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26 卜见!不见!
    那一身红衣,手中长幡之上书有卜算子三字的算命先生,闻言未有丝毫被人揭穿的尴尬,反而风雅一笑,敛袖翘起拇指,赞道:“小姐不仅貌美,眼力更是卓绝。”

    西江月看着这位与寻常路边神棍大为不同的男子,只觉那身血色红衣越发违和。

    “在下卜见,自小便会摸骨看相,占卜求卦,不知小姐芳名……”自称卜见的卜算子,朝西江月含笑颔首,看着面前绝色少女,一双丹凤眸中更似携了满园桃色。

    “不见?你这算命先生名字倒是有趣。”木易突然上前,挡在卜见面前,亦紧紧攥住伸来之手,调笑道:“先生可否为我算一卦?”

    言罢,木易左手力道倏尔加重,右手短剑剑鞘也随之重重拍在卜见春色盎然的面颊之上。

    卜见吃痛,但面上笑意春风依旧,他佯装掐指一算,面露惊色,大喜道:“公子命格极其贵重,将来定能扶摇直上,位极至尊。”

    “哦?”木易手中剑鞘轻拍他本就清瘦的面颊,似很是好奇,“先生倒要说说我命格是怎样个贵重法。”

    他自小生在山野,若不是遇到西江月后能跟随这天下用剑第一的鹤仙人学剑,此刻定然也会同那些只知温饱的山野村夫一般无二。

    哪里有命格贵重之言?

    “公子,您看您生的龙眉凤目,眉宇间紫气萦绕,这可不就是富贵至极的面相?”卜见言至于此,面色突然显得郁结,“只是……”

    西江月眉眼清寒,学卜见先前之言,调笑道:“只是,有人刻意要改变你的命格,你要寻一物化解才好。”

    “对对对!就是这般!小姐果然独具慧眼。”卜见袖袍红衣随身体浮动,赞赏之意更是溢于言表。

    木易轻轻挥动手中黄纸朱笔所绘符纸,朝面前身着红衣的清瘦男子勾唇一笑,“你方才所言化解之物,便是这道灵符?”

    卜见觉察有所不对,却不待他开口,木易手中短剑剑鞘便已重重砸下。

    “哎呦!”卜见吃疼,躲避之余连忙双手护头,“大侠饶命,不能打脸!不能打脸!”

    “不能打脸?”木易闻言挑眉,冷哼一声,手中剑鞘却越发刁钻的打向衣着风骚的卜见身上。

    数十下之后,他方觉解气,看那衣着风骚的神棍丢盔弃甲仓皇而逃,这才跟随西江月一同朝参军府方向前行。

    西江月回眸而望,看了眼身后着妖艳红衣一瘸一拐狼狈离去的男子口型微动,只觉他身上衣袍却似在滴血。

    “姐姐,有人过来了。”木易的话令西江月回过神来。

    只见不远处长街之上,一队小厮丫鬟模样的人,快步赶来。

    为首的中年男子,身穿广袖对襟长袍,行于人前尤显其器宇轩昂,衣袂飘飘。

    本是不惑之年的男人,在身后众多年轻小厮丫鬟的簇拥之下,非但不显老气横秋,反而儒雅俊逸之气更胜。

    “月儿,你可算回来了。”

    西江月看着面前一别七载,通体洒脱气度依旧不减当年的二叔父西随安,饶是她这般性格清冷之人,心中亦是不免也有些许惊讶。

    这些本是府中管家小厮丫鬟们做的事情,不想这西家虽未挂名却已掌实权的家主长辈,竟亲自来迎接于她。

    “月儿见过二叔父。”西江月俯身行礼,她虽在无翎山待了七年,但此刻该有的礼数依旧让人挑不出丝毫毛病。

    “月儿舟车劳顿许久,好不容易见到自家人,那些繁文缛节不要也罢。”西随安言行豁达,全然没有大家世族的家主做派。

    西江月一直跟在西随安半步之外,声音柔和,“二叔父怎亲自来了?”

    “我西家为家族兴旺而去无翎山虔诚祈福七年的功臣嫡女回来了,我这二叔父出来相迎,有何不可?”西随安声音不大,但却让在场众人皆闻得这位远道而来的西家嫡出大小姐贤良之名。

    西江月闻言,但笑不语。

    这二叔父好生会造势!竟将七年前她跟随鹤见去无翎山养病说成祈福。

    待一众人行至参军府门前,只见面前高门陡檐之下,悬一块鎏金匾额,匾额之上御笔亲书敕造参军府五字。

    好生气派!

    此刻,参军府中门大开,过膝高的门槛犹如一道屏障,将世间诸多人与物都与这高门深院远远隔开。

    西江月清寒眉眼缓缓划过面前一景一物,儿时些许残存记忆潮水般翻涌起来。

    按理说,只有家主与族中德高望重之人,或是家中功臣才有资格走这中门,寻常族中女子,即便是嫡母与嫡出小姐,除非身有诰命,也鲜少能让家族如此大开中门。

    “月儿,随叔父回家吧。”西随安的声音将西江月思绪拉了回来。

    不过眨眼之间,西江月思绪已恢复如常,跟在西随安身后一同进了参军西府中门,神情自若,浅笑安然!

    参军府宅院宽广,众人绕过高大汉白玉所筑照壁,便觉耳目一新,原本周遭灼热空气,也因进入这幽静庭院而瞬间变得凉爽。

    若说先前御笔亲书匾额与汉白玉影墙,极显参军府恩宠富贵,那此刻这满院青竹为路,潺潺流水做引,便是极致之雅。

    眼前景致直让人想到竹密不妨流水过,山高岂碍白云飞一言。

    寻常人只言开门见山,可这参军府中却是开门见雅俗、气度。

    待众人穿过九曲回廊,进入花厅,西江月才朝上首西随安行跪拜大礼,“月儿拜见二叔父。”

    “朗儿玄儿他们都在宫中面圣,不能亲自来迎接于你。”西随安连让仆妇上前搀扶西江月,子侄辈中诸人,他最为喜欢的便是面前少女,“这些年,月儿在外面受苦了,你父亲在祠堂,快些去吧。”

    西江月拜别西随安,才跟随丫鬟直奔祠堂而去。

    七年前,母亲的离去让这个曾被西家上下寄以厚望的男人,一蹶不振。

    从此,便只会躲在房中诵经祈祷,消极避世。

    她离开七载,于无翎山中收到二叔父与族中兄弟姐妹家书无数,就连从小与她最不亲近的三叔父,也曾差人送过东西,唯有这位亲生父亲未有过只言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