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82章 番外五
    两个太阳的热度交叠在一起洒在身上,像是要将毛引燃。风从河面上吹过来,带着湿热的水汽。空气中有紫月花的香味,一大片一大片的紫月花才会散出这样浓郁的香气。左侧前方有油树被太阳烤晒的气味,不太大的一片油树林,还有食油兽的骚臭。树叶被咀嚼的沙沙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停下,然后再次响起。说明那头食油兽很小心,但只是这点声音已经足够让人捕捉到它的具体位置。

    他动了动鼻,又闻到了另一种气味,知道还有其他窥伺者。于是安静地趴伏在原地,没有动作。直到天空传来一声厉啸,他在心中微笑,然后抓住食油兽惊慌奔逃,另一窥伺者跟着扑出的瞬间,凭借超越其他兽人的耳力,蓦然窜出,准确地咬住那头多足兽的脖子。不等多足兽后面的身体绞缠过来,蓦然一扬大头,将其长长的尾部砸在地上。如此数下,那多足兽竟活生生被他给砸碎了内脏,死得不能再死。

    想当初,百耳带着布,夏,还有古,四个人对付那只闯入阵中的多足兽,还是用了计策,才将其收拾,如今只他一人就能轻松捕获一头多足兽,可见百耳教给他们的功法有多厉害。

    翅膀扑动的声音在耳中响起,伴随着带起的风以及熟悉的气味,一只四翅金翼兽人在他旁边落下,爪子上抓着那头食油兽。

    “马上就要到部落集会了,会有不少好亚兽过来,允有没有打算从里面选一个做伴侣?”荆化成人形,然后一把将数丈长的多足兽扛在肩上,又拎起食油兽,笑着问允。

    “如果遇到合适的。”允缓声说,同样化成了人形。以前尼雅离开他,是因为他无力养活伴侣和幼崽。现在他不仅有能力,而且能力在兽人中还是顶尖的,哪怕他的眼睛看不见,仍有不少亚兽愿意做他的伴侣,但是他却希望找到一个无论生什么事都不会离开他的人,至于是否能够生育,长得好不好看,能不能干,都不重要了。

    荆目光扫过他因为食物丰足而变得肌肉结实不再只剩骨架的健壮身体,眸色微黯,嘴里却笑道:“什么样才算合适,说来听听,我帮你留心。”

    允失笑,“你什么时候连这种事都关心了?”

    “只要是你的事,我都关心。”荆回答得毫不犹豫,迈步率先往前走去。因为部落的兽人现在完全有单独入林狩猎的能力,所以除了部落组织的集体狩猎行动外,很多兽人也喜欢在没轮到自己的时候独自出外狩猎。弄回来的猎物自然就是自己的。

    允愣了下,心中有些感动。这几年荆对他有多照顾,他是知道的,两人同吃同住,早与一家人无异,只是听对方亲口说出,这种感觉还是不一样。

    “别担心我。”循着对方的气味跟上,他笑道。“我的儿子穆都成年了,倒是你,连崽子都没有,就不打算赶紧找个伴侣?”说完这话,他莫名的一阵不舒服,却又想不出所以然,只当是如果荆找了伴侣,自然就要搬出去,而古还在外面历练,到时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可能会有些寂寞吧。

    荆的步子微滞,没有马上回答。过了一会儿,才淡淡说:“早就看上了一个,就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做我的伴侣。”

    允愕然,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越明显起来,他想问是谁,然而嘴唇开阖了两次,最后说出的却是:“你这么出色,那个亚兽一定会愿意的。”他想,能让荆看上,那个亚兽一定很好。他又想,等荆结了伴侣,也许就不会再和自己一起出来打猎了,也不会再继续赖在自己的房子里,不会再给自己烤肉,不会在天冷的时候偏要化成人形抱着自己的兽形取暖……

    允没现,数年的时间,荆已经渗透了他生活的点点滴滴,让他在不知不觉间已将这个人视为了生命的一部分。

    “你真这样认为?”荆问。

    “嗯。”这一回允回答得毫不犹豫。

    “我喜欢的不是亚兽,也行吗?”荆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允,眼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问。

    “什么?”允跟着站住,不太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

    “我说,我喜欢的不是亚兽,而是一个兽人,这样也可以吗?”荆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允,因为绪激动,声音微微变得有些沙哑。

    兽人?允僵住,而后胸中无法控制地涌起让他自己都吃惊的嫉妒,连之前想到对方会与某个亚兽结成伴侣都没有这样嫉妒,他隐隐觉得这样的绪来得莫名而危险,所以不敢深想。然而他僵硬的面部表却让荆误解,荆抓着食油兽的手紧了紧,额角青筋微暴,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允,兽人喜欢兽人,你是不是觉得很恶心?”他的声音低沉下去,又问了一遍。

    “不……不会。”允终于回过神,勉强扯出一个笑,却不知这个笑容有多难看。眼盲多年,让他连表都不太会控制了。“以前黑河部落里,也是有兽人和兽人在一起的。”说到这,他沉默下来,其实他是想问那个兽人是谁,但却又不是那么想知道。一个兽人,他想,荆怎么能喜欢上一个兽人呢?又不是找不到亚兽,怎么就……那个兽人一定很出色,不会是图,或者萨吧?思及此,他打了个寒战,为那可怕的后果。

    “是吗?”荆低笑了声,明显被允的反应激怒,蓦然将扛着的多足兽和食油食扔到地上,身体趋前,一把卡住允的脖子将他抵到旁边的树干上,整个人都贴了上去。

    “荆……”允因为眼瞎,所以练武比其他人更专注,论武力其实是要胜过荆的。只不过是出于对荆的信任,才没反抗。

    雨季太热,兽人大多不爱穿衣服,两人经常在一起训练,比斗,甚至于下湖洗澡,身体的碰触不说频繁,但也不是没有过。以前允从来没在意,但是这一刻感知却变得分外敏锐,荆的脸离得很近,呼吸扑在他的鼻尖唇上,带着一股青果味,那是他们之前吃的;卡在脖子上的手很粗糙,但力度并不像刚刚推他时那么强悍,只是那样松松地卡着,让他不好动弹,但也不至于太难受;因为胸膛紧贴,所以能清楚地感觉到彼此的心跳,两人的心跳奇异地一致,都是那么快而强烈……

    “就是这样,你也不觉得恶心?”荆的唇轻轻落在允的唇上,虔诚而忐忑,深满目,却苦于无法让心上人看到。

    “荆!”允呼吸一窒,感觉到唇上轻羽般的柔软,像是试探又像是怜爱,而更让他面红耳赤的是,他竟然感到了一种酥麻因这种若即若离的碰触而升起,由唇一直传递到心脏,忙警告地低喝出声,同时伸手抓上对方钳制着自己的手腕,想要掰开。

    “允,我喜欢你。”荆无视他的警告,反而贴得更紧,呼吸急促地说。“我想要你做我的伴侣。”说完,唇完全压了下去,将所有可能的拒绝封住。

    荆还在为我喜欢你这几个字懵,紧接着又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吻弄得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直到唇上传来些微刺痛,他才回过神。不仅没有因为对方的行为而恼怒,反而欢畅地想大笑,之前一直堵在胸中的闷气一散而尽。原来他们之间不会有别的人插入,原来他们还能继续在一起,原来他刚才那么难受嫉妒是因为喜欢荆。他不再抗拒,反而将握着荆手腕的手上滑,扣住对方的后脑勺,热地回吻起来。

    荆顿了下,接着欣喜若狂,松开了扼着允脖子的手,转为捧住他的脸,动作变得激狂。

    “早知道你也……我就早说了。”很久,荆依旧不怕热地抱着允,时不时舔舔他的唇,与他交换一下口水,带着说不尽的缱绻深,低语。也许一开始荆只是怀着报恩的心思接近允,但是在长年累月地相处下,这份心思早就变了质,无法克制地倾伏在瞎眼兽人强大的心灵以及倔强不屈的毅力之下,享受着对方的信任以及两人间有别于其他人之间的默契,并为其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

    允只是笑,没有说话,一边回应他的亲热,一边抬起手细细地摸过他的眉眼鼻唇,在脑海里首次清楚地勾勒出对方的模样,并将其深烙进心中。他想,这就是他将要相守一生的伴侣。

    ******

    荆和允要结成伴侣的事很快便在部落里传开了,众人反应各一。

    “什么?他们不是伴侣吗?”后来加入部落的兽人们十分诧异,在他们的印象中,两人一直形影不离,彼此照应,默契十足,从来没对任何亚兽动过心,就算是伴侣也不见得能够做到这样。

    “啊?荆和允?难怪我跟他明示暗示了无数次,他都没反应,原来是这样……出色的兽人都结成伴侣了,那我们亚兽怎么办?”一些对荆和允有好感的亚兽心里这样想,十分地失望,还有些忧心忡忡。

    “哦,终于要结了。”这是两人熟悉的朋友,明晃晃的早知如此的表。毕竟谁见过一个兽人对另一个兽人那样仔细用心,像伴侣一样呵护啊。

    “还有那么多单身亚兽,兽人和兽人怎么能结成伴侣?这是要灭族的征兆啊!”葛巫拿着兽骨拐杖在地上敲得笃笃地响,焦虑不已,却无可奈何。

    得到这个消息时,图和百耳正在勇士岛上,两人忙放下手中的事,带着几个孩子匆匆赶返部落,准备参加允和荆的结伴仪式。

    “百耳,你会不会觉得不好?”回程的船上,图知道允诺跟百耳的关系比其他人更近,担心他接受不了兽人之间的结伴生在最好的朋友身上,忍不住问。

    “怎会?”百耳疑惑地看向伴侣,心想我连你都接受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末了,又补了句:“除了不能生孩子,兽人和亚兽也没太大不同吧。”

    图语窒,他突然省悟,在百耳心中的性别区分,还只存在于男人和女人之间,至于亚兽和兽人,除了生子外,也仅仅是力量的强弱不同而已。

    不管别人怎么看,在部落集会之后,由萨亲自主持,谷巫祭告兽神,以及众人的祝福下,荆和允还是结成了伴侣。他们也许永远都不会拥有传续共同血脉的子嗣,但是他们却一定能相互扶持到老,在某一方因为受伤又或者其他灾难而失去生存能力的时候,为其撑起一片晴朗的天空。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天籁聆音,凌迟伤和青影的地雷。(http://)《穿越之将》仅代表作者雁过青天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www.yuehuatai.com平台。

    【】,谢谢大家!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