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22 太守府风波 下
    西江月看着面前与娘亲面容有几分相似的少年,但默不语。

    按照老妖鹤怕天怕地怕打雷放屁的的脾气秉性,万事他皆愿消除于萌芽状态,绝不会坐看事态如此发展。

    且,还是对自己有所威胁之事。

    可除却老妖鹤,这世间还有谁能未卜先知?

    西玄见素来聪颖的西江月竟也因自己所言,面露难色,一张俊逸面容之上难掩欣喜。

    只见他从随身所带的锦囊中取出一张巴掌大小的纸,在西江月面前轻轻晃动,而后,得意一笑,“就是它!”

    纸上,仅有寥寥八字与一血色半月痕迹——以此为引,免走弯路。

    竟是半月前,西江月于沧州城亲自提笔所写。

    “海东青。”西江月清冷眉眼闪过一丝无奈笑意。

    看来,正书韩调教羽禽的手法,较之经商要高明许多。

    “多亏了姐姐及时派来这万鹰之神为我引路,才让我西楚大军此行这般顺利。”西玄一脸感激,“姐姐随我来。”

    北冥臻本欲一举吞下东越沧州,以此来打开中原大门蚕食三国,却不想他倾举国之力攻越之时,与东越一衣带水的西楚未曾出兵增员,却是挥兵北上,一举端了北羌老巢,连那北羌王也成为监下囚。

    待两人行至门前庭院之中,只觉夜空温凉似水。

    “我前几日便已接到二叔父家书一封,说姐姐这几日便能到达禹州。”西玄冷硬如玉石的面容上,被夜色敛了锋芒,“我本打算今夜与大军一同在城外三十里处安营扎寨,不想它一直在大军头顶盘旋嘶鸣。”

    西玄仰头隐隐看着盘旋于空中的海东青,“在草原上,只有发现敌军来袭它才会那般紧张、嘶鸣。”

    因而,西玄才能连夜快马加鞭跟随海东青行至禹州城,恰好救下西江月。

    “就会吹牛。”树阴处传来一阵少年冷哼之声,继而又不屑道:“被人传的神乎其神的西小参军,眼看自己的嫡亲姐姐被人欺负,却只会说些不相干的话。”木易还特地咬重嫡亲姐姐四字。

    西玄闻言不怒反笑,道:“小木头你一开口倒是提醒了我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西江月抬手,纤纤玉指在斑驳竹影下恰似渡了银辉,“这件事本是因我心急所致,无需痛下杀手。”即便是为了龙椅上那位日后对西家少些顾虑。

    木易还未想通姐姐所言何意,便听西玄爽朗一笑,道:“姐姐放心,玄儿自有分寸。”

    “来人。”

    西玄话音刚落,便见一身着冷硬盔甲的士兵快步而来,“大人有何吩咐。”

    “方才让你请宋良安找的大夫,可都找来了吗?”西玄声音如常,原本冷硬鲜明的面容上,却闪过一丝狡黠笑意。

    “回大人,大夫都在前厅候着呢。”

    “宋良安做事倒是用心。”西玄勾唇一笑,“既然都找来了,除却给先前那三人看伤的大夫之外,其余人都带过来吧。”

    “是。”身着战袍的贴身亲卫抱拳,转身离去。

    “小木头,今晚你玄哥哥我就教你什么叫做哑巴吃黄连。”西玄宽大手掌突如其来捏了捏木易光洁脸颊,而后快速收回,才免于被剑鞘砸中。

    是夜。

    西玄以西江月傍晚受到惊吓,木易身受刀伤为名,令被宋良安亲自请来的禹州近半数大夫为其医治,而真正重伤昏迷的宋滕却因此耽误了最佳医治时间。

    不仅如此,西玄更以膳食不够精致美味、洗澡水水温过凉过烫、床榻上锦被不够柔软等诸多理由,仅一夜便将禹州太守府闹得鸡犬不宁。

    如此种种,宋良安却是敢怒不敢言,只望这尊瘟神明日一早便能速速离去,而后他再寻觅契机报仇。

    次日清晨,宋良安让内子去请西江月,自己则亲自去请西玄用膳。

    却不想,当他刚行至后花园,便见西江月、西玄、木易三人坐在湖边的凉亭之中,正架火烤着什么,几个身着重甲的亲卫,手执兵戈远远站着。

    而湖边,却是一地鹅毛。

    宋良安为人虽睚眦必报,但生平最爱书法,尤以宁远将军苏逸之为心中楷模,常欲重金求来苏将军墨宝加以临摹。

    甚至连宋将军最爱白鹅这一喜好,也学了来。

    木易将几幅宋良安素日最得意的书法、画作扔进火堆,还一脸得意,“这样火才能更旺,拷出来的鹅肉才更肥美。”

    还有那日日被宋良安精心供于书房、一体三色的澄泥砚,更是价值连城。

    却不想,此刻正被木木易当做贱石,用来敲打一颗核桃。

    连太祖皇帝都曾赞过此砚台抚如玉,呵生津,不想在这黄口小儿手中……

    竟被用来砸核桃!

    简直是暴殄天物!

    宋良安看着面前疮痍场景,一口老血卡在喉中,还未吐出,却又听那少年又道:“姐姐,你看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