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28 吃猪手的姑娘
    须臾,参军西府,花厅。

    又蓝又青两名丫鬟在前引路,“大小姐,木公子,这边请。”

    已换了身干净衣袍的木易,颔首紧跟于西江月身后,一言不发。

    西江月先前那句等我大仇得报便与你一同回无翎山之言,在他脑中久久萦绕。

    看眼前花厅,虽七年未曾踏足,竟与她离去之时一般无二,西江月心中霎时生出些许动容。

    “月儿。”

    “姐姐。”

    花厅内,迎出三名男子,皆是容貌俊逸,气宇不凡。

    为首乃西家大公子西朗,身形清俊儒雅;五官冷峻,身形修长的西玄紧随其后,二人身后,还站着一面上带伤之人。

    “大哥,玄儿,三弟。”西江月朝最前面的西朗微微福身行同辈礼。

    西家虽是名门世族,但在这世家男子纳妾岬妓成风的时代,却尤为特立独行,除却西皖亡妻三年续弦再娶之外,西随遇、西随安二人,皆是与发妻一生一世一双人。

    因而,西家子嗣也不似其他世族那般繁盛,西府子侄辈仅有三男一女。

    “七年不见,月儿通体姿容气度更胜先前。”西朗面容俊美,言谈更是和善知礼,“只是,月儿如此清减,日后可要多命厨房为你多送些滋补养身的膳食才好。”

    “你看大姐瘦成这样,想必定是在稷下学宫吃了不少苦吧?”一直站在最后的西延,不待西江月应答,便率先开口,乌紫眼圈所看的却是木易。

    西朗、西玄闻言,眸光微挫。

    木易更是双拳紧握,怪自己方才出手太轻,未将此人打的口不能言。

    “若想学些真材实料,自然是要吃些苦的。”西江月依旧面色如常,轻声浅笑,道:“我资质平庸,老妖鹤愿倾囊相授,若我还如世俗庸人那般只知享乐,而不思进取,那天下心心念念想去稷下学宫拜于老妖鹤门下的读书人,该不知要怎么在背后写着些酸臭诗文来骂我是蠢人了。”

    西江月自小便被西随安夸赞为西府同辈孩子中悟性最高的,此刻她竟说自己资质平庸,尤如隔山打牛一般,瞬间让文不如西朗、武比不得西玄、平日只知走狗纵马的西延面如猪肝。

    饶是如此,西江月依旧神情温良,轻敛衣裙,跪在丫鬟早已备下的蒲团之上,朝座上器宇轩昂的中年男人,叩首道:“月儿见过二叔父。”

    “都是自家人,哪来这么多礼数?”西随安见状,面上佯装不悦,“月儿离家多年,此次回来,咱们便能一家团聚。”

    “叔父说的是。”西江月又朝木易招手,“木易,快来拜见二叔父。”

    木易闻言,抿唇跪下,依旧一言不发。

    “月儿在无翎山七年,若不是木易对月儿多加照拂,此次回家途中又多次舍身相救,恐怕月儿要多遭受数十倍磨难。”西江月绝色面容缓缓划过花厅诸人,“只是,木易年少,心思过于单纯,凡事又皆以我为重,所以先前若是他因我而对叔父、兄弟有何不敬之举,还望大家看在月儿面上,原谅木易。”

    西随安但笑不语,目光却是落在西延身上。

    西延见状,立即打哈哈一般大笑起来,“大姐这是哪里话,既然木易是姐姐贴身护从,尽心于大姐也是情理之中,谁又会怪罪于他?”

    “延儿,木易待我的确尽心,但在我心中他却不是我的侍从,而是同延儿、玄儿你们一般,皆是我的弟弟。”西江月言罢,回眸朝上首又是一拜,“月儿恳请二叔父收木易为义子,纳入西家族谱。”

    西江月之言不仅令西延面色突变,连早已得知此事的木易,亦是难掩心中诧异。

    他不知姐姐为何执意要让自己进入西府,但姐姐既说是好事,那他便信。

    “好,那便按月儿所言,只是入族谱乃是大事,下月初六便是黄道吉日,再行入族谱之事也不迟。”西随安神态依旧,似早已洞悉一切,“正好,月儿幼年时玩伴,也可请来好好聚上一聚。”

    西江月闻言,眉眼含笑。

    她自小早慧,性格寡淡,同辈世族中的孩子,鲜少有能与之交心的玩伴,跟她关系最好的却是一位商家小姐,姓皓,单名一个月字。

    “月儿与木易皆是生性愚钝,不擅此道,万事还要仰仗二叔父帮我们筹划。”西江月声音轻柔,与木易一同朝西随安叩首。

    西延见状,广袖之下,手背青筋暴起,他虽知二伯父对西江月青眼有加,却不曾想竟能偏爱至此,仅凭她一面之言便将这山野小儿认作义子,还要归入族谱!

    *

    两日后,又蓝刚带人将西江月所住的听风阁扫洒干净,方欲将大小姐换下的衣物拿去清洗,便听西江月柔声道:“那件绘有红梅的衣裙,不用洗。”

    “是。”又蓝心中疑惑,但身为丫鬟,遵从主子之命,才是本分。

    西江月白皙指尖轻拂手中质地温凉的衣料,被血水与墨迹覆盖的地方,微微凸起。

    正如两日前,她跪于祠堂门外膝上留下的痕迹一般。

    西江月双目微合,似在回忆儿时残存记忆。

    良久,她缓缓睁开清寒双眸,对身旁又青道:“为我准备一套男子衣袍。”

    半个时辰后,一眉眼清寒面如玉琢的俊美少年,从西府大门走出。

    守门侍从远远看见便俯身行礼,“拜见二公子。”

    只是,待少年远去,守门侍从才心中疑惑,为何今日的二公子看起来白了些,似乎也矮了些。

    身着男装的西江月,起先还略为担心被人识破,故而特意用眉粉将自己眉骨加深,以束带覆于胸前,又在衣袍肩甲之处添加银波垫片,来掩盖她消瘦身形。

    西江月行于郊外,见不远处有四名清秀男子抬着撵轿缓行而来。

    撵轿上的少女,亦是碧玉年华,生的浓眉大眼,肌肤更是丰腴胜雪,身上蜜合色长裙半新不旧,再加上她容貌生的敦厚温良,让人见了只觉此人亲近,似如故人。

    许是喜欢面前壮阔景致,撵轿上的少女便命停轿,自己起身抬步走向名为春江的一条大河。

    行数十步后,少女似觉得有些累,但身后撵轿又远,她竟直接坐到地上,神情尤为慵懒的敲打着自己的双腿。

    半晌,不知是无聊还是嘴馋,少女变戏法一般从袖中拿出一条用油纸包裹的猪手,吃的津津有味。

    连远远站在树丛中且饮食只喜清淡的西江月,见她如此吃相,一时倒也觉得吃竟是如此享受之事,不禁抬步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