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33 好戏登场 下
    似是要挽回方才于天梯之中的挫败之感,离梓纾唇瓣上扬,看着面前两人,悲悯一般笑道:“我离梓纾并非夺人所爱之人,我愿出双倍价钱作为补偿,买下那件百褶流仙裙。”

    西江月皓月闻言,相视一笑。

    好生没教养的小姐,可惜了那一张姣好面容。

    皓月深知西江月虽精通庙堂经纬,却不擅与离家小姐这般惺惺作态的后宅女子交锋,便在她耳边低声道:“江月,既然你喜欢这件衣裙,就先去换下吧,等一会儿,姐姐带你去看一场好戏。”

    西江月点头应允,与捧着衣裙的丫鬟一同走向帷帐之中。

    “我家小姐同你说话呢!”司琴看着一直含笑不语的皓月,尖声提醒道。

    不待皓月开口,便听门外传来一男子声音。

    “十倍。”

    只见,来人着一身半旧白袍,身材修长,长发半束半散于身后,额间一朱色枣核状印记尤为醒目。

    男子药香盈袖,缓步上前,露出一只提着食盒的手,苍白胜雪,“在下亦并非夺人所爱之人,愿出十倍价钱作为赔偿,买下那件百褶流仙裙。”

    虽是相同之言,但从那男子口中淡漠道出,却令人只觉是理所应当,全无半分欺辱之意。

    离梓纾看了眼面前手提食盒神情平淡如水的男子,惊为天人,她面上笑意更是一派天真,任谁看了都会不忍苛责,“公子身为男子,与我这小姑娘争一件女儿家穿的衣裙,公子不觉害臊?”

    那人却不看她,依旧步履如故,“既然离小姐先前出双倍价格都不害臊,那在下此刻出十倍价格,又有何臊可害?”

    “你……”离梓纾侧头,精致的下巴微微扬起,冷笑一声,不想对方竟知她身份,“十二倍。”

    此时的离梓纾,像极了被惹怒的孔雀。

    “二十倍。”男人声音依旧平淡如水,走向皓月所在位置。

    “二十二倍!”

    “三十倍!”

    “三十二倍!”

    “四十倍!”

    “四十二倍!”

    “五十倍!”

    “五十二倍!”

    “好!”男子言罢,看也未看一脸傲然笑意得离梓纾,提着食盒径直停在皓月身旁桌案前,“既然姑娘如此执意于那件衣裙,在下便不夺人所好,让与姑娘好了。”

    “你……你!你胆敢诓骗于我?”直到此时,离梓纾才意识到事态有所不对。

    “是离小姐一心要买下这件衣裙,怎得?到头来又成了在下诓骗于你?”男子言罢,看了眼一直跟在离梓纾身后的小厮,吩咐道:“延梁,带离小姐下去,想必离侍郎在楼下,早已思女心切了。”

    什么?!

    离梓纾一时竟不敢相信自己所闻。

    父亲来了?

    “是。”男女有别,那名唤延梁的小厮自不会亲自动手,他立即给身旁丫鬟使了眼色。

    “滚开!”

    “你们这些贱婢,休要碰我!”

    “你们这些小蹄子,休要碰我家小姐!”

    ……

    须臾,原本聒噪之声,随缓缓关闭的天梯之门,渐渐淡去。

    直到此时,男子才转头看向皓月,声音似宠溺,又像极了哄骗,“过来,今日有你最喜欢的蜜饯。”

    他敛衣跪坐于桌案前,枯瘦的手从食盒中端出一碗漆黑汤药与一盒蜜饯,好似除却皓月与眼前之物,他眼中心中再无其他。

    自始至终,皓月皆是一脸痴相看着面前俊美男子,却又不愿上前,全然一副闺阁碧玉的小女儿作态,“闹闹,你同一个不懂事的丫头较什么劲?”虽是责备之言,皓月却是满面含笑。

    “既然你不喜我这般,那我即刻便去把人为你追回来。”苏长烟拂袖,佯装坐起。

    “你敢!”皓月抿唇娇嗔一声。

    “自然是不敢的。”苏长烟平淡无波的面容之上,终是露出不同于先前的神情,“我听丫鬟们说,你近些时日总有痉挛之症,我今日为你煎了药,快些过来。”

    苏长烟好言相劝,皓月却频频摇头,满脸赔笑道:“我这只是筋骨拔高所致,平日里多些食补即可,不用吃药!不用吃药!”

    苏长烟见状,未曾出言责难,只伸手从食盒之中端出另一碗漆黑药汤,“我知你自小怕苦。”先前药童们送来的汤药也皆被她伺机倒掉,否则病状也不会这么久不见好转。

    言罢,他竟端起手中汤碗,细细品了一口,口中苦涩令人只觉喉间似烈火烧灼一般,而后,倾泻入腹,卷起一阵燎原热浪。

    但他面上神情却依旧平淡似水,只是额间朱色印记微皱,“这药,是有些苦,幸好我此次前来多带了些蜜饯。”

    苏长烟眉眼间带着疏离之感,捏起一枚蜜饯,只仔细看着,却不放入口中。

    皓月见状,又是心疼又是不解,“你……你这是做什么?”

    不陪她共苦,他又怎知这药有多苦。

    苏长烟端起另一碗汤药,看向皓月,柔声道:“听话,喝了它,日后腿便不会再痛了。”

    苏长烟看着依旧欲言又止不愿上前的皓月,再次将药碗送到自己嘴边,作势要为她喝下第二碗汤药。

    见苏长烟如此,尤其是他额间那枚枣核状朱色印记微微蹙起,皓月心中尤为不忍,“我喝……我喝还不行吗?”她极不情愿的伸手接过药碗,屏息拧眉将药一饮而尽。

    苏长烟捏起一颗蜜饯,送到皓月嘴边,“日后,若有事你便告知与我,万不可再像今日这般,诸多事都要是下人来告知于我。”

    皓月含笑点头,素日行事雷厉风行的女孩儿,在自己喜欢的男子面前,竟满是娇羞之态。

    一直在帷帐之中试换衣裙的西江月,缓缓走出,方才听两人言语,竟有种小家夫妻之感。

    她幼年早慧,儿时也极少生病,偶有吃药之时也是乖乖服下,从未像皓月这般怕苦,也从不知汤药可如此共苦。

    似乎只有在无翎山中,只有那个装疯卖傻的老男人,会时常在为她炼制的护心丹中添加些许蜂蜜,亦或上山采摘几颗酸甜野果,来为她下药。

    西江月垂眸看着腕部射针,唇角勾起莞尔笑意,胜了天边晚霞。

    皓月与苏长烟正说着什么,恰巧看到身着水月色长裙的西江月缓步走来,“江月,快过来。”

    简洁的素色衣裙,穿在她身上竟被衬得清贵非常。

    “闹闹,这便是我常与你提起的儿时玩伴,江月,参军西府嫡女,西江月。”

    经皓月引荐之后,苏长烟西江月两人皆微微颔首,算是认识。

    西江月看着面前容貌俊美的苏长烟,清冷眉眼渐凉。

    这人,她似是在哪里见过。

    不待西江月想到答案,皓月已将桌案上最后一颗蜜饯塞进口中,拍手起身,笑道:“既然离侍郎离小姐相见,那好戏已然登场,咱们哪有不去捧场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