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29 皓月千里
    碧空如洗。

    长河翠色横于旷野,似绸缎,翩然随风。

    西江月缓步上前,身形修如玉竹,立于吃相诱人的少女身后。

    不知是她吃得尽兴,还是西江月脚步过于轻缓,良久,那少女才发现身旁多了一人。

    她斜倚身下草地,手中猪手还停在嘴边,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通透似明镜,打量身旁身形修长容貌俊逸的少年。

    “你生的真好看。”少女不知是咽下了嘴中的肉还是口水,一双似会说话的双眸,满是期许,“若是我家闹闹也能生成你这般,该多好。”

    西江月清寒眸光落在身前懒散少女身上,渐生暖意。

    对于闹闹这个多年未曾听过的名字,西江月却未觉陌生。

    自她六岁与皓月熟识之后,便常听她言说——待她及笄,便要嫁于年长她十岁的苏长烟为妻,更因他过于喜静,常说她闹腾,故而她私下便唤他闹闹,在他面前,皓月全无闺阁女子的温婉矜持。

    西江月未曾想,一别七年唯一算得上玩伴的女孩儿,竟还如儿时一般随性,她心中蓦然生出逗弄之意,“既然你如此喜欢我,那随我回家可好?”

    若是寻常女子闻的此番言语,即便心中再是欢喜,面上也要故作羞恼,骂上一声登徒浪子。

    “我是很喜欢你这身好看皮囊。”斜倚在草地上名唤皓月的少女言语间丝毫不加掩饰,一直专注于嘴边猪手,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却直直看向西江月,待将猪手吃的只剩下一块完整骨头后,才似是做了重大抉择,轻舒一口气,道:“可我还是更喜欢我家闹闹多一些。”

    “不过……”皓月侧目,面色依旧和善,将手中用油纸包好的猪手骨悄然塞入腰间绣囊之中。

    “不过什么?”西江月浅笑嫣然,看着已不识她样貌的儿时玩伴,被青雀头黛描画过得眉眼比寻常男子更要俊逸有神。

    “总这么抬头看你,怪累的。”皓月言罢,索性直接躺在青草上,随手轻拍身旁草地,示意西江月也躺下。

    西江月轻敛长袍,席地坐于她身旁。

    “如此干坐着怪无趣的。”皓月却挪了挪身子,很是自然的将头枕在西江月腿上,沾了油污的手,直接随意搭在她腰上。

    西楚虽然民风较之东越、南梁两国更为开明,但未经婚配的孤男寡女,光天化日之下过从甚密,亦会引人非议。

    更何况,此时二人已有肌肤接触。

    西江月回头,不远处,方才几位抬着撵轿的男子,似凭空消失一般。

    “帮我掏耳朵好不好?”不待西江月开口应允,便见腿上肌肤丰腴胜雪的皓月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雕刻百花的精致银盒。

    西江月摇头浅笑,终还是打开她手里银盒,从中取出一根细长圆头的木柄。

    “你竟如此放心与我?”从小到大,即便是在环境艰险的稷下学宫,她亦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更休说是伺候人了。

    况且,男女有别。

    似是躺得不够舒服,皓月换了个姿势,顺便将脸埋在西江月怀里,以避开天边略有些耀眼的日光,“你这般美貌,我如何不放心?”

    懒懒声中带着轻柔倦意,传入耳中,西江月浅笑轻叹,若不是知她自小便是这懒散贪嘴又爱美好皮囊的性子,定会问她——这些年,你如此脾性,竟未被人诱拐了去?

    西江月纤长指尖轻握手中檀香木柄,缓缓在皓月耳中拨动。

    天高云淡,明媚日光洒在两人身上,也带着三分倦懒。

    不知是天气过于舒适还是西江月手法催人入眠,不过一盏茶功夫,皓月竟在她怀中沉沉睡去,呼吸也变得绵长,但朱色唇瓣却时不时动上一动。

    西江月将手中檀香木柄用锦帕擦拭一番,放回银盒之中,看怀中少女被几件精巧发饰妆点的满头浓密秀发,默然想到儿时自己也爱如此躺在娘亲膝上。

    她还记得,娘亲的手很软很暖,每当她与弟弟贪玩不愿按时休息时,娘亲便会将他们姐弟二人抱在怀中,纤纤十指轻轻穿过他们发间,轻柔头皮,即便本无睡意,经过娘亲似会仙法的手轻轻按摩,他们也会乖乖睡去。

    西江月唇瓣莞尔,将皓月头上点翠珠簪一一取下,放于青草地上,而后按照残存记忆,学当年娘亲的手法,为她轻轻按摩,“伯父伯母神仙眷侣,携手流连于山川奇景,你虽眼光独到,资质绝佳,但这些年,凭一己之力经营西楚如此之多的商铺,想必也十分辛苦。”

    若非如此,多年前西江月也不会在元宵节赏灯之时,在意到高高坐在明月楼十六楼楼顶大哭的小女孩。

    那是二人初次见面,西江月以为是她贪玩上去,却又不知如何下来才吓哭的,谁知在父亲将小女孩带下来时,却听她带着哭腔,抽着鼻子说:“我不下来!不……下来!”

    “爹爹娘亲出门之前明……明说……只要我能三个月内让明月楼盈利加……加一成,便可吃他们放于楼顶的一盒蜜……饯。”

    “为什么蜜饯没了?啊啊啊……”

    原本喧闹的街市,似瞬间安静下来,以至于事情过去多年,西江月觉得那声音还在耳畔。

    对于一个未满十岁的小女孩,能独自在三月间将店铺盈利加一成,西江月并不惊讶,因为每个店铺之中除却东家还有掌柜管事。

    但面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且家中富庶的女孩儿,竟因一盒蜜饯,而爬上帝都中最高的明月楼,还因不见了蜜饯而放声大哭,当真令人惊讶不已。

    最令西江月惊讶的,是何等洒脱的父母,才能将这若大的一片产业,一股脑儿丢给不足十岁的女儿,去过神仙眷侣的日子。

    西江月看着怀中仍睡意昏沉的女孩儿,眉梢微蹙——她的右腿,被压得有些麻了。

    正当西江月欲唤醒皓月之时,她竟已转醒,双手撒娇似的搂着西江月纤纤楚腰,鼻子还猫儿一般在她身上蹭了几下,才咂了咂嘴,懒懒道:“渴了。”

    好吃慵懒之人,西江月即便未曾见过,亦是听说过,但能如皓月这般,做的如此理所应当又让人不忍拒绝的,她却是第一人。

    先前,皓月能将猪手随身携带,想必身上也会有些解渴之物,西江月在她袖中腰策探寻,果然发现一个被放于香囊之内的精致水囊,若不细心查看,定会以为那只是寻常女孩儿的装饰之物。

    “是这个吗?”为确认无误,西江月还是开口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