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默示录开始 > 第二十八章 樱花盛开
    第二十八章樱花盛开

    夜晚。

    气温降低,寒风呼啸着。

    餐桌上,宫本丽和鞠川静香,以及小萝莉三人看着丰盛的晚餐,都惊叹不已。

    “哇!好丰盛啊!”

    “沈光酱好厉害啊!”

    毒岛讶子,也微笑着看着,也同样惊叹——不过,这一刻,她没有了御姐风范,看起来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让人倍外的怜惜——这一点,不只是沈光发现了,宫本丽和鞠川静香两人也发现了,只是两人很配合,装作没有发现。

    岛国人不喜欢给别人找麻烦——回来之后的毒岛讶子一直装作没事,不给他人带来困扰。

    毒岛讶子的变化,也只有小萝莉不知道。

    “哥哥好厉害啊!”

    小萝莉眼巴巴的看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却没有动手偷吃东西——爱丽丝是好孩子,爱丽丝不能偷吃的!

    在她们旁边,是那只小狗在转悠着,看着桌上的食物,摇晃着尾巴,哼哼的小声叫着,不断的讨好几人,希望得到食物。

    宫本丽和鞠川静香仿佛才认识了沈光一般,两人没想到沈光居然会做如此丰盛的料理。

    小萝莉注意力完全被这些丰盛的食物所吸引——就差点对沈光说,好想吃啊!哥哥!快开动吧!快开动吧!

    看着三人赞叹而期待的样子,沈光也很高兴——作为一个厨师,最高兴的就是得到食客的认同,沈光虽然不是专业的厨师,但他还是希望他的作品得到认同的。

    今晚的晚餐,也不是沈光故意卖弄――少了毒岛冴子准备,鞠川静香两人晚饭都成了问题。宫本丽厨艺还可以,鞠川静香完全是天生黑暗料理大师,经过她的帮忙之后,宫本丽也制作出了黑暗料理来。

    沈光不想拿自己的肚子开玩笑,只好自己动手了。

    “别客气!那就开动吧!”

    “嘻嘻!那我就不客气了!”

    “开动!”

    晚餐的气氛还算是愉快,晚餐之后,宫本丽和鞠川静香默契的负责收拾残局,而沈光则拉着毒岛讶子,来到温暖的楼上。

    楼上,地板上铺着羊毛毯子,整个房间都是暖色调。

    没有其他人,毒岛讶子跪坐着,一动不动,整个人表现出从未有的柔弱来。

    沈光根据记忆中,以及现在所掌握的判断,什么话也不说,上前,直接抱住她。

    毒岛讶子惊呼挣扎,但沈光这一刻表现很霸道,柔弱的少女,如同水一般,无力而柔弱。

    沈光并没有管柔弱少女的挣扎,而是把她抱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然后双手捧着她的俏脸打量着。

    正在挣扎的毒岛讶子也不挣扎了,整个人如同一个害羞的小姑娘一般,脸生红晕,长长的睫毛颤动,如同一个小白兔一般的可爱。

    “真漂亮啊。”

    沈光轻轻抚摸着毒岛讶子的俏脸说。

    毒岛讶子整个人酥了,身上也热了起来,如霜雪的肌肤,逐渐染成了粉色来。

    星眸如春水,吐气如兰。

    看着沈光炽热的目光,毒岛讶子温顺环住沈光的脖子,抬起俏脸,颤抖着睫毛,吻上来。

    笨拙的吻,却很主动,动作笨拙生涩,却很热情。

    沈光安西,化被动为主动,整个人翻身,霸道的压了上去,在她身上实验者自己之前所学习的的相关知识。

    手伸入了对方的衣襟中,拨开蕾丝胸围,毫不迟疑的抓住那饱满……

    单薄的上衣滑落在地毯上,短裙从修长的美腿间滑落在脚腕,又被主人不自主的给蹭掉,随后,两片蕾丝衣料被残忍的丢出去,飞落在地毯上……

    两条紫色丝袜的美腿,情不自禁的缠绕着,最后一块紫色蕾丝羞羞答答的被一只手扯下……

    两人在地毯上滚动着,男士的长袖落下,长裤,以及短袖体恤……

    外面,春寒料峭,狂风呼啸。

    室内,低吟浅唱,销魂酥骨,春光无限……

    楼下。

    宫本丽很烦躁的看着外面,然后站起来,接着又坐下来。

    坐下来之后,又站起来,在客厅中走来走去。

    “丽,不要走了,再走下去,我的脑袋就要晕了!”

    正在拿着手机,想自己的朋友电话号码的鞠川静香被宫本丽弄的心烦意乱,索性也不想了,哼哼着向宫本丽抗议。

    抗议的鞠川静香,一点威胁力都没有,让人忍不住去欺负她。

    “静香老师,之前他们发生了什么?毒岛学姐好像出事了。”

    宫本丽直接就忽略了鞠川静香的抗议,以及她想电话号码的事情。

    “出事?没受伤,有沈光酱在,应该不会出事的。”

    鞠川静香困惑的说。

    宫本丽气坏了,我问的明明不是这个意思!

    “静香老师,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是想说,他们两个去上面那么久,是在干什么?”

    看到鞠川静香还是一副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宫本丽索性就直接问出来了。

    “这还不简单,想要知道,直接上去不就行了。”

    鞠川静香一副你真傻,这么简单就想不到的蠢萌样子。

    “被你气死了!”

    宫本丽伸出手,揪住鞠川静香蠢萌的脸扯着。

    “丽酱!嘻嘻,不要这样嘛!”

    鞠川静香一脸无辜,却不反抗,神态像极了无赖的贱二哈――以为主人和它在玩耍,反过来“玩”主人。

    “可恶!”

    宫本丽恼了,伸出手抓向鞠川静香那个比较显眼的部位,狠狠的揉搓了起来。

    “啊!”

    鞠川静香惊呼,惊呼声带着颤音,声音勾火撩人,听的宫本丽都想入非非,俏脸生晕。

    楼上,沈光此刻正抱毒岛讶子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之中。

    沈光感觉,整个人如同火炉一般,热的让他爆炸,十分的想要找一盆冰水把自己身上的高温给降下来。

    毒岛讶子,就是一汪深潭,潭水清凉,不断的涌出清流来,虽然不能不解除他的燥热,却让他感觉十分的舒服。

    这股清流带来的一丝丝清凉,冷热相交,冰火两重天。

    冰与火,好像是洪水一般,在他身上蔓延开来,让沈光舒服的同时,又立即让他陷入极痛之中。这痛很短,只是刹那,痛过之后,整个人通透很多,浑身充满了干劲,接着整个人如同爆发的火山,更热了,从里到外的一种热,热的让他狠狠的抱住了眼前的能给他带来清凉的深潭。

    属性板出现,出现提示,也被沈光看了一眼之后就忽略了。

    毒岛讶子感觉自己向一艘大海上的小船一般,被狂暴的大海肆虐着。

    面都大海,小船只能被动承受着,浪来,她升入浪头顶端,浪落,她跌落下来。一升一落之间,让她很快乐,快乐让她不能自拔,好像永远停留这一刻。

    她实现了,海更凶猛了,让她持续的攀升,而且如同海浪一般,汹涌不停。

    轰!

    一股滚热的大浪打来,毒岛讶子感觉,灵魂好像被融化了一般。

    要死了!要死了!

    整个人陷入了迷离之中。

    (ps:这东西真的折磨脑细胞,勉强写出了,也不知道算不算开车,心惊胆战,求票票压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