字,自然由他写。

    得到想要的答复,图的脸上登时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如果开始还只是凭感觉喜欢这个字的话,那么现在简直就可以说是视若珍宝了。他在字前蹲下,伸出一根手指,隔着一断距离小心翼翼地照着地上的字勾画着,一遍又一遍。虽然顺序乱七八糟,但是脸上的认真专注却让百耳不忍打断他。

    如果让其他兽人看到图这个样子,只怕要当成笑料笑很久了。百耳暗忖。但是直到不久的将来,他才知道,自己着实低估了认字在兽人心中的神圣地位。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眼看着天色将暗,哪怕再不想,他仍不得不催促。等再晚,就看不见了,他们又没带火把出来。

    连催了两遍,图才依依不舍地站起身,如果不是土一刨起来字就毁了,他一定会连土带字弄回去珍藏起来。看到那么威猛的兽人眼睛竟然开始发红,百耳抚额,忙说:“等回去你找个木片或者骨头来,我给你刻在上面。”

    即便是有了这样的承诺,在离开时,图仍然是一步三回头,直到再也看不见。百耳早已忘记自己第一次看到和写出自己名字时的感觉,因此完全无法理解兽人对于自己的名字被第一次用在他们眼中无比神圣尊贵的字写出来的心情。不过看到图这样喜欢,他自然也是高兴的。

    一路上图都沉默不语,连百耳的身世也没再打听了。回到他们住的山洞时,其他兽人也都回来了,古一见百耳便扑了过来,手里还抓着块用兽皮包着的新鲜兽肉。

    “义父,这是给你留的肉。大家都吃了。”知道百耳是去了大山族巫那里,而且又有图陪着,古倒是没太担心,只是有点想得慌,因为自从山洞出来之后,他就没离开过百耳这么长时间。

    百耳没有接,摸了摸古的头,“我还有烤肉,不吃这个,你自己吃,或者给别人吧。”他又不是兽人,有熟食的时候,自然不会去吃生肉。

    古认真地看了看百耳的神色,确定他是真的不想吃,才没再说什么,直接把兽肉塞给了图,“那图吃。图你的兽肉在你兽皮那里。”说完,就拉着百耳回了他们睡觉的地方,“义父,我那里还有烤肉呢。”

    图闷不吭声地回了自己的兽皮毯,面对着其他兽人的问话一概不答,将古给的肉随手放到了留给他的肉旁,便走了出去。没过多久,他拿着根谷巫用的那种细兽刺,一块巴掌大的兽骨,还有几根骨刺进来,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用骨刺在兽骨上钻啊钻,连萨跟他说话也不理。直到钻出一个能够串进去兽皮绳的孔眼来,他的脸上才浮现出一丝笑意,然后便拿着这块兽骨和兽刺走到百耳面前。

    百耳正在问漠土阵的进度,被图突然伸到面前的手吓了一跳,有些莫名所以。

    “你答应我的。”图理直气壮地说。

    百耳反应过来,顿时哭笑不得,接过兽骨兽刺,“已经快看不见了,明天给你刻。”他并不是商量,而是告之。

    图也没说不可以,就是不肯离开,只是站在那里巴巴地看着他。百耳一阵无力,只能挥手让他点了根火把过来,然后就着火把的光芒提聚内力,在上面先浅浅地写了个图字,然后再慢慢加深,因为不像雕刻印章那么麻烦,倒费不了多少功夫。

    看着渐渐显现出来的图字跟之前在地上看到的那个是一样的,图脸上的笑容才真正变得灿烂起来。等百耳刻好拿给他时,他却不接,反而翻转骨面,指着另一边的空白处说:“这里刻萧陌。”

    百耳太熟悉这两个字了,闻言下意识地就在上面写了下来,等写完才反应不对,疑惑地抬头:“写这个干什么?”

    “我怕我会忘记。”图回答得坦然。他觉得自己认识的是萧陌,承认的也是萧陌,不是百耳,但是对方又不打算叫回以前的名字,所以他只能这样记了。

    “忘记就忘记吧。”百耳完全不在乎。

    “那不行。”图再次展现了他的固执,虽然这固执来得让人莫名其妙。

    百耳揉了揉额角,不知道他在坚持些什么,但不得不说还是有些感动的,因此终究妥协了,低下头认认真真地将萧陌两个字刻在了上面。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马甲战队,蓝衣白影,as的地雷,谢谢nicky0824的浅水炸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