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86章 意外受伤
    “我凭什么相信你?”沉吟片刻,百耳问。虽然他不可能不留后着,但是能提前杜绝的麻烦,还是提前杜绝的好。

    “我可以向兽神发誓。”对于这样的怀疑,图倒是没有生气,毕竟不是小事,如果轻易就答应了,那才真是傻的。

    百耳没有说话。

    图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又补上一句:“跟我出来的人都会以兽神起誓。”

    兽神对着兽人有着绝对的约束力,由此百耳看出了对方的诚意,思索了下,说:“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族长和族巫要跟我过不去,你会怎么做?”他可没忘记对方还在惦记着族长的儿子那侬。

    图眼中闪过一丝错愕,显是没想到百耳竟然猜到了族长的心思,但是这个问题他已经考虑过,因此回答得很快。

    “我们不会跟部落的人动手,但也不会帮助他们对付你们。”

    也就是两不相帮了。这个答案百耳表示能够接受,如果对方毫不犹豫地说站在他这边,他反倒要好好想想了。

    事情也就这样定了下来,两方各自立了誓,兽人们之间的关系也融洽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泾渭分明。这对百耳来说,算是个意外的收获吧。

    连行了三天,林子里除了野兽比平时多外,并没遇上太大的麻烦,但在第四天上,他们却被一群中等规模的兽潮给袭击了。等一行人好不容易突出野兽包围,在一座山峰的半山腰找到个山洞暂避时,已经是伤痕累累,没有一个人是完好的。

    百耳腿上被撕下一块血肉,背上被兽爪划出了一大道伤口,体力也已到了极限,但是他却并没放松,而是先安排了受伤比较轻的兽人轮流着看守洞口,以防野兽追上来,然后才查看人数,以及各人的受伤情况。

    刚一回身,就见到一个兽人正低头向受伤的前腿咬去,急忙出声喝止:“不准咬!”

    他很少这样大声说话,现在虽然因为疲惫和失血声音有些沙哑,仍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而那个前腿受伤的兽人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发现百耳正一瘸一拐地向自己走过来,显然那句话是冲着自己说的,于是解释道:“我的腿断了,不咬断的话会很麻烦。”说到最后,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虽然每个兽人在进入打猎生涯的时候,就做好了会残废的准备,但等这事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会觉得难受。

    百耳已走到了他旁边,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因为腿上的伤,他无法蹲立,因此只能席地坐下。仔细检查过兽人的伤腿,发现只是骨头被咬断了,白生生的断端刺破血肉,显露在外,但是肌腱和血管受损并不大,如果接好了,这条腿是完全可以保住的。

    “给我找几根这么长的木棍来,要直的。”百耳对着离自己最近的兽人说,用手比划了一个长度,“再撕两条兽皮索。”他并没有去管对方怎么在山洞里找出木棍来。

    “百耳,我这条腿……”受伤的兽人先是迷惑不解地任由百耳摆布,现在才有点反应过来,不由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地问。

    “也许……”百耳低声应,并没保证。他长年上战场,对于一些粗浅常见的外伤都能够熟练处理,接骨也在其中。经过了几个月的相处,这里兽人的身体他不再像刚来时那样一无所知,知道他们的恢复能力其实比上一世的人还要好,所以断骨什么的,其实也应该能够接好。

    没过一会儿,两根比兽人拳头还粗的木棍便递到了百耳手中,百耳看了下,从兽皮袋中掏出一把石刀,“把它们剖成两半。”他喉咙焦渴,眼前发黑,知道是失血过多的反应,已经没有力气让他浪费,所以这样简单的事也不得不吩咐别人。

    作为一个将领,最难受的不是看到自己手下的兵战死,而是看到他们伤残,既不能再上战场,又不能依靠力气种田养家。而朝廷发下的抚恤金经过重重盘剥,真正能到他们手中的几乎没有多少,这样的兵士最终大多会落得穷困潦倒,无以为生的下场。他在职时,虽然已经尽力改变这种情况,但终究沉疴难除,除了能护着自己辖下的儿郎外,对于其他的兵将,他也只能叹一声莫可奈何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自己明明也受了重伤,仍然坚持想帮眼前这兽人接上骨的原因。每每想到小耳兽袭击部落那一晚,有个兽人亲自咬下自己断腿的情景,虽然明知那时有族巫在,他就算冲出去估计也做不了什么,反而会引起祸端,但是还是会觉得很不舒服,尤其是在那个兽人后来还成为他的同伴之后。他一直在想,也许那个兽人原本是可以不残废的。

    木棍剖好后,百耳便慢慢摸索着给兽人将骨头对好了,又仔细地摸了一遍,确定无误之后,才绑上夹板。因为过程中需要大力牵拉,等完事后,他额上已经覆上一层薄汗,眼前一片模糊,几乎看不清人。

    “不要用这只脚走路,养上几个月,就好了。”最后不忘叮嘱,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的语气依然不紧不慢,如果不是话一说完人便往后倒了下去,估计旁人还会以为他好好的呢。

    “百耳怎么了?”能动的兽人都围了过来,经过几日相处,加上刚才突围时百耳的出色表现,他们已经完全将他当成了能够并肩作战的朋友。

    “没事,还有气。”接住百耳的是图,原来自从百耳开始接骨起,他就一直在旁边看着。他和萨因为开路,受的伤也不轻,但是还不至于残废,养上几天就能好。当听到百耳有可能为歧接好腿骨时,他就坐不住了,强拖着伤体站在了他后面,既期待又忐忑,想看看他会怎么做。正如在场其他兽人一样,他也预感到了,百耳能接好断腿对于他们兽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然而,当他刚说完那句话,脸色就变了,显是直到这时才发现百耳身上所受的伤丝毫不亚于他们。

    对于处理伤口,兽人们都没什么经验,大都是靠舌头舔舐清理止血,然后等着它自己好,如果在部落的话,族巫会给他们喝点不知道有没有用的药,便算是尽了人事。但是亚兽和兽人不同,亚兽体质较弱,更没有兽人那样强悍的恢复能力,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亚兽都是被保护得最好的一批人,几乎没人受过这样的重伤。在他们的印象中,亚兽只是轻轻地磕到碰到,都会痛得大呼小叫,从来没见过像百耳这样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不吭一声,镇定自若地为兽人处理好断腿才倒下的。

    “怎么办?”兽人们都傻眼了,看着亚兽身上狰狞的伤口。

    “给他舔舔吧。”一个兽人提议,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唰地一下全落在了他身上。“怎……怎么?”他吓了一跳,有点摸不着头脑。

    “好主意。”歧说,他离得最近,就要伸头过去,打算给百耳舔舐少了一块肉的腿,但还没碰到,已被人抢了先。却是今次唯一跟出来的那个小兽人。

    小古因为身手灵活,加上兽人们都有意无意地护着他,所以受的伤最轻。在看到百耳倒下的那一瞬间,他就慌了,就像当初阿帕离开时那样恐惧和无力。一听说舔的话也许能让百耳好起来,当即毫不犹豫地扑了上来。

    “让古来吧,除了值守的,其他人都抓紧时间休息养伤。”图拿了块兽皮铺在地上,将百耳背上的弓箭取下,然后把人小心地侧放上去,自己则化成兽形趴在了另一边撑住他,以防他躺平压到伤口。至于清理伤口的事,只有交给小古了,无论怎么说,百耳都是一只亚兽,兽人们用舌头给他舔舐身体总是不太好。

    他们藏身的这个山洞位于半山之上,上来的路十分陡峭,一行人全是化成人形才爬上来的,野兽就算能上来,数量也不会多。至于山洞里,在上来之前,已被清理过,并没有野兽或者其他动物留下的痕迹,所以暂时还算安全。不过这山洞很深,因为情况紧急,并没能往更深处探查,因此图还是让两个兽人守在了里面的入口处,以防万一。

    山洞里呼吸声此起彼伏,不时还带上一两声重重的鼾声,兽人们都累坏了。图却有些睡不着。他回想着在兽潮中时,百耳有条不紊地下达命令,不时变换着他们的位置,虽然看上去麻烦而琐碎,但不得不说那样在对抗不可计数的野兽时,杀伤力最大,又能让防御数倍增强。他从来没想过与野兽拼杀还能这样,因为当时杀红了眼,耳中除了百耳不时响起的沉稳的命令声外,便是满眼的鲜血,如今再要回想细节却是不能。只是知道,如果没有百耳用声音将他们紧紧地绑在一起,就凭他们这几个人,在满山遍野的兽群冲击下,只怕早就连骨头都不剩了。

    百耳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他半阖上眼,状似休息,其实是在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况。

    “祖母,孩儿不孝……”几乎是半趴在他身上的百耳突然说了句话,图一惊,睁开眼,回头看去,发现百耳眼睛仍然紧闭着,并不像醒了,才又放松身体趴下。

    “……北夷来犯,必从天涧峡入……诸将听令……”百耳身体抽动了一下,再次开口,只是语音含糊,加上腔调古怪,让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图疑惑地撑起头。

    “图,百耳身上好烫。”趴在百耳另一边时不时在他伤口上舔上两下的古开了口,金黄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焦急和恐慌的光芒。古记得,当初阿帕离开前,也是这样烫。

    图回头用鼻子碰了碰百耳的额头,顿时被那滚烫的温度吓了一跳。

    作者有话要说:总是会词不达意,明明知道要写什么,就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表达,太痛苦了。

    关于两更什么的,我觉得有点困难。一般我写得顺畅的时候就会多更点,写得不顺畅的时候,能够不断更就了不起了。还有姑娘们提过的国庆放假,我尽量努力吧,希望到时能多更一点,但不能保证。

    然后,谢谢小忧的手榴弹,还有一位朋友的火箭炮,窗口上面显示出来,后台也没名字,只能这样谢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