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31 好戏登场 上
    西江月回眸而望,却见一少女五官精致,身形娇小玲珑,着一浅绿衣裙,裙摆随风浮动,其上所绘荷花更似在空中摇曳,越发衬得她宛若莲花修成的仙子。

    若单论相貌,这少女虽不及皓月十中之六七,却也别有一番灵动之美。

    只是,她见自己贴身丫鬟如此骄横无礼,非但无丝毫阻拦之意,反倒看得饶有兴致。

    西江月与皓月四目相对,方要探寻是何家小姐这般骄纵,却见对方摇头。

    “姑娘,银钱并非能买到一切。”不待皓月出言,那双眸被白纱覆盖的青年便率先开口。

    “你这瞎子,是嫌钱少喽?”声音尖锐的丫鬟冷哼一声,见自家小姐月眉紧蹙,立刻又从袖中取出一锭银子,重重砸下,“我这两锭银子休说是买下最后一个面人,即便是买下你这整个面人摊,也是绰绰有余!”

    “既然姑娘对在下这摊位心有所属,那在下便将它卖于姑娘。”眼盲青年言罢,不待众人反映过来,已伸手将摊上先前年轻妇人留下的几枚铜钱与两锭银子一并收入囊中,转身而去。

    “这……”

    “你……”

    方才还不可一世的丫鬟,瞬时傻眼。

    任谁也未能想到这眼盲手艺人能有如此大的脾性,竟然置金主于不顾。

    且,他拿银子时的洒脱,好似在拿自己钱财一般。

    连一旁皓月,心中亦甚是无奈,虽说这眼盲青年行事作风甚合她意,却也害得她竟无用钱之地。

    “无用贱婢!”至此,那面似莲花仙子的少女才开口,虽是责备之言,但面上依旧一派天真,眉眼含笑。

    “奴婢该死,请小姐恕罪。”丫鬟见状,立即颔首请罪,全无方才蛮横。

    少女闻言,笑容越发明媚,只朝那快步离去的目盲青年轻点指尖,身后几名腰间佩刀的男子便快步离去,转瞬已消失于人群之中。

    而后,她先是瞥了一眼皓月,似是觉她身上半新不旧的衣裙过于寒酸,才将目光落于一身华服的西江月身上,甚是惊讶于她通体姿容气度,“你父亲在朝中身居何职?”

    未曾询问对方姓名,便如此直言相问于一素未蒙面之人父亲官职,实属无礼冒犯之举。

    西江月面色如常,若不听她方才言语,仅看那面容之上无害笑意,是无论如何都让人生不出丝毫厌恶来的。

    “我家小姐问话,你为何不答?”立在一旁的丫鬟,很会见缝插针,连忙责问西江月,道:“怎么?难道你连自家父亲身居何位都不知吗?”

    西江月虽不喜繁琐礼数,但面前主仆二人过于嚣张。

    清寒眉眼微蹙,显得她被青雀头黛描绘过得眉眼越发冷峻,“小姐纵容丫鬟夺人所好,本已无礼在前,此刻又将那手艺人离去之事迁怒于我们,更是欲加之罪。”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如此跟我家小姐说话,你可知道我家老爷乃是当朝户部侍郎离大人!我家小姐此次从禹州来到京城更是……”

    “司琴,要你多嘴。”那姓离的小姐打断丫鬟司琴余下之言,面上却似是染了娇羞,嗔怒道:“此等大事,哪能随意说与市井白丁听?”

    户部侍郎?

    好生大的官威!

    皓月冷笑一声,瞬觉无味,更懒得与眼前这无知丫头计较,“江月,咱们如此干站着,怪无趣的,还是去明月楼坐坐吧。”

    “好。”西江月言罢,便转身离去,看也未看离家小姐。

    那离家小姐见状,越发认定西江月二人是听到她父亲官职吓得落荒而逃,心中更为鄙夷,“司琴,跟上她们,将她二人身份打探清楚。”

    “小姐,您此刻上车,咱们还能追上大公子,否则奴婢怕大公子知道小姐您私自下车会……”司琴看着自家小姐笑意越发甜腻的脸,立即禁声,半晌才试探道:“要不,奴婢先陪小姐您去明月楼,再让小厮去通报大公子此事?”

    *

    明月楼中,皓月却是慵懒躺在美人榻上,百无聊赖的拨弄手中团扇,“怪无趣的。”

    “姐姐还在怪我方才未出言反驳那离家小姐?”西江月用银箸夹起一小块水晶糕送到皓月嘴边。

    皓月咬下糕点,却无平日享受美食的欢愉神情。

    “啪!”一瓷器碎裂之声响起。

    脚步声有条不紊的小厮,停于门外,“主子,旁边绿柳阁中有位小姐砸了一个茶盏。”

    西江月轻抚手中质地上乘的青釉茶盏,淡笑不语。

    “按规矩来便是,这等小事也要来告知与我?”饶是价值百两的青釉茶盏,在皓月口中却与街市上两文钱一个的黑陶碗无异。

    “可那小姐……”门外小厮略加思索,才道:“那小姐说她姓离,父亲乃是当朝户部侍郎离大人,她还说若等不到大小姐您,她便要一刻钟砸一样东西,主子,要不小的现在带人将她赶走?”

    “一刻钟砸一样东西?”皓月似是听到天大笑话一般,鼻中冷笑霎时变作怅然大笑。

    良久,西江月见她竟笑出了泪来,连忙用锦帕为她拭去脸颊泪珠儿,浅笑摇头,“奈何有人蠢,白白糟蹋了上好瓷器。”

    “那些都是玩意儿,江月要是喜欢,改日姐姐派人为你送上一套便是。”皓月轻拍西江月纤纤玉手,美眸微转,顾盼生辉,“不过,既然我这明月楼开门做生意,无论客人有何等要求,只要付得起银钱,咱们明月楼便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道理。”

    西江月看着面前少女一扫方才慵懒,双眸熠熠生辉,便知她心中已有打算,“半月前,我途径禹州,离家嫡子离梓之便用借刀杀人之计,险些害了木易,今日这离家小姐,却没她兄长半分城府。”

    “竟还有此事!”向来和善的皓月,闻言面色突变,声音也冷了下来,“既然离家小姐如此雅兴,你们也好生伺候着,切不可偷懒怠慢!”

    “是。”门外,小厮拱手领命,转身离去。

    “慢着。”皓月看着快速回还的小厮身影,朱色唇边闪过一丝狡黠笑意,“这离家小姐出门,想必身上未曾带那么多银钱,你将她今日在明月楼一应花销皆记于册,一式两份,一份直接送至离府。”

    “是。”

    “你这人,好生会做生意。”西江月抿唇浅笑,修长指尖轻点皓月精致鼻尖。

    “多谢妹妹夸奖。”皓月闻言大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好戏,才刚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