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32 好戏登场 中
    绿柳阁内,瓷器碎裂之声此起彼伏。

    司琴看着一地碎片,满心担忧,她有心上前劝上一劝,终归却是不敢,“小姐,您仔细手疼。”

    方才,那衣裙寒酸体态丰腴的小姐,她只稍一打探,便将其身份问出二三,倒是那容貌俊逸言语犀利的公子,却始终无人认得。

    “也好,那这房中剩余器具,便都交于你了。”离梓纾心中满是怒意,但那张脱俗容颜之上依旧挂着甜甜笑意。

    “小姐,这……”即便司琴对皓月家世打探不深,她虽是下人,但这些年一直跟在离梓纾身边,也知这房内物件较之禹州离府中的摆设装饰,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要是不砸,今日我便砸了你!”离梓纾言罢,唇瓣笑意飞扬,随手将窗边大紫檀雕花案上一尊燃有佛手柑的香炉打翻于地。

    却不想,那炉内香灰过半,倾倒于地瞬间溅起灰尘漫天,呛得两人咳声连连。

    离梓纾浅绿色裙摆与脚上一双藕荷色绣鞋也瞬间扑了香灰。

    “你这贱婢,还愣着作何?”离梓纾见状,使劲一踢,脚下青铜香炉瞬间砸到司琴小腿。

    即便是恶言责骂,她精致面容之上依旧挂着甜腻笑意,仿佛那便是同她五官一般无二的存在。

    司琴扑通一声跌倒于地,被再次摔倒的炉灰直接扑了满脸满身,她抱着小腿眼泪连连,却又不敢哭出声,只得咬牙强忍,而后手脚并行,连忙用身下绣有似锦繁花的地毡一股脑儿的将香炉连带香灰一同包裹起来。

    “来人。”离梓纾看着脚下一片狼藉,好看眉眼落在闻声赶来的小厮身上,笑意中似带着施舍怜悯,“这明月楼的当家管事,为何竟还不到?”

    小厮微施一礼,陪笑道:“回离小姐,我家主子还在忙,劳烦离小姐再稍等片刻。”

    离梓纾闻言冷笑轻哼一声,也不说破,“既然如此,你带着本小姐的贴身婢女,去城中最大最好的铺子,买一套最好的衣衫鞋袜来。”

    小厮站在绿柳阁门外,抬眸扫视一眼房内惨状,面上并无过多变化,只含笑提醒道:“明月楼中囊括酒楼与诸多商铺,大到钱庄当铺,小到胭脂水粉,若离小姐不弃,也可逛上一逛。”

    末了,他还不忘皓月交代,“我家主子,此时恰巧也在七楼成衣店铺中为一位贵客挑选衣物。”

    离梓纾闻言,面上笑意多了一丝好奇,这才正眼去瞧门外小厮。

    贵客?

    还能比她离梓纾还尊贵?

    须臾。

    小厮在前引路,将离梓纾主仆二人带到一木门前,开口询问,道:“离小姐,您是想乘坐天梯去七楼,还是随小的一同走上去。”

    离梓纾不知天梯为何物,却又自持身份不愿下问。

    那小厮常年混迹于各色人群,察言观色的本领早已炉火纯青,含笑解释道:“若是步行上去,小的怕离小姐身子娇贵,会吃不消,乘坐天梯可免去登楼之劳,只是天梯内地方狭小,怕离小姐会觉局促。”

    小厮目光划过司琴右边小腿之上渗出的一片血渍,善心提醒道:“明月楼中也有医馆。”

    离梓纾恍若未闻,“那就乘天梯好了。”

    小厮并未多言,立即走到书有步步高升的门板前,不知按下了什么机关,便见那木门瞬间自动打开。

    “离小姐,请。”小厮颔首引路。

    云梯内一位身穿灰衣、头发与皮肤也皆显灰白的老者坐在一侧,似在小憩。

    离梓纾站在床帏大小的空间内,面上笑意却是莫名淡了又淡。

    四周墙壁皆由价比黄金的黄花梨木所筑,虽未有丝毫雕琢纹理,却越发让人惊叹这明月楼楼主家资几何。

    离梓纾上扬唇瓣缓缓平和,心中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将那衣着寒酸的女子与眼前这只见识冰山一角便令人心中惊叹不已的明月楼联系在一处。

    “蕉叔,这位贵客劳烦您老给送到七楼。”小厮言罢,也不见那通体灰白的老人言语,便转身对离梓纾道,“离小姐请上天梯。”

    “明月楼内有规矩,只有贵客才能乘坐天梯,劳烦离小姐先行,小的即刻便到。”

    天梯之门缓缓闭合,天梯内虽未点有火烛,却依旧明亮如昼,且光亮似水波一般缓缓浮动。

    离梓纾与身边婢女司琴不禁环视四周,最终将眸光定在头顶一个散发光芒的琉璃盏上。

    只见,一通透圆形琉璃盏高悬于空,其中,一个鹅蛋大小的夜明珠在通透液体间浮动。

    这也便是光亮似水波浮动的原因。

    随天梯缓缓上升,离梓纾唇瓣已抿成一条线。

    方才,绿柳阁内装点之物已让她心中惊讶,却不想,天梯内装饰极简,却又将穷奢极欲一词做到极致。

    小小一个明月楼,竟能奢华至此!

    离梓纾绞着手中锦帕,心中思虑万千,眸中高傲随之暗淡了几分。

    与此同时,一直坐在一旁的灰白老者,突然摇起手中铜铃,天梯之门随缓缓打开。

    离梓纾只觉眼前豁然开朗。

    先前那小厮,已等候在外,为离梓纾引路,“离小姐,这边请。”

    不同于寻常店铺的拥挤嘈杂,眼前足有百丈的房间内,衣料竟不是寻常放于案上,而是穿戴于和真人类似的木偶人身上,更多的则是被悬挂于墙壁之上。

    一件做工考究的衣裙如潮水一般冲击离梓纾的思绪,她竟似初次进城的乡野村妇一般痴痴看着眼前样式别致又不失清贵的件件衣裙。

    “先前弄脏了你一身衣袍,现在我送你一件可好?”一柔美的声音,瞬间令离梓纾心神清明。

    便见皓月挽着先前那容貌俊逸的少年,也在挑选衣服。

    离梓纾这才想起自己上来的目的。

    “今日你做东,自然怎样都好。”西江月含笑看了她一眼,随手指了一件装饰极简的水月色衣裙,“就这件吧。”

    “这件太素,我看这件广袖百褶流仙裙更好些。”皓月指着一件红裙,示意丫鬟取下来。

    “我看这衣裙倒是更衬姐姐雪肌凝脂一些。”西江月说话之时,墨玉清泉的眸光划过皓月胸前一片波澜壮阔景致。

    正在她们说话间,却听一略刺耳的声音响起,“你,快去为我家小姐将那件红色百褶流仙裙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