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84章 番外七 1
    昭在离开部落之后,本来是想着就在附近找个地方住下,一直熬到阿帕规定的最低历练期限。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时常偷偷回部落看两个幼弟,还有阿帕阿父。然而计划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不过一天,他就被揪了出来。面对阿父冷峻的脸,阿帕严厉的眼神,还有弟弟们好奇的眼神,他抹了把泪,万分不愿地离开了部落所辖的森林,往大海的方向走去。至少,那边他还算熟悉。

    大海很辽阔,海岸线很长,哪怕勇士部落再强大,也不可能将全部的海岸线纳入自己的领地。昭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运,所抵达的海边正好是勇士部落影响力没有触及的地方。

    那里分散着一些海洋兽人的部落,有的建立在海礁岩石上,有的建在离水面有一段距离的海底,这是昭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过的。但是他天性自来熟,加上特别怕寂寞,所以很快就被那些人接受了。

    “从这里划骨浮,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天黑一次弯一根手指头,等到这只手变成拳头的时候,就会看到一座很大的岛。在那岛上有很多很美味的果实,可以用来度过雪季。”一个海族兽人告诉昭。骨浮就是那种用海兽骨头做成的筏子。

    对于在大海的深处有什么东西,昭其实不是很感兴趣,他觉得他可以在这个部落里住下,一直熬到历练结束,因为这个地方离自家阿父的地盘并不算远,要回去也很容易。但是他还是很好奇一件事,“到了雪季,海面结了冰,你们要一直住在海底下吗?”

    “不,我们会搬到岸上,在海边的悬崖上面,有我们过冬的洞穴。”那个兽人老实地回答,然后又将话题转到了长满美味果实的岛上:“雪季快到了,我们部落要派勇士去岛上采积果实,你要不要去?”

    对于越大越懒的昭来说,他当然是不想去,但是他再傻也知道,要想在那个过雪季的山洞里占有一块睡觉的地方,不去是不可能的。

    “去啊。当然要去,我已经成年了,这种事是成年勇士应该做的事,我怎么能不去呢。”他挺起胸膛正气凛然地回答,于是获得了这个部落兽人们赞许的目光。

    出的那天天气晴朗。当然,在雪季到来前的一个月,天气总是晴朗的。海兽部落的人们将十个大骨浮推到了海里,在族老以及亚兽们期盼与祝福的目光中,撑筏入海,往五天海程的果子岛而去。在那一瞬间,昭胸中不由升起万丈豪,誓要帮他们弄回很多很多的食物,平安地度过这个雪季,甚至连之后的几年要怎么帮这个部落变得像百耳部落一样富足都开始在心里计划起来。

    这时的大海是温和的,连行五天都没遭遇到大风浪,海兽人们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枯燥的行程,并没什么感觉,何况他们还可以像森林兽人走在森林里那样不时跳进海里畅游一翻,追逐一下猎物,只苦了昭。他虽然有一半的时间在勇士岛居住,也会游泳,但是他并不喜欢长时间在海水里泡着,尤其是兽身的时候。所以在终于看到目标岛屿之后,他兴奋得又跳又叫了起来,完全与他自认为的成年气场不匹配。海兽人们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不过却不是为了终于可以脱离大海,而是为岛上香甜的果实。

    在五天的航程中,海兽人们已经跟昭在岛上应该注意的事项,并一再强调有的地方是不能去的。好奇心重的昭一听到有不能去的地方,怎么可能不追根究底,很快就从实诚的海兽人嘴里得知,海岛中心是邪灵的地方,进去的兽人会再也出不来。对于已经有一个邪灵阿帕的昭来说,并不像大部分兽人那样一听到跟邪灵有关的事就感到敬畏,反而觉得很亲切。加上胆大包天,在还没上岛时就动了去一探究竟的心思。

    果子岛正如海兽人所说的那样,到处都长满了丰硕的果实,而越往海岛深处走,果实种类越丰富,卖相也越好。但是海兽人却只在海岛外缘采摘,完全没有意思再往里面走,同时还不断喊住想要乱跑的昭。昭心痒难耐,加上阿父阿帕连带周围的叔叔伯伯两个兄长都是极厉害的人物,所以哪怕百耳再严厉,还是不自觉将其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于是甩掉其他人,独自去探查那传说中的邪灵之地就完全是不让人意外的事了。然后事实很快向他证明,传说之所以能够成为传说,而且还被整个海兽族人所忌惮,肯定是有它的理由的。

    在林子里转了整整六天,始终没能够再回到来时的海滩,甚至无论他怎么出啸声,也无法联系上海兽人之时,昭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慌乱。事实上,在第一天进入岛心,却现走不出去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有些不妙了,后来的几天不过是在证实这一猜测而已。

    沮丧地趴在一棵附近最高的大树树桠上,刚才他站在这里,试图看清四周的环境并寻找到出去的路,结果显然是让人失望的。昭透过树枝树叶望着蔚蓝无云的天空,开始想念大哥萧图和二哥旭了。他知道如果他们在这里的话,也许能够想出离开的办法,现在却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还有那只喜欢跟在旭身边的彩羽胖鸟,有了胖鸟,就不用在林子里绕来绕去,直接从天上就可以飞出去了。

    昭胡思乱想着,突然就觉得有些伤感起来。

    “阿帕,等很多很多年后你都没看到我回去,你会不会像以前找阿父一样来找我?你还是不要来找了,这里太古怪了,到时你也被困在这里面,阿父和其他人又要来找你,然后他们再被困住,最后大家都要回不去了。阿帕也不要太伤心,因为还有三个哥哥和两个弟弟在呀……可是不伤心的话,阿昭好像会有点难过,要不就伤心那么一点点好了。如果实在想我了,就跟阿父再生一胎吧,说不定能生一个跟阿昭一模一样的……不过最好还是把这个成年历练的规矩废除才好,要跟家人分开那么多年,两个弟弟那么小,怎么受得了啊。像大哥古就出去了好些年,回来我都要认不出他来了……”他一个人在那里絮絮念着,从百耳念到图,再从古念到自己的一群兄弟,然后是部落里玩得好的伙伴们,百耳部落,勇士部落以及草原部落所有认识的人,甚至连曾经去过的荒原猴部落都没漏掉,间中口渴了就啃两个果子,也不去狩猎,足足念了大半天,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甚至有转向把花花草草都满含感地数上一遍的趋势,导致一个隐在暗处观察着他的野兽忍无可忍,嗷地一声扑出,决定采用最粗暴的方式令其闭嘴。

    昭虽然有些话唠加上不知天高地厚,但是那一身本事却是在百耳的压制下实打实练出来的,一感到杀气,立即从树干上跃了起来,却没有闪避,反而迎了上去。可以说他这几天着实憋得慌了,但自幼的教育又让他做不出拿林子里的那些野兽撒气的事,这时有找死的自己找上门,他哪里还不赶紧抓住机会。

    来的是一头长得极丑陋的野兽,布满疤痕的身体,扭曲的四肢,斑驳脱落的皮毛,只能勉强看出是一头黑毛豹兽,不过它体型雄伟,眼神凶戾,给人很强烈的压迫感,不像普通的野兽。

    “好丑啊!”昭很诚实地表了感叹了一句,说话间,已经与那头野兽迎面交战在了一起。

    开始时昭还抱着轻视的心态,没有全力施展,毕竟在森林里单打独斗能赢过他们部落兽人的野兽几乎已经不存在,他虽然刚成年,但战斗经验却很丰富,所以认为这只野兽就算比其他的看起来要不好对付,但也不至于对他造成威胁,直到被对方一爪子在身上留下三道深深的伤痕,他才收起轻敌的心思。

    咔嚓一声,那头豹兽躲开了昭迅猛的一爪,所立之处的树干却被拍断,它脚下落空,收不住势往地上坠去。昭紧跟着追了下去。豹兽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在昭咬上它喉咙之时,突然做出了一个完全不可能做到的动作,腰臀一摆,竟然从后面一下子翻到了昭的背上,一口咬在眼前宽厚矫健的肩膀上,如果不是姿势所限,它恐怕更愿意一口咬断昭的颈椎或者腰椎。昭痛嗥一声,往地上侧滚,那豹兽跟着倒下,利齿未松,但是一条前腿却暴露在了昭的眼皮下,被他张口狠狠咬住。骨骼断裂的响声在混战中显得那么轻微而难以引起人的注意,豹兽痛得浑身抽搐了一下,却没有出叫声,只是下颌收得更紧,眼睛里闪着熊熊怒火,显然是想连肉带皮从昭身上咬下一块来。一白一黑两兽在林子里翻滚撕咬,比拼着耐力和忍痛能力,直到彼此身上都沾上斑斑血迹,力气双双告罄,瘫倒在地。

    天黑了下来,三轮月亮出现在天空,透过阔大的树叶,将光亮投射进林子里布满落叶和灌木的空地上。在一片倾倒的灌木丛里,光与影,明与暗的交错里,毛斑驳的豹兽动了一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本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昭蓦然睁开眼,眼神凌厉地看了过去,很明确地传递出不惧再战的意思。那豹兽在原地站了片刻,然后一瘸一拐地走进了丛林深处。过了许久,昭确定对方是真的离开之后,才放松地闭上眼。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更可能要隔几天。在这之间如果看到更新,应该是我在修改文,被锁得实在太多了。在这段期间大家扔的地雷,实在不好查看了,所以就在这里道一声谢,对所有扔过雷的朋友以及留评的朋友们。(http://)《穿越之将》仅代表作者雁过青天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www.yuehuatai.com平台。

    【】,谢谢大家!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www.yuehuatai.com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