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将 > 第185章 番外七 2
    之后数天,昭再次恢复了无聊。林子里转来转去,似乎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又似乎每个地方都一样,总之一句话:走不出去。能对他产生威胁的丑陋豹兽应该是躲在某处养伤,一直没见踪影,而林子里的其他生物大约出于对强者的畏惧,直接是绕着道走,所以昭感到十分的寂寞。最后在捕食之余想出了一个十分缺德的消遣方式,用所学过的各种方式追捕林子里的生物,捉到后必然要听他絮絮叨叨念个够后才放走,然后下次再继续。

    一时间密林里被折腾得鸟飞兽跳,虫豸乱窜。令那在此安静居住了多年的豹兽忍无可忍,又跳出来跟他打了一架,结果仍是两败俱伤。昭养了一段时间后,故态复萌,林子里的动物都快被折磨得神经脆弱了。而同样神经脆弱的还有那只豹兽,它实在是受够了,于是两只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干上一架,那架式几乎要赶上夙世仇敌了。可惜谁也奈何不了谁,最终都是落得伤痕累累,各自躲起来养伤的下场。

    昭是个不记仇的脾气,对那丑兽倒是没什么恶感,甚至在连番战斗中对其生出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可惜对方平时不肯露面,否则他倒是很愿意与之结交一下,两人说说话谈谈天什么的总比一见面就打架好吧。而最让他烦恼的就是,不知从哪一天开始,那只丑兽就再也没出现过,林子里的鸟兽虫豸也在不知不觉间慢慢销声匿迹,每天除了看天爬树,还是看天爬树,四周安静得只剩下风吹过树林的声音。真是太寂寞了!

    然后就在某天早上,睡在粗大树干上的年青兽人被鼻尖的冰冷给惊醒,睁开眼,一片白茫茫。下雪了。

    下雪了!懵了半天,昭赫地跳将起来,结果脚下踩滑,滚下了树干。好在他身手不差,连落两根树枝,在枝叶间荡了几下秋千,终于止住了落势,停在最靠近地面的那根粗树杈上。只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松口气,因为他终于想起一件事,他还没有准备过雪季的食物。

    密林里树叶并没有完全落光,有的还挂着一些晚熟的果子,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猎物越来越少,昭仍然每天都可以吃饱,于是直接把雪季储粮的事给忘了。要知道在部落里时,这些完全不用他操心,他不过是在该出力时跟着出力而已。对于一个性格懒散,明明很聪明却不爱动脑筋再加上有点懒的兽人来说,这个结果实在是一点都不让人意外。可惜深知自家儿子脾气的百耳竟然没想到这一点,临行前忘记了叮嘱几句。

    幸好,树上还有一些没掉落腐烂的野果,同时他还能从地里挖出一些足以裹腹的块根来。只可惜这些对以肉食为主的兽人,尤其是一个从来没饿过肚子的刚成年兽人来说完全是不够的。

    在连吃了好几天的果子之后,肚子里已经寡淡得没有一点油水每天半夜都被饿醒的昭终于想起一个问题,林子里的那些野兽哪里去了?这个林子不是转不出去的吗?

    也是他粗心,之前就有察觉到林子里的野兽越来越少,但却从来没往这上面考虑过,但凡那时想到,悄悄跟着一只野兽说不定就能转出这块地方。如今却已经晚了,别说野兽,便是只虫子也见不到影子。

    也许他会饿死在这里。某天,看着挖处来容身的树洞里已经没剩下多少的冻果子以及根块,刚成年的兽人如是想着。他大约会是兽人史上第一个因为粗心而被饿死的兽人。幸好不会让其他人知道,不然阿父阿帕一定会觉得很丢脸。想到此,他终于开始深深地反省。

    雪地里留下一串又一串迷乱的脚印,树干上也刻上了指引方向的箭头,然而这一切印记从什么地方起始,最终还是又回到了什么地方。原本一天数次的转悠变为一天一次,再变为数天一次,昭的步伐越来越缓慢拖沓,饥饿由最初的试探到露出其穷凶极恶的爪牙花了将近一个满月的时间。而年青的兽人还在想着那只丑兽不知去了哪里,好久不跟它打架,挺想念的事,便饿晕在了寻找出路的雪地上。

    被饿晕的年青力壮的兽人。昭继忘记屯雪季食物之后,再次创造了兽人界的新记录,距离他会饿死的猜想仅一步之遥。一步之遥,如同天堑。

    再次醒来,四周一片漆黑,没有风雪,也没有让饥饿的人颤抖的寒冷。昭觉得口腔里似乎有久违的肉香味,不由咂巴咂巴嘴,然后舌头从牙缝里卷出了一点残留的肉渣,证明不是他的幻觉。他有些疑惑,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饿得神志迷糊时潜力暴捉到了猎物,直到耳中传来呼吸声,才现还有其他人……或者野兽存在。

    耸了耸鼻子,他感觉气味挺熟悉的,而后突然嗷地一声便扑了过去。黑暗里一阵鸡飞狗跳,很快又尘埃落定,昭气喘吁吁地被压在了下面,动弹不得。实在是饿得太久了,就算马上吃饱也不见得就能恢复力气,何况他这时醒虽然醒了,肚子却还是空的,哪里还有力气,能够跳起来已经是极限了。

    “喂,丑家伙,是你救了我吧。”他挣扎了两下,也没从压在身上的庞大兽体下挣脱出来,索性不再动了,四肢大张地瘫倒在原地,说。不是询问,而是陈述。想也知道,除了这只丑兽跟他还算有点交,林子里的其它生物恐怕都恨不得他早死,又怎么可能救他。救他好让他吃掉它们吗?

    丑兽低低吼了声,昭只觉得身上一轻,呼吸又顺畅起来,轻盈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山洞里响起,走出一段距离后停下,大约是在那边卧下了。

    “你睡了吗?这就是你住的地方啊,为什么我在林子里转了那么久也没现,它究竟藏在哪里?唉,可惜你不能说话……不过没关系,你救了我,就是我的兄弟,我以后都会对你很好很好,再也不跟你打架了。”昭忍着辘辘饥肠,一边摸索着向丑兽靠近,一边说话。虽然很想跟对方再讨点吃的,不过没好意思。他脸皮是厚,但却不会厚到去抢夺他救命恩人的食物的地步,因此只能靠说话来忘记饥饿。“你知道那些野兽都跑哪儿去了吗?你能不能找到?你要是知道的话,就带我去吧,我打到猎就分你一半的食物……”

    嘭!一样东西落到昭面前的地上,打断了他的话。昭伸出爪子碰了碰,又耸了耸鼻子,确定是一块被冻得*的肉块,不由害羞地说:“这怎么好意思呢。”虽是这样说,脚下却已将那肉扒拉到近处,大口啃了起来。洞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丑兽默默地松了口气。

    这一块肉不小,却也只够昭吃个半饱,但相较于前一段时间只能啃冻果子还差点饿死的况,他已经很满足了。何况这还是别人舍给他的,他多吃这么一块肉,就意味着丑兽可能有一顿要饿着,所以他心里只有感激,而无不满。

    吃完东西,又休息片刻,昭精神来了,开始摸黑在洞里瞎逛,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片刻后确定,这是一个不算大的方形石窟,一头连接着一条狭窄的只够容一兽通过的石道,另外一头则被丑兽拦着,不准他过去。因为感激丑兽的救命以及赠食之恩,他选择了退让,避开了那方。本来他还以为是出口,后来才知道那边只是一个储藏食物的小石洞。让人奇怪的是,洞里很暖,而且没有寒气透入,却不觉得气闷,不知道空气是从哪里透入的。

    顺着狭窄的石道往前走,中间没有岔道,这免去了他在黑暗里迷路的可能。身后有细微的脚步声,很显然,丑兽跟了上来。昭并没有被监视的自觉,反而很高兴,因为终于有伴了。

    大约走了将半骨锅水烧开那么长时间,前面突然宽敞起来,空气变得清凉起来,依然不冷,但却夹杂了其他动物的气味,其中竟然还有曾经被他捉弄过的老朋友。昭精神一振,眼前立即浮现了无数肉块飘来飞去的美好画面,然而当他捺下心中激动嗅着气味听声辨位想要扑杀一只藏在山洞里的食草兽时,却被跟在后面的丑兽跳出来拦住了。

    原本安静的山洞里一阵骚乱,除了食草兽杂乱的奔逃声外,还有食肉兽警告的低吼。没想到在这黑暗的洞穴里,食草兽和食肉兽竟然齐聚一堂,真不知道它们之间是和平共处在此度过雪季,还是食草兽被食肉兽豢养起来作为食物。昭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很大,那么想要得到食物,就只有先干掉食肉兽。

    “欸,你别挡着我啊,等我多杀几头野兽,咱们这个雪季就不用饿肚子了。”一人一兽武力本来就相当,这时昭无心跟丑兽再打斗,自然很轻松就被对方压制住了,只能好声好气地劝诱。

    不想丑兽却固执得很,放开他可以,但是只要他稍微流露出要扑杀山洞里其他野兽的意图,就会被它扑倒。最后他终于悟了,以为这山洞里的野兽都是丑兽的,只好悻悻地回转,同时决定要扒紧丑兽,先熬过雪季再说。

    黑暗里分不清白天黑夜,昭每次都是饿得快要受不了的时候才能得到一块连塞牙缝都不够的肉,而他现,丑兽跟他进食的次数是一样的,至于份量,从其进食的时间来看,也并不见得会比他的多多少。他完全不明白,外面的大洞窟里有那么多的食肉兽食草兽,为什么还要强迫自己饿肚子。可惜不管他心里怎么想,只要他往外走,丑兽就会紧跟着他,严防死守地不准他祸害那些野兽。好在昭虽然性格惫懒,但却是个说到做到的兽人,他说过要对丑兽很好很好,既然丑兽不让他捕杀那些东西,他就算再饿也会忍着。

    相较于饥饿,另一件让昭难忍的事就是寂寞。黑暗将寂寞无限放大,除了在警告他时,丑兽从来不出声响,对于一个话唠来说,这可以说算得上是最痛苦的事了。在黑暗的洞穴里探索了很久也没能够找到出口之后,昭便放弃了这项消耗体力的活动,改为对着黑暗以及丑兽的呼吸声将自己从小到大的事十分详细地回忆了一遍。丑兽没有回应,但也不再像雪季来到之前那样粗暴地打断他。(http://)《穿越之将》仅代表作者雁过青天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www.yuehuatai.com平台。

    【】,谢谢大家!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xuan1(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