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83章 番外六
    就如兽人在一起会讨论亚兽一样,亚兽在一起的时候,也会讨论兽人。讨论他们的兽形,讨论他们谁比较勇猛和英俊,谁脾气更好更受亚兽欢迎。在这其中,图当仁不让地被排到了第一,然后还有漠的一身火焰般的红毛,允的好脾气都被交相称赞,甚至连外形上实在谈不上有什么优点的诺也有人提及,那些没有伴侣的兽人自然被谈论得更多。

    “首领大人的兽形也很威风啊。”陶陶捏了一堆的陶器,都没听到她们谈到萨,忍不住说了一句。

    此言一出,出现了片刻的冷场,然后红佾哈地一声笑出来:“就萨,外形没有图霸气,毛色没有漠好看,黑乎乎的,一到晚上看都看不见,哪里威风了?”自从萨拒绝了很多亚兽之后,他在亚兽中的人气就直线下降。红佾跟他以前是一个部落的,彼此知根知底,所以就算他现在是部落首领,也敢这样毫不客气地批评。

    这一番话立即得到了不少的支持。陶陶有些生气,手上捏的陶罐一下子扁了,他索性将泥巴扔到一边,大声说:“首领大人才没那么不好,他是所有兽人中最出色的!”他并不擅长跟人争执,所以一般都尽量少说话,但是这个时候却觉得绝不能任由别人这样说萨。

    亚兽们愣了下,然后不知是谁打头,接着都哈哈笑了起来,有人喊:“陶陶,你是不是喜欢首领,所以才这样帮他说好话?”

    “是啊,是啊,经常看到你跟在首领后面,不会真对他有什么想法吧?哎呀,陶陶,你可别犯傻,连最好看的亚兽首领都不喜欢,又怎么会喜欢你?”大部分人都在附和,有出于善意的提醒,但也有带着看笑话心思的。显然无论大家怎么刻意贬低萨,在心里其实还是知道他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兽人,所以才会众所一致地认为陶陶完全配不上他。

    陶陶被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得满脸胀红,想要辩解,又不知要怎么开口,最后只能闷不吭声,直到一个亚兽说了句不以为然的话。

    “什么首领?如果不是图和百耳让出来,怎么能轮到他。”

    陶陶赫地一下站了起来,瞪着说话的亚兽,很生气地说:“不是这样。根本不是……他一点都不喜欢当首领……”他又气又急,偏偏越急,越没办法将想要说的话表达出来,愤怒之下一脚将面前的泥罐踢了开,走过去一把抓住那个说话的亚兽就往外推:“你走,你走,我不教你!”

    亚兽们都惊呆了,想不到他反应这么大,纷纷上前劝说,但是陶陶却铁了心不肯再让那个亚兽走进制陶棚一步。

    “有什么了不起,我还不学了!”那个亚兽哼了声,甩了甩满是泥巴的手,转身就走。走出一段距离还不甘心,又回头冲着陶陶骂了句:“又不是人家的伴侣,你着急上火个什么劲?又丑又凶,难怪没有兽人喜欢!”说完,还挑衅地扭了下屁股,才飞快地跑开。

    其他亚兽都有些尴尬,其实也觉得那句话不好听,哪怕他们其中有部分是被萨拒绝过的,但都没办法否认萨在部落里的地位和影响力,那可不是一个让字就能办到的。他们只是嘴上说说,耳里听听,图个痛快而已,心里并不是真的那样想。

    “你跟他生什么气,你不记得,追萨最久的就是他吗?”红佾一把将陶陶拽了回来,没好气地说。他是直脾气,所以也喜欢与性子耿直的人相处。

    “那也不能这样说首领。”陶陶哼声,余怒未歇。至于那个亚兽后来说他的话,他反而没放在心上。

    “知道了,知道了,萨是最好的首领,这我们都知道。但对亚兽来说,他真的不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兽人。”红佾笑着说,倒是越喜欢起陶陶来,平时看着傻愣愣的,而且嘴笨话少,却没想到会这样护着自己在意的人,完全不怕得罪别人。

    他这句话说得中肯,陶陶也就没再辩驳,又坐回原处,默默地挖过一团泥,继续教亚兽们怎么制陶胚。但是心中却将这些话都记了下来,本来决定要慢慢减少去萨那里的想法被打消,他知道首领是不屑于跟人争论的,所以自己必须时时跟在首领旁边,像帮他解决食物一样应付那些不好听不公平的话。

    亚兽们的争论很快就一字不差地传进了萨的耳中,他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眼里浮起愉悦的神色,但对此并没说什么。倒是其他兽人听说了,忍不住笑。

    “虽然陶陶长得不太好看,更不会说好听的话,但做为伴侣倒是很好的。”有人动了心思。

    萨是后来才听说这话。在这之前,他一直觉得陶陶只是因为被迫,才愿意留在他身边,而他也认为自己不过是觉得这个亚兽很安静,不吵闹,能够让他忍受罢了,并没达到非要不可的地步,所以才迟迟没做出与其结成伴侣的决定。但不得不说,他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否则也不会在去荒原的时候将人一并带了去,甚至愿意让其坐在自己背上。又或者说,他会这样漫不经心,实在是觉得只要自己一回头,那人就在那里,并不用担心会被别的人抢走。然而,即将生的一件小事终于让他明白到自己的错误。

    陶陶本来已经打定主意,只要首领在部落,自己就紧跟他左右,帮他挡那些流言蜚语。但事的展总是不肯遵循人的意愿。

    两日后,部落集会。自从打败鹰族,将其驱逐之后,蓝月森林,包括海边部落的集会地点就慢慢转移到了百耳部落。外族到来,一般都会安排在盆地外面新建的营地里住宿,但是各部落的首领却需要萨亲自接待。

    之所以提到部落集会,是因为百耳部落的扬名,吸引了不少以前从来没打过交道的部落过来,这其中就包括了一个以亚兽为首领名为青的部落。青部落与其他部落颇为不同,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拥有一个美丽而且能力极强的亚兽首领,还因为他们掌握着更先进的医药知识以及冶炼技术。

    青部落的首领叫余浩,虽然很有智慧,但长得娇小玲珑,肤色白皙细嫩,不具有武力,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好几个兽人保护。

    萨对余浩很感兴趣,不过不是因为这个人,而是因为他们部落的技术。在跟两个巫长以及允诺等人商量过之后,打算跟对方结盟,以便能各学所长。这事自然是要由他出面。如果百耳在的话,肯定会告诉他不要主动表现出结盟的意思来,以免在谈判中落入下风,被对方借机索取更多好处。但通常况下,兽人都是不耐烦这些弯弯绕绕的,尤其是像萨这种性格有些散漫冷淡的人。

    “我会烧陶,会纺织,会种植养殖畜牧,还会创造文字,跟你们结盟,你能提供给我什么?”在听到萨的提议之后,余浩漫不经心地问,眼中有着无法掩饰的傲气。他虽然觉得百耳部落很强大,展也远远超过了其他部落,但是在他眼中仍然很原始。他有自信,在他的领导下,青部落会很快赶超这个部落。

    萨愣住,但他虽然不喜欢玩阴谋诡计,脑子反应却是很灵敏的,当下就说:“我们人数多,武力强大,能够为盟友提供很多帮助。”事实上,百耳的内功心法才是他们的根本,但是在没跟百耳商量过之前,他是不会以此为交换条件的。

    听到人数多的时候,余浩眼中闪过一丝不以为然,但是他仍不得不承认,在他曾经见过的兽人部落里,百耳部落的人口确实算得上多了。至于武力,他还没见过,无法做出判断。

    “我们部落与贵部落之间相距太远,就是生什么事,等你们来相助也晚了。”他口风微松,实在是因为青部落人数确实不多,哪怕他懂得再多,也不能让他们的人数在短时间内翻倍再翻倍。人少,意味着遇到极大的危险时,会无法抵抗。

    “这个我们自然有办法解决。”现对方不是那么爽快之后,萨也变得谨慎起来,淡淡说。

    “能否让我见识一下贵部落勇士的能力?”余浩也不着急追问,而是转开了话题。他一直听说百耳部落的兽人比其他部落的兽人厉害,心中其实不是那么相信的,因为一路走过来,看到了不少残疾的兽人,让他对这个部落的实力估算下降了不少。

    “当然。”萨微笑,目光扫过跟在余浩身后的几个兽人,现外形和体格都是极为出色的。而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这些兽人的目光大多数时候都跟随在眼前娇小亚兽的身上,里面满满都是爱慕和宠溺。

    莫非全是这个亚兽的追求者?他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不觉又仔细打量了余浩几眼。现这个亚兽比普通的亚兽身形还要矮小一些,黑黑眼,五官精致,皮肤又嫩又白,仿佛稍微大点力就会将他碰坏似的。论外形,连以前的微安都比他要逊上一筹,但是跟幻兽族的御却是天差地远。当然,御是兽人,当然不能这样比较。但是在看过神祗之后,是很难再被凡人的容貌触动的。所以萨很快就转开了目光,然后引着一行人往会客厅外面走去。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也许最初并不会觉得自己人见人爱,但是当现身边的人都为自己所倾倒之后,就会在潜意识中接受这种况,再遇到一个不为自己所动的人,会觉得无法接受,然后被激出心底的征服欲。

    事实上,萨对余浩跟其他人一样,不近不远,但也不会显得太过冷淡。然而余浩已经习惯了自他穿越到此片大陆之后,兽人们追捧爱慕的眼神,所以有些受不了萨过于平常的态度。当然,最主要的是这还是一个很强大部落的首领,年青,英俊,能力强悍。余浩在穿越之前本来就是弯的,所以不会为自己诡异的心态感到奇怪。

    “这位是阁下的伴侣?”他终于看到了跟随在萨身后的陶陶,第一眼还以为是兽人,但很快就从长以及穿着上判断出应该是一个亚兽,于是问。如果对方已经有伴侣的话,他想他就能够理解为什么不受自己吸引了,虽然会有些失落,毕竟兽人对伴侣还是很忠诚的,他没想过插足其中。

    听出他的说话方式与百耳有些相似,像阁下,贵部落这样的词语是兽人们不会用的,萨心中微动,想到对方广博的知识和超卓的智慧,不免有了某种猜测。邪灵前有百耳,后有鹰主,既可为福,亦可为祸,所以他心中并没有偏见,只是有些警惕。听到问话,他回头看了眼,摇头,“这是我族的制陶师。”但却没有将陶陶介绍给对方的打算。

    陶陶跟在他身后几年,对他十分了解,听到这句话,便安静地沉默着,连对面看过来的探究眼神都没有回应。

    余浩闻言,心中莫名有些窃喜,又见那个亚兽又粗蛮又木讷,便不再关注。

    出来挑战的是跟在余浩身后的一个兽人,兽形为黑豹,不是青部落的第一勇士,但武力也很强,排得上前三。不过百耳部落的兽人与普通兽人间的差距已不是一点两点,萨为了震慑对方,所以直接从老黑河部落的残疾兽人中叫了一个出来迎战。这些残疾兽人是最初跟着百耳出来的那一批,武力之高不是后来的人可以相比的。但是青部落的人不知道,当他们看到对方竟然让一个断了半条前腿的豹兽人来跟己方杰出的勇士比斗,都感到被侮辱了,脸上毫不掩饰地浮起了怒气,而那个主动挑战的兽人更是想要直接转身离开。

    “怕了?”豹兽人是果,他看见青部落人的反应,不由嘿然一笑,讥嘲地说。

    那个兽人受激,蓦然回过身,伏低身体,呲牙出威吓的咆哮,心里却已决定要让对方输得很难看。然而果浑不在意,还有心低下脑袋舔了舔断腿,直接刺激得对手瞬间抛开欺负弱小的心理障碍扑了过来。

    就在青部落的人都以为这个讨厌的残废兽人要倒霉的时候,只觉眼前一花,下一刻他们族里杰出的勇士就被那头断腿豹咬住脖子踩在了地上。黑豹兽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败的,但是他却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在对方强大的威压面前,自己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和勇气。

    “还有谁来?”果有些意兴索然地松开口,退后一步,看向青部落的人。事实上,他已经很久不跟外族兽人比试了,如果不是萨直接抓到了他,他倒是宁可趴在那里晒晒太阳,逗逗亚兽。

    傻子都看得出来两方的差距有多大,青部落第一勇士自认做不到在一个照面就把同伴制得无法动弹,也就不再出丑。兽人都是尊敬强者的,绝不会输了还要嘴硬不承认,更不会自不量力。

    “不知道贵部落还有多少像这样勇武的兽人?”余浩眼睛亮了起来。

    “一半以上。”萨也不隐瞒,回答得干脆。事实上,原部落里大都修习过内功,只不过是时间长短,资质好坏的问题,彼此间能力相差并不算太大。至于较弱的另一半,是后来才加入部落的。

    “我对结盟之事十分感兴趣,但是在这之前,能否让我先了解了解贵部落的况?”余浩终于松口。

    “当然。”萨认为这个要求十分合理。

    “我希望萨首领能够全程陪同。”余浩立即提出要求,以免被对方随便拉个人过来。当然,私心也是有的。连一个残废的兽人都这样厉害,就更不用说他们的首领了。

    “好。”萨毫不迟疑地回答,结盟还是次要,主要是因为心中的猜疑,他不放心将这个亚兽/交给其他人。

    于是,在休息一天之后,余浩便开始了对百耳部落的参观。当他现那个亚兽制陶师仍跟在萨的身后时,不由有些不悦。

    “与阁下谈结盟事的时候,我想并不适合其他人在旁边。”他说,然后打了跟着他的那些兽人,让他们各自去办自己的事。

    萨心想这个青族的族长忒多毛病,但仍然让陶陶回去了。陶陶却敏感地察觉出对方的心思,见萨没像以往那样拒绝,只以为萨也看上了对方,那么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以后当然不必再去。只是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有些空落落,还有些难受,回到自己的屋子后有种不知要做什么的感觉。

    陶陶是过了两天才渐渐适应过来的,但是随着萨跟青部落亚兽首领单独相处的时间增长,部落里的人看他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有些异样起来,有同,有幸灾祸,也有本该是如此的理所当然。

    “你傻啊,怎么让萨跟那个青部落的亚兽单独在一起?”总是还有人打抱不平,红佾在制陶棚找到正在用心捏制陶锅的陶陶,拎着他的耳朵大声吼。

    陶陶只觉得耳朵被震得嗡嗡地响,好一会儿才再次恢复听觉,不由偏头在肩膀上蹭了蹭,才看向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他朋友的红佾,平静地说:“以前是首领让跟,现在首领不让跟。”他明白红佾的意思,可是他跟首领一直都不是那种关系,他也从来没奢望过,甚至连想都不敢想。首领对他很好,让他吃饱肚子,给他安稳的生活,让他不用依靠兽人也能活得很好,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出去的时候还愿意驮他,他怎么会阻拦首领寻找伴侣。而且,首领的事也不是他能阻拦得了的。

    “你这个笨蛋!”红佾伸指点着陶陶的脑袋,几乎是从牙齿里迸出这几个字。可是心里显然也是清楚的,相比于那个青族的亚兽,无论容貌还是能力,陶陶都实在是差得太远了。于是颓然,一挥手,“算了,不跟就不跟,反正跟了这么久也没成果,还不如换个兽人,不见得就比萨差。”

    陶陶当他是说笑,没有放在心上,哪知第二天就有兽人送猎物上门了。

    “陶陶,我觉得你很好,给我做伴侣吧。”兽人来头不小,是参与百耳部落初建的那一批人之一,叫歧,当初百耳还给他接过腿骨。论武力,他跟萨也有一拼之力。对于陶陶,他原本是没看在眼里的,毕竟不是每个兽人都会喜欢粗手大脚的亚兽,但是当他听过陶陶维护萨的行为之后,便觉了这个亚兽的好,动了心思,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献殷勤而已。

    陶陶有些呆愣地看看地上的软骨兽,又看看长得强壮高大而且英俊的兽人,一时有些手足无措。这是第一次有兽人追求他,而且还是这样优秀的兽人,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捉弄他。如果不是,他又该怎么回答。

    他眼中掩饰不住的惊慌让原本只是理性地认为他是个合适伴侣的歧第一次觉得其实这个亚兽也挺可爱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继续说:“部落集会结束后,就会有结伴仪式,如果你愿意,我们现在就去巫长那里先报个名……”

    他的话没能说完,就感觉到一股狂猛的杀气袭了过来,忙往后疾退两步,避开了一招凌厉的攻击,便看到他亲爱的朋友,伟大的首领大人带着一身强大无匹的气势挡在了他和陶陶之间,黑色的眸子里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他是我的人,谁让你打他主意的?”萨露出锋利的牙,寒声质问。

    这些天他上午要接待前来参加集会的各部落首领,下午又要陪同那个莫名其妙的青部落首领参观部落,回答他奇奇怪怪的问题,虽然早就注意到陶陶没来,一时间也无暇理会,直到刚才带余浩去参观部落的织房时,听到那些亚兽在说歧向陶陶求为偶的事,心中顿时慌了,再顾不上跟在旁边的余阳,化成兽形就冲向制陶棚。

    织房和制陶棚相隔并不远,这也是为什么歧在那边还没说上两句话,这边已经人尽皆知的原因。当萨赶到时,一眼看到歧和陶陶正面对面地站着,还将歧后面的话听进了耳中,而陶陶似乎还一脸考虑的样子,登时觉得一股怒气直冲脑门,让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胸中充满杀意,扑了出去。如果不是歧实力不弱,这时只怕已经受了重伤。

    直到说出那句话,他才清醒过来,突然明白到自己的愚蠢和可笑。什么习惯,什么可以忍受,原来他早就喜欢上了这个亚兽,却还在那里懵然不知,给别的兽人留下可趁之机,连图那个笨蛋都不如。

    “在他没有成为你的伴侣之前,我都有追求的机会。”歧笑道,其实心中已经明白自己没有机会了,不过能够看到一向冷清的萨气急败坏,还是很值得的。而且,做为一个兽人,哪里能够这样轻易退让,那样的话,以后还能有亚兽看得上他吗。想要抱得伴侣归,行啊,先打一架吧。

    “你没有机会。”萨俯低身体,语气再次恢复了平日的从容淡漠,语音未落,身影已经窜了出去。

    歧不敢大意,立即化出兽形迎上。一狮一狼转眼战在一起,一时间只见飞沙走石,杀气弥漫,逼得围观的人不得不往后退开。

    随后跟来的余阳终于见识到了百耳部落兽人真正的实力,才明白自己部落的兽人与其根本没有可比性,该怎么做出选择,已经不需要再考虑。虽然他实在看不出那个制陶师有什么好,竟然惹得两个这样强悍的兽人为之决斗,但他是个聪明的人,不会因为自己那点小小的虚荣心而坏了两个部落间的关系。能跟这样的部落结成盟友,而非依附,已是相当不错的结果。

    而与他同样不解的还有陶陶,他完全想不到竟然还有兽人会为了争夺他而生战争,这简直跟做梦一样不真实。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骄傲的,他着急,慌乱,害怕,担忧,如果他们中任何一个因此受伤,他都会良心不安。然而别说阻止,就是靠近一点战圈都办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

    “干得好,陶陶。”红佾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他的身边,贼笑着说,目光瞟了眼余浩,嗤了声,故意扬高声音:“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咱们部落的兽人是那么好抢走的吗!”

    余浩听到,淡淡看了他一眼,不做回应,但高傲的神色直接将红佾的气势打压了下去。他是不可能跟一个粗俗无知的原始人生争执的,没得降低身份,哪怕对方的话刺得他心中滴血。

    直过了大半日,战争才结束,当然是以萨的胜利结束,不过两人都带了伤,谁也不比谁好过。

    “陶陶,你会幸福的。”歧叹口气,走过去叼起带来的猎物,送上自己的祝福,然后洒然离开,一点都没有失败者的落魄。他又不是第一次输给萨,没什么丢脸的。

    等他离开,萨才缓步从容地走到陶陶面前,黑色的长毛上滴着血。

    “做我的伴侣!”不是请求,而是宣布。

    陶陶这时才现自己的身体一直紧绷着,指甲抠进了制陶棚的木柱子里面,浑身冒着虚汗,听到萨的话,再看他伤痕累累的身体,只觉眼前一晃,差点失力地摔在地上。萨身形一闪,化成人形,将他抱起,然后大步走回自己的石屋。

    余浩看到鲜血从他肩膀上冒出,滑过□□麦色的背,顺着结实的臀,与长腿上的伤口汇合,再继续流下,莫名觉得这一幕性感得不可思议,让他有些动,回头看向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兽人们,将手伸给了离得最近的那个。

    ******

    “我能走。”事实上,萨抱起他才走了两步,陶陶就缓过了神,只是人太多,不好意思挣扎,于是一直到离开人们的视线,他才开口。

    萨冷冷扫了他一眼,于是他闭嘴了,并放弃了挣扎的打算。

    “如果我没来,你是不是打算答应他?”直到上了二楼,萨才将陶陶放下,单膝跪在他面前,沉声问。

    “我……我不知道。”陶陶讷讷地应,面对着他健壮结实的身体有些不好意思,面红耳赤地别开头,但很快又转了回来,担心地说:“你受伤了,我去找巫长过来。”一边说一边有些慌乱地爬起身,就要往外面跑。

    不想萨蓦然伸手,一下子将他拽进怀里,然后翻身压在了地板上。

    “这种伤对兽人来说没什么影响。”萨看着他惊诧的眼神,缓缓地说。

    “可是……”陶陶有些着急,不明白今天这些兽人都怎么了,伸出手想推又不敢推,怕让对方伤上加伤。

    “没有可是。”萨一手仍紧紧地抓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则抬起来,将他散落在脸上的头捋到耳后,看着眼前平凡无奇的脸,问:“我要你做我的伴侣,你愿意吗?”在已经为两人的关系做出决定之后,他才问这个问题,次序完全颠倒,然而心中的忐忑丝毫不逊于其他向自己心仪亚兽求偶的兽人。

    陶陶愣了下,因为这句话,脑子里再次浮现之前两个兽人打斗的场面,浮现歧的祝福,萨强硬的宣告,心中不由乱成一团,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就好比一颗长在高高悬崖上的甜美果子,愿意每天看着,保护着,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够将它摘取到手一样。这个时候那颗果子正摆在他的面前,散着诱人的甜香,触手可得,反而让他不知所措了。

    “不愿意也不行。”久久没等到肯定的答复,萨眼神微黯,不容拒绝地说,然后低下头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唇。

    萨的吻很生涩,承受他吻的陶陶也很生涩,但是吻的人很急切,像是迫切地想要确认什么,而被动承受的人在过了最初的呆愣之后,也认真地给予了回应。当两人吻得胸口痛,气喘吁吁地分开时,萨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欢喜。

    “陶陶……”他声音沙哑,一向笃定的眼神竟在这个时候变得那么惶恐不安,将他的绪毫无遮掩地显露了出来。

    “好。”陶陶眼角有些红,但没再迟疑。如果是别的兽人,他也许会怀疑那个人在捉弄他,但是这个人是首领大人。首领大人是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

    萨的神色怔忡了下,而后笑容从他的唇角慢慢泛开,延伸到黝黑的眼眸,最后至整张俊脸,他笑出声,再次将人吻住。

    而另一边,红佾正笑嘻嘻地给满身伤痕的歧敷上黑黑绿绿的草药,还不忘取笑,“真没用啊,这么多年了,还是打不过萨。”

    这样的伤,兽人其实不需要用草药的,不过歧觉得自己一个人躲在屋子里舔伤的话,有点太可怜了,所以没有拒绝来看笑话的红佾的帮忙。听到这话,他瞥了眼红佾那张虽然幸灾祸,但看上去还是很漂亮的脸蛋,突然冒出一句:“要不,你做我伴侣吧。”

    话一说完他就后悔了,觉得不该用这样轻率的态度对待一个亚兽,哪知红佾看似漫不经心地顺口就应了声:“好啊。”

    歧张开嘴却没能出声,隐隐觉得自己好像踩进了一个早准备好的坑里,就像百耳曾经教给亚兽们的那个什么……陷阱,对,就是陷阱!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圆滚滚毛绒绒扔的手榴弹,谢谢一文钱和麥麥扔的地雷。(http://)《穿越之将》仅代表作者雁过青天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www.yuehuatai.com平台。

    【】,谢谢大家!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