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西唐春 > 18 打的便是你 下
    日薄西山。

    阴暗处,少女清寒眉眼胜似墨玉,淡淡看着身侧青年伸来的肮脏之手,不避不躲。

    只柔声道:“宋滕,带银票了吗?”

    什么?

    这少女竟知自己姓名!

    先前还是满脸得意的宋滕,闻言瞬间心生错愕,抬于半空的手,也随之一顿。

    轻薄良家妇女之事,他先前未少做,从容镇定的女子也不是未曾见过,可眼前这般……比那秦楼楚馆里千娇百媚的头牌姑娘们还要心急而直言问他有没有带银票的,倒还是头一个。

    “小娘子这是要……”形容脏乱的宋滕,伤痕累累的手无所觉察的摸了摸自己胸口,直直盯着身前面覆锦帕却难掩其通体姿容气度的少女,双目放光,一时竟忘记自己当下处境。

    只觉这禹州城内一夜万金依旧被人大力追捧的花魁邰柳姑娘,在这绝色少女面前,也定会自认貌似无盐。

    “带了便好,也省了我些许麻烦。”西江月看着宋滕摸在胸前的手,含笑点头,“动手吧。”

    什么!?

    动手!?

    若说宋滕先前心中错愕,此刻便是震惊。

    眼前这模样身段胜似天仙的少女,竟是在心急的让他动手?

    当真不是在做梦?

    思及至此,宋滕哪里还管得了那么许多!

    此刻即便是梦,他也唯愿此生不复醒来!

    “小娘子……”

    “咔嚓!”

    伴随西江月身后几乎与墙壁融为一体的枯瘦男人宽大袍袖迅速起落,宋滕右臂眨眼之间便已被他卸下。

    青年男子看着眼前场景,不知是沉迷于西江月绝色面容还是后知后觉,半晌才吃痛惊叫,跌倒于地。

    西江月俯身,手中狼毫轻拨他胸前破碎衣袍,挑出一精致钱囊,丢向身后诸多围观百姓,“方才弄坏的东西,宋公子愿一并赔偿。”

    众人见状,虽想上前去捡那钱囊,但他们更畏惧宋滕日后报复,因而皆是连连后退。

    西江月见状,未再开口。

    宋滕错愕,这女子先前问他有没有带银票,竟是为此!

    “你……你……你们……”宋滕惊慌中更多的却是困惑,看着面前少女以及她身后看不清面容的枯瘦男人。

    方才,那少女声音轻柔的说出动手吧三字之时,他家中花高价请来的剑客却是瞬间卸下自己右臂。

    “你这狗奴才!你你你……你竟敢背叛本公子!”宋滕双脚蹬地,奋力往后退,挪了半丈才突然想起身后还有一言行狂妄剑法诡谲的少年。

    不待他转身去看,只觉眼前黑影一闪,一只脚便重重踩在他已被卸下的右臂肩甲上。

    “啊啊啊!!!”

    木易拧眉抿唇,脚尖猛然发力,重重碾在宋滕骨骼连接之处,且一次比一次力道狠辣决绝。

    方才是他一时大意,才让姐姐遭人暗算,若不是姐姐聪颖,收买了那身披灰袍的枯瘦男人……

    他,定会因此抱憾终身!

    西江月见木易如此,也未加以阻拦,只转身对身旁看不清面容的灰袍男人,道:“先生还有事?”

    灰袍人望着面前少女,只觉这样一张好容颜,笑起来定会如晨曦朝霞一样好看。

    “两月后,我来取剑谱。”灰袍人身形微动,已如狂风一般,消失不见,空余声音回荡。

    先前,在木易与那双刀客打斗之时,这灰袍男人便蓦然出现于西江月马车前,看着她手中所绘苍劲梅枝,声音沙哑,“姑娘笔下有剑意,且集百家所长,看来定是已览阅过这天下半数剑谱。”

    西江月虽心脉受损不能习武,但素来警觉,一如方才那般有人靠近却毫无觉察的时刻,却是少之又少,她瞧着看不清面容的灰袍人,“先生何意?”

    这人既然未急于杀她,那定是有所图。

    “方才,有人想用一本《拾遗剑谱》换姑娘一命。”灰袍人声音寻常,但宽大袖袍之下锋利银钩却已送到西江月面前,“我这人素来爱附庸风雅,若是姑娘愿意送我一本亲自誊抄的《拾遗剑谱》,之前宋滕之言,便不作数。”

    西江月反问,“若是我不答应呢?”

    “那我就再问一遍。”灰袍人声音依旧,“若姑娘不烦,我每日来问一遍也无妨。”

    “有趣。”西江月闻言含笑,“那就劳烦先生两月后亲自来取了。”

    除却老妖鹤,面前男子还是第一个看出她笔下有剑意之人。

    就凭这等眼光,她送一本大成剑谱于他,也并不为过。

    “姐姐,那灰袍是何人?”木易之言,打断西江月心中思绪。

    “一个爱附庸风雅的剑客……”西江月缓缓收回视线,看了眼脚下已昏死过去的宋滕,她话未说完,便闻得马蹄铮铮。

    不远处,一队人马飞驰而来,惊起尘土漫天。

    为首高坐于马上之人,穿的竟是太守官服!

    竟是宋滕的老子,宋良安。

    木易上前一步,紧握手中短剑,将西江月护在身后。

    禹州太守宋良安眯眼打量二人,竟有些许不怒自威之态。

    马下,一小厮模样的少年,指着西江月与木易所在方向,愤恨道:“大人,就是他们!”

    宋良安看着木易身后早已毫无知觉的宋滕,紧握缰绳的手颤抖不止。

    他扫视街市之上一群围观百姓,对天抱拳,道:“近些时日,大破北羌老巢的西小参军便要班师回朝途径咱们禹州城,不想这二人心生歹心,想要于此处设伏,暗杀我西楚功臣名将!”

    西江月闻言,勾唇冷笑。

    好一个假公济私的禹州太守!

    三言两语便给他们二人定了谋杀朝廷命官的死罪。

    “姐姐。”少年却未在意快速涌来的衙役,只转头看着西江月,面露愧色,“是木易先前行事鲁莽,害得姐姐要被这群狗皮膏药如此叨扰。”

    西江月自七年前被那银箔少年一路追杀,便对残肢断骸的血腥场面留下阴影。

    木易心中最怕的便是若他真拔剑杀人,那血腥肮脏的场景会不会吓到姐姐。

    “木易方才做的,便是姐姐想做之事。”西江月看着面前少年,清泉眸光多了丝暖意。

    宋良安见两人如此,心中嗜血怒意暴涨,为何他儿子伤的如此之重,他们竟安然无恙?

    “何人能活捉这两名刺客,本官赏银万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禹州太守宋良安一声令下,身后衙役潮水一般瞬间涌出。