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87章 醒来
    “亚兽浑身发烫会死的。”歧因为腿的问题,睡得不是很安稳,一听到两人说话就醒了过来,担忧地说。他以前看到过生病发烫的亚兽在拖了一晚上之后,就再也没醒过来。

    有几个兽人被说话声惊醒,围了上来。

    “给他喝点水吧。”看到百耳干裂的唇,萨提议。

    “给他喝兽血,昨天百耳救腾就是这样做的。”这是见过百耳抢救腾的漠说的。

    “对对,再给他搓搓胸口。”

    “要不我们去弄点腾云兽的骨头……可惜没有族巫的血。”

    兽人们七嘴八舌地说,主意出得是五花八门,而且每个主意他们都很认真地试了一遍,除了没弄到族巫的血外,连腾云兽骨都冒险出洞给弄了来,为此,角差点连命都丢了。由此可见,一旦得到兽人真正的认同,也会得到他们无所保留的付出。

    不管那些办法有用没用,总之,百耳是被他们折腾醒了。

    “兽皮……沾水……擦……”当几个目光焦急的兽头中间夹杂着一两个人头映进他眼中时,他混沌的脑子终于出现一瞬间的清醒,哑着声音吐出几个字,话没说完,又昏睡了过去。

    “百耳说用兽皮沾水擦。”古最先反应过来,顿了下,又沮丧地补了句:“他又睡了。”

    “用热水还是冷水?”

    “这么烫,用冷水吧。”

    “擦哪里?”

    “百耳没说……哪里烫擦哪里吧……”

    “这样就行了吗?”

    “继续擦……再给他喂点水……”

    在询问与不确定中,兽人们手忙脚乱地倒了兽皮水袋里面的水,用兽皮沾着,几乎擦遍了百耳□在外的所有肌肤。一直忙到第二天天现曙光,百耳身上的温度终于降了下来,人也终于睡得安稳,不再像之前那样烦躁不堪,胡话不断。

    兽人们都累惨了,懒得再找合适的位置,就这样趴在百耳周围休息起来。

    “图,百耳会好吧。”小古眼睛里布满血丝,满含期待地问。

    “不知道。”图因为一直趴在那里撑着百耳,所以大半皮毛也被粗手粗脚的兽人们弄湿了,他不舒服地动了动身体,回头叼住百耳身上的兽皮,将人往干燥的地方挪了挪。

    “百耳不会死的!”古很不满意他的回答,大声说,似乎想借此压下心里的不安。

    “小声点,你想吵醒大家吗?”图不悦地瞪了小金狮一眼。

    “百耳不会死。”古听话地压低了声音,却仍然固执地非要对方同意自己的话。

    “你现在已经能自己打猎了,百耳死不死,对你都没什么影响吧,他又不是你的阿帕和伴侣。”图有些不解。他们对于战友虽然会尽心尽力,但如果真救不活,那也是兽神的意思,并不会太难过,所以古的反应不免显得有些奇怪。

    “反正百耳不会死。”古白了他一眼,舔了舔百耳的伤口,便趴下不理他了。

    图被瞪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得罪了小家伙,但这事也没什么好计较,于是默默地用爪子在面前地上刨了两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也趴着睡了。

    百耳是在中午的时候醒的,那时劳累了一晚的兽人们还在沉睡当中,只有几个轮值守卫的醒着。因为是侧趴着,所以睁开眼,他最先看到的就是一片雪白,恍了会儿神,才反应过来那是野兽的皮毛。

    是某个兽人吧。他想,心里有些暖。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是记得很清楚,但是那种时而像处在烈焰之中,时而又像被冰雪浸透骨子的感觉他并不陌生,那是外伤太重引发了高烧。但凡受了外伤,大多都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能及时褪下烧来,大抵没什么事了,不然轻则烧成傻子,重则命丢了也是常事。他依稀能想起一点,昨晚似乎有不少兽人围在他身边,嘴里还残留着奇怪的味道,他的烧能够降下去,大概也是他们的功劳。尤其在一睁开眼,便能看到一个兽人让自己靠着,说不感动是假的。

    重伤失血,加上发了一晚上的烧,现在就算清醒,他也是虚脱的,趴在那里完全不想挪动,于是便就着那样的姿势默默运转功法。昨日那一战,他内力已耗至灯尽油枯,之后因为昏迷没能及时修炼,否则必然功力大涨。现在再练,效果终究要差了许多。

    当枯竭的经脉渐渐被新生的内力填充,那暖融融的感觉与身体的虚弱及伤口的疼痛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不由自主沉溺其中,渐渐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百耳还没醒吗?”不知过了多久,山洞里渐渐嘈杂起来,有人问。

    百耳正要收功,就感觉到有什么在他头上碰了一下,温温润润的,然后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回答:“不烫了,你们谁来换换,我得动动。”

    估计是被自己给压麻了。百耳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缓缓睁开了眼,就看见漠伸过手来正要碰他,却被他突然睁眼给吓了一跳,而后是不加掩饰的惊喜。

    “百耳醒了……百耳醒了!”他大声喊了出来。

    兽人们迅速围拢了过来,有的是兽形,有的是人形,却无一例外因为百耳的醒来而高兴着。连百耳半靠着的那个兽人也动了动,似乎想撑起身,但又放弃了,只是稍稍回头看了眼,那时百耳才认出是图。

    “百耳,你怎么样?能不能动?”漠紧张兮兮地问,实在不能怪他,因为他们还从来没遇到过亚兽受这么重伤,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百耳内功已经恢复了一些,但失血的虚弱以及严重的外伤并不是内功能修复的,刚试着撑起身,却因为用力而扯动伤口,让他眼前一黑,不得不停住,等疼痛缓解过后,才慢慢吁出口气,慢腾腾地坐好,看向正目不转睛瞪着他的兽人们。

    “没事,饿得没力气了,给我弄点吃的……不要生肉。”他抬手轻轻擦去额上浸出的虚汗,微笑道。

    兽人们一听,忙转身去给他找吃的,也不管完全用不着那么多人。图这时才站起身,先撑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又抖了抖毛,回转身面向百耳。

    “你真没事?”他看到百耳苍白的脸,以及干裂的唇,眼中充满了怀疑和不解。受了那么重伤的亚兽怎么可能没事?他为什么不哭呢?亚兽不都是喜欢哭的吗?难道不痛吗?

    “嗯。只是失血多了点,所以没什么力气。”因为小古又在给他舔伤口,百耳的注意力被分散,所以并没注意到对方眼中的疑惑,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他伸手摸了摸小金狮的头,“别舔了。”如果是单纯的野兽,被这样舔他会觉得很正常,但是因为对方还是个人,所以他心中会过意不去,哪怕明知兽人就是这样清理伤口和止血的。

    “大家都说舔了会好。”古抬起头,金色的眸子里满是懵懂。

    “没关系,不舔也会好。”百耳不由捏了捏小兽人的耳朵,心突然变得很软很软,觉得自己上一世就算有儿子,大概也不会有小古这么懂事却又不失纯真。

    “可是,舔了会好得快一些吧。”古眨了眨眼,很喜欢百耳捏他耳朵的动作,很亲昵的感觉,“百耳是亚兽,不能自己舔,还是我帮你舔吧。”

    百耳突然觉得眼角有些酸,低下头看了眼伤口,发现并没有恶化,就知道兽人的舔舐确实是有用的,但是让别人,尤其是一个小兽人帮他做这样的事,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接受。以己度人,如果是他,如非迫不得已,也绝不会愿意用舌头帮人清洁伤口。

    “我有点口渴,你帮我拿点水来。”知道兽人们大都一根肠子通到底,认定的事很难改变,再讨论下去,也不会有结果,所以他果断地转移了小兽人的注意力。

    古似乎很喜欢百耳吩咐他做事,闻言马上跳了起来,等跑出几步,才想起化成人形。

    百耳唇角含笑地看着他离开,回过神,才发现图还站在自己面前,想到自己刚刚好像忽略了他,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歉意。怎么说别人都给他当了一整晚的垫子,他的表现也未免太失礼了。

    “你……还有问题?”他迟疑了下,问。

    图摇了摇头,只是他的眼睛却不是这样说的,里面充满了探究。百耳看着距离并不是太远像狮又有点像豹的白色兽头,想到之前趴着的柔软触感,突然觉得有些手痒。可惜对方不是像古那样的小兽人,容不得他随便乱摸。

    “百耳,水。”一人一兽相对无语的时候,古已经拿着水袋跑了回来。

    “多谢!”百耳伸手接过,却并没有立即喝,而是拿着垂放在地上。

    “百耳,你不喝吗?”古有些不解,明明说渴的,而且嘴巴都干裂起皮了,为什么一点也不急?如果是自己,只怕已经抱着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下大半了。

    “要喝。”百耳低声笑道,却没动。他当然想喝,只是没力气而已。但是喝水这样的事在清醒时他并不想请人帮忙,所以打算等蓄积够了力气,才喝。

    大小兽人对望了一眼,显然不明白他嘴里说要喝,为什么手上却不动。直到图看到百耳微微颤抖的手时,才突然明白过来。

    “百耳,你是拿不起水袋吧。”没有拐弯抹角,更不懂什么说话的艺术,他很直接地指出原因。

    “被你看出来了。”百耳苦笑,他也算渐渐习惯了兽人们的说话方式,所以并不会有被戳破的羞恼尴尬,只是有些无奈。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有点晚。

    谢谢蛊娃娃扔的手榴弹,瓜瓜的火箭炮,还有ydyy的地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