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30 财大气粗
    皓月并未睁开明亮双眸,只凭嗅觉缓缓靠近散发着浓浓果香的水囊,待将其中甘甜果汁喝光,才缓缓伸了个懒腰。

    “七年未见,江月你的耐性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皓月神情虽已清明,但依旧倦懒的抱着西江月纤细腰肢,只手上力道蓦然加重,“好的让我每年只能收到你一封信,且次次谈及的还皆是如何大兴商铺之策。”

    只因西江月记得皓月曾说过她父母出游之时曾言——皓月将皓家商铺开遍西楚每一座城池之时,便是他们二人归来之期。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白白糟蹋了我这一身衣袍。”西江月一手揉了揉自己有些酸麻的腿,另一手扯着沾了一片油污的衣摆。

    反倒对皓月早已认出自己一事,并未有丝毫惊讶。

    霎时,西江月只觉腰策一痒,清隽面容上瞬间笑意醉人,“况且,你如此贪嘴慵懒,若我不想方设法帮你扩张商铺,真怕日后你将家中产业都吃进肚子里。”言罢,她还顺手捏了捏皓月柔软小腹。

    “无妨无妨,既然你已平安归来,我便无这些后顾之忧。”皓月眉眼弯弯,染了三分慵懒之意,“这些年,每每想到你,我都要坐在明月楼楼顶,远远瞧着参军府中与你面容有七分相似的小西玄,才堪堪解我相思之苦。”也因此,她才能一眼认出西江月。

    但西江月显然不信此番说辞,“也只有你能将整日偷窥这城中美男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妹妹好眼力。”皓月闻言不仅未有半分羞恼,反而笑如银铃,媚眼如丝,“有时间姐姐带你去明月楼楼顶,一览这全城盛况、美人,可好?”

    “能如此,自然是好的。”西江月浅笑,修长指尖轻轻拂过她略带疲倦的精致面容,“姐姐这些年,过得可好?”

    “吃天下美食,赏方圆美人,赚富人钱财,这天下间的乐事我都做了,哪里还会过得不好?”皓月缓缓起身,在西江月手背上轻拍两下,“倒是你,瘦成这样,方才枕着都觉得有些咯的疼,走,姐姐带你去明月楼,尝尝大厨新研制的菜品。”

    皓月晃了晃手中铜铃,方才不知所踪的几名轿夫,片刻便抬着撵轿出现,旁边还站着一名穿戴齐整的清秀丫鬟,连忙上前为皓月编发。

    须臾,明月楼。

    西江月与皓月一同抬步下轿。

    自经过外城城楼之时,西江月便已注意到无论是守门官差还是路上行人,皆是远远站着,交头接耳,对她们指指点点。

    显然,西楚多数人对于一身男装的西江月与皓月共乘一轿,并不能像皓月身边丫鬟轿夫一般淡然。

    “今日妹妹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皓月言语温柔,声音更似莲藕糯米一般香甜柔嫩。

    “你这人还真会做生意,在自家店请我吃饭,既卖了人情又赚了钱。”西江月望着面前似鹤立鸡群的明月楼,抿唇含笑,轻点皓月额头。

    即便是被说破,皓月丝毫不觉尴尬,“那你说怎么办?”

    “那儿有面人。”西江月看着不远处一个捏面人的摊位,她还记得与皓月初次相见,自己便是用手中好看的面人猪才将哭闹不止的皓月哄好。

    “姐姐要不要去……”

    西江月话未说完,身旁少女早已似一道暖风刮到捏面人的摊位前,顺便还带上了自己。

    她轻捂胸口,含笑摇头,慵懒不喜走动的皓月,明明是比自己年长三四岁,在美食面前反倒更像孩子一般。

    西江月依稀记得,母亲还未亡故之时,每逢重大节日,自己也会常随家人一同上街,只是,那时街上手艺人捏的面人儿多是十二生肖与花鸟虫鱼之类玩物,可面前这位身穿灰步长袍,面覆白纱的青年,捏的竟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虽只有巴掌大小,却也惟妙惟肖。

    这眼盲青年好生精巧的一双手。

    双眸被白纱遮盖的年轻人,将手中已被捏好的面人儿递到身前,略带公鸭嗓的声音随之响起,“捏好了。”

    “真好看!”小女孩看着与自己犹如孪生姐妹的面人儿,雀跃不已,“娘亲,您看是不是很好看?”

    “好看!好看!”年轻妇人仔细瞧着手中面人儿,言语中难掩惊讶,“师傅你捏的真好,竟与我家小伊一模一样。”她未曾想,方才这眼盲手艺人说自家孩子声音好听,若能让他摸摸孩子的脸便可为其捏出面人来,若捏的不像便不收银钱。

    妇人本是好奇,又见他双目已盲才不忍拒绝,不想今日竟有如此惊喜,她连忙从袖中取出几枚铜钱,却听那目盲青年唇瓣含笑,道:“这面人不要钱,算是我与这孩子有缘。”

    妇人闻言连忙道谢,带女儿小伊离去前却悄声将手中铜钱放在他摊位上。

    “劳烦师傅帮我们捏两个面……”皓月话音未落,身后却传来一女孩儿尖锐喊声,“老板,给我捏一个面人儿!”

    而后,一阵环佩之声渐近。

    “今日的面泥只够捏一个面人了。”面覆白纱的青年掂了掂手中面泥。

    “那就先为我们家小姐捏一只凤凰,做好了自然少不了你的赏银。”众人中走出一丫鬟模样的女孩儿,五官也算清秀,说话时却带着几分与她年龄身份不符的颐指气使。

    “这面人,方才已被一位声音好听的姑娘预定了。”眼盲青年双目被白纱遮盖,看不清面容,只语气不似先前。

    预定?那又如何?

    丫鬟看了眼自家小姐,立即从袖中取出一锭银子,重重砸在摊位上,冷哼一声,道:“这一锭银子,不知够不够让你为我家小姐捏一只凤凰?”

    皓月见状,冷笑一声,不曾想,这帝都之内竟还有人能在她面前上演财大气粗的把戏。

    当真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