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19 鲜衣怒马
    距离闹市不过百步之遥的一家客栈,二楼。

    方换了一身崭新华贵衣袍却依旧未能遮掩满身伤痕的齐邵柏,临窗而立,凝视被衙役死死围住的木易、西江月两人,脸上笑意在青紫伤痕下,略显狰狞。

    “梓之兄,还是您的方法高明。”齐邵柏似乎全然不知方才于酒肆之中,离梓之将他们一干人等推到风口浪尖,却又独善其身之事,“在这禹州城,谁不知道咱们子嗣单薄的宋太守,最是宝贝他那唯一的血脉香火呀!”

    “木姓小儿打了宋滕,无疑是触动了宋太守的命脉。睚眦必报的宋良安得知此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哈哈哈……”

    “嘶……”

    齐邵柏思及至此,笑的过于得意,本就被木易抽打的如猪头一般的脸,瞬时扯得生疼,口中污言秽语越发难以入耳。

    跪坐于桌案前的离梓之,风度如旧,指尖轻抚手中精致木球,而后送至鼻尖细嗅,似乎还残存着方才那绝色女子身上幽幽冷香,“为兄不过是随口之言,若不是齐贤弟心思通透,派人请来宋太守,事情也不会如此顺利,此事全是齐贤弟一人之功。”

    齐邵柏闻言很是受用,得意一笑:“哪里,哪里,梓之兄说笑了。”

    离梓之恭维之言恰到好处,不仅全了齐邵柏爱慕虚荣之心,更顺势将挑唆宋滕带扈从拦截木易、通风报信于宋良安等事,与自己撇清关系。

    离梓之拂袖起身,微一拱手,道:“齐贤弟,为兄还有事,先行告辞。”

    “梓之兄,何去?”齐邵柏心中不解。

    既然离梓之也对那木姓狂徒心有不满,那此刻,他即将被宋良安所率衙役当众捉拿,如此大块人心之事,又怎能错过?

    “那木姓狂徒,先前言行无状侮辱我禹州诸多才俊,而后更是对即将凯旋归来、途径禹州城的西小参军心生歹念,被宋太守如何处置都不为过。”离梓之将此等莫须有的罪名信手捏来,依旧面色如常,而后,他促狭一笑,道:“可与那狂徒一同的姑娘,就有些无辜了。”

    那木姓少年就算武功再高,也是双拳难敌四手,遭百余人围困,被擒已是早晚之事。

    既已让那仙子一般的少女见识到眼下事态严重,此刻,他离梓之再出面为她向宋良安求情,便是英雄救美。

    坐收渔人之利。

    “哈哈哈……”齐邵柏下身疼痛虽未消散,一想到那姿容身段皆是极品的女子,肿胀面容上却是一副了然于胸的狡黠笑意,“还是梓之兄风雅,如此怜香惜玉。”

    离梓之抬步而去,尽显青年意气风发。

    却不想,他人未走近,便见那被众人围困之处,木姓少年已抱着姿容惊为天人的少女凌空而起,落于一通体漆黑的马车之上。

    饶是于此等危急关头,少女依旧神态自若,言语轻柔,却又字字诛心,“不知这圣上御赐于我参军西府的免死金牌,在宋太守这儿,管不管用?可否容我说两句话?”

    昏暗夜幕中,少女手中金牌,映街道两旁店铺灯光,耀然生辉。

    见金牌,如见圣上!

    百姓见状,立刻跪伏于地。

    这!?

    宋良安闻言胆寒拧眉,这姑娘方才说——圣上御赐于我参军西府的免死金牌?

    难道她是西参军府上小姐?

    否则,又怎会有西参军府上独有的免死金牌。

    若是如此,这女子却是动不得了!

    无论是圣上御赐金牌,还是参军府,都不是他区区一方太守所能得罪的。

    宋良安未应西江月之言,只低头看身旁早已面目全非的宋滕,内心几近滴血,“我儿如何了?”若是儿子伤的不似表面那般重,他愿咬牙暂忍此仇!

    “大人……”随行大夫在为宋滕切脉三次之后,终还是无奈摇头,满脸豆大汗珠滚滚而下,“公子……公子伤的太重,即便日后痊愈,也会落下残疾之症。”

    “爹,替……替我报……仇!杀了……杀了那贱种!”宋滕缓缓转醒,一见到父亲带大批衙役前来,虽气息奄奄,心中委屈愤恨却如决堤之水一般,瞬间倾泻。

    “公子!您醒醒呀公子!”宋良安身旁一满脸伤痕的小厮,看着再次昏死过去的宋滕,指着西江月高声斥责,道:“你这丫头,休再胡言!方才,酒肆之中你身旁那黄口小儿还自称是稷下学宫学士,此刻你又说自己是西参军府上的人,且还有圣上御赐的免死金牌,金牌可是圣物!即便是圣上赐予西参军,参军大人也会将其供奉起来,非生死关头定然不会随意请出,怎会这般轻易被你带在身上?”

    “既然是圣上御赐圣物,寻常粗鄙奴仆不识,自在情理之中。”西江月眉眼清冷,转头看向宋良安,却是笑容清浅,“但宋太守,应该认识此物吧?”

    又是这般狂妄言辞!

    小厮闻言,气的咬牙切齿,看着身旁太守大人,却是敢怒不敢言!

    “来人!”宋良安一双眼睛似要将站在马车之上的西江月木易两人看出窟窿,“将这两个企图伏杀西小参军又伪造圣物的乱民拿下!”

    即便那女子所言属实,但他先前已得罪这西家小姐,且自家儿子又被他伤的如此之重,那此刻,给她定了如此罪名,击杀之后是非对错,可就全凭他一人说的算。

    一干衙役见眼前事态跌宕起伏、百转千回,一时竟不知所措。

    “还愣着做何?西家何等显赫豪阀世族,参军府中的女子又怎会轻易抛头露面?”宋良安语气中威严更胜,“谁若放走这两名乱民,本官定以同罪连诛。”

    众人闻言,哪里还敢由丝毫犹豫,纷纷挥刀上前,瞬间将马车上两人死死围住。

    更有心思灵活、想讨好太守的衙役,早已提刀翻身,欲跃上马车。

    “咻!”

    “铮!”

    一杆长枪刺开微凉夜幕,破空而来,接连将两名凌空而起的衙役重重钉在冷硬青石街道上。

    “啊啊啊!!!”

    枪尖入地寸余且贯穿两人握刀手臂,此刻颤动嗡鸣之声,却让在场之人,皆是胆战心惊!

    世间竟有人能修成如此精准枪法与那……神力!

    众人见状,早已目瞪口呆。

    连行事沉稳果决的宋良安,也身形颤抖,朝飞枪所来方向望去。

    只见一人,身着银铠红甲,胯下白马嘶鸣飞驰而来。

    战马铁蹄踏过青石,碎了夜空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