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25 卜算子
    “你快些去面圣吧。”西江月看着马车旁依旧毫无离去之意的西玄,清冷眉眼浅浅一笑,似忆起儿时趣事,“你为护我周全,在路上已耽搁数日,即便圣上因你杀敌有功,不肯寒了我西楚将士的心,不对你加以责罚,但二叔父可没圣上这般顾虑。”

    西玄闻言,蓦然想到儿时与家中兄弟姐妹一同习字,只因他天生好动不喜舞文弄墨,便悄声出了书房来到教场,挥舞刀枪。

    此事被二叔父西随安得知后,并未出言责难于他,只若无其事轻身一跃便踏上了他身旁九曲梅花木桩。

    而后,嗜酒如命的西随安将手中一壶美酒,挥手凌空洒下。

    未待西玄反应过来,便见西随安衣袂翩翩,行于参差不齐的九曲梅花桩之上,更似凌波微步。

    他宽大袖袍间,银瓶在空中随身体一同翻飞游走,好似行云流水纵情挥洒于宣纸之上的狼毫一般,肆意随性。

    那时的西玄还不懂什么是仙人之姿,但心中只觉市坊间口若悬河的说书先生所言江湖中的顶级侠客,定然没此刻的二叔父这般丰神俊秀,英姿勃发!

    不过片刻,西随安已跃然落于西玄面前,他手中竟仍是满酒一瓶。

    “这……”

    怎么可能?

    西玄心中震惊远胜疑惑,但他亲自跑到木桩下,将地面探寻一遍,依旧不见丝毫水痕。

    竟不想这素日放浪形骸的风雅叔父,竟有如此高深莫测的武功!

    西玄连忙上前,抓住西随安宽大衣袍,月眉星目间满是期盼,“二叔父,求您教玄儿武功!”

    “想学?”西随安仰头畅饮一番后,才侧头看着满心欢喜连连点头的西玄,面露难色,摇头道:“不行,玄儿心性未定,不宜学武。”

    年少时,越是不被允许之事,越会心心念念不能放下。

    西玄从此便日日缠着西随安,言说要跟他学武,皆被婉拒。

    如此几次三番,西随安语气才终有些许缓和,“教你武功也行,不过,你日后诸事皆要听命与我,可愿意?”

    “愿意愿意!玄儿愿意!”这来之不易的应允,令西玄心花怒放。

    仅比西玄年长一岁的西江月,远远站在一旁,冷眼瞧着一切,六岁的孩童脸上竟挂着与她年龄不符的嘲讽笑意。

    平日里最随和的二叔父若是算计起人来,却是比久在官场沉浮的三叔父要精明许多。

    果然,在闻得西玄答应之后,西随安便直接从袖中取出一卷竹简丢到他手中,只言:“用心咏颂。”便拂袖离去。

    “二叔父,您……”西玄不解。

    说好的教他习武呢?

    “方才刚说过诸事听命于我,此刻便反悔了?”西随安抬手畅饮,头也不回阔步离去。

    这些年,西玄便是在西随安的调教之下,才成了文韬武略的少年名将,十五岁便为一军统帅,上阵杀敌。

    西玄看着马车内西江月眉眼嘲弄笑意,立刻打了个寒战,连连摇头,似是欲将方才记忆抛于脑后,“那姐姐与小木头路上小心些,玄儿去了。”少年言罢,便带麾下将领打马飞驰,直奔皇宫而去。

    西楚皇城分内中外三层,外城是店铺、百姓住所,中城是朝中官员府邸,亦有忠诚之意,内城才是西楚皇宫。

    马车缓行入中城。

    西江月看着面前红墙碧瓦青砖长街,墨玉清泉的眉眼似浸于翻涌大海,“木易,我想下车走走。”

    世族女子抛头露面,即便是在中城亦是不雅之事。

    木易自小长在山野之中,后来跟随西江月一同上了无翎山,生活更是自由随性,他自不会在意那些权贵想法,“姐姐坐了这么久的车,定然也累坏了,下车舒展筋骨也是好的。”

    西江月身着藕荷色浅纱衣裙,同色绣鞋上用银线勾勒出田田荷叶,轻轻落于青石地面,越发显得她胜似出水芙蓉。

    “这身衣裙穿在姐姐身上,真好看。”木易看着素日独爱穿清冷颜色衣服的西江月,今日竟换上了稍与她年龄相称的颜色,只觉眼前一新,赞不绝口。

    “是老妖鹤做衣物鞋袜的手艺越发精进了。”西江月手腕轻抬,看着袖角犹如菡萏的简易装饰,面上含笑。

    任谁也不会相信,在天下人眼中半仙半魔的奇伟男子,在稷下学宫做的最多的不是教授弟子经纬之术、更非绝世武功,而是游走于猛禽毒物遍地的无翎山中寻找最柔韧的蚕丝,来纺纱织布,亲自为西江月缝制衣衫鞋袜。

    一季三套新衣,一年便是十二件,且年年如此,绝不重样。

    两人弃车行于长街之上,虽已进八月,头顶金乌炙烤大地,依旧燥热不已。

    烈日之下,少女看着长街几近飘渺的尽头,清冷眉眼似要滴水成冰。

    不远处,一清瘦身影手执一杆长幡,抬步走来,朝一马车拱手道:“夫人周身贵气萦绕,此次出行,必有所得,只是……”

    “哪来的穷算命的,赶紧滚,不然休……”

    “只是什么?”马车内,一身形玲珑有致,姿容艳丽的少妇,探出头来,打断小厮欲说之词。

    那算命先生见状,双眸含笑,上前两步,“只是今日不宜出行,贵人应以他物化解才好。”

    少妇本就生的媚眼如丝,见面前男子面容俊俏,眸中笑意也越发勾人,“依照先生之意,该用何物化解?”

    算命先生看着貌美妇人,一双丹凤眼映身上红衣,越发显得春色迤逦,“此符可化凶避灾,贵人贴身携带,效果更佳。”他刻意将贴身二字说的重些,递上符纸之时顺带轻捏一下她丰腴手臂。

    “那妾身便多谢先生了。”言罢,取出一锭银子,塞到他手中,媚色天成。

    待他巧舌如簧送走艳丽妇人,便朝西江月方向走来。

    西江月见面前不过而立之年的清瘦男子,长发垂散于身后,身上红衣胜血,手中长幡只书有卜算子三字,“姑娘周身贵气萦绕,此次出行,必有所得,只是……”

    “只是,你长幡背面已写有十算九不准。”西江月声音清淡,看着这在中城之内行动自如的算命先生。

    她不信命,更不信这等要为她言说吉凶祸福的街边神棍。

    且,诸事若都能被人卜算、参透,那这天下岂不要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