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21 太守府风波 上
    宋良安见状,连忙拱手俯身,额上颗颗豆大汗珠砸落于地面,“小参军肯光临寒舍,下官荣幸之至!荣幸之至呀!”

    西玄含笑点头,指着地上被他长枪刺穿手臂,早已昏死的两名衙役,交代道:“方才形势紧迫,这两位小兄弟还得劳烦宋太守找大夫医治,医药费本参军来垫付。”

    “这……”宋良安闻言,似一根刺梗在喉咙之中,一时咽不下又吐不出,“这怎敢让您……”

    “好了!就这么定了。”西玄手中长枪点地,声音不大,众人却只觉脚下地面随之一颤。

    “是是是!下官遵命。”宋良安哪里还敢再有半分违逆之言,而他身后一群衙役更是形同石像,恨不得整个人钻入地缝。

    通体漆黑的马车内,西江月白玉指尖轻挑车帘,传来柔柔嗓音,“玄儿,那人方才一心护主,算是忠仆。”

    经西江月这一提醒,众人这才想起先一心为护宋滕而身受重伤的双刀客荀平。

    西玄高坐于马上,视野也较之他人更为开阔,当他借长街灯火看清那男人身上伤痕之时,分外鲜明的眉眼转向宋良安,而后落在他身后浑身衣袍犹如破布、早已昏死过去的宋滕身上。

    只消一眼,方才事情始末,他已了然于胸。

    “把他也一并带回去医治吧。”西玄声音洪亮,在清寒残月之下,似有回响。

    街市上,刚突袭北羌老巢大获全胜凯旋归来的西小参军,亲自带领一队贴身扈从护送西江月所在马车。

    马蹄之声渐行渐远,直到融入漆黑夜色中,方才呆若木鸡的百姓才发觉自己头脑发晕,竟是忘了呼吸。

    其间,不少女子皆懊悔不已,怪自己太过怯弱,未敢多看几眼那俊逸勃发的少年郎。

    *

    须臾,禹州城,太守府。

    已卸下铠甲的西玄,身着寻常衣袍,淡了一身冷硬戾气,越发显得他翩翩俊逸中又多了几分温和儒雅。

    西玄见身旁少年面色铁青,调笑道:“小木头,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爱绷着一张臭脸呀?来给哥哥说说,这七年你跟随鹤先生都学了什么?”

    七年前,木易刚被带到参军府时,又小又瘦,鬓发枯黄,简直与一根枯枝相差无几,因而,西玄便随口为他取了小木头这一绰号。

    “哼!你才是木头!”木易侧头,刚要去拍西玄伸来的手,却被他先躲了过去,只得气呼呼的跑了出去,“谁要与你说话。”

    “在我心中,木易与你皆是我弟弟。”西江月看着方才还洒脱的少年,此刻竟有些欲言又止,终还是先开了口,“有什么话还不能当着木易的面说。”

    “姐姐,你可知他真实身份?”

    西江月似是在言说手中茶水温热一般,语气颇淡,“七年前,老妖鹤便已告知于我。”

    “那姐姐还将他……带在身边?就不怕有个万一?”西玄闻言,越发疑惑,“我是说,姐姐这般,不如直接送他些钱财,与他而言也更能活的逍遥自在一些。”

    “先前木易曾说过,他只有我一个亲人了。”七年前,若不是木易在水边发现了她,哪里还有现在诸多种种,自己欠他一条性命,无论如何都是要还的,“我又怎能让他从此没有依靠。”

    做人不可忘恩负义,这是她的底线。

    西玄闻言沉默良久,才道:“既然姐姐执意如此,那便按姐姐所言,护他一生平安。”

    “先前是我太过急于让木易扬名,才惹上今晚之事。幸好你及时赶到。”即便得到西玄许诺,西江月清寒面容之上,依旧不见丝毫暖意,“叔父信中说你三两日后才能到达禹州,玄儿为何突然赶来?”

    是不是家中有事?

    “因为有人告诉我姐姐有难。”西玄看着西江月绝美面容,故作高深促狭一笑,“我又怎敢不快马加鞭火速赶来英雄救美?”

    “何人?”即便在生死面前依旧镇定自若的西江月,闻言亦不免生疑。

    此人绝非老妖鹤!

    可除却老妖鹤,这世间还有谁能未卜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